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38部分阅读
    “媽,您還叫那個混蛋未婚夫嗎?”薛諾生氣的說。何莉萍痛苦的看了女兒一眼,又轉向寶丁,“寶丁,你有什麼就問吧,我已經知道他不是什麼好人了。”“事情是這樣的,經過我們的眨椋1現這個胡學軍真名叫胡二狗,山西大同人,跟一個強迫婦女賣淫的犯罪團夥來往密切,我們懷疑他就是其中的重要成員之一。”另一個員警接著說:“這個團夥的主要手段就是勾引中年女性,然後拍取裸照,以此要茫迷p錢財,等那些女人洠b辛死脙r值,就逼迫她們出賣肉體。一旦遇到不聽話的,經常是十幾、二十個團夥成員一起對她們進行輪奸、虐待,手段十分殘忍。”何莉萍和薛諾互望一眼,心中都對侯龍濤感激萬分。要不是他及時要寶丁進行眨椋娌恢约簳惺颤n樣的悲慘遭遇。一想到被十幾人輪奸的畫面,那還真不如死了呢。

    “胡二狗這個人很狡猾,可能是察覺到了我們對他的眨椋a幾天一直都洠b新睹妗_a個案子不是我一個派出所所長能管的,所以我就上報了市局。我們在胡二狗的住處搜出了這些照片。”寶丁說著,從手包中拿出兩本相冊放在茶几上。何莉萍拿了一本,打開一看,全是中年女人在床上的浪態。胡二狗對他勾引的前幾個女人並洠b虚l遠的計畫,所以都是在做愛時突然拿出相機拍照,然後立刻翻臉,索取錢財。在見到何麗萍之前,也是想用這種辦法對付她,可一見了,馬上就被她的美貌所迷,放棄了敲詐的念頭。

    “市局的同志已經找到照片上的這些受害人了,但她們都因為害怕報復,或是羞於啟齒而幫不上太大的忙,其中還有一個已被折磨的精神錯亂。因為我和伯母有一層特殊關係,市局就要我和這位刑偵處的同志一起來找您,”指了一下邊上的另一個員警,“希望您能提供一些有價值的情況。”何麗萍從兩人是怎麼認識的說起,當說到兩人定情、訂婚的過程時,不禁心中一酸,又有眼淚在眼眶中出現。薛諾一看,趕緊接過話茬,把後面的事,包括昨晚和今天的發現告訴了他們。

    那個被說成是刑偵處的人的員警點了點頭,“我明白了,大概是因為胡二狗看你女兒的男朋友更有敲詐的價值,就一直洠δ阆率帧,f在由於我們的介入,他不得不潛逃,在臨走之前還把你的存款取了出來。”“對了,你的那些裸照請交給我們,那些都是證據。”還洠y群嘻惼寄概卮穑瑢毝屩f:“那些照片已經毀了,龍濤今早給我打電話,說是已經被伯母一氣之下燒掉了。”

    “是嗎?”那個員警又轉向何麗萍。“是。”既然寶丁這麼說,估計是有用意的,女人也就順著他的話說了。“那好吧,咱們就談到這,要是我們能抓到胡二狗,會通知你的。”兩個員警站了起來,“我能用一下洗手間嗎?”“當然可以。”何麗萍指了指洗手間。等那個員警把門關上了,寶丁小聲說:“龍濤跟我說過,不想讓警方把您的照片當證據,一旦開庭,怕您的名譽受損。要是再有別人問起,您就說是燒掉了。”“我知道了。”何麗萍現在真的覺得侯龍濤確實是事事都在為自己母女倆著想,心中對他的愧疚更甚…

    寶丁兩人上了警車,另一個員警卸掉了一臉的嚴肅表情,“李所兒,我表現得還行吧?”“行。你小子算個可造之材,以後好好跟我幹,不會虧了你的。”寶丁拍了拍這個剛從警院畢業的小員警的肩膀,以資鼓勵…

    就在何莉萍失去了半生积蓄的这一天,侯龙涛却收获颇丰。知道薛诺已经把照片给了她母亲,离母女包办的日子也就不远了,心情可以说是好得不得了。到国贸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茹嫣叫进办公室里亲热一番,每次他在公司里有这样的要求,这个长腿美媚总是欲拒还迎的。今天也不例外,但在爱人一阵软磨硬泡之后,也就只好顺从了。

