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47部分阅读
    “切,小心什么?”“小心他找你麻烦啊。”“吹牛屄,我借他仨胆儿,真够逗的。”侯龙涛一撇嘴,真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知道你顽儿,就是提醒你一声儿。”“行,你也提醒完了,该干正事儿了吧?”说着就把手指捅进了女孩儿的阴道里。

    “唉呀,”绍嘉蔚痛叫一声,“你轻点儿,还没湿呢。”“抠两下儿不就流水儿了。”男孩儿并没停下,还把她的衬衫下摆从裙腰处拽了出来,左手从背后伸入,想把她的胸罩扣儿打开,才现她戴的是一字型的前开扣式。

    侯龙涛从裙子里抽出右手,一边接吻,一边将女孩儿衬衫胸口处的三个钮扣解开了,把衣襟拨到两旁,一口气揪出了胸罩,两颗大奶子暴露在了空气中,“嗯,好软。”男孩儿站起身来,抱着绍嘉蔚的腰,将她逼到一张课桌前,屁股硌在了桌沿儿上,她只好双手向后撑住桌面儿。

    侯龙涛站在女孩儿的两腿间,向外一分,就把它们劈开了,从裤子里放出样貌狰狞性器,“昨天没过瘾,今儿可得正经开开心。”说着就要插入。“套儿,戴套儿啊。”绍嘉蔚用一只手推了推他。“你有性病啊?”“当然没有了。”

    “那戴你妈套啊?”

    “那哪儿成啊,怀孕了怎么办?”“行了你,别这个那个的了,不射在里面不就完了。(其实不射在里面也有可能怀孕,因为一种叫pre…cum的东西,一般情况下pre…cum是不含精子的,但如果连续做爱,就有可能会混有遗留在尿道中的精子,从而导致怀孕。)”侯龙涛不耐烦的按下女孩儿的手,一挺臀部,坚决的操了进去。

    血气方刚的少年一点儿不讲技巧,只是一味强力的抽插,双手猛揉女孩儿的双乳,捏揪奶头。但因为年轻人总是很有冲劲儿,绍嘉蔚虽然骚,但也不是什么床上老手儿,还是被搞得很有快感。想叫又不敢叫,只好把自己的乳罩塞在嘴里,“唔唔”的直哼哼。

    侯龙涛这个小混蛋,打炮儿时也不忘了恶作剧,将大量的精液全射在了女孩儿校裙的里衬上,还用丝袜把阴茎擦干净。从外面是看不出什么,只有绍嘉蔚心里明白,自己其实很狼狈,回家后还得自己动手洗裙子。

    下了第一节课,侯龙涛的一个小个子同学在教室门口耍着一根两节棍。“你丫胡抡个屁啊,破橡胶棒子。”另一个孩子踢了他屁股一脚。“你他妈知道个鸟啊,这橡胶里面包的是铁棍儿,挨儿一下也不轻呢。”小个子回辩道。

    一个一米八左右的男生从楼上走了下来,到了教室门口,问那个小个子,“谁叫侯龙涛啊?让他出来。”“你谁啊?”小个子听来人语气不善,又是点名要找自己的哥们儿,打量了他几眼,“你有什么事儿?”

    “你是侯龙涛吗?”“是又怎么了,不是又怎么了?”“跟我到厕所来。”

    那人也不顾他反应,转身就走。“我操。”小个子还真没见过有高中部的敢下来找事儿呢,冲边儿上的人一使眼色,撇着嘴,攥着两节棍就跟了过去。

    一进厕所,那个高中男生回过身来,“我叫杨晶,听说过吗?”“操,你丫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什么羊精猪精的。”这时侯龙涛也推门进来了,后面还嘻哩呼噜的跟了十几个人,把小小的厕所挤得水泄不通,“我是侯龙涛,你找我?”

    “那你说你是。”杨晶冲小个子一瞪眼。“怎么招啊,耍的就是你丫那。”

    小个子跳着脚的高喊,逗的一群人都笑起来,当然不包括杨晶。“没工夫答理你。”

    杨晶转向侯龙涛,“你昨儿下午跟我女朋友去看电影儿来着?”

    “啊,你是绍嘉蔚的男朋友,是啊,没错,我跟她去的。”“你们干什么来着?”“干什么?看电影儿还能干什么,当然是看电影儿了,你脑子转不过来啊?”

    侯龙涛正打算入团,本来是想能避免的冲突就避免,可话一说出来,就不自觉的带着挑衅的味道。

    面对一屋子的小流氓,杨晶居然没有一点儿往后撤的迹象,“我告诉你,你他妈以后少找她,她是有主儿的人。你要再敢缠着她,我就…”“你就怎么招?”

