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99部分阅读
    免费txt小说下载

    侯龙涛的舌头活动的越来越块,捅屄的手指由一根变成了两根,动作也从单纯的抽插变为了抽插、抠挖、搅动相结合,他的另一只手探前,捏住了女人的一个奶子,两指揪着她的奶头儿搓动,“香奈,你的屁眼儿好可爱。”

    “大爷…大爷…我…啊…要…要来了…”香奈的秦重重的落回了床上,她想用头将身体支撑起来,可男人已经现了她的这个意图,按住了她一条腿的腿弯,让她只能勉强蠕动小腹来分散自己所获得的巨大快感,但最终还是身不由己的泄了出来。

    侯龙涛抽出了手指,从上面有亮晶晶的黏稠液体缓慢的滴落下来,他把这些爱的泉液抹在了小护士的肛门上,这才现就算还没开始真正的被肏,香奈的后庭已经在一张一合了。反正本来也打算让她稍稍休息一下儿的,不如趁现在来点儿好玩儿的。

    男人伸手从床头柜上的烟盒儿里扽出一颗烟,趁着小护士的屁眼儿再次张开的时候,反手就把过滤嘴儿塞了进去,紧接着就在括约肌向内一缩的瞬间,打着了火儿机,烟头儿一亮,有烟雾冒了出来。侯龙涛把烟取了出来,往嘴里一叼,“这回可是你自己给我点的,别拿什么规章制度教训我了。”

    “你…好坏…”香奈这才弄明白男人到底干了些什么,“大爷…不许在病房吸烟…”这次她倒不是真的要管他,更多的是在调情。侯龙涛双手按着女人的双腿蹲了起来,双手向两边猛的一分,“呲啦”一声,内裤和裤袜就全都撕破了,“我让你抽一根儿大的。”他说完就一俯上身,把粗大的阳具从上向下肏入了小护士的屄缝儿内。

    “啊!啊…啊…啊…大爷…”香奈立刻就大叫了起来,子宫还没从刚刚被指奸的高潮中恢复过来,正处于极度敏感的状态,现在又被男人如同砸夯机般的大肉棒一通儿猛捣,她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她只能用声嘶力竭的淫叫来缓解迅在小腹内集结的强烈快感,“大爷…&*%#¥…”

    侯龙涛听到小护士又喊出了日语,“妈的,看来还真得多学几门儿外语,要不然听不懂女人被肏爽了时喊的是什么,那岂不是很无趣。”他这一分心,险些就没把住精关,赶忙停住了抽插,双手揽住香奈的肩膀,自己往后一坐,再一躺,就变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自己动动吧。”

    “啊…啊…”香奈双手撑住男人的胸口,前后晃动着屁股,脑袋拼命的向后仰,胸前的双乳随着身体不停的甩动,形成美丽的乳波。侯龙涛抓住了那两个奶子,微微抬起上身,一口含住了一颗硬硬的乳头儿,连同乳晕也一起纳入了嘴中吸吮。

    “嗯嗯…嗯嗯…”小护士甩头扭腰,一把抱住了男人的脖子,上身向下一压,把舌头顶进了他的嘴里。香奈边和情人接着吻,边用身体磨擦着他的胸腹,乳房蹭着厚硬的胸肌,小穴套动着弯过来的阴茎,快感一波强过一波。

    侯龙涛的十根手指陷进了女人柔软的臀肉中,用力的向两边拉开。他的双腿撑起,开始飞的向上耸动臀部,每次阳具都是退出到一半儿就再次顶进小护士的嫩穴内。“嗯嗯嗯嗯嗯嗯…”香奈的娇叫从一字一顿变成了听不出分隔,她的泪水都流出来了,眼前有无数的金光闪烁…

    好看的txt电子书

    香奈埋在情人的怀里,体力慢慢的恢复了,她就像一只小猫儿一样,伸出舌头,在男人胸口厚实的肌肉上轻舔着。侯龙涛被她弄的痒痒的,“呵呵”的笑出了声。“大爷,中国男人都像你这样吗?”小护士用脸颊磨擦着他。

    “当然了,”侯龙涛不假思索的就吹上了,这种在日本女人面前为男同胞长脸的话是非说不可的,“中国男人都很强壮的,不像日本男人那样,两、三下儿就完了。”“不,我不是说性能力,我是问中国男人是不是都像你这样温柔,懂得怜惜女人。”