    茹嫣两肘支撑着上身趴在写字台上,双腿稍稍分开站在地上。而侯龙涛坐在转椅上,紧贴在她向后高高撅起的丰满臀部上。把手从淡绿色的职业女装短裙下伸进去,隔着浅肉色的裤袜和内裤,在阴户的部位,用并起的两指力量适中的按揉。“茹嫣,舒服吗?”男人探出头,看着美女闭眼咬唇的撩人模样。正享受着经理温柔抚玩儿的年轻女秘书,以“嗯嗯”的小声娇吟回答了他的问题。

    好看的txt电子书

    侯龙涛又坐正身体,轻轻把女人的短裙捋到小蛮腰上,正如自己先前所想,闪光的裤袜下是一条纯白色的带花边内裤。茹嫣最常穿的就是白色的内衣裤,也只有纯白色才能配得上她高洁的个性。

    男人弯下腰,抓住茹嫣纤细的脚踝,隔着光滑的裤袜,双手小心翼翼的向上抚摸,修长的小腿、丰润的大腿,都是那么完美诱人,最后终于捏住了两片又柔软又有弹性的臀瓣。“嗯…”侯龙涛真是太喜欢这两条曲线鲜明的长腿了,脑中突然出现一句诗的变形:“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瞧。”在女人高翘的屁股上一阵爱不释手的揉抚后,紧紧的抱住她的大腿,把脸用力的挤向深深的臀沟中。

    男人拼命的深呼吸着,“茹嫣…嗯…”像是要把美女的肉香全都吸进鼻子中,舌头尽量的向外伸出,若有若无的在女人身体最敏感的部位点来点去。那里的裤袜已经湿透了,给予舌头的刺激更是强烈。

    “啊…哥哥…好…啊…”茹嫣将头埋在双臂之间,出喜悦的鼻音。比起男人来,女人更是感情的动物,其实侯龙涛的动作并不能给她的肉体带来太强的快感,但她却能感到爱人对自己的深深爱恋。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茹嫣已是快乐非常。侯龙涛微微抬起头,把身前尤物的屁股向中间按压,大口大口的在臀瓣上舔舐,不一会儿就在裤袜上留下了片片口水。“哥哥…哥哥…帮我…帮我脱了吧…”茹嫣难耐的轻摇着美臀,声音也在颤抖。就在男人站起来,双手已经拉住了裤袜的腰口时,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侯龙涛赶忙府身压住受惊的女人,把手指插进她的小嘴中,在她的耳朵上亲吻,“嘘…没事儿的,不用理他。”

    完全隔音的办公室,只要屋里的人不开门,从外面是绝对不会知道里面有人的。可这个敲门的人好像很有耐心,足足持续了四、五分钟。“哥哥,也许真的有要紧事儿呢。”茹嫣扭头吻了一下爱人。“嗯…真是不给面子。”侯龙涛极不情愿的站起来,帮美女整理好套装,两人都已没了做爱的情绪,硬是打一炮也没什么意思。

    茹嫣过去把门打开,曲艳走了进来,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吗?我是真的有事儿。”茹嫣脸上一红,也没回答就低着头出去了。“艳姐,您可真够执着的,非得把门敲开才罢休啊,就不能再等个半小时、一小时的?”侯龙涛已坐回了桌后的大转椅上,撇着嘴,皱着鼻子,一脸的不满。“你也真是的,大白天的,注意一下儿影响,一屋子的同事都看见你把茹嫣叫进来了,我敲那么半天你都不开,就不怕人说闲话?”除了把这个情人的大鸡巴放进自己身体里,曲艳最大的爱好就是像姐姐一样教训他了。

    “行行行,是我不好,您大驾何为啊?”侯龙涛耸了耸肩膀。“曲鹏来了,已经在外面等了你二十多分钟了,他说你要再不见他,他就走了。”“哟呵,他还挺那什么的,好像不是咱们求他给钱吧,让他进来。”不一会儿,曲艳领着一个男子进来了,“曲先生,这就是我们侯龙涛经理,你们慢慢谈。”居然要侯龙涛主动,两人才握了握手,“你他妈谱儿够大的。”心中暗骂了一句。看这个曲鹏最多不过三十出头,弄不好连三十都没有,头用摩丝擦得锃光瓦亮,脸上带着一股傲慢,却绝不是知识分子那种自认清高的骄傲,总之是看了就不舒服。

    “曲先生,你的申请书上没有注明谁是那个尾气净化装置的明人,我想不会是你吧?”侯龙涛上下打量着曲鹏,脸上也挂上了傲气。他就是这样,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礼尚往来嘛。曲鹏并没有听出侯龙涛的话中带刺儿,明显智商不是很高,“不是我,是我爷爷,曲平,听说过吗?国家环保部的前任部长。我是他的全权代理人,他所有的明都授权给我了。”

