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19部分阅读
    “好,三泡茶已过,再喝也无味了,今天就到这儿吧。”三人起身,来到茶楼外,也不用告什么别了,反正侯龙涛晚上还要见刘南,两辆benz朝不同的方向开走了。

    就现在而言,百分之十五的常青藤的价值要远远过百分之五的东星,哪怕是把刘南白得的那百分之五也算上,还是有几亿的差价,古全智那样的商场老油条为什么会做这种交易呢?侯龙涛已经把其中的原因想得很清楚了,对方是看中了东星大好的前途和无限的市场潜力,但这只是原因之一。

    证券和房地产是两个极不稳定的行业,获利大,风险更大,与其说是投资,不如说是投机,再精明的人,也不能保证永远不出错,一旦投机出错,那绝对是会伤筋动骨的。想当初,中国第二大富豪杨斌,放弃了自己家的实业,改为在金融市场上投机,最终走到了万劫不复的地步。

    眼下,如果能顺利的除掉毛正毅,常青藤的下一个目标一定就是上海滩了,没有了上海地产的阻挠,按理说应该是无往而不利的,但世事难料,投入又是级的大,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全军覆没。正由于此,古全智急需为自己找到一根结实的保险绳,而东星所能提供的就是一项风险几乎为零的实业…

    1g3349 2oo6…o1…1o 2o:22

    第八十三章 忠诚测试(上)

    编者话:每章标题后的时间就是故事生的时间。唉,第n次说明,我是现写现,没有保留,所以是1o:oo写完,1o:o1,18:oo写完,18:o1。如果有朋友现了文中的错误,尽可以在回复中提出,我都会看到的。“常青藤”和“东星”都是没有上市的私企,“常青藤”更是外资,对于它的资产构成,在“上海富(上)”中有交代,所以当古全智将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交给侯龙涛,实际上是将“常青藤”百分之十五的资产过户,还有八成半在古家手中,没有什么造不造反的问题。至于他是不是真的亏了,那就要看侯龙涛的展了,而且那百分之五不光是净化器的分成,而是东星集团的分成,包括“东星”的一切产业。有读者再次指出“爱一个女人,不一定要占有她”,所以侯龙涛用欺骗的手段得到她们是不合适的,对于这个问题,完全是我把自己的感情加到了侯龙涛身上,在第六十二章中有解释,有疑问的读者可以去查看。有读者建议在文中不要用岳飞,而用关羽,因为岳飞是对国家忠心,关羽是对个人忠心,是两种不同的忠心,吴倍颖的忠心是属于对个人的忠心。但有一个问题,岳飞和关羽从他们所忠心的对象那里得到的待遇是截然相反的,吴倍颖更像哪一个呢?所谓“没有人会像岳飞那样忠心”,指的是没有人再会愚忠到主子要杀要砍,自己还把脖子伸过去的地步。a1paneto兄太敏感了,以a起头儿的读者何止千千万万,我说的那个人是以adap起头儿,想来也是我没考虑全面,a1paneto兄见谅。记得在我刚写香奈的时候,有读者对于她自述被扇耳光的情节太虚假,因为日本社会如今已进步了,真的吗?大家知不知道最近两个日本内阁要员表了什么言论?

    ***********************************

    3/13/2oo3…3/19/2oo3

    与昨天晚上一样,还是一群人开大会,不过地点换成了“东星”在光大大厦里租的会议室,除了七个股东之外,还有田东华、区里给“东星”派来的党委书记谭辉和记录会议内容的小秘书。

    “秦皇岛的事儿大家都听说了吧?”侯龙涛是总裁,自然坐在主座儿了。

    “知道。”

    “听说了。”

    “那好,东华,把你的谈判纲领说一下儿吧。”

    “好,其实很简单,重要的是双方都会有利润,但秦皇岛方面完全是坐享其成,我觉得四、六分成是咱们可以接受的下限,也就是以七百九十九元的价格出售给对方,当然了,谈判时要尽量将售价提高,如果能再加三分利,咱们可以把运输的责任承担下来。”

    “你这是专为秦皇岛制定的战略,还是今后全以此为准?”

