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9部分阅读
    一個香噴噴、軟綿綿的身體從後面貼住,先是一驚,立刻就知道是月玲了,反正她也就是親親、摸摸,也就又放鬆的椋涎劬a?br />

    被同是身為女人的月玲愛撫,茹嫣還是有點不習慣,但有兩團嫩肉壓在背上的感覺真的很好,還能覺出中間兩粒硬硬的突起,就連揉搓陰核的工作都由人代勞了,不自禁的發出了連女人聽了都會動心的鼻音。

    侯龍濤在身上的美人丟了三次之後,也射了出來。如雲頭枕男人的肩膀急喘著,“老公,我愛你…”侯龍濤撫摸著她香汗涔涔的背脊,“小云云,我還要探探你的菊花洞。”

    “老公,你別只顧我一個人,留點力氣給她們。”如雲就像一個大姐姐,自己舒爽的同時,也洠诉吷系膬蓚小妹妹。“這你不用擔心,你們誰也跑不了,以後你就叫我‘戰神老公’吧。”“你又說大…”

    “啊!”一聲尖叫把這對正在浮‘私語的情人嚇了一跳,只見茹嫣飛快的鑽出了被窩,躲到侯龍濤的背後,“玲姐,我不要嘛。”掀開的被子裏露出月玲的裸體,陰道中插著一根雙頭的假陽具,一臉的不高興,“怎麼老是這樣,有什麼不可以的?”

    原來茹嫣正在享受的時候,突然感到有一根硬梆梆的枺髟谧约旱碾p腿間一頂,想要鑽人自己的屄縫中。伸手一摸,是一個像龜頭一樣的橡膠物體,上面還有一顆顆的小突起,馬上就明白是月玲想要幹自己。茹嫣對此還有排斥感,拼命的逃了出來。

    “呵呵,”侯龍濤把如雲放下,再把茹嫣拉進懷裏,“怎麼了?我的小寶寶還害羞啊?”茹嫣抱住他的脖子,“哥哥,別讓玲姐欺負我。”“她不是要欺負你,是要愛你啊,是不是玲兒?”“是…是啊…嗯…”月玲耐不住寂寞,已經把如雲壓在身下幹了起來,“龍濤他…他一次只能藤一個人…啊…難道要剩下的人幹看著嗎…啊…雲姐…啊…”二女的兩對乳房擠壓在一起,隨著身體的搖動,變換成各種不同的形狀。

    “玲兒說的有洠b械览砟兀俊焙铨垵侵沔蹋种冈谒耐螠现猩舷麓炅舜辏昂脤殞殻遣皇怯窒胍耍俊薄班拧薄翱晌疫洠墼铝崮兀阆茸屝≡圃平探棠鉍irlongirlanet好不好?我喜歡看。”

    好看的txt电子书

    茹嫣噘著小嘴,“但是我說過只給你一個人肏的。”“啊,”侯龍濤真是愛死這個長腿美女了,使勁的抱緊她,“你是擔心這個呀,咱們都是一家人,而且你們都是女人,不算你食言。再說那也不能叫你被肏啊,是你們互相肏。”輕輕推轉茹嫣的臉,“你看,小云云多美啊,你不想讓她快活嗎?”“那…那好吧…”茹嫣終於被說動了。

    月玲和茹嫣並排躺在床上,四條修長的玉腿向兩邊分開,架在床沿上。侯龍濤和如雲分別壓在兩人身上,做著活塞邉樱徊贿^一條是真肉棒,一條是假雞巴。“啊…濤…爽啊…嗯…用力…快…再快點…啊…”當月玲被肏的大聲叫床時,茹嫣只是把臉歪在一邊,緊椋щp眸,咬著嘴唇,“唔唔”的小聲哼哼。如雲舔著她的臉蛋,“茹嫣,你真可愛,怪不得老公這麼疼你呢。”

    男認的肏幹,無論是在度還是在力量上,都不是女人能比的。月玲洠Ф嗑镁托沟綔喩硭彳浟耍铨垵舶丫荷淙肓怂奶纯谥小1幻琅男∽旌艘粫䞍海碾u巴又翹起了頭。

    給月玲蓋上被子,來到如雲背後,摸著她形狀完美的白嫩屁股,把潤滑液抹進她的臀溝中,又把兩根手指插進她的肛門中摳挖。“老公…老公…別簦Я恕 視懿涣说摹比珉吇剡^頭來,祈求愛人不要讓她“前後遭殃”。

    “嘿嘿,”侯龍濤拍拍她的臀峰,“小云云,你欺負我的寶寶,我一定不能饒了你的。”“我…我洠b衅邸  痹掃洠дf完,就感到臀瓣被向兩邊分開,後庭裏一陣滿脹。如雲的小屁眼已經很適應肛交了,又有潤滑液,雖然腸道很緊窄,但幹起來非常順暢。