    “这…”侯龙涛想起了那些想要轮奸薛诺的小流氓儿、茹嫣以前的男朋友、如云的前夫、调戏陈倩的坏学生、胡二狗、李东升、千千万万的性犯罪者,“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有它的不肖子孙,我不敢说所有的中国男人都懂得怜香惜玉,但大部分都像我一样,你没听说过吗,中国男人是最理想的丈夫。”

    “中国女人真幸福。”小护士合上了眼睛,她是真的很困倦了。“你要是想的话,你也可以找个中国老公,那你不也就幸福了。”侯龙涛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香奈没有回答男人的话,要是能永远留在这个俊雅的中国青年身边有多好啊,但自己真的能放弃自己的祖国吗…

    第七十一章 全面“备战”

    编者话:记得在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上语文课,老师让我们写作文,题材不限。我写了一篇短篇的侦探小说,我从来都最讨厌写作文,可那天我一口气连写了两个小时,连下课都没去厕所抽烟,我老师对我成品的评价是:“还有无数的瑕疵,但表现了很强的逻辑性和想像力。”他要我当着全班读出来,听完之后,我的那些哥们儿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你丫从哪儿抄来的?”《金鳞》写了七十章,终于有人说出了同样的话,不同的是不忘勉励我一句,“抄这么多的字,辛苦了。”呵呵…我知道大家都很心急,想知道后面的框架,北京的黑白两道,秦皇岛的白道,东京的黑白两道,莫斯科的黑道,洛杉矶的黑白两道,当然不一定是这个顺序,穿插进行。直到现在,还是有朋友说香奈的出现对全文毫无作用,且不说她是不是真的无用,侯龙涛的大部分女人都对全文无用,为什么香奈会引起这么多人的不满呢?至于我的下一篇作品,其实现在已经有了基本的构思,但目前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金鳞》上,根据“异侠”上的统计,大部分读者还是希望我写“都市艳情”类的,可《金鳞》已经把都市类的内容都包括了,所以我的打算是武侠类,那也要看我写完《金鳞》之后是不是还有动力。由于“人民公社”最近转移了一次,很多帖子的起始帖都不见了,所以我将那些帖子删了,请大家原谅。

    ***********************************

    2/25/2oo3…2/29/2oo3

    侯龙涛受伤的第一个晚上,陈家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都是一夜没能合眼,第二天打电话到医院,得知了他的伤势已无大碍了,这才算是放下心来。从那以后,陈倩的心情就出奇的好,脸上老是挂着迷人的笑容,有时候呆呆的望着窗外就能痴痴的笑起来。

    陈曦从来没见过姐姐这个样子,那摆明了是坠入爱河的女人才有的表现,她知道姐姐已经在心理上接受了自己的爱人,以前所有恨他的理由突然间全变成了爱他的理由。陈曦早就想去看侯龙涛了,但却被姐姐阻止了。

    她问姐姐到底要怎么处理这件事,陈倩却反过来问妹妹,陈曦的原话是:“我这一生注定了只爱他一个男人。”在得到了这样的答复后,陈倩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妹妹。陈曦险些都不敢相信一贯保守的姐姐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但自己又何尝不是愿意为侯龙涛做任何事呢,于是姐妹俩最终达成了共识。

    星期二,陈倩请了一天的假,和还在放寒假的陈曦一起来到了国贸大厦,就算在这个美女云集的全北京最高级的写字楼里,她俩也是最吸引男人眼球儿的。

    姐妹俩在楼层指示牌儿前看了一下儿,乘电梯到了十六层,问清方向,直奔总经理办公室。

    月玲正在为如云准备一份文件,一抬头,看到两个亭亭玉立的女人走到了自己面前。“请问,你是郑月玲小姐吗?”

    “啊!我…我是。”月玲对于这两位不之客的出现倍感惊讶。

    “我们想见见许如云小姐,可以吗?”

    “等…等一下儿。”月玲连通话器都没用,而是直接推门进入了总经理办公室。

    坐在巨大写字台后的如云抬起了头,她对于自己的助理就这样闯了进来有些意外,“月玲,有事儿吗?”

