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79部分阅读
    的小穴;薛诺的胸罩的前扣儿打开着,如云在她身前,含着她一颗嫩红的小奶头儿吸吮;月玲侧身躺在床尾,轮流舔吻着另外三女的美脚。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传来,几个女人都停下了动作。薛诺的眼中都露出了些许的惊恐,“如云姐姐,是…是什么人啊?”如云笑了笑,在她唇上吻了一下儿,“傻丫头,是你的好涛哥来了,除了他谁还有钥匙啊。”如云下了床,挺着假鸡巴,过去把门打开了。

    进来的真是侯龙涛,可他却还抱着个丰乳肥臀的女人,那个女人的内裤和裤袜都淫荡的挂在小腿上,一根假阳具插在她的阴户里,肛门还“含”着男人的肉棒。薛诺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那个女人不正是自己的母亲吗。

    侯龙涛抱着何莉萍走到床前,“诺诺,你看我带谁来了。”“妈…妈妈…”薛诺的小嘴儿微张着,她完全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何莉萍看到女儿脸上震惊的表情,羞耻心和快感同时涌到了脑顶,又是一阵迷糊,头枕到男人的肩膀上,在他的耳边轻声淫语,“老公…再…再肏我…让诺诺看…”

    “这位就是何姐姐吧?”如云跪回床上,双手轻抚着何莉萍的小腿,“果真是如同天仙般的美丽啊,怪不得能生出诺诺这么个小美人儿来呢。”侯龙涛吻了吻何莉萍的脸,“宝贝儿,这是如云,我要去疼疼诺诺,你们两姐妹好好亲近亲近。”

    何莉萍还没来得及说话,如云先怪上侯龙涛了,“你看你说的这叫什么话?唉呀,你真是的,怎么能用这东西把…把那里堵住呢,会憋坏的。”如云伸手拉住了拖在何莉萍阴道外的电线,稍稍用了点儿力气才把那根假阳具拽了出来,一股乳白色的、带着泡沫的液体也跟着流淌而出。

    如云把嘴凑了过去,在何莉萍还没合起来的阴唇上舔舐,“姐姐一定很难受吧,让妹妹帮你亲一亲。”“啊…”何莉萍小穴中的膣肉还在蠕动着,她被假阳具插了几个小时,确实是有点儿气闷,但那跟自己的阴道壁被假阳具旋转磨擦所得到的快感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现在突然被拔了出去,解脱感只有几秒钟,接踵而来的是无比的空虚,“不…不要拿走…再…再插进来啊…”

    薛诺的身体被茹嫣抱着,小嘴儿也被月玲吻住了,根本什么也做不了,她也已经高潮了好几次了,几乎都要脱力了,现在的思考能力也不是很强。“怎么样?我说过的吧,你还等什么呢?”侯龙涛对如云笑了笑,微微的屈膝,降低了何莉萍的身体的高度。

    如云笑眯眯的看着何莉萍美丽的脸庞,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相貌能与自己媲美的女人,不禁产生了莫名的兴奋,就算侯龙涛不说,她也一样会好好享用这具绝色的身体的。“噗哧”一声,如云胯下的假鸡巴就捅入了何莉萍的两腿间的体腔开口儿。

    “啊…啊…”两个艳妇同时呻吟了起来。何莉萍终于尝到了被人抽插的感觉,比只有橡胶头儿在体内转动要舒服多了,这也是她一直没有满足的原因;如云也是忍了有一会儿了,自己阴道里那根假阳具虽小,但让它堵的也挺难受的,现在总算是可以让它小幅的进出了。

    侯龙涛抽出了何莉萍后庭中的阴茎,缓缓的将她放在床上,让她的头垂在床沿儿外,自己跪下去,和她接了个吻,又用力的捏了捏她高耸的乳峰,“我的两个好老婆,你们慢慢开心,让我们看看最香艳的景色。”“死孩子…啊…啊…”如云斜着媚眼瞟着他,“还不快去疼你的诺诺。”

    侯龙涛伸出手指挑了一下儿如云的下巴,拉过旁边儿的月玲,抱着她就是一阵狂吻。月玲搂着男人的脖子,用舌头热烈的回应他,“涛,等你好久了,嗯…嗯…”“去,陪你的两位姐姐玩儿玩儿,‘前后夹击’。”“嗯…”月玲答应一声就下了床。

    如云双手捏着何莉萍的奶子,尽情的揉搓,这对儿乳房虽然还没有自己的那么大,但却也是十分丰满了,手感好得不得了,既柔软又有弹性,尤其是那两颗小烟囱般的乳头儿更是性感,一上了手就很难再舍得松开了。结果就是如云以这对儿乳房为支点,将圆滚的屁股向前挺动。

