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09部分阅读
    呐笥烟岢鲂囱罟纾邓谏虾1灰桓龈簧檀蛄艘蛔彀汀n乙恢本醯醚罟绯ち艘桓北幻h样,就特别在网上找了一下儿有关材料,又向在上海的亲戚打听了打听,那时就决定加一段儿正毅的戏,决不是因为早知道他要完蛋,或是看他倒了才写他。“侬”、“阿拉”是上海话里的“你”、“我”,可不是什么北京人创造出来用于侮辱上海人的,上一章中忘了“阿拉”,这一章中改正过来。前文中有一个错误,最近才现,如云是北大毕业,可以直接出去读研,所以她在美国的大学生涯应该是四年左右。我特别喜欢读者挑我的错别字,从小学起这就不是我的强项,谢谢了。我询问了一下儿“公社”不能注册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公社”是pass站,现在正有大的色情网站聘请黑客对pass站进行攻击,出于安全考虑,暂时不能开放注册。而且“公社”对于帖量有很严格的规定,光看不出声,很快就会被取消会员资格。“羔羊”上的很多读者对于上一章没见肉有很大的意见,可能是因为以前一直不是我的,所以对他们的想法不是很了解,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一整章或是连续几章不见肉了,照我的理念,好的长篇作品是不可能章章见肉的,一定要留出空间给情节,像《十锦缎》、《风月大6》等,否则就成了永不休止的a片。也许有人不同意我的看法,像《少年阿宾》就是一篇纯色的长篇,不是也很好吗?我不否认《少》是一篇好文,但它能算真正意义上的长篇吗?长篇小说决不是光以篇幅做标准的,至少我认为不是。有人知道什么软件可以有效的去除h动画里的马赛克吗?

    ***********************************

    3/1o/2oo3

    毛正毅怒气冲冲的回到了中国大饭店的总统套房,一进屋就开骂,“古全智,侬落井下石,等阿拉忙完香港的事情,阿拉要侬知道背叛阿拉的后果。”

    免费电子书下载

    “毅哥,您不要太上火了,咱们有一条比全智更保险的路。”吴倍颖给他老大倒了一杯红酒。

    “什么路?”

    “您忘了刚才我和那个叫侯龙涛的年轻人的对话了?”

    “那个小混蛋,”还没等毛正毅说话,周玉萍先搭腔儿了,“他刚才叫我‘周女士’,而不是‘毛太’,分明是讥损我和正毅没有那张不值钱的婚纸。”她从去年十月中起,就对别人对她的称呼很在意,几乎都到了神经过敏的地步了,不论侯龙涛是不是有心讽刺她,她都觉得是丢了面子,特别是那小子还在“下贱”的女服务员面前顶撞她。

    “萍姐,现在咱们有大事要做,您就把不相干的事情放一放吧。”吴倍颖虽然在表面上很平静,但心里是急的很,所以一向斯文的他就说出了略微失礼的话。

    “什么!?人家侮辱我是不相干的事情!?”

    “不不,我是说现在咱们面临很大的危机…”

    “哼!皇帝不急急太监,上海地产和农凯都是我和正毅打出来的,就算玩光了也是我们的事。”

    “萍姐…”吴倍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才所听到的,回头看了一眼做在沙上的毛正毅,只见他面无表情,看来并没有要为自己说话的打算。

    “我去酒吧坐坐。”周玉萍转身就要走。

    “萍姐,最好不要在公众场合露面,媒体是不知道咱们来北京的,咱们要保持…”

    “保持低调,保持低调,有什么好怕的。”老妖婆已经甩手而去了。

    “毅哥,”吴倍颖转过身,一脸的焦急,“嫂子她…如果让人知道咱们是来秘密筹资的,那就麻烦了。”

    “好了好了,随她去吧,让人知道了咱们来北京也没什么嘛。公司的事侬要管,阿拉家的事侬也要管,不累吗?”

