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67部分阅读
    “呵呵,龙哥确是老江湖了,我答应跟您合作。”

    “答应跟我合作?怎么讲?”

    “那种以强制强的手段还不能完全让人放心,我看不如这样…”侯龙涛把烟掐了…

    半个多小时后,四个人从楼上下来了,“霸王龙”向众人宣布,从今以后,与“东星”的关系从敌对转为合作,双方将把娱乐、餐饮方面的收入合二为一,然后平分。对于这个决定,两边儿的手下们是从心里往外的拥护,都知道对方不是省油的灯,真要是那么一直斗下去,难免不生流血事件,轮到谁头上谁也不愿意啊。

    “东星”七兄弟把“霸王龙”送上了s5oo,侯龙涛很谦恭的为他开关车门儿,“龙哥,以前我对您不敬的地方,您就不要计较了吧?”

    “那就要看你今后的表现了。”车窗慢慢的升了起来,八辆轿车和一辆摩托驶离了“东星初升”。

    “哥,那小子一直是又臭又硬,打也打了这么久了,是怎么被你说服的?”

    “侯龙涛很精,有商人的头脑,他起初就不是完全不想跟咱们合作,只是对于分成儿的比例不满意罢了,他一直跟我作对,不过是为了加大手中的筹码,是抬高身价的一种手段。”

    “小王八蛋,我还是信不过他。”沈毅皱起了眉。

    “我也没说我信得过他啊,回去之后,你帮我传话下去,在表面上要对‘东星’的人客客气气的,但所有店的经理,都要对账目做到心中有数儿,还有,每个季度要派专人查侯龙涛的账,小崽子要是敢跟我玩儿猫腻儿,我活埋了他。”

    “我说你也不会这么轻易就相信他的,放心,我会派人盯着那小丫那的。”

    现在的车队只剩下了四辆车,一辆是“霸王龙”的benz,另外三辆是“九龙”乘坐的,其他人都因为事情已经办完,各奔东西了。本来司徒清影骑车跟在最后的,但现在她也不见了,在离开“东星初升”没几个路口儿的时候,她就掉转车头,顺原路返回了…

    免费txt小说下载

    第一百一十二章 刺王杀驾

    编者话:“青城”不是笔误,是我确实记成了“青城”,应该是“秦城”。ak47嘛,我记得有一次看一个介绍青海大狱的片子,那里的狱警好像拿的是ak47。“公社”每周六开放注册。读者对本章本身的评论,不论是说好还是说坏,我都愿意看,只要不是指着鼻子臭骂就行。如果我的消息没错,“国a”是国务院的通行证。上次有一位老兄给我了一个短消息,是关于车牌的,结果因为“羔羊”改版,保留的短消息都被删了,麻烦兄再给我一次。侯龙涛学的是information system,有他在边儿上,他的同学是没有机会复制影片的。“霸王龙”要是强奸过司徒清影,他也就没资格跟侯龙涛合作了。

    ***********************************

    6/1o/2oo3…6/11/2oo3

    侯龙涛把人都“遣散”了,他和武大把车停在了后面的停车场,两人一起去取了车,也就分道扬镳了,虽然他和文龙住在一个院儿里,但因为他是从如云那儿直接来的,文龙自己也开了车,已经和其他兄弟一起走了,这下儿他是“形单影孤”了,黑色的sl5oo驶上了寂静的大街。

    “东星初升”对面儿的一条胡同儿里,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把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个人把头盔往脑袋上一扣,伸手摸了摸摩托夹克儿内兜儿里那个铁家伙,纯银色车身的har1ey…davidson vrsnetz。

    侯龙涛先开始并没在意,等开了十几分钟,都快到家了,才开始觉得后面那盏孤灯就是在跟着自己,他没从二环路的出口出去,继续开了下去。又过了十来分钟,那盏车头灯还是在自己的身后不即不离,侯龙涛眯了眯眼睛,掏出手机,按下了储存着文龙手机号儿的那个快捷键。

    sl5oo在二环上跑了一整圈儿,从德胜门桥转了出来,又回到了“东星初升”,侯龙涛把车停在大门前,从小门走了进去。两分钟后,vrscav…rod也到了,穿着黑色皮短裤的骑士下了摩托,摘下头盔,走到了小门儿边,从衣兜儿里掏出根儿铁丝儿,捅进了锁眼儿里,拨了两下儿才现根本就没锁。

