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27部分阅读
    。侯龙涛一听到水流激射在泥土上的声音,立刻不再履行承诺,蹲到了女人的身边,左手从后面伸到她的屁股下,竖起一根手指,插入了她因为放松而微微张开的肛门。

    “啊!”何莉萍的身子一颤,两腿间的水箭稍稍一缓,但马上又恢复了原来的力度,“死鬼,你干什么啊?”侯龙涛没有回答女人,只是用右手将她的螓推了过来,她的嘴唇儿上温柔的亲吻,右手挪到了她柔嫩的大腿上抚摸,同时停留在她后庭内的手指也没忘了缓缓的抠挖。

    何莉萍早已完事儿了,但却像舍不得男人的嘴巴一样,迟迟没有起身,双手捧着爱人的脸颊,只顾贪婪的接吻。侯龙涛从女人的小皮包里抽出一张纸巾,按在她潮湿的阴户上,轻轻的揉擦。四月初的北京已经很暖和了,但还没热到能光屁股的地步,侯龙涛可不想让自己的爱妻着凉,一狠心,中断了这段“浪漫”。

    两个人挽着胳膊从树林里出来了,看上去就算不能断定是一对儿情侣,起码也是亲密无间的姐弟。

    “干嘛还走这么急啊?”侯龙涛不解的看了身边的女人一眼。

    “我想回家啊。”

    “怎么了?还没吃饱啊?”

    “你个死德行。”何莉萍掐了男人的胳膊一把,给他一个调皮的笑脸,并没有否认他的话。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侯龙涛看到在山脚下,陵园办公楼的前面,禁止外部车辆进入的地方,停了一辆银色的s5oo和两排黑色的“大太子”,一群人正在那儿不知道做些什么,“那是刚才咱们来的时候看见的那帮人吧?”

    “可能是,怎么又回来了?”何莉萍并不是真的关心。

    侯龙涛也没当回事儿,可又往下走了五十来米,已经能模模糊糊的看清那些人的相貌了,他忽然把脚步放慢了,因为他认出了其中一个带着金边眼镜儿、梳背头的中年男人,正是过新年时见过的“霸王龙”。很明显,“霸王龙”也已经现了自己,他和另外一个圆头圆脑的小胖子转过身来,面对着山道,一副恭候大驾的样子。

    侯龙涛从裤兜儿里掏出车钥匙,塞进女人的手里,“一会儿你去停车场等我。”

    “怎么了?”何莉萍觉爱人的语气很严肃,她也看到下面那些人了,“你认识他们?”

    “嗯。”

    “是什么人啊?”

    “以后再跟你说,你听话就是了。”两人说着已经走到了山脚下。(说是山脚,其实是真正的半山腰,陵园是在山体的上半部)

    “呵呵,龙哥,好久不见。”侯龙涛主动上前打招呼,伸出了右手。

    “太子哥。”“霸王龙”的脸上也带着笑容,握住了对方的手。

    “原来刚才看到的是龙哥的车队,怎么又回来了?”

    “噢,没什么,就是想给太子哥介绍几个人。”“霸王龙”抬起了手,刚才有坐有站的十个“摩托英豪”都走了过来,在不远处排成一个扇形。

    侯龙涛这才注意到,是九男一女,那个女的二十出头儿,一米七左右,瓜子儿脸,柳叶儿眉,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儿,而且气质上和柳茹嫣有些许相似,都是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可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脑后的那条辫子,如果自然下垂的话,最少能碰到屁股,但她却梳成了古代日本武士的样子,形成一道高高的抛物线,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戴头盔的。

    “这是我弟弟沈毅。”“霸王龙”指了指身边的小胖子。

    “毅哥。”侯龙涛很客气的叫了一声。

    免费电子书下载

    “这十个是我最得力的助手,”“霸王龙”继续介绍,把每个人的名字都说了一遍,“人称‘九龙一凤’。”除了那个叫司徒清影的女人,剩下的九个名字侯龙涛一个也没记住,但还是礼貌性的冲他们点了点头。

    “这位姐姐叫什么啊?”还没等侯龙涛说话,司徒清影就走到了何莉萍身前,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

    “啊,我叫何莉萍。”

    “太子哥好福气啊。”

