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80部分阅读
    竺婊娜喽似鹄矗⒚挥杏昧Γ袷俏氯岬母!?br />

    “唉…”如云轻轻叹了口气,她没有睁眼,也没有阻止爱人,小男人对自己身体的迷恋让她多多少少有自豪的感觉,而且光是这么隔着衣服摸摸,应该也不会影响到自己一会儿的公事儿。

    只可惜,侯龙涛是没有这么容易满足的,他轻轻巧巧解开了爱妻衬衫的两颗钮扣儿,色手从分开的领口儿伸了进去,双掌托住了半杯的胸罩儿。

    “死小子,你一点儿自制能力都没有…嗯…嗯…”如云还没骂完就出了轻声的呻吟,她的奶子被男人从背后像揉面团儿一样的搓动着,右边的罩杯被些许的推开,使得乳头儿暴露了出来,被坚硬的指甲剐了两下儿,又被左右的拨动,很快就充血勃起了。她抬右手按住了小丈夫的左手,本意是想制止他的对自己的猥亵,但却不自觉的变成了帮助他活动,抓捏自己的丰乳。

    侯龙涛尽量的张大手,试图把两团柔软的雪白肉球儿完全掌握住,问题是36d的丰乳不是轻易就能够对付的,但也更让他兴奋,十指不断的加力、加,尽情享受细嫩乳肉随之产生的弹性。

    如云被抓的舒爽无比,屁股一下儿一下儿的缩紧,双腿在巨大的写字台下绷直了,螓猛仰,“啊…嗯…”

    “嫦娥姐姐,你好美。”男人的左手继续揉捏爱妻丰挺的豪乳,腾出右手,把西裤的拉链儿打开了,放出硬梆梆的阴茎。

    “吻我…”如云伸起左臂,勾住了爱人的脖子。

    侯龙涛立刻低下脑袋,歪头叼住美女的红唇,把舌头捅入她嘴里。

    正在两人吻的难分难解之时,桌上的对话器突然响了起来,如云不舍的吐出爱人的舌头,按下了对话器,“月玲,有事儿吗?”

    “许总,本田公司的拳志郎先生已经到了。”月玲脆脆的声音传了出来,想来她早就回来了,因为不知道侯龙涛在屋里,一直也没有进来。

    “好,你让他稍等片刻。”如云站起身来,边调整自己不均匀的呼吸,边整理着零乱的衣裙,转头白了一眼男人,“叫你别闹了,你就不能听一次话啊?”

    “能,”侯龙涛上来一步,右臂揽住美女的纤腰,脸埋进她的勃颈间舔舐,左手把她的右手拉到自己的胯间,按在热腾腾的肉棒上,“好老婆。”

    “你…”如云跪了下去,右手握住大鸡巴套动了两下儿,用香唇在赤红的龟头儿上一吻,同时左手拉开裤口儿,把阳具推了进去,又把拉链儿拉上了,“老公听话,不能影响了公事儿。”

    “我知道,”侯龙涛把爱妻拉了起来,在她红晕未祛的脸蛋儿上深深的亲了一口,“等我从怀柔回来,一晚上我都不让你睡。”

    “哼,依你就是了。”如云坐回桌后,“你帮我把人叫进来吧。”

    “好,”男人边向门口儿走边把衣服整好,“把月玲借给我吧?”

    美女一笑,没有回答。

    侯龙涛把门打开了,只见在外面的大沙上坐着一个三十多岁、快四十了的中年男子,一身高级的米黄色西装,长的斯斯文文,留着和自己一样的型,连脸型儿都跟自己差不多,“拳志郎先生吗?”他虽然讨厌日本人,但也知道没必要见个日本人就横眉立目,而且做为商人,初次见面时的礼貌是必要的。

    “我是。”拳志郎站了起来,当他看清面前的男人时,稍稍吃了一惊,除了那副黑边儿眼镜儿外,和自己长的还真有点儿相象。

    “涛…侯总?”月玲也有点儿意外。

    侯龙涛冲美人一笑,又抬头看着男人,“许总请您进去。”

    “谢谢。”拳志郎走入了总经理办公室。

    侯龙涛在他的身后把门关上了,朝月玲勾了勾手指,“跟我来。”