    机车骑士轻轻的进入了开着灯的大厅,从夹克儿内兜儿里掏出了一把“五四”,缓缓的走了两步,突然听到连续几声儿台球儿的撞击声,那是从快到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里传出的,骑士又一步一回头的挪了过去。

    侯龙涛一个人站在一张斯诺克的球台前,拿起按子边上的鞘粉蹭了蹭“枪头儿”,“小白虎,来了就请进吧。”门外的机车骑士走了进来,正是司徒清影。

    “来跟我幽会吗?我没想到你会这么主…嗯?”侯龙涛看到了对着自己的黑洞洞的枪口,不由得稍稍吃了一惊,他当然知道女孩儿是来跟自己拼命的,却没想到连“喷子”都会用上。

    “我说过我要杀了你。”司徒清影的声音很平稳,听上去就是决心已定,没有什么能改变她的意志。

    虽然事情与预料的有所不同,但侯龙涛也不能坐以待毙啊,“你不顾你干爹了?”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你今天辱我太甚,我怎么还能容你?”女孩儿向前上了两步,“你给我跪下!”

    “哼哼,说笑吧?”

    “我像吗?”司徒清影把枪举高了,一字一顿的重复了一遍,“你给我跪下。”

    “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也许有时会跪跪老婆,你再跟我睡几次,没准儿我能满足你的这个要求。”

    “你这个王八蛋,”女孩儿咬紧了银牙,握枪的手都被气得稍稍抖,“死到临头,还敢在嘴上讨我的便宜,跪下!”

    “你不觉得你的要求很奇怪吗?”侯龙涛做出一副嘲弄的表情。

    “有什么奇怪的?”

    “既然我是死定了,当然要多讨点儿便宜了,更不会听你的话,除非你打断我的两条腿,要不然想让我跪,你得先脱了裤子,趴到地上,把屁股撅起来。”

    “你妈了屄!”司徒清影又是前进两步,看得出,她把枪把握得更紧了。

    侯龙涛可有点儿不明白了,按说以女孩儿刚才表现出来的决心,别说是自己说了这么多不中听的话,其实自己连话都应该没的说就被崩了。对于这种情况,他只能得出一种结论,美女的决心并不在宰了自己上,可她的眼神中却又真的充满着无比的坚毅,那她到底是为了达到什么目的而来的呢?

    “你想干什么就干吧。”侯龙涛弯下腰,用白球击中了近在咫尺黑球儿,却没有入袋。司徒清影突然好像不知该怎么办了,她没料到男人会这么坦然自若的面对死亡威胁,她只是在那儿举着枪,有点儿像是在等待什么似的。“咳咳”,门口儿传来了两声儿咳嗽,女孩儿一惊,转过了头,却没有看到人。

    “啊!”司徒清影痛叫一声,她的手腕儿上狠狠的挨了一球杆儿,“五四”应声落地。就在女孩儿一捂手腕儿的同时,门外冲进了四个男人,和侯龙涛一起把她按在了地上,虽然她极力的挣扎,还是很快就被人把两脚捆在了一起,双臂也被倒剪到背后绑住了。

    侯龙涛站了起来,“肏,你们丫那刚才等什么呢?”

    “这娘们儿手里有‘喷子’,我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啊,”马脸把枪从地上捡了起来,摆弄了摆弄,“小婊子还真他妈够狠的。”

    “知道她狠还他妈让我一人儿在这儿撑了半天?你们不怕我被崩了啊?”

    好看的txt电子书

    “看你不是挺踏实的嘛,你都不怕,我们怕什么?”二德子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四哥,脱了衣服给他们看看。”文龙知道侯龙涛怕不怕从他的言谈举止和面部表情上是看不出来的,这也是上海之行的收获。

    “哼,小丫那。”侯龙涛把西装脱了,扔在球台上,稍稍侧身,就能看到他衬衫上有被后背出的汗浸透的地方,“我他妈又不是铁打的,枪指着脑袋能不怕?”

