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76部分阅读
    “死丫头,你是不是找我把你绑起来打屁股啊?”侯龙涛就喜欢跟小姑娘逗壳子,不自觉的就贫了一句,“到底有没有?”“没有啊。”“呼,那就好。”侯龙涛向前迈了一步,在小姐被红旗袍裹得浑圆的臀部上拍了一把,头也不回的朝自己订的单间儿走去。那个小姐真是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弄了个大红脸…

    陈倩原来以为“天伦阁”是咖啡厅、茶室一类的地方,到了才知道是提供正餐的餐厅,虽然早就知道见面时是在饭点儿上,但她并没有要和“仇人”共进午餐的打算。结果跟迎宾小姐一提侯龙涛,还被带到一个单间儿,她就更不自在了。

    小姐刚要敲门,陈倩马上制止了她,“我自己来,谢谢你。”等她离开了,陈倩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敲了两下儿门。单间儿的门打开了,侯龙涛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向一边闪开身,“倩倩,你还真准时,请进吧。”

    看着绝美的女人低着头从身边走过,侯龙涛关上了门,又紧上两步,拉出了一把椅子,在她坐下时,弯腰把椅子往里送,也趁机扭头在她的长边重重的吸了一下儿气,立刻有和陈曦身上一样的茉莉花儿香钻进了鼻子里。

    陈倩觉了男人很轻浮的举动,闪开身子,美丽的双眸中充满惊慌和恐惧,“你…你要干什么!?”“呵呵,你和小曦用的是同样的洗液吧?”侯龙涛笑着坐下,“把外衣脱了吧,这里这么暖和。”“不用。”女人下意识的用右手捏住了自己的领口儿,“小曦已经把我现了你们的关系的事儿告诉你了?”

    “你能同意我们的事儿,她都快乐疯了,当然会在第一时间通知我了。”侯龙涛点上一颗烟,“我想你也是为了这件事儿才会主动找我的吧?先点菜吧,咱们边吃边谈。”“不用了,我只有几句话,再说这里太高级,我吃不起。”虽然陈倩尽量想把话说的无理又坚决,但她毕竟是个淑女,心里又很怕这个男人,声音还是有些颤。

    侯龙涛最善于把握这些微小的细节,他很了解陈倩对自己的感情,“都已经到饭点儿了,在哪儿吃不是吃呢,就当是我谢谢你成全我和小曦吧。”“你不用谢我,我答应你们的事儿并不是因为我认可你,我完全是为了小曦,她…她把什么都给你了,我也没办法。”女人把心一横,“我…我求你不要让小曦伤心…”

    “唉…倩倩,”侯龙涛长叹一声,“我虽然从小曦那儿知道了你为什么会恨我,竟管那在我眼里只是一场误会,但我也明白我伤你很深,就算我对小曦再怎么好、她在你面前说我再多的好话,也很难改变你对我的看法。我会用心爱小曦的,不让咱们的误会再加深。”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你已经把我要说的话都说了,”陈倩站了起来,“我要走了。”“等等,你不觉得为了小曦好,咱们应该尽量抛开以前的恩怨吗?小曦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如果咱们连共处一室都做不到,她迟早会察觉咱们之间还有很深的隔阂,要是那样的话,我想她不会真正的开心的。”

    “那你说怎么办?”陈倩觉得男人说的不无道理。“你不用担心我,但你最起码要做到不仇视我。”“好。”“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最好的途径就是咱们经常见面,慢慢的你就能把你浑身上下散出的那种对我的不满收敛住了。一起吃顿饭应该是咱们集训的第一步。”

    陈倩想了想,这也不是第一次和他吃饭了,只不过上次不是在单间儿里,安全感强一些,“咱们只有两个人,不用单间儿吧?”“是你说要清静一点儿的。”“外面也没什么人。”“好,”侯龙涛也起来了,拉开门,“咱们去外面。”…

    陈倩和侯龙涛找了一张方桌坐下,“你说经常见面,是指咱们两个人单独相处吗?”“那倒不一定,”侯龙涛看着菜谱,“我想那样你一定会不自在的,你可以把你男朋友叫上,施小龙,我和他也算有点儿交情。”

    “你认识小龙?”女人的声音有点儿惊慌,“你没有…没有把…”“放心吧,我不是那么没品的人,他不知道咱俩以前的事儿。”“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他妈妈跟我有业务上的往来,也可以说是我的朋友,施小龙那个小孩儿挺有意思的。”

