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39部分阅读
    “我们俩这么狼狈,还是先找个地方洗洗吧,不要把你们的车弄脏了。”侯龙涛心里并没有成熟的计划,只知道到了毛正毅跟前就很难有脱身的可能了,必须尽量的拖延时间,哪怕是等不到援兵到来,也许可以自己创造逃跑的机会。

    “哼哼,车是公司的,弄不弄脏我都不在乎,我们已经一夜没合眼了,只想回家搂着老婆睡觉,你还是不要再给我们找麻烦了吧。”“土鳖”用力的把侯龙涛向车里推去。

    “别他妈碰我四哥。”文龙对于刚才自己没能帮侯龙涛挡两拳一直是耿耿于怀,现在正好儿没人抓着他,一拳正兜在“土鳖”的右脸上。

    虽然这一下儿打的并不重,但却把“土鳖”的火儿给拱起来了,算起来,他挨了这哥儿俩一人一下,两个小王八真是太嚣张了,身处如此不利的地位,居然还敢对自己这样,分明就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妈的,看来老子是太好心了,毛总要活的,但没说要几成活,先给我打他们个半死。”

    随着“土鳖”的一声令下,剩下的九个流氓却没有一个动地方的。“你们他妈等什么?”

    “大哥,你看。”一个人指了指他的身后。

    “怎么了?”“土鳖”回过头,自己也是一愣。通往这里道路不是柏油的,而是土的,其实根本就不用路,这里方圆几公里都没有什么建筑物,完全是一片开阔地,只见远处的沙尘扬起了老高。

    很快就能听到引擎的轰鸣了,六辆并排行驶的切诺基就像是受了惊的犀牛一样,以极快的度由远而近,到了百米之遥都没有减的意思,九十、八十、七十…直到过了五十米,切诺基开始急刹车,再次扬起了几米高的沙尘。十二个人都站在原地没动,没人知道来的是什么人,也看不清来的是什么人。

    黄尘中,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个大概的情况,车还没停稳,每辆切诺基除了司机位置,剩下的三个门就已经打开了。侯龙涛一拉文龙,向旁边撤了五、六步。

    “啊…”“啊…”“唉哟…”一阵惨叫过后,沙尘也已散尽,地上横七竖八的躺趴了十个男人,还有十八手持电棍的男人站在那儿(只要想要,别说是电棍,ak47都能搞得到,所以请不要就此提问),其中最扎眼的就是一个一米九几的“黑铁塔”。

    侯龙涛和文龙走了过来,“怎么就你们那三个来了,二哥和三哥呢?”剩下的十五个人他也认识,都是自己厂里的保安,也就是一群退伍军人,难怪刚才会那么利落呢。

    “老二现在是官面儿上的人,这种事儿就没让他来,老三听说你们掉进臭河沟儿里了,就去帮你们买衣服了,他一会再跟咱们会合。”大胖脸上带着笑容,可看起来还是挺吓人的。

    免费电子书下载

    马脸看到侯龙涛的左胳膊上打着夹板儿,脸上又有血迹,赶忙过来慰问。

    “四哥,你让人虐…”他话都没说完就捂住了鼻子,“我肏,他们给你喂屎吃来着?”

    “去你妈的,看看你弟弟吧,他挨了两刀。”

    “是吗?”马脸和二德子把文龙围住了。侯龙涛接过大胖递来的烟,“咱们不能在这儿久留,想好怎么走了吗?”

    “坐火车,”大胖看了一眼表,“再过一个小时有一班回北京的列车。”

    “嗯?回北京的不都是晚上才车吗?”

    “古叔叔都安排好了。”

    “古叔叔?安排什么了?”

    “到了就知道了。”

    “好吧,把他们都装上车,”侯龙涛指了指还在地上抽搐的几个人,“给我五分钟。”他快步向码头走了回去。

    侯龙涛刚走了几步,就迎面碰上了出来查看情况的齐大妈。“唉呀,小侯,你没事了吗?小林怎么样?”

    “都没事儿了,我的朋友来接我们了,我看您还是跟我们走吧,我怕您在上海不安全。”

    “好,那我回去收拾一下。”齐大妈也明白现在的形势。

    “您也不用带什么东西了,叫上您的儿孙就行了。”侯龙涛回头招了招手,叫几个手下去帮老太太。

    十分钟之后,齐大妈又出来了,“我找不到我的小孙子啊。”

    “怎么会?”

