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74部分阅读
    “啊…太美了…又要泄了…啊…不行了…要尿了…要憋不住了…”那种又爽快又苦闷的感觉简直要让何莉萍疯了,上身靠在男人的胸口上,脑袋向后仰在他的肩膀上,伸出香舌舔着他的耳朵,拼命的胡乱叫喊。

    进入了洗手间,侯龙涛扭过头来,和女人热吻了一下儿,“尿吧,宝贝儿,让我再看看你淫糜的样子。”“老公…你…你好变态啊…”何莉萍是真的想尿,可阴道里插着一根粗壮的阳具,怎么也放松不下来,“不行…不行啊…老公…你…你在我身子里…我尿不出来啊…”男人双臂一抬,将男根退出了她的身体,龟头正好对在她的肛门上,“好了吧?放松点儿。”

    “嗯…”何莉萍长嘘了一口气,“要出来了…要出来了…”“一,二,三。”侯龙涛心里默默的数着,在一股水柱射出的同时,托着女人大腿的双手一沉,如同铁棍般坚硬的、涂满淫液的肉棒就破肛而入,操进了何莉萍的屁眼儿里。由于在排尿时,就连括约肌也是松弛的,这一下就插到了底。

    “妈呀!”何莉萍惨叫了一声,好在男人并没有抽插,只是将阴茎停留在直肠里,疼痛并不是完全不能忍受,可那种满胀的感觉却是一辈子也不曾“享受”过的,忽然想起他说过女儿的后庭也被他干过,又是一阵哆嗦。

    看到在自己捅入时突然停止的尿液又再次击射而出,而且还比原先更有力,侯龙涛都快要乐死了,知道何莉萍无论是在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对肛交不是很排斥。真想不到这个平日文雅贤淑的俏寡妇,一旦放开心情,竟会是一个这么好玩儿的尤物…

    薛诺训练完,到家时已经快6:oo了,掏出了钥匙,觉自己的手有一点儿抖,虽然已经和侯龙涛通过电话,得知了事情进行的挺顺利,但真的要面对母亲了,还是有点儿紧张。进了屋,正好和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母亲照了个面儿。

    “啊,诺诺回来了,”何莉萍的脸上现出两片红晕,像小姑娘一样含羞的低下了头,快步走向厨房,“训练累了吧?妈这就给你做饭。”女孩儿开心的笑了,母亲的气色明显比一天前好多了。薛诺脱掉大衣,也来到厨房里,从后面抱住了母亲的腰,把脸颊贴在她的肩背上,幸福的叫了一声,“妈妈…”

    何莉萍的心里也是一热,眼前就蒙上了一层水雾,回过身来,把可爱的女儿搂进怀里。母女俩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相拥在一起,这一刻,任何的语言都是多余的。过去一切的苦难都可以忘记了,在前面等待着她们的是无比的幸福生活…

    再过两天就是新年了,侯龙涛和他的兄弟们,还有那几个要好的高中同学一起出来聚一下儿,为了照顾到大家的居住点,就选在一家新街口的小酒吧里,别看那间酒吧正好就在jj迪厅的胡同口儿,倒是挺清静的。

    十个大小伙子在一起,东拉西扯的侃起了大山。“猴子,左魏还在美国呢?”宝丁今天穿的是便衣,怎么看怎么像个流氓,没有一点儿警察的样儿。“是啊,你丫想他了?”“滚,我就问问,怎么给你打工连新年都不能回来过啊?”

    “新年?春节都不让他回来,他在美国的事儿很重要。”“操,早说了,你丫最不是人了,整他妈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本家。”李昂扬插了句嘴。“切,”侯龙涛笑了出来,“就这么一个春节嘛,他把事儿给我办好了,咱们都受益无穷。”

    “你呀,先把北京的事儿搞定了,然后再想美国吧,老想一口吃个胖子,也不怕撑死。”武大对侯龙涛“嗤之以鼻”。“你个王八蛋,就他妈知道给我泼冷水,还钱。”“你丫怎么这么小家子气啊,我两亿的贷款都给你办好了,再说你的钱又不是真就不还你,不是还没到日子呢嘛,利息也给你算着呢。”

    “好好好,二哥最好了。说真的,既然要玩儿就玩儿大点儿,我让左魏去美国是去放长线儿,一时半会儿也用不到呢,当然是要先把老家搞定才行,‘攘外必先安内’嘛。”侯龙涛叼上一根儿烟,掏出一个zippo,三根手指捏住两端,向中间一用力,“叮”的一声,盖子就打开了,样子很“潇洒”。

    “诶诶诶,给我看看。”一休勾了勾手。“看个屁啊,你丫又不抽烟。”侯龙涛说着,还是把打火机扔了过去。“你丫不是用的‘都彭’吗?”一休看着手里的zippo,黑乎乎的一点儿也不起眼儿,外壳上也没有漂亮的图案,又看了看底儿,也没有用于表示生产月份的a…l中的字母和用于表示生产年份的罗马数字,只有一行不太清晰的字母和阿拉伯数字,“这什么啊?是真的吗?”

