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29部分阅读
    蟹牌穑俊薄?br />

    “为什么?”

    “不光是因为你是少见的人才,说实话,人才我见得多了,我最看重的就是你那份儿忠心。”

    “谢谢古总的夸奖,既然您也这么说了,您就该知道,‘农凯’不过关,我是不会离开的。”

    “唉,倍颖,”古全智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这样的人实在是难得,有能力,又忠心耿耿,是替罪羊最好的人选。”

    “什么意思?什么替罪羊?”

    “我一直都在奇怪,毛正毅怎么会有胆量在香港如此肆无忌惮的投资、收购,对于从‘中银香港’贷得巨额外汇这种事儿如此大张旗鼓的宣传。”

    “那有什么奇怪的,贷款的成功证明银行对‘农凯’实力的认可,大力宣传对于‘农凯’的企业形象有极大的好处,是确立股民信心的一种手段,我们在上海经常这么做的。”

    “有道理,但一定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贷款的合法性,以前‘农凯’都是从上海的银行取人民币,不管抵押物是不是物有所值,反正是手续齐全,就算是有人查,用点儿手腕儿也就混过去了,可这次的‘中银香港’…”

    “我们有外汇管理局的批文,”吴倍颖有了上一次的教训,今天一直都很警惕,“‘农凯’在香港的一切业务都是合法的。”

    “倍颖太小心了吧?”

    “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吴倍颖扭头看了一眼一直在默默抽烟的年轻人。侯龙涛还了一个微笑,在这一刻,他就决定永远不让吴倍颖进“东星”,而且突然有一种被人玩儿了的感觉。

    “倍颖,你不用承认,大家心知肚明就是了,”古全智还在继续他的劝说,“你是聪明人,只不过你被自己的忠诚蒙住了双眼,你想想,二十二亿港币啊,对于任何人都不是小数目,我想这么大笔的抵押贷款,在‘中银香港’不长的历史中都不多吧?而且还是贷给一个外地商人。”

    “那又怎么样?”

    “如果这件事儿一遍又一遍的在媒体上出现,迟早会被纪委、廉政公署,甚至是中银总行注意到的,只要有一家里的一个稍微管点儿事儿的人小小的过问一下儿…就算毛正毅不是什么特别精明的人,就算他再怎么狂妄,再怎么嚣张,这种一点就破的险,他也应该不敢冒吧?特别是那钱是用于投资,很有可能会人间蒸的。”

    古全智停顿了一下儿,看着吴倍颖越锁越紧的眉头,他知道自己的口舌没有白费,“真要是到了血本无归的地步,就更可能会有人查了,但毛正毅怎么好像并不是特别着急呢?”

    “谁说毛总不急?他前一段来北京,又是找您,又是找许小姐,又是要我留在大6筹资,怎么能叫不急?”

    “是是,虽然那二十二亿是白捡的,但眼看着就这么打了水飘儿,是人就得着急,但你不觉得他急的程度还不够吗?”

    “谁说是白捡的?那是有抵押的,到期还不上就要用产业抵的。”

    “真的吗?你们的抵押协议缺乏必要的文件,具备法律效力吗?要是挣了还好说,一旦赔了,或者是中途有人调查…倍颖,你还想不通吗?”

    “这…”吴倍颖的眼睛和嘴巴都张大了,脑子里出现了一幕幕“农凯”从“中银香港”贷款过程的画面,四、五分钟后,他突然站了起来,一脸的愤恨,“毛正毅,你这个生儿子没屁眼的王八蛋!”侯龙涛看着他的样子,虽然并没有完全搞懂,但也知道是大功告成了,看来自己跟古全智比起来还是差得太多了…

