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21部分阅读
    在侯龙涛的两腿间跪着一个娃娃脸的裸女,肌肤白嫩,臀型丰美,半长的黑柔顺光亮,正是任婧瑶。她娇艳的红唇紧箍着男人硬直的阴茎,不停的套动,看得出来,她是在很用心的服务,肉棒上已经粘满了她亮晶晶的口水,她吸吮得“啾啾”有声,就算在单纯的舔舐时,也会出“唏溜、唏溜”的动听声响。

    虽然女人已经尽心的口交了十多分钟,但侯龙涛却完全没有要射精的迹象,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电视中的“商战片儿”上。任婧瑶现在可是有点儿着急了,要在平时,十分钟还不能把男人伺候得出精,那一定是会被视为不卖力的,她倒是不怕被打屁股,那很舒服的,她怕的是男人冲自己吼,很吓人。

    侯龙涛一低头,看到女人秀美的鼻尖儿上沁出了细细的汗珠,他微微一笑,一口将剩下的可乐喝光,把酒杯轻轻扔到了地上,又把烟头儿在烟缸儿中捻灭,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上来。”

    “是,主人。”任婧瑶乖乖的上了床,跪倒,上身往男人的大腿上一趴,把白嫩的翘臀高高撅了起来,等待着快乐的惩罚。

    侯龙涛举起的右手并没有狠狠的落在女人的屁股上,而是抓住了她的右手,探到她的身下,按在自己的阳具上,然后又把手移到了她圆滚的臀峰上,温柔的捏弄了起来。任婧瑶有点儿“受宠若惊”,赶忙为男人套捋肉棒,还自觉的拉起他的左手,将他的两根指头含进樱口中,又吸又舔。

    电视中的激烈争论已经基本结束了,中年人最终接受了年轻人八百二十四元的报价。侯龙涛的表情一直没有变化,虽然从画面的质量以及屏幕左下角不断变换的时钟来看,那是现场直播的谈判实况,但他好像对其中的每一个步骤都了然于胸一样。

    任婧瑶已把五根手指都吮遍了,就连手心手背都舔得湿湿的,但男人的另一只手却还只是在自己的屁股蛋儿上不疼不痒的揉捏,虽然不是不舒服,但她想要更强烈的快感。“主人……”她微微的扭动着细腰,表达着心中的渴求,还扭过头,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男人,一脸纯真的表情,“主人…”

    “哼哼哼,你个小贱人。”侯龙涛笑了起来,左手捏住了女人的一颗奶子,在她嫩嫩的乳肉和奶头儿上力量适中的连揉带掐,右手也钻进了她的臀沟里,两根手指先在腻滑的阴唇上搓动了五、六个来回,然后便插入了早已十分湿润的屄缝儿中,进出几次之后,就开始“咕叽、咕叽”的大力抠挖,同时将大拇指死死的按在她的肛门上。

    “啊…啊…主人…”任婧瑶立刻扭腰晃臀,以示感谢,她紧紧的闭着眼睛,小嘴儿大张,拼命的向里吸气。这几天,她一直都因为月经而在“禁欲”,但还要履行为主人口交的义务,再加上时不时的会被捏捏乳房、拍拍屁股,特别是前天晚上,当侯龙涛把一切都谈妥之后,还干了她的后庭,导致她现在是欲火中烧,不算很激烈的爱抚就能让她气喘吁吁。

    侯龙涛的手指随着电视中所达成协议的数量增加而加快,任婧瑶的小穴里涌出越来越多的爱液,子宫越来越麻痹,淫媚的娇叫声也就越来越响。她把脸压进柔软的床面,整个身体都在颤动,左手死命的攥住床单儿,虽然右手还握着男人硬立的阳具,但已是静止的时候多,套动的时候少了…

    好看的txt电子书

    ***    ***    ***    ***

    “我不能接受。”这次田东华没有把纸推回去,而是直接塞回了陈秘书放在桌上的公文包儿里。

    “怎么,您还不满意?”陈秘书猜不出面前这个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六、七的岁的年轻人会有多大的胃口。

    “不是不满意,您开出的条件是非常合理,也非常诱人的,但我是‘东星’的总经理,一切的行为都要以‘东星’的利益为出点。”

    “这…这…”陈秘书的脸上出现了难以置信的神情,然后眯起了眼睛,做沉思状,“田先生,我只被授权到百分之一点五。”

    “对不起,我是不会接受的。”

    “如果您希望更高的回报,我必须在请示后才能做出回答。”

