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58部分阅读
    “没关系的,我不知道你姐姐是怎么跟你说的,让你生这么大的气,不管怎么样,七年前她就该蛭业模f在她妹妹帮她补上,也算是报应嘛。不过你没觉吗?咱们justhadourfirstfight,不经历风雨,又怎么见彩虹呢?我敢肯定咱们感情已经比一天前更深、更牢固了。”

    在这个社会里,男人被认为是比较坚强的性别,他们哪怕是在受伤害时也应该挺得住,绝不能把自己的感情暴露,也就是所谓的“男孩儿不哭”。最惨的是大部分男人也这么认为,将感情的流露视为一种软弱的象徵,可实际上女人,特别是追求seriousre1ationship的女人,比起一味的刚强,男人偶尔的真情流露更能打动她们。

    现在的陈曦就是这样,她真的感到更喜欢这个抱着自己的男人了,觉得自己有什么话都可以和他说,“嗯…我…我刚才打你,不是…不是为了七年前的事儿,我觉得那时候你还是小孩儿呢,我幷不太怪你,主要是最近的这两件事儿。”

    “嗯?”这和侯龙涛的预料完全的相反,除了被如云踢一脚之外,这次可以说是自己算的最离谱儿的一次了,“为什么?你说的是写信和约她吃饭那两件事儿吧,为什么这两件事儿会让你生气呢?”“你追着我,心里却想着我姐姐,你让我能不气吗?但最主要的是我真的把你想成了姐姐说的那种不知羞耻、死皮赖脸的坏人了。其实我看姐姐从小儿就那么恨你,应该是个误会。”

    侯龙涛突然放开女孩儿的身体,一屁股坐到床边,脸上写满了痛苦和不解,他原本以为陈倩不接受自己就是因为单纯的不喜欢、没感觉,就算是在和陈倩吃晚饭后,他也只把自己是“坏人”这个理由当成个藉口,没想到那个自己深爱的女人竟然“从小儿就那么恨你”。

    按照他原来的计划,在自己和陈曦把关系“公开化”之后就时不时的把陈倩和施小龙约出来一起吃吃饭、出去玩儿玩儿,任何女人都需要人疼爱,哪怕是像如云那样的女强人都不例外,更别提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了。根据女人的天性,陈倩自觉不自觉都会拿妹妹的男朋友跟自己的男朋友比较,一个是成熟稳重、温柔体贴,另一个是幼稚贪玩儿、毫无情趣,孰优孰劣不言自明。

    然后再制造个“事故”,使陈倩现施小龙嫖妓的录像,同时用施小龙被鶏奸的录像逼他放手,自己就可以在陈倩最心碎的时候趁虚而入,让她有一个坚实的肩膀可以依靠、可以在上面哭泣。(这是在爱上陈曦前制定的,幷没有把她的感受考虑在内,实际上这已经是一个行不通的计划了。)

    现在倒好,陈倩不光是不喜欢自己,还有长达七年之久的憎恨。要让一个对自己没感情的女人,甚至是讨厌自己的女人爱上自己,他有自信能做到,但要转变一个恨自己的女人,就不是那么简单了。一时之间,侯龙涛只觉心灰意懒,“为什么,她为什么会恨我?小曦,你走吧,以后咱们也不要见面了,免得大家都难过。”

    好看的txt电子书

    陈曦看到男人的脸都白了,赶忙坐到他身边,“涛哥,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再见面呢?我姐姐对你有成见,可我没有啊。”“你不要再傻了,”侯龙涛突然叫起来,声音有些哽咽,“小曦,你太天真了,这个世界上不是有了爱情就行的,你还不明白吗,你姐姐是决不会答应咱们在一起的。从她的角度说,她是为了你好,你能怪她吗?你能为了我而背叛你的家庭吗?就算你能,我的良心也不容许我逼你那样的。”

    “咱们可以慢慢的想办法啊,或是根本就不告诉我家里人。”“能瞒多久?

    一年?两年?还是十年二十年?这个矛盾是不可?#123;和的,因为你姐姐恨我,她的父母就不会接受我,那你说你的父母有可能接受我吗?你全家都反对咱们的事儿,你怎么办?小曦,长痛不如短痛,你走吧,让我一个人呆会儿。“侯龙涛向后一趟,把眼镜儿扔到一边儿,一只手臂挡住眼睛,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陈曦也有点儿犯傻了,她心里明白,抛开父母不说,大伯大伯母对自己也有养育之恩,姐姐是自己最好的朋友,真要让自己为了一个男人就和他们决裂,那是说什么也办不到的。

