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6部分阅读
    臀薇惹苛遥胖郎砗蟮哪腥耸歉龌ù岳鲜帧8厦oёs惶醺障春玫哪诳悖蝗米约航谐隼础?br />

    “怕什么?家里又没人,你就尽情的叫吧,叫出来才更爽嘛。”口中的内裤被拉了出来,爱琳这才想起父母出去了,于是便放浪形骸,扭腰摆臀,小嘴一张,“啊…爽死了…大鸡巴弟弟…好会肏…好粗好长嗯…啊…”

    有了女人淫声的伴奏,侯龙涛干的也更起劲,有意要显示自己的技巧,每肏干五、六下,就把龟头顶在子宫上研磨十几圈。这下可把爱琳搞的欲仙欲死了,“唉呀…别磨了…啊…磨的人家心里好慌…磨的子宫要流水了…啊…啊…”说着就喷出了一股阴精。

    可男人并不满足,还是在她体内不停磨转、进出,干的她就像在子宫上多开了一个口一样,阴精源源不断的向外涌出,“小祖宗啊…饶了我吧…啊呀…要泄死了…”看她是真的不行了,两腿软的直哆嗦,可侯龙涛还没玩够呢,“我不是小笨笨吗?你怎么会被小笨笨肏的要生要死的呢?还是让我再好好的玩你一会儿吧。”一弯腰,托住女人的两个腿弯,把她举了起来,阴茎仍然插在她的穴眼里,“咱们上楼吧,我要慢慢享用你。”爱琳惊叫一声,慌忙向后揽住男人的脖子。侯龙涛挑着爱琳,一路小跑的回到自己房间,这个过程中又把她顶到了一次高潮。一进屋,就将女人扔上床,紧接着就如饿虎扑食般的压到她背上,再次从背后肏了进去。粗大的肉棒如同打桩机一样,凿着女人身上最敏感娇嫩的部位,淫水已不是“流出”了,而是向四下飞溅。爱琳开始时还能“亲爹”、“亲爷”的浪叫求饶,等又泄了几次之后,声音越来越小,只剩唔唔”的哼声了,身子也像死了一样一动不动的趴着。

    男人又凶猛的挺动了几十下,背脊一麻,阴茎开始脉动,射了出来。两人的身体叠在一起,喘着粗气,这回可是干爽了,体力都有点透支。良久,爱琳才缓了过来,小声的说:“给我喝…”侯龙涛一听,又来了精神,扶着她坐起来,“再给我表演一次,昨完没看清。”女人跪到他身前,取下套子,把阳具舔干净,然后又跪坐起来,斜眼看着他,仰起头,张大嘴,拿起套子,让里面的精液流进檀口中。

    侯龙涛看得兴起,一把将她拉进怀里,“爱琳姐,你可真是骚的可爱。”说着就推起她的胸衣,含住深红色的奶头吸吮。爱琳抱住他的头,享受着乳房被舔吻的温柔快感,“真正的女人比计算机里的好吧?”

    被这么一问,侯龙涛立刻明白她是看到自己手淫了,“当然是真正的女人好了,所以要再来一次。”说着就拉开旁边书桌的抽屉,要拿里面的避孕套。

    女人一惊,连忙阻止他,“小祖宗,你真想整死我啊?”一指自己肿外翻的大阴唇,“我从来没做的这么激烈过,再来会弄坏的。”“哈哈,别担心,前门不行,我走后门啊。”把女人一翻,就舔她的屁眼。

    爱琳飞快的跳下床,逃了出去,“我该去接孩子了。死弟弟,见洞就钻啊。”侯龙涛也没追,反正来日方长,肏她的机会有的是。自那以后,他晚上很少出去打球,保存体力,等着打炮。

    爱琳的老公身体不好,又加上年龄已大,失去性能力已经三年了。她早就想偷人了,可老公看的紧,一直也没机会。这次老公住院,又碰见了侯龙涛,最早以为他是个不识人间烟火的痴情小子,后来现他对别的女人不是没兴趣,就冒险一试,竟是干柴遇烈火,一点就着…

    爱琳的老公就要出院了,虽然她每个月会回来看一次父母,可那实在太少了。侯龙涛对她还真有点恋恋不舍,毕竟在自己最痛苦的时候,是这个女人用肉体给了自己安慰。在爱琳就要回纽约的头天下午,两人在一家旅馆里疯狂的做了四个多小时的爱。该回家吃饭了,侯龙涛看着她坐在床边向腿上捋着丝袜,心中一热,把她又推倒在床上吻了起来。“爱琳姐,和他离婚吧。”“嗯?”女人奇怪的看着他,“我们是做过财产公证的,如果我提出离婚,一分钱也得不到的。”“那又怎么样?我会努力工作养你的。”“嘻嘻。”女人一阵轻笑,侯龙涛听着却是那么刺耳,“很好笑吗?”看着他生气的表情,才觉他是认真的。爱琳吻了他一下,“傻弟弟,你养不起我的,我要是愿意过普通人的生活,也不会嫁给那个老头了。”