    1g3349 2oo6…o1…1o 2o:23

    第八十九章 案情分析

    编者话:我决不是小看周正毅,我早已说明了,此正毅非彼正毅,希望读者能把小说与现实区分开来,至于是不是高抬了黑社会,国内所有有关黑社会的电影、电视、小说,都是在高抬黑社会,我想我也不可能跳出俗套的。连续三章有肉戏,注重情节的读者显露了稍稍的不满,刚刚一章不见肉,注重h的读者开始提醒我不要忘本。其实我觉得我基本上还是按照五、五分的,当然这是从全文的角度看,并不是针对每一章。不得不再说一遍,我认为对于长篇h小说,情节永远都是第一位的,如果单纯为h而h,中短篇比较合适,因为作者可以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营造一个或几个场景上,不必考虑会不会重复,也就比较容易创造出经典的h情节。《金鳞》再次非常频繁的出现肉戏大概要到去日本的时候了。对上海的天气,我是为了写得更贴近现实才问的,其实文中只会提到几句,可我得到的回答却是完全相反的,有说阴冷多雨,有说少见的好天,呵呵呵,我就随便选一种了,没有说哪位骗我的意思。我学的是information system,好像每隔十几章我就得从新介绍自己一次。每章长度在63oo字以上,63oo是下限,如果有读者现我哪章不到63oo,请再说“太短了”,因为我所看过的长篇h文中还没有哪个能达到63oo一章呢。想要合集却无法在“公社”注册的读者,请到 。baidu。 搜索,我试了一下儿,可以找到全套。

    ***********************************

    4/8/2oo3…4/11/2oo3

    “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出面的,关系是我一手打通的,钱是我送的,‘中银香港’的人只认识我,毛正毅从来没自己出过面,就连‘农凯’的内部记录里都只有我的签名,每次我要毛正毅签署有关的文件,他总是找出各种借口拖延。”吴倍颖缓缓的坐下了,“他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一旦东窗事,他可以推得一干二净,一切都由我承担。”

    “这么小儿科的把戏怎么会逃过了吴先生的法眼呢?”侯龙涛已经渐渐的瞧出了一些眉目,但还有很多连不上的地方,“再说他那招儿就真的管用吗?调查人员再傻也应该明白常理的,吴先生只不过是个打工的,这么大的事情老总儿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姓毛的哪儿能这么容易就把自己择(zhai2)出来?”

    “你觉得不可能吧?其实简单的很。”古全智要为晚辈授业解惑了,“毛正毅绝不会否认知道贷款一事的,但他可以否认知道‘农凯’没有外汇管理局的批文,更可以否认参与了倍颖对‘中银香港’的行贿活动,刚才倍颖自己也说了,毛正毅从来都没有留下任何能将他牵连进来的真凭实据。”

    “切,”侯龙涛一脸的不以为然,“还是觉得不合理,您这话听着就特不合理,吴先生被抓了对毛正毅有什么好处?吴先生可是知道他以前的一切啊。”

    “倍颖,是你自己说,还是我来解释?”古全智看了看吴倍颖。

    “古总说吧。”吴倍颖现在脑门儿上直冒虚汗,哪儿还有心思给侯龙涛分析“案情”啊。

    “那好,不过我也全是推测,要是有说得不对的地方,倍颖就纠正我吧。”

    古全智走到小冰箱跟前,取出一瓶矿泉水,然后又坐到了办公桌后的大转椅上,看来是要长篇大论了,“嗯…从哪儿讲起呢,先说倍颖本身吧,他的忠心造成了他对毛正毅的完全信任,其实我相信老毛是露过不少破绽的,就像迟迟不在有关文件上签名。”

    “哼哼,看来不光爱情能让人迷失方向,忠诚也一样。”侯龙涛摇了摇头,看不出这么明显的漏洞也真是够可怜的。

    “任何感情到了一定程度都会使人迷失,愤怒、仇恨、怜悯,等等等等。”

    古全智好像也颇有感慨。

    “呵呵,古总不用理我,您继续说吧,等这事儿全搞定了,我再陪您喝茶聊天儿。”

    “好,那再说说外界,商界一向的看法就是‘农凯’的老板是毛正毅,但所有的决策全由倍颖作出,不管是真是假,再加上以前所有的谈判都是倍颖出面,毛正毅只管签个字,然后就坐等收钱。久而久之,人们都觉得毛正毅是个草包,如果真要说倍颖在没有老毛参与的情况下一手搞定了那笔贷款,恐怕是信的人多,不信的人少呢。”

    免费txt小说下载

    “那动机呢?吴先生的动机是什么?钱都是给‘农凯’的,他又没有股份,一分钱也不会落入他的口袋里啊。”

    “这点就要从毛正毅的动机说起了,你和他有一定的接触,你告诉我,你对他有什么评价?”