    如果他注意到了如云第一眼见到来人时的表情,他是不会离开的…

    好看的txt电子书

    第一百二十章 狭路相逢

    编者话:“拳志郎”听起来挺像“犬之郎”的,也有读者指出了,不过这名字不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我在网上玩儿机器人大战的时候,有个叫“拳志郎”的台湾人老是欺负我,现在就在书里他妈的狠狠搞他一下儿。也有人说“犬之郎”岂不是连如云也一起骂了,在我的印象里,“郎”是对男人的统称,主要用于儿子一辈儿,在日本人从中国剽窃的文化中也继承了这一用法,什么太郎、次郎的,再说“拳志郎”已经不是如云的老公了,就算理解成“犬的老公”也无所谓。又有人高呼美国的税比中国轻多了,懒得再回答了。现在的公社必须从 。red。 进。想不到在看色情文章的俗人中还有a1ternative兄这样一位世外高人,能连用三次回复损我却不带一个脏字儿,我就没你那么文雅了,不爱看请滚蛋,你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大家口味不同,你不爱看我的书,我一点儿问题也没有,你骂《金鳞》,我也能忍,为什么要一遍又一遍的讥讽我个人呢?难不成你母亲认识我?这是我在回国前的最后一章了,下星期开始期末考试,没时间再写了,请大家注意下一章的表时间。

    ***********************************

    7/18/2oo3s

    如云在那个本田公司投资部副经理没进办公室之前就礼貌性的站了起来,可当对方真正出现在面前时,她却没有按照惯例主动伸手,她的手刚刚抬到桌沿儿处就僵住了,脸上充满了极度惊讶的表情,她万万想不到,十多年后,会在这种情况下和那个改变了自己一生的男人重逢,“方…方杰…”

    “云云,”拳志郎微笑着走到办公桌前,“不请我坐吗?”

    “拳先生,请称呼我许总。”除了刚才跟侯龙涛亲热后还未退去的桃红色,如云的神情已经恢复了正常,她把手伸了出去,很正式的和男人握了握,“请坐吧。”有了这一握,她很明确的向对方传达了一个信息,“咱们之间除了生意,没有其它任何关系”。

    “许总,”拳志郎微微一笑,他并没有很严肃的对待女人用行动传达的“警告”,因为他看到了那美艳面庞上的两朵红云,误以为它们是为自己升起的,“岁月不仅没在你身上留下任何不好的痕迹,反而把你塑造的更完美了。”

    “拳先生,iinetda没有合作关系,你有什么业务,请开门见山的说出来。”

    “咱们有十三年没联络过了吧?”拳志郎看着眼前的天仙美女,比当初自己离开时艳丽了很多,特别是在气质上,完全从一个美丽的居家少妇变成了光艳照人的商场女强人,那双无框儿眼镜儿后的明亮双眸闪烁着智慧的光茫,眼角儿眉梢儿都透露着成熟与自信,“倾国倾城”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形容词了,真不知道自己当初怎么会抛弃这么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女人,“你过得还好吗?”

    “拳先生,我的时间很有限,如果你想谈私事儿,恕我不能奉陪。”如云脸罩寒霜,简直比当初第一次与侯龙涛见面时还要冷淡百倍。

    “云云,我知道你恨我…”

    “请你离开吧。”如云伸手按下了对话器,想要叫自己的秘书进来送客,等叫了一声“月玲”才想起来她被侯龙涛借走了,大概现在正不知道用哪张“小嘴儿”套动那根粗大的阳具呢。

    “我大伯刚刚去世,我这次回来是给他办丧事的,所以虽然一直想来看你,却老是没时间。”拳志郎早已料到了女人的反应,他并非无备而来。

    “方伯伯去世了?”如云的语气果然有所缓和,当初自己和这男人离婚后,他家只有他大伯不赞成他的行为,后来也是他大伯帮助自己打点的赴美事宜。

    “一个半月之前,心脏病突。”

    “唉…”如云有点儿内疚,她远渡重洋之后一心扑在学业上,很快就和方伯伯失去了联络,就算回了国,也没有再找过他,现在想来,真有点儿“忘恩负义”,“i‘m truly sorry。”

    “谢谢,我明天就要回日本了,晚上一起吃顿饭好吗?叙叙旧。”拳志郎立刻就乘胜追击。

    “我跟你没什么旧好叙。”如云的感情流露转瞬即逝。

    “你恨我,我不怪你。”

    “我为什么要恨你?你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个陌生人。”

    “你这样说就太不公平了,你对陌生人会这么冷漠吗?”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不是作为honda的代表来谈业务的,就请你离开吧。”如云起身过去拉开了门,亲自送客。

    “云云,”拳志郎站了起来,走到门边,“为什么要这么绝情呢?”

