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70部分阅读
    且憧炜炖掷值母液咸褰换叮阋鲜强蘅尢涮涞模强删吞苹灯樟恕!?br />

    “你…你什么意思?”何莉萍噙满泪水的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盯着男人,“什么叫是诺诺让你这么做的?”“诺诺要你做大,她做小,最开始我也不敢相信,但听她一解释,她全是为了你好,我又不能说对你就真的没有一丝幻想,美若天仙的母女要是都能做我的爱妻,我做梦都会笑出来的,于是我就答应她了。”

    “你骗我!你骗我!”这件事儿确实是有点儿出乎常理,也难怪女人会不信。“你以为你每晚偷偷的躲在房里哭泣,诺诺都不知道吗?你们是母女,是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你的痛苦,她都能感觉到的。看着你一天天的憔悴下来,诺诺的心就像是被刀绞一般的痛。”侯龙涛拉过化妆台前的椅子坐下,仰头望着天花板,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她以为你是因为胡二狗而伤心,觉的解铃还需系铃人,只要帮你找到一位如意郎君,你的一切烦恼就都不存在了。可在她心里,你就像是女神一般的高贵圣洁,只有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才能配得上你。谁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呢?当然是她心爱的男人了。谁说现在的儿女都不会为父母着想了,唉…”

    侯龙涛把薛诺是如何骗自己和她分手、如何求自己来追求她的母亲,添油加醋的讲了一遍,无论是语气还神态都绘声绘色,说得何莉萍是不得不信。“傻女儿啊…”何莉萍的嘴唇在颤抖,女儿的好意她能理解,但却不能接受,现在的局势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她拉过被单儿挡着自己几乎全裸的身体。

    “我不是因为胡二狗,你们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我知道。”“你知道?那你还答应诺诺?侯龙涛,你好卑鄙,你利用我女儿的天真纯洁…”何莉萍现在考虑问题不是很清楚,说出的话都没什么道理,但确实是觉得男人利用了自己的女儿,却又想不出前因后果,只能愤怒的盯着他。

    何莉萍想把注意力集中在男人的脸上,那是他全身相对来说最不吸引人的地方了,只可惜人的视野是不可能局限在一点的,男人一身漂亮的肌肉还是映入了她的眼中。女人的呼吸的度从来就没有缓和过,体内的热力更是无处泄,她惊讶的现自己的手指居然按在了仍旧勃起的阴蒂上,脑中也尽是和女儿男友亲热的幻觉。

    侯龙涛现了女人锐利的眼神中隐隐的欲火,那只丹凤眼真是越看越美,站起来坐到她身边。“你…你干什么?你别过来…”何莉萍嘴里说着,身体也向旁边移动了一点儿,左手更紧的抓住了被单儿,可右手在跨间的活动幷没有停止。

    “我没有利用诺诺,虽然我知道她把你伤心的原因搞错了,但有一点她没错,只要你有了新的爱人,你一定会重新快乐起来的。”这次男人没有动手动脚,只是把自己关于“感怀身世”的那一套理论说了出来。

    在侯龙涛说到一半儿的时候,何莉萍就又已经开始轻轻抽泣了,男人的声音是那么的柔和,充满感情,娓娓道来,就好像是完全能感受到她这些年所经历的一切痛苦、心碎一样。

    十六年来,何莉萍都是一个人默默的承受,开始时,也时不时的有人要为她撮合,但她都回绝了,没人能理解她对亡夫的一片深情,于是就有人说她一定是有什么毛病,她忍了;后来四位老人在很短的时间内相继去世,就又有人说她是扫把星,她也只是把委屈往肚里咽。像侯龙涛这样理解她的人,一个也没有。

    男人开始做他的“结案陈词”了,“我知道你心里很苦,你一定觉得老天很不公平,没关系,你有什么都可以向我诉说,我会做你最忠实的听众的。”说完就搂住了美人的肩膀,凑到她跟前,在她唇上轻轻一吻。

    何莉萍一下儿扑进男人的怀里,哭得伤心欲绝,她只有一句话,“不公平…不公平…”这次她哭的比饭后的那次还厉害,大概是因为那时对着的是女儿的男友,而现在对着的一生难求的“知己”吧。侯龙涛爱抚着她散乱的长,“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会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爱护你们母女的。”“唔…唔…”何莉萍的脸被托了起来,只唇又被吻住了…

    “来,诺诺,离近点儿看。”月玲用极诱惑的音调说。“啊…”薛诺向前走了两步,双手分别在茹嫣和如云的纹身上轻轻的摸着,一点儿也感觉不出有什么异样,皮肤还是一样的嫩滑,将三人的纹身一对比,除了颜色,完全一样,明显是出自一人之手,“你们…你们怎么会…”

    如云笑着回过身,蹲下去,亲了呆的女孩儿一下儿,“你们给诺诺解释吧。”说完就跨出了浴池,去冲淋浴了。月玲和茹嫣把薛诺夹在中间坐下,故作神秘的问:“诺诺,你告许我们,你把我们当你的什么人,是不是普通朋友?”