    侯龙涛上前一步,歪着脑袋,皱着眉,下颌向前错着。

    “我就抽死你。”杨晶也上了一步,两人一边儿高矮,中间已经没有什么距离了。侯龙涛上初中后第一次被人这么威胁,腾的一下儿,火儿就上来了,“我好怕啊,可惜你警告的太晚了,昨儿我连看的什么电影儿都不知道,一个半小时,我光抠你马子的屄了,今儿中午我刚把她上了。”

    “我操你妈。”杨晶怒吼一声,双手推在侯龙涛的胸口,把他推得一趔趄。

    小个子是第一个还击的,抡起手里的两节棍,“砰”的一声砸在杨晶的天灵盖儿上。杨晶显然是被凿得有点儿犯晕,向后一倒,靠到了墙上。

    “你个杂种,敢他妈动我。”侯龙涛也上来了,一脚揣在杨晶脸上。小个子抓住杨晶的头,将他相对来说很庞大的身躯拉倒在厕所中间,二十几个人围上来,轮流照着他的身上乱踢一气。杨晶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能用胳膊护住脸,把身子蜷缩起来,以免小腹遭到重击。

    好看的txt电子书

    殴打持续了六、七分中,上课铃响了他们才住手。“你妈了屄的,看不住自己的女人,反到来冤我。”侯龙涛又狠狠踢了杨晶一脚,才扔下他走了出去。

    侯龙涛坐在靠窗口的那排,上课时无聊的向窗外望去,突然看到杨晶在另外两个人的陪同下快步向学校的大门走去,看上去刚才的群殴并没对他造成什么太大伤害。轻轻敲了敲前座的肩膀,“看来今儿放学时可有的干了。”

    放学后,全初中部七十多个小流氓都分散在操场上,就等着大干一架了。可是什么事儿都没生,并没有人来找麻烦,倒是思教处的几个老师嗅到了空气中不祥的气息,被弄得紧张的要死。

    第二天早上,侯龙涛刚到学校,就被思教处的冯主任从班里叫出来了,到了顶楼一间没人的办公室,“你昨天是不是把杨晶打了?”“是啊,怎么了?”侯龙涛大大咧咧的拉了张椅子坐下。“站起来,谁让你坐了?”冯主任大吼了两句,他平时对这些小流氓都是客客气气的,虽然时有说教,但谁也不把他当真,今天可算是一反常态了。

    “你叫什么啊。我又不是聋子,你不会好好说啊?”侯龙涛晃晃荡荡的站了起来。“你别跟我耍这三青子,我老实跟你说,这回你们的事儿大了,朝阳分局的警车就在楼下,是来提你们的。”“啊?不就是打个架嘛,朝阳分局的来干什么?”

    “坐吧坐吧,”冯主任的语气又缓和了,“杨晶伤的不轻,颅骨骨折,现在还没过危险期。”“胡说吧,”侯龙涛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我昨儿下午还看见他活蹦乱跳的呢。”“你坐下,我没说我相信他,但他爸爸是朝阳分局的一个科长,人家有专门验伤的对口儿医院,跟那儿的医生也一定有联系。不管怎么样,验伤报告是开出来了,这在法律上就有效,杨晶也在医院住着呢。”

    “那您说怎么办。”侯龙涛也有点儿怕了,毕竟他才是个十五岁的小孩儿。

    “你们啊,要是让杨晶他爸把你们带走,你知道有什么后果吗?不打你们个半死才怪。我们学校呢,本着对你们负责的态度,正在和警方交涉,看看是不是可以不带你们走,由学校来处理。现在就看你们是不是能正确的对待自己的问题,认真的检讨。”冯主任拿出纸笔,“写吧,把全过程都原原本本的写下来。”

    侯龙涛现在是一点儿主意也没有,只好接过纸笔,“不光就我一人儿吧,还有谁?”“杨晶一共说了四个人,你是其中一个。校方已经通知你们的父母了,等他们到了,学校会尽量调解的。”上初中时就是有这么一个好处,学校为了不出犯罪率,导致教委的拨款减少,会尽一切办法防止学生在警方那儿留底儿…

    完全不顾是杨晶先动手的事实,侯龙涛他们被迫承担全部责任,以换取和杨家私了的机会,如果真要弄到以正常的司法程序解决的话,很有可能会造成被送去三年少管的结果。

    杨晶的父亲杨立新在与四家的家长会晤时,不停的引经据典,把无数的法律条文砸向他们,欺负他们对法律法规不了解,进行间接的恐吓。最终谈妥的条件就是,因为是小个子那一击造成了最大的伤害,他家掏了四千元,其余三家儿都是两千元,一共一万,算是给杨晶的医药费和调养费。

