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75部分阅读
    忝钦庋墓丝汀!薄?br />

    “你自己不摘,我可要帮你摘了。”

    “你敢!?我这儿是合法卖买,是受法律保护的,你要是敢闹事儿,我可要报警了。”

    侯龙涛看了一眼玉倩,只见她还是在甜甜的微笑,不过黑亮的眼珠儿开始向上转,好像是在示意可以开始了。“你还真不愧是美国人,只有当法律对自己有利的时候才遵守。”侯龙涛突然一把抓住了刘老板的领带,猛的向下一拉,把他扥的一趔趄,摔到了桌子上,脸都贴在了桌面儿上。

    “干什么!?干什么!?放开我。”

    侯龙涛一伸手,接过了文龙递来的折叠刀,用刀面儿拍了拍刘老板的脸颊,“你再动一下儿我看看。”剩下的六兄弟全都站了起来,把其他顾客的视线挡住了。

    “有话好说。”刘老板停止了挣扎,他本来力量就没有对方大,没有刀子都起不来,有了刀子更是起不来了。

    “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关两个月的门,等你恢复了营业,我再让人天天来问候你,你现在乖乖的把那块儿裹尸布给我扯下来,我就当什么都没生过,好不好?”侯龙涛慢条斯理的威胁着,“我这么跟你说,你可能觉得我是在唬你,也许我就是在唬你,你现在就可以报警,只要你有那胆子。”他一抖胳膊,把姓刘的推开了。

    刘老板退了两步,这才开始仔细的打量面前的一群年轻人,看穿着打扮像大款,看举止像流氓,听说话又有点儿官面儿上的味道,很可能是一帮家里有权有钱的“太子”、“公主”。他是从国内出去的,知道最好不跟什么人结仇儿,“john,take don the flag。”

    “yes,sir。”吧台后的调酒师和一个伙计一起把星条旗摘了下来…

    好看的txt电子书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外交事件(上)

    编者话:我引用的可能不是《国旗法》里原话,但《国旗法》里绝对有那样的规定,请在网上查找有关合肥一家名为“西部客”的西餐厅悬挂美国国旗的报道。一个流氓碰到老外欺负自己的同胞,心想“你丫怎么这么牛屄啊?”上去把老外打了一顿,他并不是出于什么爱国心,他的行为只是表面行为;一个文明人看到了同样的一幕,却很坦然的走开了,他没有制止老外的行为,因为他不屑去做这种表面的爱国行为,他边走边在大声谴责着流氓的表面行为,谴责流氓不会从心中爱国。“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是中国的古训,当今的社会,不为小恶是太难了,放下不说;说说小善,不为小善者、不屑为小善者可以冠冕堂皇的大骂为小善者是表面行为,唉。tina小姐的回复看到了,不过邮件也就没收到过。fdy兄的理解有误,“美籍华人”是对于出生在中国,后加入美籍的人的称呼,出生在美国、成长在美国的有中国血统的人不属于美籍华人,如果你找到第一代的法国移民、德国移民,问他们是什么人,大部分不会说出“美国人”三个字的,而且自豪和鄙视是两码事,“我是美国人”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语气下说出来,就包含着不同的意义。退一万步,“华人”指的是血统,不是国籍。上一章确实是算错了,玉倩应该是二十,合集中会改正。

    ***********************************

    7/11/2oo3

    “我肏,你丫刚才说的那几条儿法律是不是真的?”在刘老板认怂之后,几个人也就开始正常的聊天儿了。

    “当然是真的了。”侯龙涛白了马脸一眼。

    “你丫怎么知道的?”