    “操,不识货,告诉我那底儿上刻的是什么。”“b1anett2o3695。”一休凑到了圆蜡跟前,仔细的辨认了一下儿。“嘿嘿,”侯龙涛猛吸了一口烟,“那是一九四二年到一九四六年之间生产的第三代zippo特有的标识。”

    “真的假的?我看看。”二德子把打火机接了过去。“当然是真的了,如云不知道托了多少人才弄到的,这是她送我的新年礼物。你看那些数儿,2o3695,那一整批zippo全印错了,其实应该是2o32695,这也就让它们更具收藏价值了。”“妈的,这得多少钱啊?”二德子又把打火机扔了回来。

    “不知道,也没问,反正便宜不了。唉…”侯龙涛看着手里的“黑铁壳”,突然有无数的感慨涌上心头,“想当年上高三那会儿,不也流行过一段儿玩儿zippo吗,我还买了一个呢。”“对对,好像是个黑桃a上印着个骷髅头吧?”宝丁记起来了。

    “是啊,那会儿最便宜的真货是九十五,我那个一百五十五,真是把它当宝贝一样,别说扔了,就是轻轻的放在别人手里都怕被捏上指印儿。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现在这个zippo起码要几万块,你说要看,我想都不想的就扔给你,”侯龙涛摇了摇头,“还是把什么都当东西的时候好啊。”

    “有什么好的?”文龙也点上了烟,“一分钱掰两半儿花很好吗?”“那看你怎么说了,就是在我穷的时候,交了你们这些好朋友,这么多年了,大家都知根知底儿,你们是我真正能信得过的人,我知道除了感情,你们对我别无所图。王刚、李东升、老曾那些人,我老得留个心眼儿防着他们,怕他们在我背后捅刀子;对你们,我可以毫不顾忌的把后心亮出来。”

    一大桌子人都不出声了,侯龙涛的一番话让他们全都想起了从前。是啊,还是上学的时候好啊,虽然得躲到厕所里,几个人抽一根儿烟,但是无忧无虑的,什么都不用在乎,更不用防这防那、勾心斗角…

    免费txt小说下载

    一群人出了酒吧,在门口商量着下次什么时候再聚。“躲开,躲开。”四五个大汉簇拥着一个人从胡同口走了过来,将挡路的人向两边儿拨拉着。那几个人经过酒吧门口时,大胖突然叫了起来,“哟,龙哥。”

    那个走在中间的人扭过头来,“啊,刘宏达,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呵呵,龙哥在新街口儿,我在德外,大家是邻居嘛。我过来串串门儿,龙哥不会介意吧?”“怎么会呢?”那个“龙哥”说话的口气并不是很客气,完全是把大胖当成小辈一样,“最近德外让你搞得不错嘛,比‘德外四虎’那几个东西强多了。”“龙哥夸奖了。”

    这是侯龙涛第一次看到大胖恭恭敬敬的样子,不由得打量起那个“龙哥”。此人中等身材,穿着一件很高级的尼子大衣,梳着光亮的背头,戴一副金边儿眼睛,四十多岁,但却一点儿也不显得斯文,反而给人一种阴沈的感觉。

    “龙哥”又和大胖说了两句话,刚要走,又站住了,冲着侯龙涛这边看来,“宏达,侯龙涛在不在那些人里?”“在啊。”大胖回过头,“猴子,来来来。”侯龙涛拉了拉大衣的领子,走了过去。“龙哥,这就是侯龙涛。猴子,叫‘龙哥’。”

    “龙哥。”侯龙涛很听话的叫了一声,一抬头,正好和那个男人的眼神相遇,觉他的眼神很锐利,被他看一眼,浑身都不太自在,这种感觉可是从来没有过的。“龙哥”从头到脚的把侯龙涛打量了一遍,“哼哼,‘东星太子哥’,好,有点儿当大哥的型儿,后生可畏啊。”“那就是小孩儿们瞎叫的。”