    “好了,别胡闹。”“霸王龙”这句话是对司徒清影说的,然后就转向侯龙涛,“太子哥,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跟我来吧。”说完就径自走向了办公楼。

    侯龙涛就知道不会是只为介绍相识那么简单,“萍姐,去车里等我吧。”何莉萍没有回答,目送着爱人离开了,她起先并不打算听话,本能告诉她这些不是什么好人,她知道就算他们要对爱人不利,自己也是绝对帮不上忙的,但说什么也不能把他一个人留在这儿,但她最终还是走向了停车场,因为司徒清影一直在用一种过分友好的眼神看她,让她非常的不自在。

    “太子哥,你有亲友葬在我的陵园里?”一间办公室里,“霸王龙”递给侯龙涛一根烟。

    “对,是有两个朋友。不过这是您的陵园?我记得这里是区属的啊。”

    “哼哼,我平时是不管这里的事儿的,但这里的员工都拿我的工资,你愿意叫它区属也可以。”

    “陵园很挣钱吗?”

    “还行,最主要的是有一家自己的陵园,办事儿就方便得多。”

    “办什么事儿?”其实侯龙涛已经猜到了一点儿。

    “没什么,昌平殡仪馆的人也都从我这儿领钱。”

    “龙哥有很多事情要在这两处办吗?”

    “倒不是很多,最近五年都没有。”

    “呵呵呵,龙哥就像唐·科莱昂(科里奥尼)一样。”侯龙涛表面上还在说笑,心里却一阵一阵的冷。

    “哼哼,太子哥对我有什么了解吗?”

    “都是听说的。”

    “说来听听。”

    “龙哥是北京黑道儿上屈一指的人物,您的生意遍布北京,如果道儿上有人生了冲突,只要是请您出面调解,一定摆平,没有人敢不给您面子…”

    “是吗?真的没人敢不给我面子吗?不是吧?你东星太子哥就敢不给我面子啊。”

    “龙哥这话怎么说的?我一没跟别人生冲突,二没跟龙哥生冲突,怎么不给您面子了?”

    “你对我的警告置之不理,还叫给我面子?”

    “龙哥说的是网吧?我已经很久没开新店了。”

    “可是朝阳区还在对网吧进行严查。”

    “对您有影响吗?”

    “朝阳区全部的五家网吧都是我的,你说有没有影响?而且你的价格太低,我的顾客已经抱怨很久了。”

    “龙哥,不知者不怪,您想让我怎么样呢?”侯龙涛有点儿紧张了,他还真是没想得罪这个龙头老大。

    “我想让你接管那五家网吧。”

    “啊?”

    “当然了,我要先考考你有没有这个资格,就算你有,你也要先为我做件事儿。”

    “龙哥别出太偏的题。”就知道天上掉馅儿饼的事儿不能老让自己赶上…

    ***********************************

    编者话:“九龙一凤”是我上初中的时候,附近一所学校的一群知名小流氓的外号儿,那“九龙”我一个也不认识,不过那“一凤”嘛,倒是跟我有一腿,在这儿借用一下儿他们的名字,应该没什么问题。

    第八十八章 矛盾公开

    编者话:“人民公社”通知我,九月份之后很有可能会和“在线妹妹http://。zxmm。”合并,《金鳞》专区也会整版迁移到那里,那里的注册是不受限制的,如果有进一步的消息,我会尽快通知广大读者。不过现在“公社”上不去,我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毛病。关于“九龙一凤”,大家也不用去跟你们现实中知道的人联系,男人做到最强就是“龙”,女人做到最强就是“凤”,再加上年轻人往往不知道天高地厚,总以为“老子天下第一”,给自己的小团体取个嚣张的名称也不足为奇,什么“九龙一凤”、“九龙三凤”、“七十八龙二十九凤”的,遍地都是。想当初,我们哥儿七个还想起个名字呢,现实中的“马脸”提议叫“七匹狼”,立刻就被罚出钱买包子,但不许他吃,只许蹲在墙角儿闻味儿,唉,好时光啊。有没有哪位上海的读者能告诉我上海四月初的天气是怎么样的,我只在很小的时候去过一次,早已记不得了。只要一句话就行,下不下雨以及冷热程度。

    ***********************************

    4/5/2oo3…4/8/2oo3

    “太子哥知道为什么没人敢不给我面子吗?”“霸王龙”开始了他的测试。

    “咱们第一次见面之后,我曾经跟一些道儿上的人打听过您,他们说您十六岁就只身闯荡京城,在胡同儿里敲闷棍起家,成势之后更是以手段毒辣而著称,跟您作过对的人的下场都是凄惨无比。”

    “你相信他们的话吗?”