    “不是,不是,”薛诺一听就急了,“我把你们都当成亲姐姐一样。”“那太好了,”月玲搂住女孩儿,亲热的将脸和她的脸贴在一起,“既然是亲姐妹,我们当然不能瞒你了,不过这可是咱们姐妹间的秘密,你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啊。”

    “不会的,我绝不会告诉别人的。”薛诺赶忙拍着胸脯保证。“那好,我就告诉你,我、茹嫣和云姐的男朋友都是一个人,我们身上的字就是他给纹的,我们三个都是他的爱奴。”“啊!?”女孩儿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不可置信的瞪着月玲,又转头看着茹嫣,“茹嫣姐姐,是真的吗?”

    “嗯。”茹嫣点了点头。“怎么…怎么可能呢?你们就真的心甘情愿的…心甘情愿的…”薛诺还是不大相信,她觉得这三位姐姐都是很现代的女性,尤其是如云,还在美国呆过那么多年,没想到竟然会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爱人。(其实在美国这种女权主义盛行的地方,一样有的是一男占几女的事儿。)

    “心甘情愿的什么?共侍一夫吗?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们当然都想独自拥有他了。可三个人都爱上他了,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们就像是亲姐妹一样,没有人忍心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其她两位姐妹的痛苦之上,所以就便宜他了,好在他也对我们爱护有加,算是没辜负我们的一片的痴心吧。”

    茹嫣这些话半真半假,她开始时可和如云她们没什么感情,只是因为自卑,才听任侯龙涛乱来的。等她在男人的精心呵护下终于抛掉了那份自卑时,和如云她们的感情却也建立起来了。

    好看的txt电子书

    “那个男人就真有那么好,能让我的三位好姐姐都爱上他?要是有男人能得到你们其中的一个,都应该谢天谢地了。”薛诺的震惊刚过,好奇又起。“乖妹妹,还会拍马屁呢。”月玲刮了女孩儿的鼻尖儿一下儿。

    “不是拍马屁,我是真的这么想。他到底是什么人啊?”“世界上最好的男人。”茹嫣和月玲诡秘的相对一笑。“啊!?”薛诺的心往下一沉,“涛哥?我的涛哥?”“哈哈哈哈,你觉得龙涛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那是因为你爱他,别人可不一定这么想。”月玲没有正面否认。

    薛诺的脸一红,也觉得是自己太敏感了。“我再告诉你个秘密,”还没等女孩儿来的急追问,月玲就有凑到了她耳边,“本来云姐特别讨厌我和茹嫣的男朋友,是我硬把他们俩撮合的。”“为什么?”好奇心立刻盖过了疑心。

    “十几年前,云姐被她的前夫伤透了心,从那时起就变得憎恨男人了,再也没有交过男朋友。自从我到了公司以后,云姐一直都像亲姐姐一样的照顾我,我们俩的感情好得不得了,但她从来也没跟我说过以前的事儿。直到有一次给她过生日,她喝多了,我才知道原来她心里是那么的苦。我…”

    “你们在说什么呢?”如云从淋浴间出来了。“啊!没什么,我们就是…就是在聊聊怎么才能让…让茹嫣的乳房育得更好。”月玲支支吾吾的回答。“你们这群小姑娘啊。”如云轻推了月玲的后脑一下儿,围着浴巾出去了。

    “呼…”月玲拍了拍胸口,“好险,幸亏我脑子快。”茹嫣撅着嘴掐了她一下儿,“什么啊,你那叫什借口啊,还脑子快呢?”“唉哟!死丫头。”“好了,好了,”薛诺打断了两人,她现在没兴致看她们打闹,因为她心里压着一块石头,“月玲姐姐,你接着讲啊,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我明白解铃还需系铃人,云姐是因为男人而受的伤,只要再帮她找到一个爱人,那就什么都解决了。可你也知道,云姐啊,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她啊?接下来怎么样,你才也能猜到了吧?”