    “他不是小孩儿。”陈倩能明显感觉出男人语气中的轻蔑之情,壮着胆子捍卫起男朋友的尊严来了。“对对对,不是小孩儿,是男人,施小龙那个男人挺有意思的。”要与人展开谈话,最主要的就在于找到对方感兴趣的话题,侯龙涛已经做到了这一点。

    “他怎么有意思了?”“咳…咳…嗯…这个嘛,我不是那种在背后说人坏话的人。”“你这是在损我吗?”陈倩低下了头。“什么意思?”“你一定知道我对小曦说了你不少坏话。”“噢,我决不是那个意思,你是觉得我真的不是好人,为了妹妹的幸福,我不是影射什么。”

    好看的txt电子书

    “对不起…”“哼哼,你永远也不用对我说这三个字。”侯龙涛笑得很苦,“其实也不能算说他的坏话,施小龙有一个我不太认同的嗜好。”“什么嗜好?他既不抽烟,也不喝酒。”“不是这些,呵呵,倩倩,你对他了解吗?”

    “了…了解,当然了解了,他是我的男朋友,我怎么会不了解呢?”陈倩说这话的时候,并不是很有底气,自己对施小龙的唯一了解就是他不会不顾自己的意愿而侵犯自己神圣的身体,“你就告诉我他有什么不好的嗜好吧。”

    “不用我告诉你,你们的感情不是很好吗,他迟早会让你知道的。到时候他要是想给你个惊喜,却现我早就跟你说了,那他可会怪我的,我可不想得罪他。”侯龙涛招手把服务小姐叫了过来,开始为自己点菜,不再说这件事儿了。陈倩现这个男人竟然有点儿怕自己的男朋友,更觉得施小龙是个可以依靠的人了。

    吃完午饭,两个人出了“天伦王朝”,“龙涛,请你不要把今天咱们见面的事儿告诉小曦,行吗?”“没问题,你现在要去哪儿?我送你。”“不用了,我打辆车就行了。”“好吧。”侯龙涛也不坚持,一抬手,一辆停在等候区外的出租车就开了过来。

    陈倩刚要伸手,男人已经欠身为她拉开了车门,接着又冲她伸出了手,“我希望咱们能像第一次吃饭时说的那样,成为朋友。”陈倩犹豫了一下儿,还是把他的手握住了。

    出租车驶上了长安街,女人望着窗外,想起了刚才和侯龙涛握手时,他看着自己的那种眼神,爱恋中带着痛苦。如果他真像妹妹说的那样,以前是真心的爱自己,那他就是对自己并没有忘情;如果他是自己所一向认为的那种无赖,那他就是还对自己有不良的企图。不论是哪一样,自己都不能给他机会,不能让妹妹因为自己受到伤害。

    到了家门口儿,陈倩正要掏钱,司机回过头来,“小姐,刚才那位先生已经给过车钱了。”“什么?”“两个半小时前,那位先生就让我在饭店外面等着了。这儿有一个便条儿,他要我交给你。”“啊,那谢谢你了。”“不用谢我,要是每天我都能有这么一单生意,我可就轻省了。”

    女人下了车,打开字条一看,“倩倩,我知道你对我的态度,一定不会要我送你的。但以我个人的理解,送共同进餐的女士回家,是一个男人最基本的礼节。我只好包了这辆车,就算是我送你回家了,完全没有别的意思,请不要误会。”

    “唉…”陈倩叹了口气,侯龙涛的这一举动并没有起到任何打动她的效果,她只是突然想到了施小龙,那个从没为她开过车门的“男人”,那个在追到她之后,连送她回家都嫌麻烦的“男人”。其实侯龙涛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了…

    接下来的半个月中,侯龙涛每隔一两天就会让施小龙叫着陈倩一起出来吃饭、去酒吧、歌厅。施小龙问他原因,他也只说是因为陈倩不太喜欢自己,多接触好让她改变对自己的看法,这样就不会影响到自己和陈曦的好事儿。

    免费txt小说下载

    施小龙把侯龙涛当成了一个因为母亲的权势而哈着自己、挥金如土的冤大头,再加上他还能时不时的给自己介绍新的“床友”,不好太不给他面子,反正有自己在,他也不可能对陈倩有什么不规矩的行为,自然就有约必到,还动不动就在陈倩面前使唤他,以显示自己的“男性威严”。