    “请离开。”

    “我…”

    “需要我叫保安来吗?”

    “好,我走。”男人出了办公室,“云云,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没有一天不想念…”办公室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他微微一笑,转身向电梯走去,虽然没有出现来之前幻想的那种好结果,但此行的目的还是基本达到了。

    如云背靠在门上,双臂自然的垂在身体两侧,她仰着头,双眼逐渐模糊了,两行清泪不受控制的顺着面颊悄无声息的滑落,她身体中的力量像是突然被抽空了,两腿软,缓缓的坐到地上,额头顶住膝盖,双臂抱住了小腿,整个人蜷成了一团,她没有出一点儿声音,但肩头却在不住的抖动。

    当初如云在和薛诺谈心的时候,曾经说过自己已经不恨方杰了,她当时并非有意说谎,而是真的以为自己对那个男人早就没任何感情了,可她当年受的委屈何其之大,被伤的何其之深,十三年后,突然见到绝情的前夫,心中的伤疤又生生的被揭开了。在她高贵坚毅的外表下,仍旧是一个感情丰富的少妇,从相亲相爱到恩断义绝,一幕幕的情景像幻灯片儿一样在脑中盘旋,挥之不去。

    良久,如云站了起来,抹去了眼角儿的泪水,转身把门打开了一条缝儿,看到外面没人,闪身出了屋,低着头快步走到洗手间,把自己仔细的整理了一番,掩盖了一切哭过的痕迹,换上了一副淡淡的笑脸。出了洗手间,她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向投资部走去,迎面碰上了一脸娇艳桃红的月玲,“龙涛呢?”

    “他在办公室。”月玲说起话来还有点儿喘。

    “死丫头,你美了?”

    “还用问?”

    “把你手上的活儿干完了,咱们就可以回家了。”

    “不急,他现在没事儿。”

    “哼哼。”如云白了对方一眼,她明白自己的秘书是什么意思,但现在自己可没那个心情。

    快要4:oo了,侯龙涛点上颗烟,开始收拾自己的办公桌儿,打算整理好就走,刚才和月玲在上面胡天胡地,弄得一塌糊涂。“又在办公室抽烟,你可真够冥顽不灵的。”如云在敲了两下儿门儿之后走了进来。

    “呵呵,谁还敢管我是怎么招。”男人站了起来,他虽然在嘴上很硬,但还是把烟掐了,老婆说比老妈说还管用。

    “你晚上没事儿吧?”

    “嗯?我要去怀柔啊。”

    “噢,对,”如云轻轻的拍了自己的脑门儿一下儿,“你刚才还说过呢,我怎么会忘了呢。”

    “怎么了,有事儿吗?”

    “没事儿,就是想让你今晚去我那儿,算了,你办你的事儿吧。”美人说完就转过身,想要离开,她掩饰的非常好,没显露出一点儿情绪的波动。

    侯龙涛一步窜到美女的背后,抱住了她的身子,双臂挤压着她的大奶子,脸颊蹭着她的粉面,“老婆,我回来之后真的会一夜都不让你睡的。”

    “好了,”如云抬起右手,伸到后面轻轻拍了拍年轻爱人的脸颊,“你玩儿的开心点儿。”

    “嗯,日本人找你干什么?”

    “没事儿,普通的合作事宜。”

    侯龙涛把女人放走了,他一心想早退,也就没再继续追问honda的事,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虽然他很细心,可也不能完全看透如云的内心,他只是本能的感到爱妻的行为有点儿反常,但这种感觉只是极其微弱的,他自己都没有真切的感受到…

    出去玩儿,西服革履的就不太不合适了,侯龙涛离开办公室后先回家换了一件儿t-shirt,一条过膝的牛仔短裤,穿着拖鞋就上路了。今天从3:oo多开始,就开始阴天,虽然没有了太阳的暴晒,但却更闷了,几乎让人喘气都困难,看来一场大雨是不可避免的了。

    sl5oo开到了玉倩家楼下,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但女孩儿还没出现,看来迟到是她的习惯。侯龙涛把椅背儿调低了一点儿,打开车窗,把烟点上,开始仰头闭目养神。一阵香风从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