    “我还以为你真的是天生不知道害怕呢,哼。”半天没出声儿的司徒清影突然蹦出了一句,她被绑之后就没打算再说话,要做出一副“要杀要剐随你们便”的样子,结果还是没忍住这个讥讽仇人的机会。

    “小贱货,我让你丫那口儿正。”大胖抬脚就往女孩儿的身上狠狠的踢了过去。

    “唉唉唉。”侯龙涛“眼疾脚快”,伸出一条腿挡在了司徒清影的身前,结结实实的挨了他大哥一脚,“哎呦、哎呦,”他捂着右小腿,在小范围内单腿儿蹦了起来,“大哥,你他妈也太狠了吧,哎呦。”

    “我肏,你丫疯了?我又不是要踢你。”

    “这妞儿是我的,踢她也不行啊。”

    “你丫脑袋大了?这小娘们儿要宰了你。”

    “打是亲、骂是爱,行了行了,都出去打牌去吧。”侯龙涛开始向外轰人,四个人骂骂咧咧的离开了台球儿厅,出门前,马脸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话。

    侯龙涛把门关上,上了锁,转过身来,脸上已有了温和的笑容,“小白虎,又落到我手上了,怎么办啊?”司徒清影已经翻过了身,费力的借着球台腿儿坐了起来,既不看男人,也不回答他的问话。

    侯龙涛走过去,在女孩儿的身边蹲下,伸出左手抓住她的下巴,把她的秀面转向自己,“回答我的问题啊。”司徒清影倔强的一甩头,仍旧是一言不。

    “哼哼,我为你挨了一脚,你就这么报答我吗?”

    “那是你自找的,没人要求你那样做。”

    “原来你还会说话啊,我还以为你突然哑了呢。”

    司徒清影又不出声儿了。侯龙涛突然探头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儿,“咱们做爱吧。”

    “除了强奸,你还能有什么法子对付我。”司徒清影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男人对付女人,你不觉得强奸是最好的办法吗?”

    “哼,一句话,你有多大的本事尽管使出来,我以前没怕过你,现在也不会怕你。”

    “嗯?”侯龙涛忽然有了一个很奇怪的念头,如云是自己见过的最坚毅、最智慧的女性,就算是她,当知道自己要强奸她的时候,都没有司徒清影现在这般镇定,她的平静是出奇的、不合常理的,再结合这一段生的事情,她就好像是希望自己强奸她一样,“我可以把你交给我的几个兄弟,让他们轮奸你。”

    “什么!?”司徒清影猛的转过头来,紧盯着男人的眼睛,“你说什么!?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侯龙涛站了起来,慢慢的踱着步,“你不是不怕我强奸你吗?轮奸怕不怕?虽然把头剪了,但你可人的容貌没变,身材也是一流,我想我的兄弟们是会很乐意陪你happy happy的。”

    “你不怕我干爹不饶你?”

    “你干爹?我想他会明白当我觉自己的盟友拿枪顶着我的头时的那种失去理性的狂怒的。”

    “他会宰了你的,他不会因为自己而出卖我的。”

    “那你怎么又能为了自己的一时之气而出卖他呢?”

    “这…这…”司徒清影无话可说了。

    “你当然不能,所以你今天来找我,根本不是要杀我,而是要我强奸你。”

    “你能听到自己在说什么吧?”司徒清影对于男人的自以为是嗤之以鼻。

    “你可以不承认,但你的行动已经把你出卖了,你不在乎被我强奸,却在乎被其他人强奸,不是吗?”侯龙涛对自己的推断越来越有信心了。

    “废话,一个是被一条狗强奸,一个是被一群狗轮奸,是人就知选前者。”

    “错,是人就知道两个都不选,既然你选了第一个,说明你想要的就是第一个。”

    “你不觉得自己可笑吗?”

    “别人都可以觉得可笑,你却不可以,因为你就是奔着让我强奸来的。”

    “狗屁。”

    “不见棺材不落泪,我现在就去把人叫来,你的屁股可能都会被肏开花。”

    侯龙涛向门口儿走去。

    “站住!你给我站住!”这下儿司徒清影可有点儿急了。

    “哼哼,”侯龙涛停住了脚步,转回身,“急了?放心吧,你诚心诚意的来把身子献给我,我是决不会辜负你的。诶诶诶,”他看出女孩儿又要恶语相向,赶忙摇了摇手指,“你再敢骂我一句,我可就真的不再跟你客气了。”

    “你侮辱我的身体还不够,还要侮辱我的灵魂,还不许小娘我骂吗?”

    “我怎么侮辱你的灵魂了?”

    “你说我是个来找肏的贱屄!”司徒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