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07部分阅读
    “啊…”如云不由自主的把上身挺了起来,虽然肉棒脱离了她的口腔,但她仍旧是在不停的捋着它,“老公…你要怎么样啊?”

    “我要我的好老婆给我乳交。”侯龙涛把自己的臀部向椅子外蹭了蹭,拉起女人的手臂,将她的胳膊架在自己的双腿上。

    如云是冰雪聪明,听了“乳交”二字,再加上现在的姿势,立刻就明白该怎么做了。她捧起了自己丰满的双乳,从两侧夹住了男人一柱擎天的阴茎,歪着螓,抬眼望着他,“是…是这样吗?”

    “是是是是…”侯龙涛一个劲儿的点头,看着气质高雅的绝世美人粉面上升起了两朵桃红,明显是有点儿害羞,这可真是难得一见的丽色。如云开始上下推挤胸前的嫩肉,敏感的乳房磨擦着坚硬的男根,又被自己的手捏弄着,那是很有快感的,女人的身体很快就热了,艳红的奶头儿也站了起来。

    男人粗长肉棒的顶端从白嫩的乳肉间探出头来,如云伸长了舌头,在龟头正中的马眼儿上扫来扫去,虽然这是她第一次为人乳交,但却一点也不显得笨拙,因为她遵循了一条恒古不变的原则,就是尽一切努力取悦自己的男人,“老…老公,舒服吗?”她已经气喘吁吁了,倒不是累的,而是进行性事时的本能表现。

    “当然舒服了…”侯龙涛伸手捏住了女人的一个乳尖,轻轻的揪了揪,以资鼓励。这也是他的第一次乳交经验,要是单从肉体角度讲,不是特别的爽,就算美人的奶子再怎么细嫩、再怎么柔滑,也决不及她三个体腔那般湿热、那般充满活力,但最吸引他的是女人用身体服侍自己时的那种认真,是心理上那种完全的征服与占有。

    眼见如云雪白的乳沟已被自己的老二搓蹭得泛起了红色,侯龙涛猛的站了起来,险些将跪在胯间的美人撞倒,他一把将女人拉了起来,抱住她,在嘴、脸、脖子上一阵狂吻,双手伸进她的短裙里,隔着光滑的裤袜,在娇嫩的屁股上又捏又揉,然后一提,将她压倒在了办公桌上。

    “啊…啊…”如云越喘越急,双臂向两侧打开,螓后仰,酥胸高挺,任男人的唇舌、双手在自己洁白丰满的身子上“肆虐”,她能感到侯龙涛正在扒自己的裤袜,她浑身的血液都在加流动,知道他接下来将会如暴风骤雨般的疼爱自己,说不定还会再摘自己的后庭花,女人的心中充满了企盼…

    一个多小时后,侯龙涛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点上一棵烟,脑袋仰到了大转椅的靠背儿上,向空中吐出了几个烟圈儿,这“完事儿烟”比“饭后烟”抽着更爽,大概连活神仙也干不到嫦娥吧。略显机械的国歌儿声响起,男人起身从挂在衣架上的西服里掏出了手机,显示的是刘南公司的号码儿,“喂,怎么茬儿?”

    “你小子又跟许美人儿打炮儿去了?”

    “你怎么知道的?”

    “茹嫣说你去总经理室了,那还不是去找许美人儿。”

    “我就他妈不能谈公事儿啊?”

    “谈公事儿你丫还开着手机?响了还不接?”

    “肏,我就没…”侯龙涛懒得抬杠了,“你丫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这个那个的了。”

    “晚上我舅舅请人吃饭,你也来吧。”

    “你舅舅请客,我去凑什么热闹啊?”

    “嗨,你丫别他妈不识抬举,是让你来见见市面,今儿请的可是个白手起家的传奇人物,你来取取经。”

    “谁啊?”

    “毛正毅。”

    “就是那杨恭如挨大嘴巴里的男主角吧?”

    “正是。”

    “他来北京了?”

    免费电子书下载

    “昨天到的,来跟我舅舅谈点儿生意。”

    “噢…你舅舅也是做地产的。”

    “怎么招,你来还是不来?”

    “去,哪儿?”

    “他住中国大饭店,就那儿。”

    “那就边儿上啊,几点?”

    “晚上七点,咱们六点见怎么样?”