    “唉…”吴倍颖颓然坐进了沙里,他为“上海地产”操劳了小十年,早已把公司当成他自己的产业一样爱护,尽管这几年毛正毅对他的意见采纳的越来越少,但他的衷心始终未变,古全智以更优厚的待遇请过他好几次,他都没有动心,可今天,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在老板眼里始终只是一个打工的,始终没被当成一家人。

    毛正毅的心里可是另有一番想法,他不傻,知道别人在背后怎么说自己,把自己的成就都归功于吴倍颖,他对这种说法已经厌倦透顶了,当一年多前自己决定进军香港,姓吴的又是一万个不同意,他更确定他是想把自己控制在上海,今天又当着自己面儿对自己的老婆如此不恭敬,真是奴大欺主。

    “倍颖,不要多想了,刚才侬说侯龙涛怎么招?”毛正毅看到吴倍颖的情绪好像很低落,自己现在还用得着他,不妨转移话题,暂时将他稳住。

    “侯龙涛不是重点,他的老板许如云才是。”吴倍颖说起话来有气无力,当一个人觉自己全心全意侍奉的主子只是把自己当成一条狗,那种打击是可想而知的。

    “许如云到底是干什么的?阿拉为什么要和她认识?”

    “许如云是美国最大的投资公司iic驻中国分公司的总经理,由于她卓越的工作成绩,iic在前年将驻亚太地区的总部从东京移到了北京,交给她全权负责,所有过一亿美金的投资项目,都要由她经手。”

    “一个女人?”

    “不仅是女人,要是业界人士的传言属实,她还是个绝世美人,好像都没到四十岁。如果毛总能将她搞到手,那一切的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吴倍颖对毛正毅的称呼已在不知不觉中有所改变了。

    “这么简单吗?她的美国主子不会因为阿拉是她老公而停止放款?”

    “由于iic在亚太区的投资业绩已经连续三年过了美国本部,美国人对她的态度已经不能光用‘信任’来形容了,简直可以说是‘崇拜’。您不需要和她展什么真感情,只是单纯的利用她,否则的话,毛太会要我的命的。”吴倍颖的语气有些自嘲的意味。

    “许如云真如此厉害?”

    “据说去年九月底,她回美国述职时,iic给她的财政年度奖金是百分之二的股份和ceo提名,但她拒绝了提名,只收下了股份,如果这些是真的,光那些股份的市值就足够解您的燃眉之急了。”

    “她为什么会放弃?”

    “没人知道真正的原因,对外界的说法是她不想离开中国。”

    “好,那阿拉就去搞她一下,侬去帮阿拉安排。”

    “是,毛总早些休息吧。”吴倍颖起身离开了总统套房,他以前从来没对毛正毅的孤芳自赏有过怨言,但今天不同了,他边走边在心中暗暗摇头,“你连许如云都没听说过,还做什么房地产,投什么资,唉…”

    在房地产业,因为手中的资金有限,借钱做生意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虽然投资公司要求的回报比银行高很多,但却没有向银行抵押贷款那样的风险,所以做房地产做到连世界著名投资公司在中国的老总儿是谁都不知道,也真是有一定水平了…

    ***    ***    ***    ***

    陈倩的父母都是冶勘总局的技术人员,前几天受到山西泉阳市委的邀请,帮助他们探查新近掘的硫铁矿的储量,昨天已经出了,这样一来,两个大姑娘就有了一个月的时间可以自由自在的和心爱的男人亲蜜相处了。今晚,她们不光不在家里住,还面临着第一次和其他女子同床侍夫的考验。

    姐妹俩打车来到了四环边的一片涉外公寓区的大门口儿,下车向一栋精美的白色两层小洋楼儿走去。上个星期,她们曾经三次同时和侯龙涛共享床笫之欢,三个人的身体纠缠在一起,两个女孩儿难免会碰触对方身体上敏感的部位,情到深处时也会互相抱一抱、吻一吻,因为她俩从小儿就在一起洗澡、一个被窝儿里睡觉,也还不觉得特别难以接受。

    可今天的情况将会完全的不同以往,虽然姐妹俩自以为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她们按响了门铃时,两颗心脏还是不由自主的狂跳了起来。来开门的是长垂肩的茹嫣和系着马尾辫儿的月玲,“快进来吧。”两女一人亲热的搂住一个姐妹,把她们引进了大客厅。

    “随便坐吧。”正斜靠在长沙上看电视的如云笑眯眯的招呼道,她身着一件绸子的奶白色长睡袍,从微分的领口儿中可以看到一条由两颗豪乳挤成的深深乳沟,两条白嫩的玉腿从打开的下摆处露了出来,大腿上的肌肉匀称圆润,整个人不仅显得雍容华贵,还向外放射出无可比拟的性感信号。

