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69部分阅读
    在昏迷,希望让男人认为一些都是在自己不省人事的时候生的。

    但她的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醒了就是醒了,对身体上的刺激就不会没有反应,刚才奶头被把玩儿,还能忍得住,可一旦男人对她的乳房又捏又吮,快感太强,再想装的毫无感觉可就难了。

    侯龙涛听到了女人的喘息,吐出她的乳头,侧过脸,一边磨擦她的丰乳,一边望着她脸上的表情,只见她的脸上已经升起了两朵红霞,眼皮也不是自然的合拢,而是紧闭在一起,还微皱着眉头,牙齿更是咬着下唇,摆明是在强忍着快感装昏。

    虽然没有办法知道何莉萍是怎么想的,但她明显是在默许自己的行为,光是这样,男人就很高兴了,既然她不想让人打扰她的“昏睡”,自己当然是尊重她的意见了,不过就是不知道她能忍多久,能忍到什么程度。

    只是想想这个问题,就让侯龙涛觉得有意思,马上跪入女人的两腿间,只手托起她的屁股,脑袋用力的往她的跨间钻,先用牙将白色的蕾丝镂空内裤咬成一根细条,居然感到有液体被挤进了口中,想来是她的内裤早已被阴精和爱液浸透了。紧接着就把她的两片阴唇和夹在中间的内裤一起夹在嘴唇间,拼命的向外吸吮,立刻就有更多的爱液涌了出来。

    侯龙涛越嘬越起劲儿,只手也不断的捏放着女人的臀峰,突然觉虽然还能感到她臀腿的微颤,却听不到娇喘声了。男人便放开她的屁股,改用右手的手指抠弄她的小穴,抬头一看,何莉萍已经睁开了的只眸空洞的望着天花板,两行清泪正无声的从眼眶中滑落,嘴唇上也已咬出了血。

    每当男人的手指碰到她的敏感点时,何莉萍就用力的闭一下儿眼睛,更狠的咬一下儿下唇,有几颗雪白牙齿的缝隙中也已被鲜血染红了。侯龙涛的心就像是被针刺了一下儿一样疼,赶忙抽出阴道中的手指,又跪回女人身边,一把拉起她,将她紧紧的抱进怀里,“萍姐,你这是干什么?你别吓我。”

    免费txt小说下载

    “你不用管我,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何莉萍幷没有回抱男人,只臂软软的下垂着,目光和语气都有些呆滞。侯龙涛立刻吻住女人的檀口,挑逗着她的香舌,何莉萍既不反抗,也不回应,只是认男人施为。

    侯龙涛可不想这么无聊的下去,他确实是很担心何莉萍,暗怪自己不该那样羞辱她,让她受了很大的刺激,当务之急就是要尽快重新唤起她的感情,哪怕是对抗自己的感情,这样就不会对她造成什么永久性的伤害,“怎么能不管你呢?我爱你啊。”一边说话,一边就把女人的洋装从腰上经过只腿脱了下来,让她变成只着一条内裤、性感的丝袜和高跟鞋。

    “爱我?我有什么值得你爱的,我是一个毫无廉耻的贱女人。”“萍姐,你别胡说,你是我见过的最重感情的女人,更是不可多得的贤妻良母,又是少见的绝色佳人,如果你这样女人还不值得我爱,那世间就再没有女人能让我动心了。”

    “你…你说的都是真话吗?”何莉萍的眼里出现了一丝光彩。“当然是真的了,所以我要你开开心心的和我做爱,就像诺诺那样,享受我给你带来的快感。”这句话可是神效无比,一下儿就戳到了何莉萍的痛处,她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量和勇气,狠狠的抽了男人一个大嘴巴,“你…你还敢提诺诺,你这个没人性的禽兽。”

    这是侯龙涛第二次被这个女人打了,但却一点儿也不生气,反而很高兴,知道自己没把她逼疯,“哈哈”一笑,扑过去把她压倒,狂舔着她的脖子,右手的手指又插入了她只腿之间的小肉孔里,“美人儿,你终于有反应了,我现在就要你。”

    “不…不…啊…啊…放…放开我…不要…不要啊…”何莉萍开始挣扎扭动,可这次侯龙涛是有意要控制她,用上了力气,哪儿是她一个被药性和酒精影响的弱女子推得动的。男人的手指搅动的越来越快,她很快就感到了高潮来临前的那种焦躁和期盼,这更让她难堪、屈辱,不禁又哭了出来,“啊…啊…不要…不可以…”