    “全以此为准。”

    “嗯,”侯龙涛点了点头,“那谈判的内容,特别是成交价格,需要对外保密。”

    “那是一定的,但秦皇岛是咱们第一个北京之后的大客户,我觉得可以给他们一点儿disnett,头十万套,在成交价上减去五分利,而且他们每介绍一个大客户,就可以再以disnett price购买十万套。”

    “最后那半条儿可以适用于任何城市。”

    免费电子书下载

    “好的。”这点田东华也想到了,只是还没来得及说。

    “如果他们说死了也不接受咱们的报价怎么办?”文龙是‘东星’挂名儿的副总经理。

    “所以开始时要报高价啊,二、八或者三、七,然后再一分一分的跟他们抠。”

    “这我还不知道吗,我问的就是底限,是不是五、五分账更合适?”

    “底价定了就不能降,四、六已经是很大方了,他们只不过是举举手,通过个决议罢了,没有理由平分利润的,不接受就拉倒。”侯龙涛说得很坚决。

    “其实林总的担心也有道理,但四、六确实是比较公平的价格,应该是可以接受的。”田东华的话在意思上和老板没有区别,但语气却平缓很多,毫无侯龙涛那种教训人的味道。

    文龙还想说什么,可侯龙涛没给他机会,“价格的问题就这么定了,还有其它的意向吗?”

    “除了要定下来派谁去,没有别的事儿了。”

    “我去。”这回轮到文龙不给侯龙涛机会了。

    “哈哈哈。”侯龙涛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特别有趣或是特别愚蠢的事情一样,大笑了去来,“你要去?哈哈哈…”

    “怎么了?”文龙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不悦的神情,“有什么好笑的?”

    “这次又不是去旅游,是谈生意,而且还是大生意,你去我可不放心。”

    “谈生意怎么了,华哥把什么都交代清楚了,我照做就是了。”

    “谈判是要随机应变的,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北京待着吧。”

    “你什么意思?”文龙的声音在不知不觉中提高了。

    “没什么意思,你为什么非要去啊?”

    “我没去过秦皇岛。”

    “那就自己掏钱去玩儿玩儿,老是这样,又不是没子儿。我看你就是想嚣张一下儿罢了,有市长哈着,那多威风,是不是?”

    “我…我…”看来是被说中了,文龙的脸都涨红了,“我就是想为公司出点儿力,怎么就不可以呢?”

    “当然可以了,但也要…”

    “猴子!”武大叫了一声,但为时已晚,侯龙涛的话已出口了,“…量力而为啊。”

    “你是说我没能耐?”文龙猛的站了起来,眼睛瞪得老大。

    “不是说你没本事,我太了解你了,你从小儿办事儿就不牢靠,说话又没谱儿,不知道搞砸过多少事儿了,这种上亿的生意,我是说什么也不敢让你主持的。”

    “我搞砸过什么了?”

    “不说也罢。”

    “少来这套,你还是说说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我的脸已经丢得差不多了,你不妨就再踩我几脚吧。”

    “算了,文龙。”刘南拉了文龙的袖子一把。

    “别,”文龙一甩胳膊,“咱们把话说清楚了,我不能就这么胡乱被讥讽一顿,骂我行,拿出真凭实据来。”

    “好,是你非要我说的,”侯龙涛有点儿受不了文龙这种无理取闹了,“远的就不提了,光说近的,你今天干什么来着?”

    “我…我干什么了?”

    免费电子书下载

    “老曾给我打电话了,说你‘卖’给他的那个花瓶儿是假的,要不是我及时补救,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一条线就断了,你说你是怎办事儿的?”

    “我怎么会知道那是假货。”

    “你从哪儿弄来的?”

    “一个朋友那儿。”

    “你的那些狐朋狗友没一个办正经事儿的,你连五万块的事儿都搞不定,我怎么敢让你做大买卖?”