    “云姐,涛哥在哪儿?”姐妹俩分别坐在了两张长沙上,样子规规矩矩的,很拘谨。

    “放松一点儿嘛,这儿跟自己家没区别。”如云坐正了身体,“龙涛今晚有一个比较重要的饭局,大概九点左右就会来了。”

    “她们俩比诺诺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拘束呢。”月玲取来了几桶儿饮料,分给大家。

    陈氏姐妹之所以会这么紧张是因为侯龙涛曾经把一些众女之间的玩儿法告诉过她们,还说如云和月玲都特喜欢“欺负小妹妹”,弄得她们以为一进门就要开始呢,结果月玲和茹嫣只是很亲热的搂住了她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五个女人开始随随便便的聊天儿,议论电视剧里的人物,气氛也就越变越轻松。

    9:oo刚过了没几分钟,侯龙涛开门走进了小洋楼儿的客厅里,看到女人们全都扭头瞅着自己,急忙叫了起来,“什么都别说。”他放下手中的快餐盒,绕着客厅中间围成“凹”字形的沙转了一圈儿,把一个个向外喷着诱人香气的小嘴儿吻了个遍,足足用了小十分钟,五张花容上都已有红霞浮现了。

    如云站起来,帮男人脱下了外衣,“怎么样?见识到富豪的风采了吗?”

    “切,什么风采,根本就是一二百五,”侯龙涛转身抱住了“嫦娥姐姐”,双手捏着她圆滚的屁股,“真不敢相信我竟然会为了见他而牺牲和爱妻们ha-ppy的时间。来吧,宝贝儿们,”他把双臂架了起来,“跟我去洗澡。”

    “好啊,好啊。”月玲是第一个响应号召的,过来挽住了男人的臂弯,接着是茹嫣,陈氏姐妹也羞答答的把手搭在了他的小臂上。侯龙涛一夹胳膊,拉着四个美人儿就往楼上跑。如云苦笑着跟在他们后面,她和月玲、茹嫣本来就穿的是睡袍,进入卧室后就直奔浴室,陈倩和陈曦却有点儿不知所措。

    侯龙涛将姐妹俩揽到了身前,轮流吻着四片柔软的香唇,“怎么了?脱衣服啊,陪我泡泡嘛。”

    “老公,你…嗯…你先进去,我和小曦马上就来。”两姐妹连推带搡的把男人轰走了。

    “姐,怎么办?”陈曦望着姐姐,等她指示。

    “还能怎么办,”陈倩已经把内衣从仔裤中拽了出来,“只要是跟涛哥好,总得有这第一次的。”

    “呼…”男人的双臂展开,左边搂着茹嫣,右边搂着月玲,两个美女都和他紧紧的贴在一起,享受水流对身体的冲击。侯龙涛伸出脚,用大脚趾在坐得较远的如云的小腿肚儿上夹了一下儿,“毛正毅想跟你认识,有没有兴趣?”

    “哎呦,臭脚,疼着呢。”如云又向边儿上挪了挪,“没什么兴趣。他来北京有什么目的吗?”

    “是来借钱的。”

    “看来他在香港的日子很不好过啊。”

    “你怎么知道?”

    “他在香港的投资很盲目,很难做到不亏本儿,而且他用于收购的资金来源也不是很稳妥,真正想做生意的香港商人是不敢和他有太深接触的,这就造成了他商业信息的匮乏,没有广泛、可靠的信息,投资怎么可能成功?”

    “他的资金来源怎么不稳…嗯?”侯龙涛很好奇,本想继续讨论这件事儿的,可腰眼儿突然被月玲捅了捅。月玲没有说话,只是冲着浴室门口儿呶了呶嘴儿。男人扭过头,只见两具一丝不挂的雪白娇躯站在那里,两个小仙子都是单手遮阴,单手挡胸,不仅形体上表现的扭扭捏捏的,脸上的表情也是羞赧无限。

    “快进来啊。”侯龙涛招了招手,见姐妹俩还是在原地没动,他便起身翻出了浴池,先是一把将陈曦横抱了起来,往水中一放,冲着另外三女说:“这个小妹妹身上只有一颗痣,你们谁能找得到。”

    “真的吗?让我们看看。”女孩儿立刻就被围住了。“啊!别…别这样…”

    陈曦轻轻撩着水,但那是阻挡不了任何人的,很快就被抓住了。

    侯龙涛又把陈倩抱了起来,从小石阶上进入浴池,将她横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右臂揽着她的纤纤细腰,左手在她的臀腿间抚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