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44部分阅读
    。

    女孩儿双臂交叉抱在胸前,缓缓的将两条吊带从肩膀上捋到臂弯处,闭上眼睛,仰起头,随着双臂的打开,真丝睡衣顺着她柔和的身体曲线无声的滑落到地上。她身上只剩下一条黑色的小内裤,一小片儿布料挡在阴阜的地方,两条细绳儿从跨骨处延伸到身后。

    像扎马步一样,薛诺曲膝分腿,双手扶在大腿上,上身微微前倾,两臂向后夹紧,这样一来,胸前的双乳更加突出,嫩红的乳尖已经充血了。缓缓的转过身,一根细布条勒在臀沟中,两瓣屁股完全暴露在外。

    撅着屁股背对着看傻了的男人,玉手也由大腿移到圆翘的臀峰上,一边抚摸一边慢慢的坐到床上,身体向后一倒,两脚在床边一蹬,皓正好落在了爱人的一条大腿上。

    女孩儿一扭头,男人直耸入云的阳具就在面前,右手握住它,红润的香舌伸出,在上面轻轻的舔了起来。她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亲吻爱人的阴茎了,但以前都是在被要求后才做的,今天是头一回主动服侍,本就羞红的双颊更增丽色。

    好看的txt电子书

    一阵湿热的感觉自老二上传来,侯龙涛这才从犯蒙的状态中恢复,把美少女拉到胸前拥住,“诺诺,你从哪学来的这一套?这内裤和睡衣是你买的?”

    薛诺没回答,抬起头和爱人深吻了良久,才羞涩的说:“你喜欢我这样吗?”右手一直也没停的捋着那根大鸡巴。“不是很喜欢。”男人的回答出乎意料,少女立刻撑起上身,焦急的说道:“可…可如云姐姐她们说你会…你会喜欢的,怎么…”“是许总她们教你的?”侯龙涛又笑了出来。

    “是啊,这些衣服也是她们给我买的,如云姐姐和月玲姐姐都说她们的男朋友喜欢女人成熟性感,而且还要带一点点的淫荡。问她们到底要怎么做,她们又说只能意会不能言传。我就找朋友借了一张…一张色情光盘,里面的女人就是这样的,我…我想这样总够淫…淫荡了吧,真是的,涛…涛哥,我…我…你千万别讨厌我啊…”

    看女孩儿急得都快哭出来了,侯龙涛赶紧又把她抱住,吻着她的额头,“傻瓜,我怎么会讨厌你呢,你这么做不也是为了我嘛,对不对?”“嗯。”“我就喜欢你清清纯纯的样子,就喜欢每次我一脱你的衣服,你就会又羞又怯的往我怀里钻。”

    “是啊,是啊,”薛诺嘟着嘴,“我是真的害羞嘛。”“我知道,所以纯棉的少女内衣裤最配你的年龄和性格了。”侯龙涛边亲着她边揉捏着她的臀肉,“宝宝,你的小屁股真柔软,我怎么老也摸不够啊?”

    “去你的。”薛诺终于又笑了出来,“啊!”突然感到男人把夹在自己臀缝中的布条拉了出来,有一根手指从后面温柔的插入了自己的小穴中,“啊…涛哥…嗯…”女孩儿微摇着屁股,合上眼帘,把男人的舌头接入檀口。

    侯龙涛右手抬起美少女的左大腿,左手在她的耻骨上搓捏。“啊…嗯…”薛诺的屁股摇得更厉害了,“嗯…涛哥…”想伸手去够爱人的性器,却又被抓住了双臂。男人将她的双臂推起,举过头顶,胸前的两团嫩肉被拉伸成了很漂亮的形状。

    薛诺感到自己的乳头被爱人含进了口中,一条又湿又腻的舌头在敏感的乳晕上画着圆,奶尖被挑拨的一跳一跳的,甜美的电流使自己浑身无力。她真的好想现在就和爱人合为一体,可又不好意思主动开口,“涛哥…”

    侯龙涛对这个小美人儿的身体再熟悉不过了,放开她的双臂,双手托住她的屁股,将两个圆圆的臀瓣向两边分开,有一根手指勾在了内裤上,撤去了红润的小穴的保护物。缓缓将少女下放,粗长的阴茎一点儿一点儿的消失在她的身体里。

    “啊…啊…嗯…好熱…好大…”薛诺双手扶着男人的肩膀,大阴唇、小阴唇、阴道前段、阴道后段逐一被温柔的撑开,她能真切的体会到那种身心被爱人侵蚀、占有的满足感…

    好看的txt电子书

    “涛哥,几点了?”薛诺懒洋洋的偎在爱人怀里。男人拿起床头柜上的表看了一眼,“快六点了。”“啊?”少女赶忙起身,冲进浴室里,开始穿衣服,“要来不及了,第一天可不能迟到啊。”侯龙涛跟进去,“什么第一天?你有急事儿吗?”