    这全是因为姐姐的误会,只要消除了这个误会就没事儿了,但这决不是一朝一夕之间就能做到的,要是把自己和侯龙涛的关系隐藏起来,就根本不可能达到这个目的,可要是不藏,别说是改变他在姐姐心中的形象,自己一提出来,恐怕家里就会炸锅了。

    要么说侯龙涛是“天之骄子”呢,他又不经意的在最恰当的时机说了一句最恰当的话,“小曦,木已成舟,没法儿改变的,你还不走吗?”已经将近绝望的女孩儿就像是在无际的黑暗中突然现了一盏明灯,猛的压到男人身上,疯狂的和他接着吻,双手竟然是在解自己白色牛仔裤的腰扣…

    侯龙涛的脸整个儿都被陈曦的长盖住了,根本就看不见她的双手在做什么,口中含着女孩儿柔软的舌头,两人的口水顺着自己的两个嘴角儿流到了床上,思考能力已经降到了最低点,“她这是在干什么?我刚刚说要和她分手的,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热情了?”

    “呼呼…小曦,你…”侯龙涛双手扶住女孩儿的脸颊,轻轻的摇了摇头,“咱们不会有结…”陈曦的两根手指压住了他的唇,“涛哥,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拉住他的双手放到自己的腰上,又引着他继续向下摸。

    手上竟然传来了温热的感觉,男人猛的把女孩儿从身上卸了下来,自己一骨碌翻下床,满脸惊讶的望着她,“小…小曦,你…你…你这是…”陈曦的仔裤已褪到了膝盖上方,两条雪白圆润的大腿露在外面,因为有上衣遮着,看不到内裤,但却更显得诱人遐思。

    女孩儿的脸上有一点儿红晕,但眼中却没有丝毫的犹疑,一口气把黑色的毛衣和内衣都脱了下来,她凝视着男人,慢慢的躺了下去,“涛哥,我要做爱,啊,是和你…和你做爱,涛哥,你快来抱我,求求你,来抱我啊。”

    免费txt小说下载

    侯龙涛本想在陈曦脱衣服时就制止她的,但脚上就像长了钉子一样,怎么也迈不开步,“她为什么要这样?她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儿啊,难道她想在分手之前把身子给我?尻,要是我不接受这份大礼,那我岂不成了陈家洛(见唯一一本我不喜欢的金庸小说《书剑恩仇录》)了。”

    无论侯龙涛再怎么温柔,他的身体中仍然流淌着好色的血液,无论他再怎么体贴,他仍然是个流氓,他既不是君子,就没有坐怀不乱的本事。男人走了过去,一下儿压住女孩儿,舌头插进了她的小嘴儿中,绕着她的香舌拼命的打转儿,一只手已探入她的胸罩里,握住一只柔软如棉絮的乳房搓捏着。

    色欲冲心的男人正要往女孩儿的脖子上舔,突然看到有一颗亮晶晶的“珍珠”从她紧闭的眼角儿滑落,“啊!”侯龙涛人性最深处的良知与温情又被唤醒了,一把抓过旁边的大衣,盖住了女孩儿的身体,翻身下床,坐回窗前的椅子上,一手撑住自己的脑门儿,“小曦,对不起,你快走吧,我不能这样对你。”

    陈曦坐了起来,什么也没说,并没有照他的话穿衣服,反而把运动鞋和仔裤都脱了,走过来横坐在男人腿上,搂住他,开始追逐他的双唇。侯龙涛现在到像是个害羞的小姑娘,不停的扭头逃避着,“小曦,别…别再逼我了,我会控制不住的。”不像对薛诺的欲擒故纵,他这次是真心的,既然这个女孩儿不可能跟自己一生一世,又何必要毁了她的清白呢。

    要说陈曦这种清纯的女孩子是不会懂得怎么勾引男人的,但昨晚和侯龙涛亲热时,自己的耳孔被舔时很舒服,现在也就照猫画虎,把小舌头顶进了心上人的耳朵里,“涛哥,我爱你,我是自愿的。难道我就真的比姐姐差那么多吗?涛哥,你不要我吗?”