    “你们都不看新闻是怎么招啊?已经有了好几起因为悬挂外国国旗引起的纠纷了。”

    “诶诶诶,看看。”二德子忽然捅了侯龙涛两下儿。

    一群人顺着二德子的视线一看,有四个男人走进了酒吧,正是刚才吃饭时那一高两矮三个老外和翻译,他们坐在了不远的地方。那个高个儿叫了一个伙计过去,指着吧台后原来挂美国国旗的地方问了几句,那个伙计边回答边向这边指了指,那个老外一拍桌子,竟然走了过来,翻译像条狗一样跟在后面。

    等老外来到跟前,侯龙涛才看出来,这家伙比自己高了最少半头,得有一米九几,大概跟大胖差不多,但绝对没大胖那么壮。

    “ho asked the bartender to takedon the flag?”老外也不等翻译说话,上来就吼。

    “i did。you got a problem ith that?”侯龙涛一梗脖子,“傻屄。”

    “hat did you say?”

    “go learn some netese。”刘南也添了一句。

    “guys,guys,net。”刘老板赶紧过来劝解,他把老外拉到一边儿解释了一阵,说明中国的法律,当然没把自己被人胁迫的事儿讲出来。

    “stupid netese la。”老外一甩手,不服不忿的走回自己的桌子,但还是经常向侯龙涛他们投来敌视、鄙夷的目光,但他毕竟是男人,也现了玉倩的美貌。

    不一会儿,一个伙计给玉倩送来了一杯“magarita”,“小姐,这是那边那位先生送给您的。”他对这桌儿这几位可是有所忌惮,完全没用英文。

    “谢谢。”玉倩都没给侯龙涛说话的机会,就把酒就接了,然后转身冲那个老外举了举杯,也没喝,就又把杯子放在了桌儿上,把文龙叼着的烟头儿抢了过来,往杯子里一扔。

    在一阵哄笑声中,那个老外的脸可就有点儿挂不住了,在酒吧送酒被女方拒绝是很正常的,是男人就应该有那种接受现实的风度,但这样被戏耍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忍受得了的了,要不是他的两个同伴拉住了他,他还真就要过来再说上两句了。

    这一切侯龙涛都看在眼里,他今天不跟个老外动手就不舒服,“再玩儿大点儿?”

    “问我?”玉倩一抬眉毛。

    “是啊。”

    “无所谓,你想玩儿多大我都撑着你。”

    “哈哈哈,我现在可真是好奇了,你家里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不告诉你。”

    “哼哼,早知道去年你走之前想告诉我的时候,我就该接受的。”

    “你错过机会了。”

    好看的txt电子书

    侯龙涛苦笑着摇摇头,起身向舞台走去,那里有一个刚刚到达的乐队在准备乐器,“嗨,哥儿几个帮我个忙儿啊?”

    几个乐手都是长头、小背心儿,一幅“摇滚青年”的打扮,其中一个放下了手里的活儿,“什么忙儿?”

    “帮我伴个奏。”

    “你要唱?”

    “是。”

    “那也得等点歌儿的时候才行。”

    “破个例吧。”侯龙涛从西装的内兜儿里掏出一捆人民币,“银行的封条还没拆呢,一万整。”因为身边的现金快用完了,他今天下午刚取了三万。

    “哟喝,您是真想唱啊?”

    “怎么样?”

    “什么歌儿?”

    “‘红色摇滚’的《志愿军战歌儿》。”

    “这儿是‘美国吧’。”

    “怎么了?是‘美国吧’,又不是美国。”

    “行,您来吧。”

    “肏,四哥要唱歌儿?”马脸看了看二德子。

    “他要干嘛啊?”文龙瞧着玉倩。

    “我也不知道,应该是想激那几个老美跟他动手,你们没问题吧?”

    “切,说什么呢?我们哥们儿是从小儿打起来了,有什么问题?”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为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国好儿女,齐心团结进,抗美援朝,打败美帝野心狼。我的爸爸,去过朝鲜战场,为了保卫祖国,为了保卫家乡,打败了美帝,保为了和平。嘹亮的军歌,威武雄壮。我们的先辈去朝鲜打仗,英勇战斗,是民族的脊梁。鸭绿江水静静的流淌,嘹亮的军歌,在耳边回荡…”

    侯龙涛在雄壮的音乐伴奏下嚎了起来,虽然他天生就五音不全,但这歌儿唱的倒还没太跑调儿,酒吧里客人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过去了。刘老板在隔音的办公室里,根本听不到外面的情况,他要是现演奏的曲目和事先预定的不同,早就会出来制止了。

    “stop!stop!”那三个老美冲了过来,他们已经通过翻译明白了歌词的大意,还了解到当年在朝鲜战争中,中国军人就是唱着这歌儿,把自称天下无敌的美国海、6、空三军打得人仰马翻,老老实实的退回三八线后,这是一杀美国人用的歌儿,他们现在可要奋起维护美国的尊严了。

    “ap?”侯龙涛从台上跳了下来。

    “hat the funetg?”