    “肏!”文龙一把将大转椅推出老远,怒气冲冲的转身就走。

    “文龙,文龙。”二德子跟着站了起来。

    “不要拦他,让他出去冷静冷静。”

    小二十年的兄弟,吵吵闹闹是免不了的,但像今天这种大爆还是头一回,大胖他们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侯总,林总本意并不坏。”最后还是田东华出来打圆场。

    “这是公司的最高层会议,又不是在侃山打屁,他这么胡闹,成何体统。”

    侯龙涛一幅余怒未消的样子,“好了,东华,下星期二,麻烦你跑一趟吧。”

    “好的,不过我想让林总跟我一起去。”

    “随你便,但你记住了,一切都要由你拿主意。”

    “我知道。”

    “还有,最好能让他们接受咱们旅游团的方案。”

    “我尽力。”

    “那就到这儿吧。”侯龙涛站了起来,“对了,明天我要陪我爷爷奶奶去深圳玩儿,大约一个星期,没有特别要紧的事儿就别找我了。”

    …

    ***    ***    ***    ***

    “死猴子,这儿三个男的,你叫谁爷爷啊?”一架飞机的公务舱里,刘南拿侯龙涛打着岔。

    “喊我吧,我叫了丫小十年的四哥了,也该让我占占便宜了。”

    二德子从后面一排座位探出了脑袋。

    “嗨,那我呢?”马脸也不甘落后,“我也叫了小十年了。”

    “哼,你们他妈就没点儿正经的。”

    任婧瑶虽然不大明白男人们在说什么,但看侯龙涛的心情好像不错,也壮着胆子开起了他的玩笑,“那…那光有爷爷不好吧,就我一个女人,是不是可以让我当奶奶呢?”说实话,她已经被惯坏了。侯龙涛没有说话,慢慢的扭过头,皱着眉,冷冰冰的看了一眼貌似“广沫凉子”的美女。

    “嗯嗯。”任婧瑶立刻像受了委屈一样,抱住了男人的胳膊,噘着小嘴儿,她还是从骨子里畏惧这个男人。

    “我最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

    “不是,不是,主人…”女人把头枕到了侯龙涛的肩膀上,在他脖颈上亲吻起来…

    飞机降落之后,侯龙涛一行五人没有像其他乘客那样坐机场大巴去候机楼,因为有一辆面包车在停机坪上等他们。

    “侯先生,我是吕市长的秘书陈东,吕市长和洪书记已经让人准备工作餐了,我先送几位去饭店休息,晚上六点我会再去接几位的。”一个面色白净的年轻人拉开了面包车的车门儿。

    秦皇岛不愧是海滨城市,空气比北京的要清新不少,天空的颜色也很好,不像北京老是灰蒙蒙的。

    “侯先生,为什么这么着急啊?连周末都不休息?”陈秘书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回过头来给大家着烟。

    “噢,主要是除了生意我还有些重要事情要跟吕市长和洪书记谈,当然了,陈秘书的帮忙也不能少啊。”侯龙涛的笑着接过了烟…

    ***    ***    ***    ***

    “林总,还生气呢?”星期二,在飞往秦皇岛的班机上,田东华看文龙的脸色不太好,估计他还是在为上星期开会的事儿赌气。

    “别总儿总儿的,叫文龙就行了。”文龙看着窗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你也别想太多,你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了,侯总也是希望你能越来越适应商场上的尔虞我诈。”

    “狗屁,他要真是想教我,好儿好儿说不行吗?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当着大家让我下不来台了,不光是我,我们哥儿几个里,除了三哥,都被他损遍了。”很明显,文龙是一肚子的怨气。

    “没有这么严重吧?我听说侯总是很讲义气的,他不是把公司都跟你们分了吗?一年一千五百万啊,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唉,”文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每年挣三亿,这辈子也花不完啊,施以恩惠的感觉比自己独吞可要强多了。”

    “文龙,你这未免就有点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我们之间的事儿你知道得太少了,我跟你说说吧,从小儿他就是我们里面最精的,别看我三哥也是美国大学毕业,学校还比他的好,但真论心计,我三哥还差点儿。”

    “那又怎么了?每个团体里,总会有一两个是比较出众的。侯总本身是很有头脑,但这也没什么不好的。”

    “那你听没听说过‘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啊?不瞒你说,最早我们是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