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0部分阅读
    耍澳恰侵恍砻。刹荒芡盐业目阕印!?br />

    女孩的上衣被从裤子里拉了出来,一只火热的大手盖在她雪白的小腹上,一根手指轻挠着她的肚脐儿,“嗯…涛哥…痒…”虽然双手还拉在男人的手腕上,却一点力量也没有。侯龙涛拉开薛诺仔裤的拉链,隔着棉制的小内裤,沿柔软阴唇的轮廓画着圆,每次到达阴核的部位时就稍稍用力的向下一按,“啊…嗯…涛哥…吻我…”女孩说着就伸出嫩红色的香舌,扭头送入爱人的嘴里。

    薛诺已经完全动情了,鼻子中不断出“嗯嗯”的娇哼,爱液也流了出来,浸湿的内裤。主动的拉着男人的手探入自己的胸罩和内裤中,小屁股也难奈的左右摇摆起来。右手大拇指压在硬硬的阴核上揉转,食指插入小肉孔中刮着正在不断缩紧的阴道壁,左手在正好可以一手掌握的乳房上轻捏重揉,时不时的轻弹一下挺立的乳尖,把美少女弄的浑身舒爽,只想永远这样下去。

    “涛哥…唔…好喜欢你…你抚摸我…啊…”薛诺微合着双眸,在侯龙涛的耳边表达着对他的爱意。“诺诺,你真可爱。”这一刻,他的心里没有一点别人的位置,就是陈倩也钻不进来,只有对怀中少女的深情。

    “啊!”点滴的快感终于积累到了极限,电流蹿过女孩全身的每一个角落,把她带上了巫山之颠。把还在享受高潮余韵的少女转过身来,将还粘着淫水的手指竖到她面前,又放进自己嘴里,夸张的吮了一下,“诺诺的爱液味道真好。”

    薛诺晕红的小脸用力的在男人的胸膛上磨擦,就像要真的钻进去一样,“涛哥,你好坏,就会欺负我。”抚着小美人的柔,真是难以言表的爱怜,“不喜欢我欺负你吗?”“你坏,你坏。”抱着侯龙涛的双臂更紧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人声,薛诺一惊,赶快把衣物整理好,拉着侯龙涛离开了那片树林。虽然侯龙涛的老二还硬的疼,可只要心爱的姑娘得到了满足,自己忍忍也无妨啊。

    两人在山上转了一上午,到了11:oo多的时候,薛诺终于提出要回城了。侯龙涛早就走烦了,“你想去哪吃饭啊?”“不是早就说好了嘛,去找我妈,让你见见我未来的后爹啊。”“对对,我怎么给忘了。”两天前薛诺打电话来说这事的时候,正在享受月玲的口交,根本没往心里去。

    在这之前,侯龙涛听薛诺说起她母亲居然也是开网吧的,就单找了何莉萍几次,想和她搞联营。但何莉萍总是犹豫不决,说是有别的打算,又不讲清楚。可侯龙涛还没死心,正好今天再做一次努力…

    约好了在凯宾斯基饭店旁的“friday”见面,侯龙涛和薛诺到达的时候,何莉萍和她的男朋友已经在等了。四个人坐到了一起,那个男人穿著一身笔挺的军装,中校军衔,自我介绍叫胡学军,三十六岁。

    侯龙涛从来都对自己的长像很有自信,虽不能说很帅吧,但也决不难看,而且还透着一股书卷气,让人看了就有亲切感。可面对这个男人,他第一次有了自惭形秽的感觉。胡学军不光长的英俊,加上这身军装,更有一种英武之气,坐在那里,腰板挺的直直的,整个人一看就是精神抖擞。也难怪何莉萍这个俏寡妇会为了他破掉守了十六年的贞洁牌坊。“伯母,上回我跟您说的网吧的事,您考虑的怎么样了?”四人边吃边聊着。莉萍挽住学军的胳膊,“还是不要了,我跟学军说好了,等我们结了婚,我就不再管网吧的事了,在家做个贤妻良母。他正好有几个朋友想和伙开个歌厅,我们连装修的钱都准备好了。”

    “那肥水也别流外人田,您把网吧的照转给我吧,您出个价。”侯龙涛本来就只想要那个营业职照,莉萍参不参股他倒是不在乎。“咱们都跟一家人一样,还提什么钱不钱的,你好好对我的宝贝女儿,照白给你也不成问题啊。”看来莉萍最近的心情真是非常好,女人有了爱情,其它的就都不在乎了。