    “呵呵呵,陈秘书,您还没了解我的意思吗?这不是一个多少的问题。”

    陈秘书的呼吸有点儿沉重了,“田先生,您是在担心保密工作吗?这点您完全不用担心,事情曝光对我们更不利。这样吧,您把您的要求说出来,只要不很过分,我想上级是会同意的。”

    “去吃饭吧,不要再说这件事儿了,咱们一切都按谈判时决定的办。”田东华看得出市里是真的想要收买自己,否则也不会急得把话说得如此明了,但他确实不打算出卖“东星”的利益…

    ***    ***    ***    ***

    看着屏幕中的两个男人离开了会议室,侯龙涛心中的疑虑更加深重了,但毕竟是办完了一件大事儿,也该是跟自己忠实的小性奴庆祝一下儿的时候了。他捏着女人丰乳的左手不再松开,本来以匀在她阴道中进出的手指突然停止了向外抽的动作,而是开始飞快的旋转搅动,大拇指也用力的挤入了她的屁股洞中。

    任婧瑶本来就已经到了高潮边缘,哪怕男人不改变策略,再过十几秒她也会阴精尽出的,更何况突然的变,几乎是立刻就魂飞天外了。小美人儿再也顾不得什么“贵贱之分”、“主仆之别”了,双手猛的一撑床面,上身借力而起,乳房挣出了侯龙涛的掌控,一把抱住他的脖颈,将他撞倒,在丢精的一瞬间,终于让四唇相接了。

    任婧瑶像是疯了一样,就如同在沙漠中断水许久的人突然现了清泉一般,狂野的吸吮男人的舌头,吞食他的唾液,直到最后一点儿力气也从子宫的开口儿漏了出去,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他的嘴巴,一边快的吞吐着香气,一边伸出舌头,在他的脸颊、嘴唇儿上轻轻的舔吻,“呼…呼…主人…呼…呼…”

    侯龙涛让女人在自己的身上趴了一会儿,还温柔的抚摸她的背脊和秀,等她的呼吸基本恢复了均匀,便猛的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哼哼哼,休息好了吗?”

    “嗯…”

    “你刚才撞得我很疼。”

    “那就请主人罚我吧。”任婧瑶伸出柔软的玉掌,轻轻的将男人有些乱的头梳理整齐。

    虽然男人的脸上充满淫邪的笑容,连原来那种吸引人的斯文之气都没有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任婧瑶却越看越觉得他英俊,很难想象自己在高中时竟然会对他毫无感觉。侯龙涛当然不知道女人在想些什么,但可以从那双朦胧的大眼睛中看出隐隐的爱意,他改变了原先要好好“虐待”美人的打算。

    侯龙涛跪起双膝,把舌头伸进了女人的檀口中,搅动了一阵,然后又开始亲她如同要滴出水来般的粉面、吻咬雪白的喉咙,双手从她光溜溜的腋窝儿“起步”,经过圆鼓鼓的乳房、纤细的柳腰、平坦的小肚子、细嫩的大腿内侧,直到曲线优美的小腿才“停车”。男人的唇舌也随着身体的后撤,将她突起的乳头儿和凹陷的肚脐儿舔湿了。

    “嗯…主人…”任婧瑶舒适的闭上了双眼,用屁股在床面上缓缓的磨蹭,螓后仰,双肩和臀部用力,使自己绷得紧紧的小蛮腰悬空,形成一个拱形,两手插入男人的头里,轻轻的“按摩”着他的头顶,她知道自己一定是做了什么让主人特别高兴的事儿,要不然是不会受到这样的奖励的。

    侯龙涛的双手托住女人的小腿肚,猛的向上一举,一直将它们推到垂直的位置,用肩膀扛住了她的小腿,“嘿嘿,小娘们儿,想要我停的时候就叫声‘爸爸’。”还没等任婧瑶完全弄明白这话的意思,只觉一阵极度的充实感从双腿间迅传遍了全身,从子宫被顶的力度和屁股上的触感来判断,男人是“全军深入”了。

    “啊…”女人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那是满足的叹息、欢乐的叹息,自己怎么可能会希望这样的感觉停止呢。侯龙涛嘴角儿向上一翘,双手撑在美女的身体两侧,臀部向后轻缓的提起,等大半根肉棒撤出了她紧凑的小肉洞,便以千钧之力一沉屁股,紧接着再次提起,再次落下。

    男人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使抽插达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度,大量的淫液从两具紧密结合的性器间被不断的捣出。“啊啊啊啊…”任婧瑶声嘶力竭的喊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疾风骤雨”是她始料不及的,她几乎都来不及体会阴道与侵入异物亲近的感觉,膣肉就已经被磨擦的麻痹了。