    由於男人在身後的撞擊,連接兩女陰道的假陽具也被帶動的插得更深更有力。茹嫣一直都處於被動狀態,現在也舒爽的自覺向上迎合著。如雲漸漸覺得直腸內的快感居然過了小穴中的,猛的向後一撅屁股,正趕上茹嫣在下落,假陽具一下脫出了屄縫。

    茹嫣的小穴早就有點酸痛了,趕快趁此機會撤了出去,爬進被窩中,和月玲抱在一起休息。洠Я松硐碌恼系k,如雲跪上床,臉著床面,雙手向兩邊平攤開,肥美的臀部高高撅起,迎接愛人對自己肛門的蹂躪。

    “啊…老公…屁股要開花了…啊…喜歡被你幹後庭…好美…要丟了…啊…啊…”如雲的叫聲吸引了被窩中的兩個女人,茹嫣睜大眼睛,看著侯龍濤在那她碰都不讓碰的地方進出,而如雲竟然還這麼舒服。

    “玲…玲姐,哥哥他碰過你那裏啊?”“哪里?”“就是…就是這兒…”輕輕在月玲的屁眼上點了一下。“嘻嘻,當然有了,你也想試試嗎?”月玲親了她一下,用慫恿的眼神看著她。

    “不難受嗎?”“一會兒就會好的,龍濤他又溫柔又細心,不會讓咱們受苦的。去啊,去啊,雲姐快不行了,你還不去救她?”茹嫣慢慢的爬了過去。如雲這時已無力再叫床了,迷迷糊糊中只是“咿咿呀呀”的出著嬌聲。剛才兩人的對話,侯龍濤全聽到了,心中暗喜。兇猛的抽插了幾十下,在如雲的直腸中射精了。

    按住剛剛到身前的茹嫣,“寶寶,今天全給我嗎?”“嗯,全給你。”兩條長長的玉腿被抬了起來,壓到乳房上。侯龍濤跪在她的屁股後,雙手推著她的腿彎,雪白的大腿、嫩紅的陰唇都被細細的舔了几遍。

    當男人的舌尖像初夜時那樣擠進満稚母亻t時,茹嫣的身體開始輕微的顫抖,“嗯…嗯…哥哥…好怪…好怪的感覺…”侯龍濤感受著美女肛門上的皺褶,“不用怕,寶寶,會很舒服的。”

    在手指上塗上潤滑液,緩緩的向菊花洞裏推擠,舌頭在兩片大陰唇中滑動,抬眼看著女人的反應。見她洠颤n痛苦的表情,就把手指反復的進出幾次,直到用兩根手指都能順暢的摳弄。

    讓茹嫣跪在床沿上,抹滿潤滑液的陰莖頂在了屁眼上。“啊…哥哥…嗯…嗯…嗯…”女人緊張得喘著氣。將她圓圓的臀瓣向外分開到極限,“寶寶,忍著點。”茹嫣的腸道天生緊窄,就算有大量的潤滑液,她還是感到了如同開苞時那種撕裂般的疼痛,“啊!疼啊!”聽著心上人的痛叫,侯龍濤心疼的要命,趕快停住動作,彎腰吻著她的香肩。

    月玲也急忙過來,鑽進茹嫣的身下,手指插入她的陰道,吸吮她的陰核。茹嫣也投桃報李,抱住月玲的大腿為她口交,小穴被舔得很美,屁眼裏卻疼得要命,這才叫真正的“欲仙欲死”呢。疼的人不光是茹嫣一個,侯龍濤也在咬牙挺著,茹嫣肛口處的括約肌力量大的不得了,簡直快把男人的肉棒夾斷了。再也忍不住了,只能抽插了起來。

    “啊,寶寶,好緊,好爽。”用雙手細細的品味著女人嫩滑的臀肉,外加奇緊無比的直腸向中間的擠壓,世間再洠b惺颤n能與此美味相提並論了。從劇痛到酸疼,再到現在麻痹後的酥癢,茹嫣終於體會到了肛交的樂趣。怎麼也想不到,一向認為是人體最骯髒的部位,只有排泄功能的器官中,竟能產生出如此巨大的快感,再也顧不得舔舐月玲的陰戶了。

    “啊…啊…哥哥…好棒…”一股陰精激射而出,打進月玲的小嘴中,讓她半天才喘過氣來。看到茹嫣已經讀過了難關,男人也完全放開了。狂猛的姦淫女人的肛門,不光是能在肉體上得到滿足,更主要的是在精神上那種征服的愉悅…

    整整六個小時,侯龍濤在三個女人的就個體腔開口裏來來回回的進出,過足了淫癮。如雲和月玲因為一個多星期洠6娝恢榔疵囊钡皆僖矝'力氣玩了,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茹嫣還是比較有節制的,剩下了足夠的力量享受男人事後的溫存。

    舒舒服服的依偎在愛人的胸口,感覺上比做愛更有幸福感,“哥哥,這回滿意了吧?什麼都給你了。”“呵呵,”侯龍濤愛戀的捋著她的長髮,“知道我的寶寶最乖了,還疼不疼?”“還有一點點,哥哥,你再抱我緊一點嘛。”

    懷中的美人在嬌滴滴的撒嬌,再看著身邊兩個被自己高到筋疲力盡的香身,真是有種意氣風發的感覺。不禁想起了鄒康年,這份臨終大禮確是不錯,一定要把他風光大葬,才算對得起他。這時,眨秸駝幽j剑旁诖差^櫃上的手機“嗡嗡”的動了起來,茹嫣伸手拿了過來,交給侯龍濤。“喂。噢,丁兒啊,怎麼招?”“有好消息,也有壞消息,你想先聽哪個?”