    侯龙涛拉着薛诺的手,“诺诺这么可爱,我怎么可能对她不好呢?”两个女人都幸福的靠在各自的男人身上,真是一副合家欢的画面。侯龙涛从小就对军人充满崇敬,看到美艳的何莉萍对学军的亲热劲,居然只有一点点嫉妒,更多的是为薛诺的母亲高兴。幸亏学军还没真的成为薛诺的后爹,要不然让侯龙涛叫一个只比自己大十二岁的男人“伯父”,他还真有点别扭。

    “胡大哥,您老家是哪人?”侯龙涛听出学军的普通话带一点口音。“我在山西农村长大的,后来当的兵,上了军校,两年前才调到北京的。”能从一个二等兵奋斗到中校,确实是不易。

    “那您在哪个部门啊?”还没等学军回答,薛诺就抢着说:“胡叔叔可棒了,是解放军装备指挥技术学院的教官。”侯龙涛一听,高兴的说:“就是怀柔的那个吧?我高考之前还想报那呢,可惜不对外招生。您教什么课?”

    “航天测控工程专业的航天展史。”这可把侯龙涛乐坏了,“那太好了,昨晚我看一个专题片,里面提到‘阿波罗八号’绕月球两周后返回地球。可我在美国看的一个喜剧里,说它是绕了一周就回来了。您能不能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

    “你怎么会对这些感兴趣呢?”学军没回答他的问题,翘着的二郎腿来回的交换了几次。“我不是特感兴趣,就是我这人的毛病,碰巧听到了,不弄明白就老惦着。”两个女人看他们谈起了无聊的事情,就一起去洗手间了…

    等回来的时候,两个男人谈话的话题已转到了侯龙涛身上,这可是她们感兴趣的事,就也加了进来。当学军知道他是专门管“钱”的之后,对他更是亲热,问了很多投资方面的问题。

    吃完了午饭,到了门口,“伯母,你们要去哪?我今天开的那辆克莱斯勒,我送你们吧。”“不用,学军有车。”四人到后面的停车场取车,学军开的是一辆民牌的日产本田雅阁。“怎么不买‘广本’啊?性能也差不了多少,还便宜小二十万。”侯龙涛奇怪的问。“噢,我买的时候‘广本’还没有自动档的呢。”学军和莉萍上了车。“妈,你去哪啊?”薛诺问她母亲。“我俩去看看装修的材料,晚上就不回家吃饭了。”有侯龙涛在,自然不用担心女儿会没饭吃…

    去天伦王朝的路上,侯龙涛问薛诺:“我看胡大哥人不错嘛,你开始时怎么会不喜欢他呢?”“站着说话不腰疼,不是跟你妈妈好,你当然不在乎了。再说我不是听你的话了嘛,不再跟他们闹了。”薛诺转头看着他。

    “看我干嘛?”“你帅呗。”“我和胡大哥谁帅?”“当然是你帅了。”“呵呵。”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女孩的脸。“涛哥,去我家吧,你还没去过呢,妈妈晚饭后才会回来。”薛诺拉住他的手。

    “好,你妈和他怎么认识的?”“在网上,我妈看网吧的时候,有时觉的无聊了,就上网聊天,结果俩人就认识了。见了几次就好上了。”“他学校在怀柔,你妈来回跑也够累的。”“才没有呢,每次都是他找我妈,他说他那是军校,怕影响不好,就不让我妈去找他,电话都不让我妈多打。”少女开始为母亲鸣不平了。侯龙涛一皱眉,却也没说什么…

    到了薛诺家,四室一厅的大单元,女孩的房间在最里面。少女的闺房里充满着淡淡的香气,绝对是谈情说爱的好地方。薛诺给侯龙涛拿来一听可乐,轻轻的把房门掩上,因为知道不会有人来,也就没关严。

    指着写字台上的计算机,“能上网吗?”“能啊。”侯龙涛脱下外衣搭在衣背上,坐到桌后,掏出烟来,“有烟灰缸吗?”“有,胡叔叔用的。”女孩又出去了。登录到nasa和“广本”的网站上,开始流览。薛诺把烟灰缸放在桌上,转身把床帘拉上,屋里一下暗了下来。看到男人还没有把烟点上,就走过来,趴在他的背上,“涛哥,我给你点吧。”“还是不要了,你屋里这么香,我不抽了。”

    女孩把手从侯龙涛的领口探进去,在他厚实的胸口上抚摸,“涛哥…”滑腻的舌头伸入了爱人的耳孔。还没有找到要找的东西,虽然上午就没得到满足的老二现在又在抗议,但还是得忍一会儿。

    右手控制着鼠标,抬起左手,将两根手指插进美少女的樱桃小口中,拨弄她的软舌。“嗯…嗯…”薛诺自觉的吮着,也把自己的手指送入男人的嘴里。“诺诺,你的小手真软,帮我摸摸好不好?”侯龙涛双眼还盯着屏幕,向少女提出了要求。薛诺吐出了手指,在爱人脸上吻了一下,蹲下身子,解开他的裤子,把涨大的肉棒拉了出来,轻轻的上下套弄。