    “他和别的孩子不知道跑到哪里玩去了,他经常这样的。”

    “我这就派人去找。”

    “猴子,”大胖冲侯龙涛摇了摇头,“来不及的。”

    “是啊,小侯,你们走吧,我们不会有事的。”

    “这……”要是让侯龙涛把救命恩人就这么留在这个是非之地,他还真做不到…

    1g3349 2oo6…o1…1o 2o:25

    第九十五章 新上海滩(六)

    编者话:北京和上海隔着“百山千水”,想想也知道切诺基不是从北京开过去的,往下看吧。只知道翁虹是演三级出身,还真没听说过钟楚红的三级。本小说没有出书,所有印刷成册的都是盗版,所以我并不知道是哪个出版社。标题旁的日期是故事生日期,不是写作日期,没有写完了不吊胃口的企图。对对对,桑塔纳的是“都市人”,不是“都市先锋”,谢谢纠正,一时写的顺就没注意。“福禄寿”确实是指的那三座神像,不过那好像已经出了北京市,属于三河了。侯龙涛待在垃圾船上是有一定原因的,文中就有。情节的展和细节的描写是互相矛盾的,我比较注重细节的描写,人物的每一个动作、表情、对话、心理,所以情节的展势必显得比较慢,我想大部分的读者也不希望牺牲细节来换取“一章过一月”的效果吧?说《金鳞》不好看,我可以接受,众口难调嘛,说《金鳞》更新太慢,我可就有点儿接受不了了。

    ***********************************

    4/12/2oo3

    “你们的现金都给我,把那些人身上的钱也都搜出来。”侯龙涛从一辆切诺基里拽出一个口袋,开始集资,不一会儿就凑了两万多块,“你们谁带着我的名片呢?”他从马脸那儿接过一张,把钱口袋和名片一起交到了齐大妈手里,“大妈,这些您拿着。”

    “这…这我不能要。”齐大妈把东西又推了回来。

    免费txt小说下载

    “大妈,”侯龙涛一跺脚,紧紧的握住老人的手,“大恩不言谢,这比起您对我和文龙的恩情算得了什么?”

    “是啊,”文龙也过来了,“大妈,您就收下吧。”

    “好好。”齐大妈不再推辞了。

    “等您孙子回来了,您一家人就先搬到亲戚家或是去外地,反正不要留在这里。”

    “好,我家在杭州有亲戚。”

    “那最好,两天之后,您照名片上的号码儿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您的所在,等毛正毅垮了,我派人接您回上海。”侯龙涛觉得自己的安排还算比较妥当了,一斜眼,正看到手下人在把捆着手脚、封着嘴的俘虏往后备箱里装,六辆切诺基外加三辆都市人,能装下九个,“让这个家伙跟我坐一起。”他指了指“土鳖”。

    “行。”大胖过去一把就将“土鳖”提拉了起来,往一辆切诺基的后座儿上一扔,自己也跟着坐了进去。

    “大妈,您一定要保重啊。”

    “我知道了,你们快走吧。”老太太目送着几辆车扬尘而去。好人终究有好报,齐大妈的命运从此就算是改变了,也许这对她来说并不重要,但却肯定是造福了后代。

    “大哥,车是从哪儿搞来的?”侯龙涛点上烟,由于香烟的味道,他身上的臭味儿已经不是很明显了。

    “在北京的时候,古叔叔就和这边的几家租赁公司联系好了,让他们把车存在火车站的停车场里了。”

    “唔唔”、“唔唔”

    “唔你妈了屄。”大胖给了“土鳖”一脚,因为切诺基比较宽敞,他本身又是瘦小枯干的,他是被迫缩在地上的。

    侯龙涛一把撕下了贴在“土鳖”嘴上的胶布,还连下来不少胡子,“你想说话啊?”

    “咿…”“土鳖”咬牙忍着没喊疼,“你到底是什么人?”他只是受命于毛正毅来抓人,并不知道目标的底细。

    “我是什么人?我是毛正毅最可怕的恶梦,哼哼哼。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你有没有兴趣啊?”

    “啊…这…什么事?”

    “齐大妈救了我们的事儿是瞒不住的,但毛正毅也不会因此而迁怒于她,你有没有打算把齐大妈隐藏我的情况上报呢?”