    四家儿的家长留下和学校谈儿子们的行政处罚决定,杨立新就带着他的手下离开思教处。侯龙涛他们四个都在楼道里靠墙站着呢,“这几个就是和你儿子打架的孩子,这是杨晶的父亲。”一个看着他们的老师说。

    杨立新停住脚,指着他们,“你们几个小王八蛋,这次算饶了你们,以后给我小心点儿。”他本来也没真打算要法办这四个孩子,根本没记住他们的姓名,“你还不服气是怎么招?”看见一个孩子的眼神里充满怨毒,逼上去问了一句。“没有。”侯龙涛认松的低下头…

    “你…当年打我儿子的就有你吧?”杨立新还不能完全肯定,几年间侯龙涛已经长成一个大人了,样貌变化了不少。“杨科长,好久不见啊,怎么九年了还没升官儿啊?那一万块,你儿子花的还开心吧?”侯龙涛可是一眼就认准他了,语气中的轻蔑、憎恨显而易见。

    杨立新被他这一问,还真不好回答,是呀,为什么九年了,还只是个科长呢?不会巴结上司,只会从当事人身上榨点儿小钱儿,是他不能升官儿财的根本原因,“少废话,说吧。”

    “说什么呀?我都不知道你们找我来干什么,你让我怎么说啊?”侯龙涛一脸的茫然。“你别装傻,我外甥张越是不是你指示人打伤的?”“你有什么证据啊?有的话,你就逮捕我,没有的话,就别耽误我时间。”

    “哼哼,”杨立新冷笑一声,“你跟我顽抗是吧,是不是你干的,你我心里都清楚。你想玩儿是吗?好,我赔你玩儿,我们警方有权扣留你四十八小时,我不给你吃、不给你喝,看你扛的住扛不住。我这么做虽然不人道,但完全符合法律程序,让你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哈哈哈,符合法律程序?好啊,我要见我的律师。”“不准,你这是协助调查,不是拘簦蝗m墒a!薄昂茫蔷拖炔凰德墒Φ氖露闫臼裁匆倚鞑榘。俊薄芭浜暇降墓ぷ魇枪竦囊逦瘛!薄澳阆衷谑谴砭铰穑俊薄胺匣埃乙峭练耍缇捅┐蚰懔恕!毖盍12露窈莺莸暮鸾械馈?br/》

    “如果你是为了你外甥的事情找我来,你就不是代表的警方。你是朝阳分局的,西城区的案子你凭什么管啊,你有西城分局要求你协查的书面材料吗?你是什么科的科长啊?那种刑事案件在你的管辖之内吗?这案子涉及到你外甥,你是不是应该回避的呀?”侯龙涛一口气儿问了一堆问题。

    “你不要避重就轻,我告诉你,只要我把你的口供问出来,其他的一切都不成问题,任何手续都可以事后再补。”虽然杨立新知道自己先前是太轻视这小子了,但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没有警察怕贼的道理。

    “你是把我当成不懂事儿的小崽儿了吧?在法律上,口供已经不是最重要的证据了,只有口供没有证据不能定罪,其他证据充分而没有口供的也可以定罪。当年你到学校抓我就属于跨区执法,可谁叫我那时见识浅呢,本以为这一辈子也没机会讨回公道了,你不知道我刚才见到你时多高兴。”侯龙涛的表情很阴沉。

    免费txt小说下载

    “你什么意思?”杨立新还是没把面前的年轻人放在眼里,“你还想报复我?开玩笑吧?”“开玩笑?我笑了吗?”侯龙涛把录音机掏出来,“咱们的对话都在这里,这就是你滥用职权、越权执法的证据,上面还有你威胁要虐待我的话,应该算是逼供了,不知道你们局长听了之后会有什么感想,万一要是被新闻媒体知道了,你大概就更糟了。”

    “知道录音是好的,但拿出来给我看,就只能证明你是多么的愚蠢。”杨立新一挥手,侯龙涛身后的两个警察突然拉住他的胳膊,铐在了椅子腿儿上,“你以为这录音带能离开这间屋子吗?”杨立新把磁带揪了出来,放进烟灰缸里点燃,“我会被你这种小流氓吓倒吗?你也太小瞧警察了,只要有了你的口供,要想找人指证你,简直太容易了。”

    侯龙涛一点儿也不慌张,让对手轻敌的目的已基本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