    侯龙涛左手伸后,轻抚着少女的头,继续查看着网页。感觉到薛诺套动阴茎的力量越来越大,度越来越快,口鼻间也出了诱人的哼声。“小美人自己玩起来了?”心中想着一回头,果见薛诺的星眸朦胧,牙咬下唇,仔裤和内裤已褪到了膝盖上,左手正在茸毛覆盖的阴阜上揉抠。想要的答案都从网页上得到了,该是疼爱一往情深的美少女的时候了。把女孩拉起来,让她跨坐到大腿上,“这么不乖啊,看看,都湿乎乎的了。”“谁让你…你不理我的,就知道上网。”薛诺撅着小嘴,一脸委屈。“唉,还不是为了你妈妈。”心中这么想,嘴里却不能这么说,“是我不好,来,让我补偿你吧。”

    少女顺从的抬起双臂,让爱人将她的上衣和胸罩脱了下来。男人的舌头在粉红色的乳晕上打着转,一手捏住一瓣小屁股,一手在臀沟中上下滑动。“啊…嗯…涛哥…”薛诺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动,双手在侯龙涛的头脸上摸着,呼吸加快,小巧的双乳随着胸口起伏着。感到一根硬热的肉棒夹在两人的小腹间,美少女已经好想要了,“涛哥…我…”

    “想要了?诺诺,你把它扶正吧,我的手都忙着呢。”说着就在她的小屁眼上按了一下。“啊…你…你…坏…嗯…”女孩一手撑住男人的肩膀,一手伸下去轻扶住阳具,稍稍的抬起屁股,将女人的快乐之源纳入了娇嫩的阴道中。

    可爱的少女仰起头,轻颤的樱唇间出一声悠长的叹息,幸福的感觉充斥了她的心房…何莉萍掏出钥匙,打开大门。在去四环建材城的路上,学军接了个电话,说是学校里有急事,连送她回来的时间都没有,弄的她只好打车回来了。看到一双男人的运动鞋放在鞋架上,何莉萍一楞,“哼,两个小家伙趁我不在,一定是在亲热了,还是别打扰他们了。”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想要换一套舒服一点的衣服。薛诺的房间正对着走廊,从虚掩着的房门里传出少女断断续续的娇喘呻吟。“死孩子,怎么连门也不关啊。”莉萍一皱眉,却又抵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从门缝正好可以看到薛诺的床,两个赤条条的人正在上面交媾。本来只想看一眼就离开,可就这一眼,何莉萍就挪不动脚了。薛诺就像一只雪白的小狗一样趴在床上,双手紧抓着天蓝色的床单,头极力的向后抬着,虽然看不到表情,却能听到她嘴中的叫床声。

    “啊…涛哥…要不行了…嗯…嗯…舒服死了…啊…涛哥…又要来了…都…都第三次了…我…啊…真的坚持不住了…嗯…”听着女儿的浪叫,看着侯龙涛粗长的鸡巴在她圆润白嫩的双臀间进出,双手揉捏漂亮的乳房,莉萍一时之间真是思绪万千。

    “小丫头,怎么能叫的这么浪呢,真是的。龙涛的身子好结实啊,他的鸡巴虽不比学军的大,但听诺诺的话,他可持久很多。”莉萍是开网吧的,几乎天天听那些客人的污言秽语,现在看着侯龙涛肏自己的女儿,自然而然就在脑子里出现了“鸡巴”这个词。

    胡学军是一个“银样蜡枪头”,每次上床之前都得吃两、三片“伟哥”,才能将将跟她打个平手。“啊…”薛诺达到高潮前的一声欢叫将莉萍拉回到了现实中。觉自己的一只手居然正隔着裤子在阴户上揉搓着,淫水已经透了出来,“我这是怎么了,我在干什么啊?快停下来。”心中虽在暗叫,可手却不听使唤的继续动作。侯龙涛停了一会儿,又开始抽插,“诺诺,还没完呢,我弄的你爽不爽啊?”“啊…涛哥…好美…快…再快点…嗯…”少女已是浑身无力,可还在追求着男女交欢的快感。莉萍将手伸进裤子里,直接刺激着充血的阴核,侯龙涛肏干的度快,她的手就按揉的快,肏干的慢,就按揉的慢。脑中也出现了幻觉,好象正在接受奸淫的不是可爱的女儿,而是她自己一样。

    就在侯龙涛射出阳精,压倒在薛诺背上的一刻,莉萍双腿一软,也感到高潮的来临。她急急的冲进旁边的洗手间,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