    “那爱情呢?你就不要爱情了?”侯龙涛站起身,走到窗边。“爱情?爱情又不能当饭吃,爱情只能让人伤心。你那么爱那个陈倩,又怎么样呢?”“这跟她有什么关系?”“我是看你在感情上还太不成熟,给你上一课。”爱琳继续穿著丝袜,“现在她没准正在哪个男人的身下叫床呢,就像我刚才在你身下那样。”“闭嘴!”像被人捅了一刀一样,男人怒吼着,可声音更像一只受伤野兽的嚎叫。

    可爱琳并没有停止,“爱情应该是甜蜜的,就算是相思之苦,实际上也是甜的。可像你这样,只有痛苦,根本就不叫爱情。我要是一时头脑热跟了你,你又没法满足我的虚荣心,到头来还不是没有好结果。”

    侯龙涛手撑着墙,虽不愿承认,可这个女人说的却是致理明言。“于其为了完全不在乎你的人伤心难过,不如把心思用在身边那些真的爱你的女人身上。”爱琳过来拉住他,“走吧。”…

    一个半月后的一天,侯龙涛突然成了百万富翁。当爱琳再来的时候,立刻又向她提出了那件事,“现在我能养的起你了吧?”正准备给他口交的女人一笑,“你还不能。”“什么?我现在身家九百万美金,还不够你花的?”“光有钱有什么用?现在纽约的上流社会都知道我是iic的总经理夫人,跟了你,我算什么?一个暴户的情人?还是不要了。咱们这样不是很好嘛,单纯的性关系,满足对方的肉体需要。”

    “我不光要身,我连心也要。”侯龙涛皱着眉说。“好好好,我的心也给你了。真的,我很喜欢你的,又跟我老公没真感情,你不是身心俱得了嘛。”“做我的女人就得只跟我一个人,你天天和那老头睡一张床,算怎么会事啊?”“我道理都跟你说的很清楚了,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啊。”爱琳下了床,开始穿衣服。“我就这样,你要么就只做我的女人,要么就干脆别惹我。”“唉,弟弟啊,没想到你陷的这么深。我看咱们还是不要保持这种关系了,免的你钻在牛角尖里出不来,咱们分手吧,对你我都好。”女人说完,自故自的走出了房间。

    侯龙涛一时都没弄明白生了什么事,他刚才只不过是吓一下爱琳,自认为她一定放不下自己的。没想到爱琳竟然把他给蹬了,更可气的是他还没泄呢。女人绝起情来,可比男人果断的多。

    本来侯龙涛就不是对这个女人爱的很深,只是在空虚寂寞之时,有点贪恋她的温柔和身体,没几天也就getoverher了。开始考虑毕业后的问题,“反正也不跟她好了,不如再用她一次。我给她当了这么久的‘按磨棒’,也是该她为我做点什么的时候了。”…过了几天,侯龙涛没跟爱琳打招呼就飞到了纽约。爱琳听佣人说自己的“表弟”来访,有点摸不着头脑。等见了人,真是吓的六神无主,怕他是来跟老公摊牌的。mr。janet一听是爱妻的表弟,很是热情,非留他在家住一晚。侯龙涛也不推辞,还和他在书房聊了很久。爱琳担惊受怕的过了一夜,却什么也没生。等侯龙涛走后,才听老公说收了他五十万,虽不是很多,但看在爱琳的面上,就答应派他回中国。爱琳这才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自己红杏出墙的事,其它的她也不在乎。其实mr。janet能答应侯龙涛,更多的是出于对爱妻的愧疚,毕竟让她跟着自己守活寡,多少有点过意不去,能为她的家人做点事也好。“表弟”也正是抓住这点,一击成功…国歌的声音突然在身边响起,侯龙涛从时空的隧道中出来了,“喂。”“四哥,我和二哥在车公庄的金山城呢,你也过来吧。”二德子的声音从手机中传了出来…“你丫怎么了?”武大见他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还记的我跟你们说的吴爱琳的事吗?”侯龙涛往火锅里下着料,“她来北京了。”“那怎么了?不就是找你打炮嘛,又不是长的不好,你就再献一次身呗。”二德子边吃边说。