    侯龙涛平时是不经常使用这个体位的,主要是由于这个姿势太省力了,一干起来就如同是下山的猛虎,这样是很容易使自己“受伤”的。

    最开始的时候,任婧瑶还能忍得住,只是用力的抓挠床面,可快感来得太快、太强,到了高潮前夕,她的双手已经在男人的身上拉出了二十多条抓痕,“天啊…主人…主人…啊…啊…”

    “别忘了我刚才的话。”侯龙涛肏得很带劲,女人的穴芯就像是正在被自己戏弄一样,它想要紧紧的咬住自己,可自己却每每在它即将得逞的时候向后撤出,惹得它都快要“痛哭流涕”了。任婧瑶张大了小嘴儿,真的出了哭声,眼角儿也见了泪光,她是实在太舒服了,双手不停的在男人后背上拍出“啪啪”的响声。

    侯龙涛喜欢看女人脸上那种由于性快感而产生的痛苦表情,这种创造幸福所带来欢愉已经过了男女交欢本身所产生的肉体舒爽,他肏干得更加卖力了,还时不时的旋转臀部,使自己顶在美人子宫上的龟头对娇嫩的花芯进行研磨。不论以前怎么样,这个小妞儿好歹也是任打任骂的跟了自己小半年,自己是有责任让她开心的。

    任婧瑶整个人都被连续的高潮淹没了,她不想让男人停下来,只想让这种比做神仙都美的感觉永无休止的继续下去,但现在她的身体已经完全被本能所支配了,一切的言行都和思想毫无关联,她能觉出来自己快要昏过去了,呼吸越来越困难,“爸爸…啊…饶了我吧…要被…啊…要被你的大鸡巴肏…肏死了…啊…求你温柔…啊…一点儿…嗯…求求…求求你…”

    侯龙涛将女人的腿从肩膀上放了下来,逐步的放缓肉棒进出阴道的度,双臂插入她的细腰下,膝盖和脚趾一起用力,向后一带,使刚刚再次泄身的美人坐在了自己腿上。任婧瑶紧紧的抱住男人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耳后,像小狗儿一样,出轻微的“嗯嗯”声,她已经累得浑身抖了。

    免费txt小说下载

    “爽够了吗?”

    “没…没有…主人…”

    “哼,眼大肚子小,小心撑死你。”

    侯龙涛一扭头,大口大口的舔着女人嫩白的脖子,铁钳般的双手死死捏住她柔软的屁股蛋儿,把她的身体高高抬起,再重重放下。

    “不…啊…不…别动…别动…啊…啊…求你…”任婧瑶身体后倾,双手勾住男人的后脖梗,拼命的摇着头。

    “好,就依你。”侯龙涛把主动权交给了女方,自己改为在女人香汗涔涔的背脊、屁股、大腿和乳房上温柔的抚摸、揉捏。任婧瑶只安分了十几秒钟,就再也忍不住阴道中媚肉的极度麻痒,开始自觉的提放臀部,但度和力量都掌握到了自己可以适应的程度,无限的爽快中,她把自己柔软的舌头和香甜的津液吐入了男人的口中…

    “喂。”

    “一切都办妥了。”

    “好,那咱们北京见。”侯龙涛靠坐在床头,把电话挂上了。

    “嗯…”虽然电话只响了两声就被接了,但任婧瑶还是被吵醒了,她把身子

    向上蹭了蹭,将头枕到男人的胸口,用舌头在上面轻舔着,“主人,美死了…”

    她的声音还是懒洋洋的,看来刚才是真的爽透了。

    “哼哼,”侯龙涛搂住香喷喷的女体,低头在她娇艳的红唇上吻了吻,“你最近的表现非常的好,我又谈成了一笔大生意,心情很不错,我准备了一个奖品给你,你要不要?”

    “当然要了,主人给我的,我怎么敢不要?”任婧瑶亲热的用脸颊去磨擦男人。

    “那好,跪好了,把屁股撅起来。

    半个小时之后,女人左边的臀峰上多了一个艳红色的隶书“奴”字,任婧瑶本以为男人说的奖品是珠宝饰、高级时装一类的东西,没想到会是个纹身,可这确实是个惊喜,她对侯龙涛的性格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既然他“毁”了自己的“容”,他就永远也不会抛弃自己了,虽然离“爱奴”还有半步之遥,但也算是很大的进步了。

    侯龙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