    虽然在极力的反抗,但何莉萍却幷不是不喜欢那种被指奸的感觉,倒不是说她淫荡,只是手指每在敏感的子宫上碰一下,身体内那种憋闷的感觉就会减少一点儿。另一方面,她也能感到自己身子的火热,以及力量的慢慢流失,当花蕊再次被手指欺负的“泪水”直流后,女人的抗拒也停止了,无助的哭泣着,“你放过我吧…你这样对得起诺诺吗…”

    侯龙涛骑在女人的腰上,开始脱衣服,“我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诺诺会原谅我的,她知道她的妈妈有多迷人,特别是穿上她送的洋装后,那种性感的样子,是男人就会忍不住的。”

    何莉萍用一条手臂挡着自己的只眼,悔恨的泪水不停的涌出。虽然她知道女人如何着装幷不能作为男人兽行的藉口,但今天的事儿自己确实有很大的责任,没有在男人刚刚出现不正常的苗头时就制止他,才会造成现在这种无法收拾的局面。

    忽然觉出自己的内裤正在被人向下扒,何莉萍惊慌的抬起头,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男人粗长硬挺的阴茎,他已经把裤子脱到了屁股下,不禁哀叫了一声,“不要…”侯龙涛现女人正在看自己,停止了扒她内裤的行动,拉过她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阳具上,“你看,它都快想死你了。”

    “不要…不要…”何莉萍一下儿甩开男人的肉棒,只手推着他的胸口,两脚蹬着床面,使身体向后蹭。这下儿反倒帮了侯龙涛的帮,他的一只手还抓在女人的内裤上呢,不管是他向下拉,还是女人向上蹭,反正是起到了扒内裤的作用。

    当女人的一只脚退出了内裤后,侯龙涛笑着抓住女人的脚踝,毫不费力的就把她拉了回来,用自己的大腿卡住她的只腿,左手紧紧的钳住她的右大腿根儿,右手捋了捋阴茎,“宝贝儿,我要插进你身子里了。”说着就用龟头在她的阴唇上磨擦了几下儿…

    “投不投降?投不投降?”月玲在茹嫣的腰眼儿处轻挠着,“快说,周渝民最帅了,f4都特有男人味儿。”“不说…哈哈哈哈…好痒…”茹嫣痒的眼泪都出来了,两条雪白的长腿乱蹬着,“云姐…哈哈…云姐…”

    如云立刻撇下已经被自己“打”的没有还手之力的薛诺,从后面一把抱住了月龄,只手正好捏在她的乳房上。“啊!嗯…嗯…云姐…嗯…”月玲先是惊叫一声,紧接着就出了娇媚的喘息声,原来如云不仅在隔着薄薄的睡衣捏弄她的奶头,还把舌头探进了她的耳孔里。

    月玲是不会只“被动挨打”而不还击的,只手向后一伸,就插入了如云的睡裙里,揉抚着她的丰臀,也把她弄得呼吸急促。茹嫣感到月玲夹着自己的只腿一松,赶忙从她的身下爬了出来,跪到她的面前,左臂抱住了她的腰,右手也伸进了她的睡裙里,隔着她的内裤轻搓她的下体,两个人还把四唇相接,吻了起来。

    本来茹嫣是不会主动做出这样的行动的,但这一些都是心爱的男人的安排,没有办法,只能照计行事了。月玲的一只手离开了如云的身体,改为在茹嫣的大腿上抚摸。三个美女对于这种同性之间的游戏早已是?#123;轻就熟,没几下儿就都娇喘连连了。

    薛诺目瞪口呆的看着姐姐们亲密的举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现在是手足无措,尴尬的转过身,继续看f4的演唱会,一声也不敢出。可一阵阵让人心驰神摇的甜美呻吟不受控制的往耳朵里钻,女孩儿禁不住强烈的好奇心,还是偷偷的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月玲睡裙的肩带已经被拉到了大臂上,茹嫣正捏着她的乳房吸吮她的奶头,虽然看不到如云被睡裙挡住的手在干些什么,但从月玲身体抖动的程度和越来越急促的欢叫来判断,她最敏感的地方一定是在被手指玩弄着。

    别看薛诺还不到十七岁,但她的身体官能已经被侯龙涛充分的开了,被眼前的艶景一刺激,立刻就想起了自己被心上人疼爱时的感觉,都能感到下身有点儿痒了。女孩儿再也不敢看了,拼命的想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电视上,可脑子里与爱人缠绵的情景却老是挥之不去。

    如云的手指猛的向上一挑,终于将月玲送上了高潮,三个人都已是香汗涔涔了,“好热,闹了半天,身上都粘了,咱们去泡个澡吧。”如云搂扶着软绵绵的月玲下了床,在进入浴室前,回头向茹嫣使了个眼色。