    “你不忍心看着如云姐姐整天强颜欢笑,实际上心里苦如黄连,就把自己的最心爱的男人和她分享,对不对?”薛诺的眼里已经是泪光闪烁了,自己对母亲不就是这样的吗,感觉和这几位姐姐更亲了,知音难求啊。

    “对啊,看到云姐一天比一天的快乐,比什么都让我高兴,再加上我的男朋友并没有因为有了云姐和茹嫣这样的美人儿就冷落我,我们在一起就真的像一个和睦的大家庭一样,别提有多开心了。”月玲把侯龙涛教的话一字不差的说完了。

    薛诺突然产生了一种奇特的想法,“要是姐姐们都是涛哥的女朋友该多好,加上妈妈和我,六个人天天在一起,那会有多温馨啊。”她从记事儿起就只有母亲一人疼爱,后来有了侯龙涛,然后就是如云、月玲和茹嫣了,等听了这三位大姐姐共侍一夫的事儿,再想到自己和母亲,竟然就不自觉的把大家全联系到了一起。

    免费txt小说下载

    “当初如云姐姐的前夫是怎么伤害到她的?”女孩儿要抛根儿问底儿,她不是想刺探别人的隐私,只是希望能对她们了解得更深一点儿。“那个混蛋他…”“玲姐,别说了。”茹嫣打断了月玲的话,“诺诺,不是我们不把你当自己人,但云姐的事儿最好还是由她自己决定要不要告诉你的好,你要真想知道,就去问她好了。”…

    自己的身体被慢慢的放平了,脖子上传来男人火热的唇舌滑过的感觉,“嗯…嗯…啊…”耳朵被轻轻的咬住了,一条滑腻的东西开始在耳孔里进出,何莉萍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双手胡乱的在男人坚实的后背上抚摸着。

    “诺诺都答应了,你又不是不喜欢他,你就从了吧。”“不可以,你这么做是有违伦常的,你的做法是不会被世人接受的,他们会如何看你呢?”脑子里的争斗又起,理智逐渐占了上风。何莉萍突然推起男人的肩膀,“龙涛,不能,不可以啊。”

    “怎么?”侯龙涛双臂撑在女人的两边,低头看着她那对泪光隐隐的星眸,“你还不肯接受我吗?我就真的一点儿都不能让你动心?”“不…不是,龙涛,哪怕你是有妻室的人,要我做你的情妇,光凭你对我的恩情,我都会答应的,可你是我女儿的男朋友,如果被别人知道了,他们会怎么看咱们呢?不可以的,真的不可以…”

    侯龙涛虽然是地痞无赖出身,可毕竟是生活在“文明”社会中的,不可能完全不在乎世人的眼光,本来他也没打算把搞了“丈母娘”的事儿到外面宣传。但他明白,绝不能把“不跟别人说”当成一个解决办法提出来,那只会让女人更觉得两人的事儿见不得人。

    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面前的美女只剩下了最后的一层防线,只要成功的突破,接下来就是享不尽的性爱交欢了。有一点很明确,暴力手段只能使一切努力前功尽弃,好在侯龙涛不光脑子好用,还是有备而来的。

    “莉萍,十六年了,你从来也没理会过别人是怎么看你的,为什么现在突然在意起来了?难道外人的看法就真的比你自己的幸福,比诺诺的幸福更重要吗?只要你不开心,诺诺就不会真正的快乐,你听听这个。”侯龙涛从扔在床上的西服的内兜里掏出一个小录音机,按下了play键,“这应该是在明早才给你听的,但现在看来我一个人是没法儿让你下决心的。”

    “妈,昨晚开心吗?”录音机里传出了薛诺的声音,“我送你的两样礼物你还喜欢吧?它们都是经过我精挑细选的,尤其是第二件,那可是世界上独一份儿的。我没事先征求您的意见,您不会怪我吧?我知道我要是先问您,您一定不会答应的,可我再也想不出什么能让您开心起来的办法了。”

    说到这,女孩儿的声音里突然多了一丝伤感,“妈妈,您为我操劳了十六年,该是我报答您的时候了。我知道我这么做,大部分人都不会认同的,但我不管,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怎么想,我只知道只有我最爱的妈妈幸福,我才会幸福。好高兴,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明天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