    “小子,”“龙哥”的音调一下儿沉了下来,“你最近的势头很猛啊,听说nasa的李东升帮你把蓟门桥一带的两家网吧都弄到手了,朝阳那边儿又突然开始猛查网吧,你的胃口不小嘛。不过我要提醒你,你这么下去,迟早要得罪你得罪不起的人的,适可而止吧。”“龙哥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这时一个圆头圆脑的小胖子走到“龙哥”身旁,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侯龙涛,你好自为之吧,有人已经盯上你了,树大招风,特别是无根的树。”“龙哥”说完,也不等侯龙涛再说话,就径自跟着那个胖子走了。

    “丫他妈谁啊?”侯龙涛和大胖走回了自己的“阵营”。“你丫连他都不知道?”大胖的音调很夸张,“‘霸王龙’,北京的黑、白两道儿上谁不给他面子,西城分局、市局里都有他的人,新街口儿这条街上,五分之四都是他的产业,jj,‘霸王龙’音像,全是他的。他在道儿上砍人的时候,咱们哥们还都是精子呢。”

    “不就是个老流氓嘛,跟‘德外四虎’有什么区别。”“‘德外四虎’跟他比起来,根本就不上道儿。当年他十四岁只身闯荡京城,靠在胡同里敲闷棍起家,他现在的买卖遍布全市。我这么跟你说吧,你要想找出一个在全北京说话都管用的大哥,那就是他了。”

    “哼哼,”侯龙涛才不信这个呢,也根本就没把霸王龙提醒自己的话往脑子里进,觉得他不过就是一个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的老地痞罢了,他要是真找自己的麻烦,到时再想办法就是了,“你说他老大,他就老大行了吧。”侯龙涛倒也不是觉得霸王龙的警告全没道理,只是现在没工夫细想,在他心里,当前只有两件大事,一是陈氏姐妹,二就是他的尾气净化器。

    免费电子书下载

    “你丫真的没听说过他?”宝丁也有点儿惊讶,“我管片儿里就有一家他的娱乐城,我刚上任那会儿,我们政委就跟我说了,谁都能动,就是那间娱乐城不能动。”“我也听说过他。”文龙撇着嘴,“四哥,你丫这么孤络寡闻,怎么混啊?”

    “什么怎么混?谁说我是出来混的,”侯龙涛做了个很害怕的表情,“我可是正经的生意人,你们不要诬陷我,我真的不是黑社会。”“哈哈哈,去你大爷的吧。”“瞧你丫那个操行。”一群人把他围在中间,推来推去,又笑又闹,惹得很多路人都朝他们这边看来…

    公元二零零三年一月三日,对于侯龙涛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马脸的父亲被正式任命为北京市交通管理局的副局长。当天晚上,在天伦王朝饭店的“天伦阁”里,侯龙涛和他的几个兄弟按最高标准摆了一桌,算是为新局长庆祝晋升之喜。

    “小猴子,”马局长拍着侯龙涛的肩膀,“你是不是有什么硬路子啊?说出来听听吧。”“什么硬路子?”“哈哈哈,还装傻,本来内定的是刘江,要不是有人往上递话儿,不可能事到临头又改成我的,大家都是自己人,你就不用瞒我们了吧。”

    “马叔叔,我有多大能耐,他们都知道,真的不是我找的人。”侯龙涛倒不是有意要隐瞒张玉倩的事儿,只是自己都不确定她的身份,还是先不要乱说的好。“是啊,爸,”马脸也说话了,“四哥要是有那种门路,我们不会不知道的。”

    “不管了,小猴子,小明已经把你的那个什么净化器的事儿跟我说了,我会尽力给你办的。”马局长先提起了正题。“那其他那两位局长那儿,我要不要…”侯龙涛捻了捻手指。“那些你都不用管,我来处理就是了。但有一点,你一定要给我一些理由提交市委,哪怕是不太充分的理由儿,否则的话,万一市委把交管局的提案否了,我们都没法儿坚持。”

    “这好办,”侯龙涛从公文箱里取出一打文件,“我早就准备好了,您看看。”“呵呵,还说你跟我的任命无关,你要真的事先不知道,也不会先做准备了。”马局长从兜里拿出了眼镜儿。“不是,我这些资料是在一听说您是候选人之一的时候就开始收集了。”“好了,好了,你不认就不认吧。”马局长把文件浏览了一遍,最实际的有三条儿,大意如下:

    一、北京市位列世界十大污染城市之七,其中空气污染所占比例过百分之八十五,而机动车尾气正是空气污染最主要的来源,如果全市一百八十万辆机动车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