    何莉萍可美了,双臂平摊在床上,胸脯和小穴两处都被搞的奇爽,反正都是侯龙涛的女人,什么廉耻啊、道德啊、伦理啊,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啊…如云…是…是如云吧…啊…不管了…肏我啊…唔…唔…唔…”何莉萍的嘴突然像是被堵住了一样,淫叫声变成了呜咽,原来是月玲跪到了她的头前,把跨间的假阳具插进了她的嘴里。

    侯龙涛把薛诺从茹嫣的身上抱了下来,自己坐到床头,将女孩儿抱在怀里,又拉过茹嫣,温柔的吻了吻她,“宝宝,诺诺沉不沉啊?”“还好了,哥哥…”茹嫣一边舔着男人的脸,一边帮他解着衬衫的扣子,接着就一路向下吻过他的身体,直到把他的肉棒含进了嘴里。

    “涛哥…嗯…别…别让姐姐们欺负…欺负妈妈了…”薛诺偎在男人的怀里,用小手儿在他的胸口抚摸着,一边吻他,一边替母亲“求情”,现在自己是没有那个力气去“救”人。“有人在被欺负吗?”侯龙涛笑着托起女孩儿的下巴,右手捏着她的小屁股,两人的舌头在嘴外碰触了几下儿,“你妈妈现在舒服得很,他要真是在受苦,我还舍不得呢。”

    薛诺回过头,看着母亲,如云正把她肏得拱腰抬臀,月玲也是津津有味的干着她的嘴巴,虽然母亲脸上的表情是淫靡中带着痛苦,但女孩儿明白,那种痛苦完全是身体喜悦的体现。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母亲开心最重要,可还是觉得有点儿怪怪的,挚爱血亲怎么能同床共欢呢?

    “啊…”侯龙涛突然打了个寒颤,左手用力的按住了茹嫣的后脑。“唔…”茹嫣停住了吸吮的动作,不一会儿,樱唇紧贴着男人的阴茎向后退,闭上嘴,喉咙明显的动了两下儿,手中的肉棒上已是干干净净的,没有一点儿残留物。

    侯龙涛左拥茹嫣,右抱薛诺,一推两个人的后脑,让她们在自己的胸前接吻,主要是为了让薛诺帮茹嫣清理嘴里遗留的精液,他可不想吃自己的“军队”。看着两个美女的嘴角流出了清澈的口水,侯龙涛也凑了过去,伸出舌头,大口大口的舔着两女的脸颊,“我的美人儿,你们的皮肤都是甜的。”

    “哥哥…”“涛哥…”二女转过了头,一起把粉红色的香舌吐进了男人的口中,三根舌头缓缓的搅动着,彼此交换着津液。侯龙涛的两只色手不断在两女的身上肆虐,一会儿揉揉乳房,一会儿捏捏翘臀,一会儿抠抠小穴和屁眼儿,把她们玩儿得气喘吁吁、娇声连连。

    床尾处的三个美女已经各泄了几次,“战事”的激烈程度大不如前。侯龙涛又从床头柜里取出一条特殊的内裤,递给薛诺,拍了拍她和茹嫣的屁股,“去啊,帮你们的姐姐们打打气、鼓鼓劲儿。”茹嫣很听话的在假阳具上涂上了润滑液,跪到了月玲的身后,拉开她勒在臀沟中的内裤,肏进了她的肛门里。

    薛诺就没那么好说话了,虽然她也把内裤穿上了,但却没有继续行动,有她的母亲在其中,她可不想掺和进去。侯龙涛又把她拉回怀里,含住她的奶头儿,左手抠着她的肛门,右手挤了些润滑液,抓住假阳具狂捋,让另一头儿的那根在女孩儿的阴道里大幅的活动,“宝贝儿,怎么不去啊?不想再爽爽吗?”

    “啊…啊…涛哥…”薛诺抱着男人的头,拼命的吻他的头顶,“我不去…我不能和…和妈妈…啊…那…那是…啊…那是乱伦…啊…涛哥…你…你和我做…做爱吧…啊…”“我的小傻瓜真是可爱死了,”侯龙涛扳过女孩儿的脸亲了亲,“只要你不碰你妈妈,就不是乱伦啊。你看小云云把你妈妈欺负的多狠,你不去替她报仇吗?”