    陈倩本来并不想这么频繁的和侯龙涛见面,可一是那天答应了他,二是经不住施小龙的强烈要求,又对于男朋友突然重视起自己感到开心,也就几乎次次都会出席。三个人相处的时间一长,她竟然现自己不像以前那么讨厌侯龙涛了,而且和他比起来,施小龙的表现根本就是个缺少教养的孩子。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她的潜意识里已经逐渐形成了这种印象…

    在这期间,侯龙涛的广告终于在央视播出了。三十秒的广告全是在北京各主要路口儿拍摄的实景,不同种类的机动车辆的排气管向外喷射着污浊的尾气,只有一句画外音,“世界十大污染城市,我们的祖国占了其中之八。”广告是在晚上1o:oo到11:oo之间播出,虽然已经过了黄金时段,但并不影响曝光度。

    大部分的观众都以为这是公益广告,但也有少数细心的人注意到了在广告画面中没有“公益广告”的字样,不少人都打电话到央视广告部询问这个广告是什么意思,(真的会有人问吗?我曾经在报纸上看到一幅“福特野马”的照片,报社的人将它写成了法拉利,我还真的就打电话去了,结果编辑说已有几百名读者反映了这个情况,那还只是一家北京的地方报纸。)广告部的人只是以暂时不便说明为由把他们挡了回去…

    一天下午4:oo多,侯龙涛接到马脸的通知,来到了北海公园里的“仿膳”,马脸和他的父亲已经在里面等了。“马叔叔,这么急叫我来有什么事儿吗?”侯龙涛知道一定是自己托他办的事儿有眉目了,声音中都掩不住的带着兴奋。

    “你把资料交给我的那个周末,我就和庞振川局长商量了一下儿,星期一我们就把报告打到市委了,可一直也没有回音。今天下午,贾淇要庞局长和我去他的办公室,你知道贾淇是谁吧?”马局长还担心这个归国游子不太了解北京的政局。

    “当然知道了,北京市市长、市委副书记,而且还是奥运筹委会主任。”“你知道就好,他说他对你的计划很欣赏,认为理由也很充分,能起到造福北京,造福民众的作用。”“好大的帽子,”侯龙涛眯起了眼睛,“他有什么条件?”

    “行,小猴子,你还真有点儿头脑。他说他有个晚辈,跟你一样,也是刚从美国回来,是mba,那个大学叫什么普什么顿,我记不起来了。”“‘普林斯顿’?”“对对,就是那个,说那孩子现在的工作不太顺心。”“妈的,‘普林斯顿’的mba,没有个常务总经理是打不了的。”

    “哼哼,猜得真准,”马局长喝了口茶,“贾淇说了,那小子在原来的公司是常务副总经理。”“他说没说怎么算年薪?”“没说,他只是说你的个人收入应该能达到每年三百万。”“三百万?”马脸差点儿没乐出来,“光我们哥儿几个的分红就上千万,我四哥的年收入怎么可能只有三百万,他是不是老糊涂了?”

    “哼,”侯龙涛点上烟,“他不是在说我,妈的,要我每年花三百万买那个红头文件。”“他最后还说,再过三天就是市委常委会议,你明白他的意思吧?”“那小子到底是贾淇的什么人啊?”“谁知道,侄子、外甥一类的吧,说不定还是他的私生子呢。他把那小子的电话给我了,说是随时可以约出来见面。”

    “那就叫他来谈谈吧,”侯龙涛接过马局长递来的纸条,“田东华,嗯?他就住在附近啊。”“我就知道你会立刻要见他的,才把你叫到这儿来。”马局长笑了笑,“我已经约了他七点整。”“哈哈,马叔叔不愧是老江湖了。”

    “四哥,你打算养他了?”“对啊,相对于三亿的利润,三百万还不算太过分,况且又可以和市里挂上钩,再说那个田东华既然能从‘普林斯顿’拿到mba,应该也不是个饭桶,”侯龙涛扬了杨眉毛,“也许对我会有帮助呢。”

    晚上6:55,仿膳的小姐领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到侯龙涛的单间儿。几个人互相作了自我介绍,这个年轻人就是田东华,二十六岁。侯龙涛对他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一身合体的米色休闲西装,头梳得很整齐,长得还算精神,言谈举止中也没有普通官宦子弟的那种傲气。

    侯龙涛和他随便聊了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