    “您可能对我的背景有一些了解,我虽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黑道人物,但和黑道有很多接触,我知道黑道传奇是怎么制造的,我自己就是其中的受益人之一,所以我并不完全相信它们,而且我问过的人都没真正的和您接触过,真正和您有过深层接触的人又都是元老级的人物,不是看不起我,就是知道您对我的…误会,我从他们那儿什么也得不到。”

    “所以…”

    “所以我必须用我的大脑分析,感谢伟大的人民民主专政制度,大6没有真正的黑社会,或是所谓的‘社团’,天子脚下的北京城更是不存在大规模的有组织犯罪,所有的‘大哥’都只是在很小的地域内玩儿得转,属于‘耗子扛枪’,如果真有只依靠暴力手段就在全市呼风唤雨的人物,早就被‘革命’了。”

    “那我也是只小耗子了?”

    “当然不是,无风不起浪,有一定事实基础的传奇才有生命力,龙哥初来京城是十六岁,”侯龙涛拼命的思考着,他以前并没有真的对“霸王龙”做过什么调查,现在所说的一切都是“新鲜出炉”,一步一步推理,他需要时间,“如果不介意的话,您今年…”

    “四十七。”

    “那就是三十一年前,正值‘文革’中期,社会处于一种无政府状态,陈成、周奉天以学生之身都能打成北京黑道儿不灭的传奇,您自然有能力成为‘心狠手辣’的代名词,虽然‘文革’之后,特别是最近十几年,要想继续靠打打杀杀创业几乎是不可能,但您的名声已成,也有了一些原始资本,在表面上转入正行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你小子东拉西扯的,可有点儿跑题儿了,这样是得不了高分儿的。”“霸王龙”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开始有点儿喜欢侯龙涛了,他能把自己的家史分析出来,也足见是有些头脑的。

    “要想了解一个人的现在,就必须了解一个人的过去,不是吗?当然了,我全是推测。”

    “好,你接着说,不扣你的分儿就是了。”

    “北京黑道儿的组成是很不稳定的,甚至可以说是处于非常混乱的境况,几乎天天都有‘大哥让位,小弟出头’的事情生,如果龙哥单是以铁腕对小股的势力进行打压,很难想象他们会不联合起来做掉您。所以我相信龙哥更多的是广交朋友,在被请去调停矛盾的时候,更是保持绝对的公正,只有这样,您才能坐得住京城的头把交椅。”

    “也就是说,你对于‘跟我作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是不信喽?”

    “我对龙哥的实力从来没有怀疑过,没有实力作保证,没人会听您的话,不过我相信已经有很久没人跟您做过对了,您的生意大部分都是合法的,不合法的部分又只是在自己的地盘儿上,您刚才也说了,近五年来,都没在这里‘办过事儿’了,不是吗?”

    “好小子,脑子里不全是浆糊,你对毒品有什么看法?”

    “毒品?”侯龙涛立刻就想到这才是今天谈话的中心问题。

    “对,毒品,大麻、海洛因什么的。”

    免费txt小说下载

    “我绝对不会碰的。”

    “真的吗?如果一群朋友都劝你,‘试试吧,不试怎么知道不好呢,你看我们都吸,不是没事儿,很销魂的’,你就一点儿不动心?”

    “哈哈哈,我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决不做第一百个吃屎的人,而且跟我说那种话的人决不是我的朋友。我老爸跟我说过,他们在东北建设兵团的时候,没有几个不抽大烟的,大部分人最后都戒掉了,但那绝不是因为他们的毅力强,而是因为纯度的问题,可是现在的毒品纯度太高,特别是海洛因,吸上就是一个‘死’字儿。”

    “那你对贩毒有什么看法?正经的毒贩自己都不吸的,又有高额的利润,如果有人给你提供货源,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