    “我在阜成门的麦当劳找了一份小时工,今天是第一天,六点上班儿。”女孩儿正在匆匆忙忙的提裤子。“你为什么要去打工啊?”“你知道的,我家的钱都被那个混蛋骗走了,现在工作又那么难找,我妈还没找到,虽然她嘴里说没关系,可我已经不小了,应该分担家里的责任了。涛哥,你送我去吧。”

    侯龙涛走过去,一把将衣衫不整的美少女横抱起来,又回到了卧室里,搂着她坐在自己腿上,“别去了。”“涛哥,别闹了,我真的要晚了。”薛诺轻轻的挣扎起来。“嘘…”男人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儿,“你又要上学,又要训练,又要做我的小妻子,哪儿还有时间打工呢?”

    “可是…可是…”“没什么可是的,”侯龙涛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磁卡,“这个你拿去给你妈妈,里面有二十万。”“我不能…”“嘘…听我说,”在美少女的香唇上轻啄着,“你是我心爱的女孩儿,照顾你们母女俩是我的责任,我决不会让你们受苦的,我会永远永远保护你们。”

    “涛哥…”薛诺紧紧抱住爱人的脖子,眼泪夺眶而出,“可…可我妈妈不会接受的。”“你告诉她,这是上回网吧执照的钱,公买公卖。”侯龙涛抚摸着女孩儿的柔,他刚才的每一句话都是自内心的…

    把薛诺送到她家楼下,“你妈妈这几天心情怎么样?”“她白天都好好的,可我知道她是装出来的,是不想让我担心,她心里一定很苦的。”少女忧伤的说。“我知道怎么能让她开心起来。”“真的?”“再给她找一个男朋友。”

    “那样行吗?”“放心吧,我会帮她留意的,相信我,绝对管用。”侯龙涛显得胸有成竹。“那就全拜托给你了。”薛诺对这个男人的话早就没有一点儿怀疑了,“你要不要上去看看我妈妈?”“还是不要了,再过一段儿吧,我怕她这么快见到我会尴尬的,你知道,那些照片儿。”女孩儿想了想也对,就没再坚持…

    几小时后,薛诺学校所在地的派出所里,正有一个警察在向所长作着汇报,“根据目击者提供的线索,我们已经找到了其中一辆供案犯逃跑的出租车。经过询问,证实司机并不是他们一伙儿的。据他说,那些人在车上都是一言不,开出不到五公里,他们就下车了,换了另一辆出租车,他并没记住车号儿,所以哪儿是案犯的最终目的地就不得而知了。”

    所长点点头,“就算他记住了也不一定有用,看样子案犯是有预谋的,他们很有可能会多次换车。那个被打的那边儿有什么吗?”“受害人叫张越,是一个经常在咱们辖区内惹事生非的小流氓,案时跟他在一起的三个人也都是这片儿的小痞子。照我看,他们八成知道是谁干的,只是不敢说,或是想要自己解决。”

    “哼,那这案子的性质就是流氓打流氓喽。他们那种人最好就是自相残杀干净了了事儿,他不要咱们插手最好。”“对了,刘所儿,我去医院做笔录的时候,已经有一个朝阳分局的科长在那儿了,说是受害人的舅舅,我看有可能是他不让受害人说的,大概他是要…”

    “切,摆明了是小看咱们派出所的办案能力,好啊,分局的牛屄啊,他有能耐替外甥报仇,就让他去吧。这案子就当陈案锁起来吧。”那个所长在案卷上签上了名字…

    侯龙涛盘腿儿坐在床上,面前放着一台笔记本儿电脑,正在浏览网上的体育新闻。“我尻。”突然看到一条让他感兴趣的消息,“有‘goldbird(金雀儿)’、‘euroangels(欧洲天使)’之称的三名罗马尼亚女子体操选手米洛舍维奇、科琳娜、克劳蒂亚在日本宽衣解带,不仅以裸体上了日本杂志封面,还拍摄了两部裸体dvd‘金牌的女妖精们’和‘欧洲天使’,每人的报酬为四万美元。”

    文章还分别对三人做了介绍,二十六岁的米洛舍维奇曾在一九九二年巴塞罗那奥运会获得跳马和蹦床两枚金牌;二十二岁的科琳娜连续在1997年及1999年世界体操锦标赛为罗马尼亚拿下团体金牌,还在2ooo年悉尼奥运会中夺金;克劳蒂亚虽然没有前两人的名气大,但也是罗马尼亚的顶级选手。