    “这…”

    “我劝你不要,不报告对你并不会有什么坏处,如果你报告了,致使齐大妈有个三长两短,我会亲自点你的天灯。毛正毅很快就要玩儿完了,也许你不信,但你要想清楚,万一我说的是实话,我连毛正毅都能搞掉,要兑现对你的威胁会不会有困难?”

    “土鳖”的眼珠儿转了转,虽然侯龙涛逃走并非自己的错误,但他知道,绝对免不了被毛正毅大骂一顿的,他原先还真是想好了要好儿好儿教训教训齐大妈的,也算是出口气,可现在听了这小子的话,再想想毛正毅对这件事儿的重视程度,好像还真是生死攸关似的,“我答应你。”

    “很好。”侯龙涛把一根儿烟塞进“土鳖”的嘴里,现在救命恩人的安全有了双保险,“大哥,火车站很可能已经被老毛的人把守住了,一会儿怎么进站?不能动武的。”

    “放心吧,古叔叔说了,有人拦尽管往里冲,警方不会干预的。”

    “是吗?”侯龙涛的眉头紧拧了起来,有太多的事情让他想不通。

    这时候,“土鳖”上衣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侯龙涛伸手把电话取了出来,放在他面前,让他看来电显示,“是谁?”

    “毛总。”

    “梁子,还有多长时间到火车站?”

    “不到一刻钟就能进停车场了。”司机回答了一句。

    “好。”侯龙涛又踢了踢“土鳖”,“你最好别出声儿。”

    他按下了接听键,“喂,毛总着急了?”

    “嗯?侬是谁?”

    “哈哈哈,毛总找了我这么久,现在总算是找到了。”

    “侯龙涛!?”

    “怎么,很意外吗?”

    “土鳖在哪里?”

    “土鳖?您手下的名字都好特别啊。”

    “侯龙涛,还有没有得商量?”

    “商量?哼哼,毛总,我这就要离开上海了,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再见面的机会,您有什么想吃的,就多吃点儿,有什么想玩儿的,就多玩儿点儿。”侯龙涛把手机的电源关上了。

    九辆车浩浩荡荡的进了停车场,大胖把“土鳖”手腕儿上的胶布撕了下来,“我们走了之后,你就可以把你的手下们放出来了。”

    “东星”的五个“大佬”走在中间,二十一个手提小黑包儿的精壮汉子在他们周围隐隐的形成了一个圈子,度适中的向火车站的大厅走去。

    出乎意料,几百米的距离,他们没受到任何的阻拦,可能是毛正毅在接到成功抓获目标的喜讯后就把驻防的人撤走了。在大厅门口儿有两个警察,见到大胖后转身就走。大胖凑到侯龙涛身边,“跟着他们。”侯龙涛又是吃了一惊,其中一个竟然肩配三枚金色的四角星,最起码是局长一级的人物。

    侯龙涛很想上去问个清楚,但从那两个警察的行动来看,他们并不希望跟自己扯上太明显的关系,他也就只好把几乎要从嗓子眼儿蹿出来的好奇心又咽回了肚子里。人流渐渐的稀少了,很明显,目的地一定是一个没有车任务的月台。

    “大哥,不会中埋伏吧?”

    “不会的,古叔叔说是可以完全信赖的人。”

    说话间,一群人已经出了通道,到达了月台上,两个警察并没有停留,而是一直走向另一个通道,又离开了月台。铁轨上停着一列只挂了两节车厢的火车,刘南就站在第二节儿车厢的门口儿,他看到侯龙涛和文龙如同乞丐般的狼狈样,有点儿目瞪口呆,嘴里叼着烟头儿正好儿掉在了手上,“啊!烫烫,哈哈哈,瞧你们丫那熊样。”

    “娘的,你弟弟受了大罪了,你他妈还乐?”侯龙涛第三个进入了车厢。全体上车后,只过了五分钟,1o:3o,火车没有像正常出站那样鸣笛,而是静悄悄的驶离了上海火车站。第一节儿车厢是餐车,第二节儿是没有空调的硬卧,水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侯龙涛让文龙先去洗,他有很多事情要思考。

    车厢里的人都在打牌、聊天儿,侯龙涛却一个人坐在打开的窗户边抽烟,凉风吹在脸上,让他的精神也好了不少。

    “琢磨什么呢?”刘南在他的对面儿坐了下来,“你丫还真是变成一只臭猴子了。”

    “三哥,咱们第一次见毛正毅,你为什么要叫上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