    “得,就这么招。”侯龙涛收起了手机,能和2oo2年中国第十一大富翁一起吃饭,应该算是一种荣幸吧…

    第七十六章 上海富(上)

    编者话:其实“正毅”不是现加的人物,两个多月前就定好了要写他,本来是想“完全虚构”的,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栽了,只好略微提前一点儿写了。还有,本文“如有雷同”,那真是“纯属巧合”,此“正毅”非彼“正毅”,所以他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和“彼正毅”毫无关系。至于龚倍颖,看名字就像是个女人,但女人实在是太难写了,我只能把她当男人了,反正她在普通人里也不是很出名。侯龙涛怎么突然会变得这么爱国了?很突然吗?我觉得以前已经给出了很多线索了。每个人都是有梦想的,包括侯龙涛这个小流氓,但正因为他是个流氓,他从来没刻意的去追求自己的梦想,这些应该在前文中有所表现了。

    ***********************************

    3/1o/2oo3

    傍晚6:oo,侯龙涛、刘南和刘南的舅舅古全智已经坐在了中国大饭店二楼“颐和园”的一间大包间儿里,除了屋子中间的一张圆桌,四周还有一圈儿真皮沙、影音娱乐设备,整间包房起码得有八十平米,豪华的水晶吊灯使房间里充满了明亮却柔和的光线。

    “古叔叔,您跟毛正毅很熟吗?”

    “在生意上有往来,还算可以吧,不过一会你不要叫我古叔叔,叫我表舅,毛正毅如果知道你和我没有血缘关系,他很有可能当场就翻脸的,我还不想跟他闹得太僵。”

    “为什么啊?不就是一顿饭嘛。”侯龙涛有点儿不理解。

    “那原因可就多了,简单的说吧,今天让你们来就是要给你们上一课,而毛正毅就是你们的反面教材。你们俩虽然都是商场新人,但南南将来是必定要接他妈的班儿的,而你已经有自己的产品了,前途光明。待会儿毛正毅来了,你们不要多说话,但一定要注意观察他的性格特点,他一切的特点就是你们在今后的生意场中要尽量避免的。”

    “不是吧?”刘南对舅舅的指示持有不同意见,“老毛可是咱们国家排得上号的大富豪,他的性格应该是有助于他成功的啊,光凭这点我们还不该学吗?”

    “哼哼哼,”古全智淡淡的一笑,“我也不强求你们,见了真人,你们自己也会有判断的。”

    三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刚过7:oo,也没有经过礼貌性的敲门,就有两个穿黑西装带墨镜的男人推门进入了包间儿,两人都是双手握着放在小腹前,往门两边儿一站,愣装美国总统的保镖。侯龙涛正在喝茶,斜眼看了那两个人一眼,有刘南的舅舅在,轮不到他说话,他也就没出声儿。

    “来了。”古全智小声儿念了一句,离座向门口儿走了过去,脸部换上了一幅略显虚假的笑容。两个年轻人也赶忙站了起来,刘南的舅舅是一直迎到了门外,所以他们只能听到声音,见不着人。“毛老弟,好久不见了。”出乎意料,紧接着响起的是一个女人带有浓重口音的普通话,“古兄真是风采依旧啊。”语调还有些许轻浮。

    侯龙涛和刘南相视一笑,想来那就是专吃小“羊”的母老虎周玉萍了。外面的人又寒暄了几句才进屋,古全智居然走在第二个,打头儿的是一个表情冷漠的中年人,大有喧宾夺主之势。这个男人看起来四十出头儿,长脸长耳,宽鼻梁、深眼窝儿,留着寸头,本来就是一脸风霜,再加上一身极为高级的衣着,整一个爆了的农民企业家形象,不说也知道他是谁了。

    毛正毅走到餐桌旁,沉默了一阵,也不坐下,北京方面的人都不知道他在等什么。知夫莫过妻,周玉萍话了,“服务员都到哪里去了?”这时正好有一位送菜单儿的小姐走了进来,周玉萍立刻指了指老公身边的椅子,那个小姐会意的过去把椅子拉了出来,毛正毅这才坐下,脸上带着明显的不满。

    周玉萍还没完呢,“你们中国大饭店是怎么训练的,不会伺候人吗?最好的包间都没人服务,是不是都去客房挣小费了?”

    “我…”那个小姐被这么损了两句,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中国大饭店是上档次的地方,她可没在这儿见过如此无礼的人,但他们分明又是包的最昂贵的房间,实在不敢得罪。

    “说话啊!”

    “是我要他们在外面等的,与他们无关,周女士没必要动这么大的气吧?”