    “我的评价?四个字,无德无能,他在北京的所作所为都证明了这一点。”

    “大部分人都是你这种想法,我也不否认,但他绝没有你想的那么无能。毛正毅受人注目是近十年的事儿,就连倍颖也只和他共事了十年,但我已经认识他小二十年了,他这个人不简单,虽然他没什么文化,但心眼儿却不少,他从小儿被人看不起,所以现在喜欢出风头,别人把‘农凯’的成功全部归功于倍颖,你以为他就真的会甘心吗?”

    “毛正毅是老板,直接把吴先生解雇不就完了,以他的性格,不会是怕别人说他过河拆桥吧?”

    “当然不是了,他知道倍颖对‘农凯’的贡献,有这么好的帮手,不用白不用,等用够了再甩掉也不迟啊。”

    “照您这么说,现在应该就是用够了吧?还是那句话,炒了就是了,干嘛费这么大的劲儿啊?”

    “别忘了,他喜欢出风头,平平常常的解雇一个人有什么意思,一定要做到有轰动效应,让人们在几年后还会记得。而且咱们为什么千方百计的要搞垮毛正毅?因为怕他报复咱们,咱们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吗?没有,可他为什么要报复咱们?因为他的报复心太强了,我看他早就对倍颖有所忌恨了,他一定要报自己被当成白痴的仇的。

    听了这话,侯龙涛更加确定了自己整死毛正毅的决心,绝不能让他有机会报复自己或是如云,“老王八还真够狠的,从一开始就拼了要把那二十二亿赔进去。”

    “那倒也不一定,我看他更想把香港的事情做成,如果他真的做成了,一切的关于倍颖是金子,他是狗屎的言论就都不攻自破了,这也就是为什么他还为挽救他的投资出了那么一点儿力。”

    “怎么讲?就算成功了,一样会被归功于吴先生,怎么会让人改变对他的看法?”

    “倍颖是成名的商人,他是以稳健著称的,没有过半的把握,他是绝不会莽撞行事的。但这次在香港的投资实在太冒险了,贷款前来的外地商人,在未打通各关之前就疯狂收购,有没有成功的可能?有。有多大的可能?很小。这不是倍颖的风格,是不是,倍颖?”

    “是。”吴倍颖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他还没能从被背叛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呢。

    “不对,”侯龙涛又现漏洞了,“既然大家都知道不是吴先生的风格,又怎么会有人相信是他…”

    “知道你会有此一问。”古全智打断了他的话,“你要明白,策略的制定和策略的实施完全是两码事儿,毛正毅在决定投资的同时,也可以完全不参与筹资。”

    “那要是投资失败了呢?”

    “要我看,他不会等着人来查的,在他确认损失无法挽回之时,他会先向倍颖难,暗地里向检察机关放风,让他们对贷款事件进行调查,然后逮捕倍颖。接下来的事你猜也能猜到了吧?你要是猜不到,我可就选错合作伙伴了。”

    古全智笑眯眯的看着侯龙涛。

    “如果按您的意思,因为没有批文,抵押协议不具备法律效力,所以就算二十二亿没有了,银行同样不能接管毛正毅在上海的不动产,对不对?”

    “对。”

    “可问题在于,吴先生是做为‘农凯’的总经理在协议上签的字,是属于职务行为,不管他是怎么搞到的贷款,‘农凯’都不可能,也不应该脱得了干系的。”

    “呵呵呵,你这就属于美国人的思维,美国的法律不讲事实,讲的是程序,讲的是证据,讲的是每条法律条文里的每一个字是什么意思,在中国,这些只是考虑的方面,最重要的是事实,当然了,有的时候事实是经过后天加工的。现在的事实是什么?倍颖为了个人的原因,出卖自己的雇主,如果受害人也受惩罚,那法律的存在就毫无意义了。”

    “您这是强词夺理,还是不太合理。”

    “真的吗?五十万资金可以起一个公司,你找一个你手下的小孩儿,用他的身份证起照,除了每个月给他点儿钱以外,公司的业务他一概不用管,小孩儿很信任你,你是他大哥嘛,可你却在背后大肆虚开增值税票。万一事,按照法律条文,被枪毙的应该是法人,而你可以逍遥法外,但事实上,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枪毙的一定是你。”

    “我明白您的意思,但两件事儿有本质的不同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