    这个高个儿已经喝了三、四杯“tequila”,都有了四分醉意了。

    “get lost,you loser。”

    “say it again。”

    “you loser。”

    “you ant to getbeat up?”

    “hell yeah。”

    两个人越离越近,几乎都贴到了一起。

    好看的txt电子书

    侯龙涛的兄弟们也都上来,黄慧还是比较淑女的,没来凑热闹,但玉倩就不同了,直接站到侯龙涛身边,嘴里也不闲着,“amerinet suckers。”

    那个老外刚才就受了这小妞儿的气,现在又被她骂,自然不会毫无反应了,他一探头,做势看了一眼女孩儿的屁股,“nice ass。ho about e get together later?i ill letyou taste my huge amerinet cock。”

    “smart asshole。”侯龙涛这还能干,刚想动手,没想到老美比他还急,已经一把将他推了出去。玉倩是第二个动手的,上去就给了那高个儿的裤裆处一膝盖,然后自己立刻就退开了。

    “you little hore!”老外咬着牙,这一下儿被磕的不轻,他左手捂着自己的胯间,举起右手就想去打玉倩,“bitch!”

    侯龙涛挨的那一下儿也很重,他向后急退了好几步才站稳,正好儿停在了两张台球儿桌中间,顺手就从案子上抄起了一根儿球杆,“you motherfucker!”他冲上前去,抡圆了抽在高个儿的肩膀上。“啪”的一声,球杆儿从中间断开了,可见用力之足。出乎意料,那个老美还挺壮的,虽然很痛苦的惨叫了一声,但看架式还想还手儿。

    “fuck your mama!”英语再不好,这句还是会骂的,兄弟七人一拥而上,和三个老外打成了一团。老美们可不光挨揍,也伺机还击一两下儿,但明显是处于极为被动的状态。那个翻译不过是个没骨气的知识分子,可不敢加入战团,一看到真的动了手儿,早就躲到一边儿拨电话报警了。

    刚把高个儿拉倒在地踢了两脚,刘老板就闻讯从办公室冲出来劝架了,他拉住了侯龙涛的胳膊,“别打了,你们不要在这里闹事儿啊。”侯龙涛是第一次打老外,还是那些趾高气昂的美国人,正在兴高采烈之时,却有人出来捣乱,那还了得了?回身照着姓刘的脸上就是一拳,打得他鼻血长流。

    11o的反应也算很迅了,警笛声由远而近,停在了酒吧外面,五、六个警察冲了进来。侯龙涛他们以前可是经常和警方打交道的,可以说是无比的“懂事儿”,都没等条子话,他们就已经停了手,还都特自觉的向后退了好几步。

    三个老外可就没那么乖了,爬起来的时候还是“funet”的骂个不停。

    “刘老板,怎么回事儿啊?”带队的警察走了上来,他们都是三里屯儿派出所儿的,对于这些酒吧的老板还是很熟悉的。“我也不知道啊,我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打架了。”刘老板用手绢儿捂着口鼻,指了指侯龙涛他们,心里是真想把责任都推到他们身上,但他还算是个比较识时务的主儿,暂时不站在任何人的对立面儿是明智的选择。

    “你鼻子怎么回事儿?”

    “被碰了一下儿。”

    “你看看有什么损失吧。”那个警察转过身,突然看清了侯龙涛的面目,侯龙涛也看清了他,两个人都是一愣。“哈哈哈哈,姓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