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30部分阅读
    率瞪希绻阏娴恼饷醋隽耍贡械囊欢ㄊ悄恪!薄?br />

    “我明白您的意思,但两件事儿有本质的不同啊,我觉得这更像是回扣的问题,我的总经理吃回扣被现了,只能是行、受的个人被法办,合同是不能被终止的。”现在侯龙涛所问的问题其实早就与他们策反吴倍颖的目的无关了,只是他自己好奇罢了。

    “这才是有本质的不同呢,回扣违法,但谈判本身不违法,所以除非双方都同意,你不能单方面终止合同,可‘农凯’从一开始就不具备贷款的资格,如果一方执行了一份不具法律效力的合同,那属于自愿行为,另一方是没有义务履行合同条款的。”古全智还真是在用心给晚辈上课。

    “那毛正毅就不怕吴先生把他以前见不得人的事儿抖出来?”

    “口说无凭,对于这种重大经济犯罪的逮捕一定都是突击进行的,倍颖是不会有时间将证物准备好的。要不是今天咱们把毛正毅的阴谋分析出来,倍颖还被自己的忠心所迷呢,说不定就会自己一个人扛下来,我看这才是毛正毅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侯龙涛扭头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吴倍颖,暗暗叹了口气,再有本事,选错了主子也没用,“如果吴先生一口咬定毛正毅有问题,检察机关怎么也得查一查啊,他也不会有好日子过吧?”

    “傻孩子,这种案子,有一个替罪羊就足够了,他们死急掰趔的把毛正毅拉出来,对谁都没有好处,特别是上海的大佬们,虽然他不一定就敢把什么都抖搂出来,但少一点麻烦总比多一点儿好。捕审判,把倍颖一毙就算完事儿。二十二亿港币啊,对上可以请功,对下可以显示廉洁,何乐而不为啊?”

    “替罪羊的动机是什么呢?吴先生从贷款中并不能得到好处,他没有动机,怎么定罪啊?”

    “那太简单了,凭毛正毅的关系、手段,要想修改一个银行帐户的户主姓名和开户时间还不算难,给倍颖的账户里来那么几百万、几千万来历不明的港币,这就是动机。或者干脆就说他是为了完成筹资的任务不择手段。总之,欲加之罪。”

    侯龙涛对于古全智的解释已经很满意了,“吴先生,怎么样?现在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合作了?”

    吴倍颖抬起了头,脸上的神情还是有点儿恍惚,“古总提点建议吧,您早就为我想好出路了吧?”他现在脑子里乱得很,但既然他们是要自己帮忙搞掉毛正毅,那就一定已经有了比较周密的计划。

    “如果你有意思的话,我想请你出任‘常青藤’的副总经理和‘常青藤(上海)’的总裁,‘常青藤(上海)’百分之二十的股权将过户到你的名下,‘东星’在上海的业务也需要你鼎力相助,咱们现在就可以签一份意向书。我相信,凭你的能力和已经存在的关系,‘常青藤’接管‘农凯’在上海的生意应该不成问题。”

    古全智不说要怎么搞掉毛正毅,却先说事成后的报酬,吴倍颖知道这是因为他是有十足的把握,也表明自己将要面对的是对旧东家的全面背叛,“那我需要做什么来得到您所说的一切呢?”

    “不难。”侯龙涛和古全智相视一笑…

    第二天上午,吴倍颖就乘飞机回上海了。同一天,“东星”的三家网吧同时被人砸了,所幸是无人受伤。侯龙涛并没有报警,他的这一举动是很符合黑道儿的规矩的,但更多的人认为他是要自行解决。在这之前,他与“霸王龙”出现矛盾的事儿已经开始在北京黑道儿上流传开来了…

    一天之后,开往上海的t13次豪华列车的一间包厢里,一坐一躺着两个年轻人,坐着的那个望着窗外漆黑的夜空,深深的吸了口烟,“文龙,睡了吗?”

    “睡他妈屁啊,”躺着的那个翻身而起,“你又不关灯,又他妈一个劲儿的抽烟,还时不时的叹两声儿气,我他妈怎么睡?”