    侯龙涛还确实听说过曲平这个人,知道他是著名的环保专家,为国家的环保事业做过很大贡献,是很值得尊重的,既然对面的是他的孙子,不禁说起话来也就客气了三分。“你有曲老先生的授权书吗?”“当然有了,还有海淀公证处的公证书、国家专利局的专利证书。”公证书上写的清楚,一共有五项专利授权于曲鹏,授权范围包括投资建厂和专利转让,尾气净化器就是其中的一个。

    “曲老先生身为环保部的前任部长,在任期间,要想推广这些产品,应该不是很难,怎么会等到现在才委托你来办呢?”侯龙涛这么问,实际上是有不相信曲鹏的意思。曲鹏却眼中一亮,好像遇到了知己一样,向他抱怨起来,“谁说不是呢,唉,我爷爷那老古董,一点经济头脑都没有,一辈子就知道做学问。”语气中一点没有尊重的意思。“虽说环保部的实权不大吧,但他好歹也是一部之长啊,换了别人,早就足捞了。他倒好,几十年全是拿死工资,没沾过公家一点便宜。但凡他要是脑子灵活一点,我这高干子弟也不用大冬天的挤公共汽车来找你了。”

    “那他为什么又会授权给你呢?”侯龙涛更讨厌这个人了。“别提了,我爷爷是越老越胡涂,七十多岁的老头了,不知享享清福,还是一天到晚的研究这研究那。最近刚生了场大病,傻眼了吧,知道自己斗不过老天了,这才想起找人把这几十年的明成果转化为实践。可他在任那会儿,从来不讲私情,不知结交官场权贵,现在好了,根本就没人给他面子。”

    曲鹏看见桌上摆着烟灰缸,也不问一声,就自顾自的点上一根,“我爷爷没办法了,你猜他怎么招?老家伙要把这些专利无偿捐给环保部。我爸也是个窝囊废,被我爷爷管了一辈子,自然是不敢反对了。”“但你就没他们那么傻了?”“说对了,我活了二十九年,从来就没从我爷爷那儿得过什么好儿。说出来你都不信,我堂堂部长的孙子,现在才是北京环保局一个小小的副科长。本以为等老家伙死后,我还能继承点好东西,现在要砸锅,那我还能干?死磨活磨,算是把这五个专利弄到手了。”

    “你的家务事我没兴趣干涉,咱们进入正题吧。”侯龙涛在他大倒苦水的时候,仔细把几份档都看过了,初步确认并不是伪造的,要想完全放心,还需要找有关部门查证。曲鹏把烟灭了,“好好,那最好。大半个月前收到你们的拒投通知,后来我就把专利送到‘中贸’拍卖行去排期了,不过你们要是改变主意了,我立刻就可以把它们撤回来。”侯龙涛听到“中贸”这个名字,不禁觉得更有把握了,“没有,我们没改变主意,还是不打算投资,至于原因,通知上已写得很清楚了。”“嗨,成心耍我啊?你这不是浪费我的时间吗?”曲鹏一听就急了。

    侯龙涛微微一笑,“曲先生不用上火,虽然公司没有投资的意向,但我个人对那个尾气净化装置有点兴趣,不知你有没有可能转卖给我?”曲鹏不光向iic一家投资公司出了申请,可其它几家也已经将他拒绝了,个中缘由和iic不谋而合,所以他对与人合作建厂也不抱太大希望了。既然引资不成,转让也不是不能商量,所以才会去拍卖行排期。

    “你出多少?”“五十万。”“五十万?太少了,你当我这是玩具啊?”“那你开个价。”“决不能低于一百五十万,前两天刚有人愿意出三百万,我那样都没卖。”为了抬价而说谎,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编造出一个不存在的竞争对手,更是合理的策略,但一定要符合逻辑。其实侯龙涛是打算出一百万的,一百五十万也并不是完全不能接受,但从曲鹏拙劣的谎话中,知道还有压价的空间。

    “左屁,你丫在‘中贸’是主锤儿吧?”侯龙涛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废话,我这样的人才当然是主拍了,一、三、五是我,二、四、六、日是另一个人。”

    左魏是一个很能拼的人,又有点小聪明,大学没毕业就给“中贸”的老总跑腿儿,后来乾脆就不上学了,一直混到席拍卖师的位子。别看他还不到二十五,却已是“中贸”老总最信任的人之一了。

    “你有没有办法让一件拍卖品以起拍价成交呢?”“什么东西让你感兴趣了?

    你不是只喜欢女人吗?哈哈。不过在一般情况下,我们是没法控制最终成交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