    侯龙涛插了一句,国贸就在中国大饭店的旁边,每年iic的新年餐会都是包“颐和园”的宴会厅,逢年过节或是有大项目的投资成功,他都会自己出钱请手下的职员来小撮一顿,所以跟这里大部分的服务员都多多少少的有点儿交情,他不愿意他们代自己受过。

    “萍姐,算了吧。”和毛正毅一起来的另一个瘦小的男人也出来打圆场儿,还示意那个小姐离开。周玉萍竟然很听那个人的话,不吭声的坐在了老公身边,但还是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个站出来顶撞自己的小伙子。

    “来来来,大家都坐吧。”古全智看了侯龙涛一眼,六分赞许,四分责怪。

    “古兄,这两个小孩是…”毛正毅瞥了刘南一眼,然后就紧紧的盯住了侯龙涛。

    “呵呵,我来介绍,这是我的外甥刘南,是做广告生意的,这个是我的表外甥侯龙涛,是iic的投资部经理,今天是让他们来见见大家的风范。”古全智又转向年轻人,“对面这一对儿美夫妻不说你们也认得了,另外那位是上海农凯集团和上海农凯联合投资公司的副总经理吴倍颖。”

    前半句话差点儿没把侯龙涛说乐了,就算男人最重要的不是长相而是气质,毛正毅也决不是有气质的人,再看周玉萍,宽的脑门儿,几缕儿染成红色的头,还浓妆艳抹,以他的标准,绝对是属于又老又丑的那一类,不要说是和如云、何莉萍比,就是跟施雅都差着好几个档次呢,对面儿的两个人跟“美”可是一点儿也沾不上边儿。

    侯龙涛光顾了在心里嘲笑这对儿上海富了,没有注意到刘南的舅舅在介绍自己的职业时,那个叫吴倍颖的人稍稍的吃了一惊,眼中还闪过了一丝光彩。四个穿旗袍儿的小姐已经进屋了,他们开始点菜,古全智请客人先来,毛正毅也不客气,说了二十几个菜名儿,还有一瓶86年的贺斯登-皮冈堡红葡萄酒和84年的贺斯登-皮冈堡干白。

    刘南躲在菜单儿后面直呲牙,他可是从小就在高级饭店出入的主儿,能让他都犯怵的菜名儿绝对是价值不菲的。侯龙涛看了他那副德行,赶紧在菜谱上找,毛正毅点的全是粤系的特级菜,最便宜的也要688元一盘儿,那两瓶儿酒更是天价。

    这顿饭吃得很不痛快,价钱越贵的菜越不好吃,还没有可乐只有酒,侯龙涛只能用茶往下冲,还有动不动后面的小姐就上来换盘子,弄得他很不自在。那位叱诧风云的地产大亨也不怎么说话,都是他老婆和吴倍颖在跟古全智聊股市,两个年轻人都不是学金融的,平时也没怎么关心过那方面的问题,听的是一头雾水。

    好不容易等到残羹剩饭都撤下去了,说是残羹剩饭,其实有好几样上千块的菜连动都没动过,侯龙涛勾了勾手指,把一位小姐叫到身边,上身后仰,用手挡着嘴,在她耳边以极轻的声音说:“没人吃过的帮我打包,等他们走了再送来。”小姐微笑着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侯先生,你们iic的老总是许如云许小姐吧?”吴倍颖随随便便的问了一句。

    “是,吴先生认识她?”

    “不,不认识,只是听说过,许小姐的大名在圈子里是尽人皆知的,我们毛总一直想和她结识,只是苦于没有机会,不知这次来北京会不会有那样的荣幸,如果侯先生可以为我们引见一下,那更是求之不得的。”

    “是啊,是啊,我早有此意。”毛正毅的脚腕儿上被轻轻的点了一下儿,立刻跟了一句。

    “好,我回去请示一下儿许总,再跟您联络,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的。这是我的名片,您也可以随时找我。”侯龙涛掏出一张自己的名片,起身绕过半个桌子,恭恭敬敬的双手递上。毛正毅单手接了过去,看也没看,直接又递给了老婆。

    侯龙涛不知道今天这顿饭到底有什么目的,双方好像都在有意回避,特别是古全智,甚至有一段时间,整间屋子里都没人说话,只能听到呼吸声和几个人手中的香烟燃烧的声音。最后还是毛正毅忍不住了,冲着自己的副手使了个眼色,吴倍颖把烟掐灭了,“小姐们,请你们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