    “先來壞的吧。”“我查過了,解放軍裝備指摚b夹g學院根本就洠b幸粋叫胡學軍的教官。可你給我的那張照片一點用也洠b校麤'有犯罪記錄,電腦資料中查不到。”侯龍濤有一點失望,“那那輛車呢?”“這就是好消息,你猜那輛車登記的是誰的名字?”“我要知道還用你幫我查嗎?別賣關子,快說吧。”“是北京藥檢局局長施雅的。”“那明天我去你所裏找你,咱們去拜訪她一下怎麼樣?”“行,我等你。”

    放下電話,看了看表,快8:oo了,肚子開始抗議了。叫起如雲和月玲,帶著三個美女去吃飯。“她要是什麼也不知道,就只能直接跟胡學軍攤牌了,那可不太有把握啊。”整晚都在考懀ha個問睿?br />

    坐在寶丁的辦公室裏,侯龍濤說了一下計畫,“她要是能痛痛快快的合作,也就算了,要是不合作,咱們就得這麼辦了。”寶丁點點頭,“你是大腦,我是肌肉,聽你的就是了。”說著遞給他一張紙,“這是施雅的背景材料,你看看吧。”然後就走了出去。

    施雅,現年四十三歲,北京藥檢局副局長,主管藥品審批,市人大代表,北京醫科大學畢業;丈夫是對外經貿部駐巴黎的聯絡員,常年在外;有一子施小龍,現年十九歲,北京聯合大學文理學院大二的學生。

    “四十三就當上副局長,也算年輕有為了,這種女人八成不會老實合作的。”正想著,寶丁拿著一套警服回來了,“試試吧。”侯龍濤把衣服換上,“我早他媽想找這麼一身皮穿穿了,這套就給我吧。”“那哪成啊,警服都是有數的。你想過癮的時候,我就借你穿兩天,給你可不行。”…

    到了藥檢局,一打聽,施雅上午帶隊去檢查工作,中午就直接回家了,今天不會再來了。“無所謂,上她家堵她去,也省的人多眼雜。”…

    施雅住在方莊的芳群園裏一棟塔樓的第十一層,在門外就聽到一陣很有節奏感的音樂,按了幾下防盜門外的門鈴,屋裏的音樂停了下來,“誰啊?”女人略帶喘息的聲音響起,大門打開了。

    面前的女人中等身材,頭上戴著一條汗帶,一套緊身的健美衣褲,把豐滿的身體裹的曲線畢露,腳蹬一雙白色的邉有?吹絻蓚員警站在門口,女人還算美麗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訝,用掛在脖子上的白毛巾擦了擦臉上的汗水,“你們找誰?”

    “請問是施雅女士嗎?我們是分局刑偵處的。”站在前面的寶丁掏出警官證,放在防盜門的紗窗上,讓她看清楚。“我就是施雅,你們有什麼事嗎?”侯龍濤伸手敲了兩下鐵門,“能進去說嗎?我們想找你瞭解點情況。”“噢,請進吧。”女人打開了門,把兩人讓進客廳,“請坐,兩位同志要不要喝水?”兩人坐在長沙發上,“不用了。”可施雅還是給他們倒了兩杯茶。

    按說以她一局之長的身份,決不會對兩個小員警這麼客氣的。施雅擔任的是個肥缺,求她辦事的大有人在,雖然洠颤n大貪,但小賄小賂收的也不少。弄的她現在是誰也不怕,就怕員警,這就叫做傩奶摗?br />

    女人把茶水放在茶几上,坐進一邊的單人沙發裏,“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寶丁喝了一口茶,“在這說方便嗎?最好不要讓你的家人聽到,我看咱們還是回局裏吧,你去換一下衣服,我們等你。”施雅一聽要去公安局,是一萬個不願意,“不用,不用,我丈夫在法國,兒子去約會了,很晚才會回來,在這說就行了。”“那好,施女士,你是不是有一輛牌照為京c59368的本田雅閣轎車?”寶丁從手包中拿出一個卷宗。

    免费txt小说下载

    女人一下就明白了,這兩個員警不是為了自己在藥檢局的問睿齺淼模瑧b度來了個18o度大轉彎,一臉傲慢的看著他們,“是又怎麼了?跟你們有什麼關係?”“那車現在在哪?”“借人了。”“借誰了?”“這是我的私事,有必要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