    上面还附了一张杂志的照片儿,三名典型的东欧美女穿着透明的紧身衣,双腿间没有阴影,显然是平时为了穿体操服,把阴毛都刮了,上身也是两点尽露。

    若论性感指数,当属成熟丰满的米洛舍维奇最撩人,但科琳娜也毫不逊色,训练有素的身材凹凸有致,宛如希腊神话中的维纳斯女神。

    另一篇相关文章报导,三人的做法激怒了国际体操联合会,险些禁止罗马尼亚参加一切国际大赛,直到罗国的体协做出禁止米洛舍维奇等三名前奥运奖牌得主五年内从事官方的教练和指导活动,但可以担当私人教练的处罚决定后,才算暂时平息此事。

    “肏,怎么有的女人就这么不自重呢。给你四万美金,让你拍全裸的电影,你干吗?”侯龙涛扭头问从浴室中走出来的任婧瑶。只穿着蕾丝内衣裤,正在擦着湿露露的头的女人听他这么一问,赶忙扔下毛巾爬上床,跪在赤裸着上身的男人背后,按捏着他的肩膀,“不干,我的身子只给主人一个人看,别人出再多的钱,我也不会同意的。”

    “哼哼,越学越乖了,知道该怎么拍马屁了。好,让我尝尝你的嘴巴是不是真的这么甜。”侯龙涛把舌头伸出来动了动。任婧瑶识趣儿的探过头,把它含进嘴里吸吮,涂着亮唇膏的双唇和男人的双唇亲密的磨擦。

    “好了,”侯龙涛收回舌头,“给我拿根儿烟。”“嗯。”女人从床头柜上的烟盒儿里拿出一颗,放进男人的嘴里,又给他点上,把一个烟灰缸放在他身边,继续帮他按摩肩膀。

    自从屈服于这个男人的淫威下之后,任婧瑶的大小姐脾气已经被消磨的不见踪影了,就连她的父母都夸她懂事儿了不少,晚上也不出去乱跑了。当然他们幷不知道女儿是因为做性奴所激出的奴性,才会变得很听话的。

    “后庭洗乾净了吗?”侯龙涛的烟快抽完了,新闻也快看完了。“啊,洗乾净了。”女人知道快到sextime了,低头开始在男人的脖子和肩膀上亲吻、舔舐。

    好看的txt电子书

    侯龙涛把笔记本儿合上,轻轻一扔,让它落到了边儿上的小沙上。把身后的女人拉到自己腿上躺下,左手托住她的后脑,低头舔吮她伸出来的粉舌,右手推开她的乳罩,在她傲立的两座肉峰上轮流揉捏,掐揪她硬挺的乳头。

    虽然在名义上是性奴,但任婧瑶心里明白,只要自己对这个男人忠心外加完全的服从,基本上能够享受到女朋友所能享受到的一切待遇。闭着眼睛,双手揽住男人的脖子,两条舌头一会儿在口外交缠,一会儿进入一个人的嘴中搅动,两人的唇边都已涂满了闪光的津液。

    “去,让我检查一下。”侯龙涛放开女人的身体,把嘴边的唾液抹掉。任婧瑶听话的下了床,背对着男人站好,上身前曲,双腿分开,绷得笔直,两手扶住小腿肚子,把屁股撅的老高。

    男人坐在床边,十根手指都陷入了丰满的臀肉中,“啧啧啧,看看这个屁股,又圆又白又嫩又有弹性,你怎么长出一个这么漂亮的屁股的?”说着就把女人的小内裤拉到了膝盖处。

    “我这…我这全是为了主人,我就是为了取悦主人而生的,我的屁股当然也是为了取悦主人而长的。”任婧瑶已经很习惯说这种话了,甚至有点儿喜欢说这种话,把自己的命运完全交到一个强有力的男人手里,对一个女人来说,不失为一种不错的选择。

    “好好,知道该怎么讨我欢心,你上学那会儿要是有现在一半儿机灵,成绩一定比我好。”侯龙涛分开面前的臀瓣,用舌尖在浅褐色的菊花蕾上轻点,双手还不住的揉动嫩滑的屁股,一股股裕液的香味儿混着女人本身的肉香很是挑人情欲。

    “我再机灵也不会比主人聪明的。”“啪”任婧瑶的屁股上轻轻挨了一下,“哼哼哼,不用每句话都拍马屁,现在是咱们亲热的时候,叫床比说好话更能让我高兴。”手指插入了由于刚才的接吻和摸乳而已经湿润了的阴道,“怎么样?

    感觉到我的手指了吗?“

    “啊…啊…感觉到了…感觉到了…好痒…啊…主人…主人你好会抠啊…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