    耳中听着美人哀怨的软语,侯龙涛不禁豪情顿起,心中暗暗誓,“我虽然当不成乾隆,但也决不做陈家洛,我爱的女人就一定要留在我身边,香香公主和霍青桐,两个我全要!”双手掐住女孩儿的腰向上一提,让她从侧坐变为正坐。

    “呀!”屁股底下突然悬了空,陈曦不由的惊叫了一声,但马上就又坐到了男人的腿上,只是两人变成了面对面,自己的双腿插入了椅子扶手间的大空档中,“涛哥,你的力气好大啊。”侯龙涛把女孩儿左边散乱的长捋到她左耳后别好,堑起上身,伸出舌头,在她的脸颊上轻柔的舔着,“小曦,我一辈子都会珍惜你的。”

    “涛哥…”陈曦抱住男人的头,让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侯龙涛的双手在她的后背上抚摸着,把胸罩的挂钩打开了,慢慢的把肩带顺着她滑嫩的肩膀向下褪。女孩儿顺从的缩起双臂,让他把自己上身最后的一件保护脱了下来。女人就是这样,只要得到了她们的心,接下来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男人站了起来,两手托在女孩儿的屁股上,又圆又翘,忍不住的要缩紧手指,感受那坚实中的弹性。陈曦的身体向下一沉,赶紧用腿夹住了男人的腰身,小嘴儿正好和他的脖子平行,不受控制的在上面吻了起来,“涛哥,你的手好烫…”

    到了床前,侯龙涛双膝下弯,和女孩儿一起慢慢的躺倒,吮了吮她的香唇,“小曦,我可以吻你的身子吗?”“嗯…”女孩儿闭上了眼睛,双手放开爱人的脖子,放到身体两侧,紧紧的抓住床单儿,看得出,她还是非常紧张的。

    免费电子书下载

    在得到了许可后,男人撑起上身,居高临下的望着女孩儿,第一次认真的审视起她的身体。陈曦的皮肤如同凝脂白玉般光洁细嫩,连一个痦子都没有,金庸笔下的香香公主也不过如此了吧?鲜红色的乳尖如同两颗小樱桃一样的可爱,让人看了就想把它们含进嘴里疼爱。

    “啊,涛哥…”半天没有动静,陈曦睁开了眼睛,立刻现爱人正盯着自己的胸部看,不由的羞叫了一声。侯龙涛俯下身子,舌尖儿轻轻的拨弄着女孩儿的奶头,用力的向上一吸,再“啪”的一声放开,整个半球状的乳房都会跟着弹动,形成美丽的波浪。“嗯…”甜美的电流从胸口传来,女孩儿不得不再次合上了双眼。

    侯龙涛跪坐到女孩儿的身边,左手极度轻柔的捏弄着她的左乳,右手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抚摸,低下头吻着她圆圆的肚脐儿。当他的双手拉住女孩儿内裤的裤腰时,陈曦乖巧的抬起了屁股,让爱人轻松的将自己最后的武装解除。

    脱掉可爱的白袜,侯龙涛摩挲着女孩儿的右脚踝,抬起它,在脚面上吻了又吻,“第一次见到它时,我就有亲亲它的冲动,要不是它,咱们也不可能有今天。”“涛哥…”陈曦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觉得他的每一句话都是情意绵绵的,能让自己心甘情愿的为他付出一切。

    一路向上舔来,能觉出陈曦的颤抖越来越厉害,当吻到她的大腿内侧时,都能听到她粗重的呼吸声了。侯龙涛放弃了立即爱抚她性器的打算,毕竟她是那种清清纯纯的女孩子,这八成是她第一次把下体暴露给别人,不能太过着急。一翻身,让女孩儿处在上面的位置,吻了吻她的樱唇,“小曦,你很怕吗?”

    “不…不怕。”陈曦把头枕在男人的胸口,“涛哥,我帮你脱衣服吧。”“好。”侯龙涛坐到床头。女孩儿解开了爱人的上衣,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明显是没想到外表斯文的男朋友会有一身见棱见角的肌肉,小手在他的八块儿腹肌上抚摸了很久。

    鞋袜也被脱掉了,男人的身上只剩下一条四角的大内裤,陈曦伸出手又缩了回来,因为看到了上面一团高高的突起,最终还是羞羞涩涩的抓住裤腰向下一拉,立刻有一根肉棒弹了出来,就像是条昂吐信的大蛇,随时准备择人而噬。“啊!它好凶啊。”女孩儿轻叫了一声。

    侯龙涛自己褪去了内裤,搂过怯生生的陈曦,“它吓到你了?那我替你报仇。”说着就打了自己的老二一下儿。“不要,没有,你身上没有可怕的东西。”女孩儿赶忙扶住那根还在晃动的“怪物”,“呀,它还一跳一跳的呢。”

    虽然陈曦已经十九岁了,但对男女之事可以说是知之甚少,只是从中学时的生理卫生课上得到了极为粗浅的认识,现在真要自己上阵了,不禁产生了很大的疑问,“涛哥,这么大的东西真的…真的能进入我身体里吗?”

    侯龙涛一口吻住她,右手伸到她的双腿间,玩儿着那柔软的阴毛,又用两根手指的指腹在女孩儿幼嫩的阴唇上若有若无的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