    “哼哼,聊会儿天儿吧。”侯龙涛把烟盒儿扔了过去。

    “行,聊吧,你就先说说咱们为什么不坐飞机。”

    “机票是有名字的,就算是在机场买,电脑都是联网的,上海方面立刻就会知道,这次对付的不是个小混混、土流氓。”

    “切,他有那么机灵吗?再说就算他知道咱们去上海了又怎么样,上海又不是什么军事禁区。”

    “唉,现在的世界,只有不小心,没有太小心。”

    “那你怎么又让姓吴的坐飞机走啊?”

    “毛王八有意害他,八成已经派人盯着他了,他怎么走都是一样。”

    “唉,”文龙挠了挠头,“找俩人儿去取货就完了,要不然干脆就让姓吴的把东西带回北京,咱俩为什么非得去上海啊?”文龙叼着烟,又困又睡不着,自然就全是抱怨的言语。

    “让别人去我不放心,至于为什么不让他把东西带回北京,我一天见不到货我就坐立难安,老有毛正毅这么一个大威胁不即不离的跟着我,你说我难受不难受?”

    “我肏,既然是个大威胁,就你跟我去!?上海滩啊,历来都是龙潭虎穴,最少也得带上一车人啊,光咱俩,那不是白给吗?”

    “嗯…”侯龙涛皱起了眉头,“有道理,我怎么会把这点想漏了呢。”他看了一眼表,已经是2:oo多了,“来不及了,弄好了咱们连一天都待不到,希望不会有事儿吧。妈的,让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有点儿紧张了。”

    “至于吗?我就是那么一说,你在北京的闹市动手,不到两分钟巡警就来了,上海也不会差到哪儿去的。”

    “嗯,不过还是那句话,只有不小心,没有过分小心。”

    “‘霸王龙’那件事儿你打算怎么办?”

    “没什么怎么办的,来着看吧,其实迟早要和他有接触的,不是合作就是冲突,现在事端已起,更是没有第三条路可走。”侯龙涛摇着头又叼上一颗烟,“一大堆的事儿都赶在一起了,想推也推不掉啊。”

    “四哥,”文龙为他点上烟,“说实话,我看你这一段儿都不是很开心啊,老显得有点儿累,是不是我的嫂子们在床上太厉害啊?“

    “你丫那,刚说几句像样儿的话,立刻又没正形儿了,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一段儿勾心斗角的事儿太多了,确实是很累,想想以前的日子,上学、打架、泡妞儿,闲来无事玩儿玩儿牌,哼哼,唉…”

    “你他妈别老是唉声叹气的,少见你这种亿万富翁。”

    “值得吗?现在看来,老老实实的挣工资,找个好女人成家生子,家人朋友,老婆孩子,普普通通的过一辈子,也没什么不好的。”

    “呵呵,你丫腰缠万贯了才说这种话,要是现在让你过回普通人的人的生活,你干吗?”

    “能有几个老婆?”

    “当然只能有一个了,你要是花,嫂子就像普通女人那样撒泼。”

    “肏,那还是别了。”

    “哈哈哈…”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四哥,你也别想得太多了,这是你的命,我太了解你了,你是聪明人,你是不可能甘心过普通人的生活的,机遇不来你都会去找,更别提机遇自己送上门儿来了。”

    “是吗?你还了解我什么?”

    “你说勾心斗角太累,实际上你喜欢耍心眼儿,咱们认识十好几年了,从小儿你就喜欢。”

    “怎么见得啊?我自己都不觉得。”

    “我也就是感觉,就像那个跟你抢任婧瑶的傻屄,要是我,撑死了就是抄人跟丫码;还有每次去别人的地盘儿勊架,你都是这设计那设计一通儿,跟他妈排兵布阵一样。”

    “呵呵,也许吧,也许我是喜欢耍心眼儿,人啊,最不了解的就是自己。”

    “我觉得你这样挺好,至少对我挺好,你出国之前那么多年,除了自愿,咱们只进过一次看守所儿,你一走,四年里我和大哥他们都不知被弄进去几次了,等你一回来,快一年了,咱们又都是顺风顺水,我算看出来了,有四哥你在,就只有咱们算计人,没有咱们被人算计。”

    “唉,你对我太有信心了,你四哥我刚刚就被人玩儿了一回。”

    “是吗!?谁啊?怎么回事儿?”自己崇拜的“计算王”居然被别人耍了,那可得听听。

    “古老板。”

    “古老板?谁古老板啊?三…三哥他舅舅!?”