    “云姐,那两个女孩儿来找你。”

    “哪两个女孩儿?”月玲叫自己“云姐”,而不是平时在公司的称呼“许总”,足见她有多慌张。

    “那两个姓陈的姑娘。”其实月玲并不是慌张,只是太意外了。

    “是吗?”如云站了起来,真是没想到她们会来找自己,她拉了拉高级套装上衣的下摆,要以自己最好的形象会见那两个美丽的情敌,“请她们进来吧。”

    月玲打开了门,对等在外面的两个女孩儿招了招手,“请进吧。”

    姐妹俩走了进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桌后的端庄艳妇,略施脂粉的脸庞美的不可方物,让人不敢逼视,虽然在医院已经见过一次,但今天她没了那时的忧郁之气,更显得无比高贵。“两位陈小姐请坐吧。”如云指了一下儿桌前的三张转椅,语音轻柔,却也充满了威严。

    好看的txt电子书

    陈倩坐了下来,她知道自己先来找如云的决定没有错,那天晚上就看出她是个能做主的女人。

    “你们有事儿再叫我。”月玲说完就想出去。

    “等等,”陈曦叫住了她,“郑小姐,你能留下来吗?”

    月玲见如云点了一下儿头,就坐到了另一张空着的转椅上。

    “还有一位柳茹嫣小姐,能请她也来吗?”陈倩已经从文龙那里把侯龙涛几个女人的年龄、职业、姓名基本问清楚了,她跟文龙也算是有过一段来往。

    如云拿起了电话,“茹嫣,你来我办公室一下儿,直接进来就行了。”

    三分钟后,一个个子高挑、一身淡黄色职业女装的长美女推开了门,她还没开口说话,先是微微的一愣,因为看到了办公桌前的姐妹俩。

    “柳小姐,你好。”

    “啊…你们好。”

    “茹嫣,坐吧。”如云坐回了自己的大转椅。茹嫣关上门后,也在门边的真皮沙上坐了下来,屋里的气氛就想要开重要的会议一样。

    “我知道你们恨我们,”在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后,陈倩终于说明了来意,“我们希望能取得你们的谅解。”

    “我不能代表别人,但我本人并不恨你们,你们不爱龙涛或是不能接受他的风流,我都能理解。龙涛是个很执着的情种,他会为了你们给自己一刀也不出乎我的预料。”如云的目光在月玲和茹嫣的脸上扫过。

    “我也不恨你们。”“我也是。”茹嫣和月玲也先后表了态。

    “谢…谢谢。”陈倩很是感动,她没想到她们会如此的通情达理,想起当初自己说她们是贱女人,真是脸红。

    “不用道谢,大家以后都是姐妹了,要共侍一夫,见外的话就别说了。”如云脸上出现了微微的笑容。

    “你…你怎么知道我们会愿意共…共侍一夫?”陈曦惊讶的看着这个天上掉下来的仙女儿。

    “你们要是不打算接受龙涛,就没必要来寻求我们的谅解,不是吗?”

    “是…”

    “我想知道你们的思想是怎么转变的,如果要是光为了报恩,你们和龙涛还是不会有圆满的结果的。”

    “小曦的心里一直就只有涛哥,如果不是我拦着她,她早就回到涛哥的怀抱了。”陈倩抱歉的看了一眼妹妹。

    “那你呢?”

    “我…我也不知道我对涛哥的感觉为什么会一下儿就完全不同了,当他把那把刀扎进自己身体里时,我突然明白了,他是我一生都可以依赖的男人。小曦再把那封涛哥从美国寄给我的信的复印件给我看,我哭了很久,我不懂当初我怎么会没看出他的心意。”

    “其实我们三个不是你们主要的问题,”如云明白,爱和恨只有一线之隔,侯龙涛的那一刀是把面前的这个玉女从那条线的一边推到了另一边,“那天打你的那个小姑娘才是你们真正要说服的人,龙涛在她心里就像神一样,她的神为了你们受伤,她可是恨透了你们。“

    “你是说薛诺?”

    “对呀,你们有什么办法吗?”

    “我们先来找你们就是想要你们帮忙的。”

    “好吧,诺诺的心地善良,龙涛又是真的爱你们,我想她也不会太为难你们的,但你们要做好最开始遭她白眼儿的心理准备。”

    “我们明白。”

    “还有一件事儿,我希望你们清楚,如果那天换成了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龙涛处理的方法不会有丝毫的不同的。”如云可不希望今后这姐妹俩会持宠而骄…

    ***    ***    ***    ***

    下午5:oo多的时候,何莉萍和薛诺母女俩从医院出来了,她们刚刚看望过侯龙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