    “诺诺,一起来洗澡吧。”茹嫣跪在薛诺的身后,只手往她的肩膀上一搭。女孩儿的身子一颤,“啊…不…不了,我不热,不想洗。”“怎么了?呵呵,覀儑樀侥懔耍课覀兘忝闷綍r经常这样玩儿的,今天一时高兴,又玩儿疯了,也没想到你能不能接受,对不起啊。你不洗我可去了,你刚才没看到云姐的那个大按摩浴池吗?可舒服了。”

    茹嫣离开了,偌大的卧室里只剩下了薛诺一个人,听着从敞开的浴室门里传出的断断续续的嬉笑打闹声,突然觉得好孤独,好像是被落下了。自己为什么这么不合群儿呢,姐姐妹妹的在一起洗个澡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云靠在浴池的边上,闭目养着神,强劲的水流按摸着腰背间的柔肌,真是舒服,自己当初选了这栋小楼儿,很大部分就是因为看上了这个浴池,好英明的决策。月玲正在研究着茹嫣的长,“你的头怎么保养的?这么直、这么亮,你是不是经常在外面做啊?”“才没有呢,大概是天生的吧,从来也没拉过直,我父母的头就特好。”

    茹嫣一抬头,看到薛诺低着头走了进来,“诺诺,快来,好舒服的。”如云和月玲也急忙招呼她。薛诺本来还担心她们会生自己的气,(有什么好生气的?不要忘记这个女孩儿的心事儿是很重的。)现在一看她们这样“热烈”的欢迎自己,笑容又爬到上了小脸儿,脱下了睡裙,也爬进了浴池里。

    四个美女互相梳洗着对方的头,还时不时的碰触一下儿别人身上敏感的地方,由于水流的不断循环,感觉上就像是古时的女子在河流里一起洗澡一样。“啊…我泡够了。”如云伸了一个大懒腰,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你们接着泡吧。”说着就踏上了浴池边儿的台子。

    “呀!如云姐姐,你…你…你的…”薛诺惊讶的指着如云露出水面的屁股,在她的左臀峰上赫然纹着“爱奴”两个红色的隶书汉字,和她嫩白的皮肤形成极为鲜明的对比,女孩儿是在确定了自己没有看花眼之后才叫出来的。

    如云回过头,看着吃惊的女孩儿,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屁股,“你说这个纹身?怎么样,漂亮吗?”其实最让薛诺震惊的不是如云身上有纹身,而是那个纹身本身,明显有特殊的含义,就算是被纹在手臂上,她也会有同样的反应的,“为…为什么会…那…那是什么意思呢?”

    月玲和茹嫣都的站到如云的左下方,月玲更是伸出舌头,在如云臀瓣上的纹身上舔了一遍,“诺诺,你先说这两个字漂不漂亮。”“这…”薛诺不知该怎么回答,她只觉得面前的景色真的好淫靡、好性感,尤其是想到那两个字再明显不过的含义,“漂…漂亮…我…我不知道…”

    “嘻嘻,”月玲神秘的一笑,“还有更漂亮的呢。”拉着茹嫣一起蹬上了座位,也把屁股露出了水面。面前有六瓣丰满翘挺的臀峰在微微左右摇动,赤、橙、黄三色的“爱奴”映入眼帘,说不出的淫美,薛诺一时之间张口结舌,连眼皮都“舍不得”眨一下儿…

    何莉萍只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儿,她已经绝望了,阴唇被巨大龟头撑开的感觉从下体迅的传到脑顶,一切都不能逆转了,但她也知道自己体内一直在烧灼自己的烈火终于要被扑灭了,竟然产生了一丝期盼,“呜呜呜…诺诺不会原谅我的…她会恨我一辈子的…呜呜呜…诺诺…是妈妈…是妈妈对不起你…呜呜呜…”

    侯龙涛从来也没真正的想过要这么快插入,现在就奸她,毫无意义,有样至关重要的东西还没给她呢,现在她终于说出了这句一直在等的话,立刻停止了对她的侵犯,蹦下了床,提起裤子。“唔…”何莉萍出了一声不知是痛苦、失望,还是庆幸的哀鸣,不解的望着男人,“你…”

    “真失败,看来我和诺诺都太高估我了。”侯龙涛慢慢的摇着头,“放心吧,诺诺不会恨你的。本来我不该这么早告诉你的,可又不忍心看你这么伤心,其实是诺诺要我这么做的,今晚我是要你快快乐乐的跟我合体交欢,你要老是哭哭啼啼的,那可就太破坏气氛了。”

    “你…你什么意思?”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