    “肏,丫那当初甩我的时候可痛快着呢。噢,说要我就要我,说不要我就不要我,那我成什么了?”“你能进iic,是不是有她的功劳啊?”“是。”“那你就是小白脸呗,我‘猴哥’要变‘鸭哥’了,哈哈哈。”二德子塞着满嘴的肉,拿侯龙涛开上心了。

    免费txt小说下载

    “咽了再他妈说话,别老这么大大咧咧的。”武大瞪了他一眼,“她也不一定就是为了找你才来的呀。”侯龙涛破例自觉的喝了一口武大的啤酒,“不是最好,不过看今儿的架式,就算不是,也不会放过我的,她那种不忠的女人…”

    “那你打算怎么办?”“怎么办?老子还他妈就是不伺候,求我也不干。妈的,甩我就不说了,让我杠着就把我晒在那了,还敢看不起我。这次我就给她来个公事公办,看她能把我怎么样。”侯龙涛是拿定主意不和爱琳再有任何的感情纠葛…

    第二天晚上,准时来到爱琳的房间。爱琳穿著一条黑色的吊带连衣短裙,黑色的丝袜和带脚踝圈的高跟鞋,这可不像是这个季节里要出门的装束。“mrs。janet,能走了吗?”侯龙涛站在离门很近的地方。“都说了叫‘姐姐’就行了。来,过来坐吧,咱们叙叙旧。”女人坐在沙上,拍了拍身边的空位。“不必了,我站着挺好的。”爱琳起身倒了两杯洋酒,走过来,递给侯龙涛一杯,“不坐也好,陪我喝一杯吧。”男人接过杯子,放到旁边的电视柜上,“我不喝酒的。”爱琳伸出右手,在他的胸口上轻抚着,“别这么冷淡嘛,你就一点也不想我嘛?”侯龙涛沉着脸说:“mrs。janet,请你不要太过分,你是有老公的人。”说着就退后了一步。女人被多次的拒绝,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侯龙涛,你不要太不识抬举。”“我就是个暴户,你老公手下的小鳖三,总经理夫人还是不要抬举我了,我受不住的。”“你…你…”爱琳的俏脸气的青,“你能因为我而进iic,我就能让我老公再fire了你。我实话告诉你,这次我来,就是来找你的,你要是不满足我,你就等着kissyoureetjobgoogbye吧。”“拿美国佬压我?我还就他妈不吃这套,最多就是不干呗,我又不缺这点钱。”侯龙涛也生气了,一点没听出女人的话有什么不何逻辑的地方,转身就要走。“你站住!”“还有什么?”“你还是这么冲动,你可要想好了。iic的这点薪水,你当然是不在乎了。可我知道你是个有野心的人,要是没有iic中国投资部经理的位子这块跳板,你想有大的展可就不容易了。”

    侯龙涛回过身来,心想:“她说的没错,妈的,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个普通的家庭妇女。”爱琳看出了心中的犹豫,一口气喝下杯中的烈酒,一甩手,把杯子扔了出去,冰块撒了一地。

    上前两步,蹲下身子,就把男人裤子的拉链解开了,一手拉住软塌塌的阴茎塞入嘴里咗着,一手伸进自己的裙子里,隔着黑色的蕾丝内裤搓弄阴部。要说爱琳长的不错,穿著又很性感,要是在酒吧一类的地方被侯龙涛碰到这样的女人,他一定不会放过的。可现在感觉上是被人挟迫,让他生出一股逆反心理,“威胁我,就是不让你爽。”

    好想一把把她推开,然后再指着鼻子骂她淫贱,可又真有点舍不得现在的工作。干脆心中猛想着二德子的吃像,让老二对口交一点反应也没有,“硬不起来,没折了吧。”爱琳费了半天劲,现男人居然没有勃起,可自己已经淫水横流,骚痒难当了,简直要急死了。忙乱之中,口交的技巧大减,男人更是无动于衷。她自己也知道这种情况,心中不禁一酸,吐出口中的东西,身子一歪,坐在了地上。“这就放弃了?那可不能怪我了。”侯龙涛一脸的藐视,突然现女人一手撑地,一手捂着嘴,竟然在“呜呜”的哭泣。

    “不是吧,我不干你也不用哭啊。凭你的长像,大街上有的是人愿意干你,有什么可难过的。”男人的话刺痛了爱琳的心,“你…呜…你不是人!”“我怎么不是人了?我拒绝和有夫之妇上床,我是道德的守护者,有什么错?”“你当我…呜…当我是人尽可夫的荡妇…我要…呜…我要真是的话…呜…美国有那么多男人…我…我…我用万里迢迢的到这来找你吗…呜…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