    “你还认识别的古老板吗?”侯龙涛用鼻子向外喷着烟,“姜是老的辣,老炮儿绝不能小看的。”

    “说说,说说。”

    “其实也不能叫玩我,他也不是真的要害我,我不光没什么损失,还有赚,但我怀疑他确确实实是利用了我一把。老实说,他的计划并不是完美无缺,中间出了一个很大的漏子,如果不是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它堵上了,现在的形势不知道有多糟呢。”侯龙涛说话声音并不大,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他妈说明点儿,”文龙可是急得直挠头,“别嘀嘀咕咕的像个老娘们儿一样。”

    “我现在不能跟你说,有很多环节我还没想清楚。”

    “肏,那有什么不能说的,你说出来我也能帮你想想,除非你丫就是嫌我傻,既然你想不出来的,我就更想不出来了。”

    “你他妈想哪儿去了。”侯龙涛笑了起来。

    “是不是?是不是?不是你就说。”文龙都站起来了,还是不依不饶的。

    “行行行,坐坐坐坐下,今天我跟你说的话是要保密的。”

    “放心吧,你说过是保密的话,我什么时候让第三个人知道过?”

    “那好,我的想法完全是猜测,并没有什么事实根据。”侯龙涛把心里的疑虑都说给了这个被自己当成亲弟弟的小伙子。

    文龙就像听说书的一样把侯龙涛的话听完了,“肏,跟他妈《三国》似的,听你讲故事就是有意思。”

    “你大爷,我费了这么多唾沫,你想出什么来了?我的疑问你能解吗?”

    “没戏,我刚才不就说了嘛,你想不出来的,我更想不出来了。”

    “王八蛋,你刚才可不是这儿语气,妈的,你小子也来阴我。”

    好看的txt电子书

    “没有没有,反正睡不着,与其听你唉声叹气的,不如让你给我讲故事。”

    文龙笑了笑,但马上又换上了一幅严肃的表情,“如果你估计的不错,虽然古叔叔并没有要害你的念头,可他毕竟是给你设了个套儿,其实他是咱们的长辈,被他稍稍利用一下也不是不能接受,但你说三哥事先知不知道,他有没有份儿?”

    “你说呢?如果你家老头儿让你帮他做同样的事儿,你会不会做?”

    “完全一样的情况吗?”

    “对,对我没有什么特别直接的负面影响。”

    “可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但却是永久的间接负面影响啊,”文龙抬起头,闭上一只眼,拇指和食指举在面前形成一条极窄的缝隙,“我不会做的。”

    “那就是了,我相信三哥事前并不知道,说不定古叔叔就是打算永远都不让他知道。”

    “四哥,你就真的这么信任我们?对我们从来不怀疑?”

    “哼哼哼,一个男人一辈子要是没有几个能够完全信任的朋友,那就只能用‘可怜’来形容了。”侯龙涛望着地平线上露出的鱼肚儿白,脸上出现了笑容…

    早上8:o8,t13次列车准时停在了上海火车站。大约半小时后,侯龙涛和林文龙并肩来到了站前广场上,四月初是上海在一年中为数不多的几个让人舒服的季节之一,两个彻夜未眠的年轻人都感到精神一爽。“大上海”,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经济之都”,世界闻名的现代化大都市,用什么来招待这两位不之客呢…

    第九十章 新上海滩(一)

    编者话:还是要请教一下儿上海的读者,黄浦江里让不让打鱼啊?大部分国家在审理民事案件的时候还是比较公正的,刑事案件的审理才能真正的体现一个体系是否接近完善、是否优于另一个体系,我在国内也听过不少关于中国刑事案件的段子,也曾经向往过美国式的“民主、人权”,可在这儿住了四年多,现美国的刑法才是真正的笑话,美国的法官、律师对于法律、道德和人道的理解更是笑话。吴倍颖所签署的合同到底有没有法律效力,香港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行政区划,它的法律不可能,也无权不承认中国政府对于国有银行的行政规定之一——《外汇管理条例》。“中银香港”没有见到批文就贷款,也就是知道吴倍颖是越权,这就符合了《合同法》的第五十条(在现实中,周正毅是通过“中银上海”坐的担保)。我可没把话说满啊,我说的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