    “我…我…”“别再磨蹭了,你也舒服,你的如云姐姐、月玲姐姐、茹嫣姐姐也舒服,你的妈妈也舒服,我的五个好老婆都舒服,有什么不好?”侯龙涛放开女孩儿,又推了推她。薛诺都没想明白男人刚才那一大套说的是什么,就已经到了如云的背后。

    如云一边挺动着雪白肥嫩的美臀肏干何莉萍,一边回过头来,淫媚的看着薛诺,自己拉开了臀缝中的内裤,露出正在一张一合的娇美肛门,“诺诺…啊…来呀…快…快…你们母女俩…啊…一起…一起来搞我…啊…啊…好诺诺…”薛诺最羡慕的就是如云性感的屁股,也顾不得别的了,双手紧紧的捏住她的臀瓣,将假阳具用力的插入了她的后庭里。

    “啊…啊…啊…”随着抽插,女孩儿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突然现了何莉萍的一条被黑色裤袜包裹的小腿就在面前,闪亮的黑色高跟鞋放射着性感的光芒,小腿的曲线柔和诱人,还有淡淡的香味儿。薛诺想也没想,大概是被性欲冲昏了头脑,一手托住那条小腿,就开始在上面又舔又吻。

    免费电子书下载

    何莉萍的头虽然垂在床外,嘴巴又正被月玲干着,根本就看不见是谁在舔自己的腿,但她也明白,以现在的体位,如云是做不到的,那就只剩下了自己的女儿。这种结论不仅没有让她有任何不快,反而更加强了身体上的性感觉。

    一时之间,女人的呻吟声、浪叫声充满了宽敞的卧室。侯龙涛四仰八叉的坐在床头,手里轻轻的套动着自己笔直的阴茎,眼前五个如天仙般的美女相连的景色真是赏心悦目,不过还是有点儿不过瘾,要是能把她们连成一个圆圈儿那就爽了,看来五个人还是不太够,就算加上陈曦、任婧瑶、施雅和吴爱琳,估计都够呛。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侯龙涛要提“枪”上阵了,“老婆们,谁来伺候我啊?”五个女人同时回过头来,“我来…”“我来…”几个女人全都爬了过来,就连已经虚弱到了极点的何莉萍都没落后。“别争,别争,大家都有份儿,我哪个也不回放过的。”侯龙涛被她们的热情吓了一跳。

    整整一个下午,侯龙涛都沉浸在酥胸粉臀中,“出出进进”不下万次,十五个小肉孔他都“光顾”过了,体力倒是不成问题,只是肚皮老抗议。何莉萍虽然也没吃午饭,但却一点儿也没有显出饿来,看来还是男人精液的营养成分比较高。等到第二天早上,何莉萍和薛诺的屁股上也都留下了侯龙涛的“商标”,至于颜色,不言自明…

    从二月一日起,也就是春节的那一天,侯龙涛的广告里的汽车排气镜头就减到了二十秒,剩下的十秒就用来介绍他的产品了,但只字未提市里即将出台的规定…

    四号下午,侯龙涛拨通了李东升的电话,“升哥,晚上的事儿都安排好了吗?”“人我都通知到了,不会耽误你的事儿的。”“你告诉小琴,她要是干的漂亮,我不会亏待她的。”“小意思,你交代的事儿,她哪儿敢搞砸啊。”

    晚上,侯龙涛把施小龙和陈倩约了出来,吃完晚饭后,就在蓟门桥附近找了一家歌庭,要了一间ktv包间儿。这一段时间以来,陈倩已经能把侯龙涛当一个普通朋友对待了,虽然还不能说是原谅了他过去对自己所犯的“罪行”,但至少可以做到不时时刻刻的表露出对他的不信任。

    按理说该是可以和陈曦一起出来约会的时候了,但陈倩知道妹妹对自己的这个男朋友施小龙也没什么好感,以前没有侯龙涛的时候,每次两人一碰到一起就会互相讥讽,实在是没什么好的,所以今天也一样没叫她。

    三个人唱了一会儿卡拉ok,侯龙涛这次是出奇的积极,连着唱了好几,当然了,走调儿的厉害。施小龙从来就没真正的尊重过他,嘲笑的语言层出不穷。陈倩微微的皱起了眉头,觉得男朋友稍稍有点儿过分了。

    施小龙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小琴的号码,急忙来到包间儿外,“喂,宝贝儿,怎么了?”“龙哥哥,你来陪我嘛。”小琴的声音又娇又嗲,听的他骨头一阵酥,“现在吗?”“当然了。”

    “明天吧,好不好?我现在有事儿。”“不行!你今天要是不来,以后也不用再见我了。”小琴吼了一句,然后又变得很柔媚,“来嘛,人家想你了,我想被你的大鸡鸡搞。”“好好好,你在哪儿?”“老地方了。”“我十分钟就到。”

    在屋里,陈倩正在为男朋友的行为道歉,“龙涛,对不起啊,你别把小龙的话放在心上,他那个人就是说话比较直。”“哈,没事儿的,他就是个小孩儿,我不会跟他一般见识的,再说我还有事儿求他妈,就算逗他开心了。啊,对不起,他不是小孩儿。”侯龙涛故意说漏了嘴。

    “唉…”陈倩轻叹了一声,有了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