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97部分阅读
    我知道这次我哥一定会下决心搞掉你的。可我还是不放心,我想把那个领舞的小妞儿抓来审审,却听说清影已经把她送回老家休养,我又他妈打听不出她的老家在哪儿,我的本能就告诉我,还是不保险。“

    “那小丫头根本就没离开北京,我把她给藏起来了。”侯龙涛很得意的笑了笑。

    “你聪明,可我也不傻,就算在清影找人砍你之后,我还是决定再考验你一次,也就是那天晚上了,如果你的表现还不能让我放心,我就真的宰了你,反正我哥没让我们知道你和他的关系,他生气也不能真把我怎么样。我就是不明白,你既然怕死,又确实是跟他串通的,你怎么会通过了考验呢?”

    “哈哈哈,”侯龙涛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与生俱来的逻辑思维能力,我的脑子就是我最好的防身武器。”

    “你他妈的说明白点!”沈义知道自己今天是九死一生,死也要死个明白,“我到底在什么地方疏忽了!?”

    “说实话,你算是老奸巨滑了,也没有什么疏忽的地方,你唯一的错误是选错了对手,从一开始,你的失败就已经是注定的了。”

    “怎么讲?”

    “龙哥是不会指示人真的做掉我的,至少在把内奸挖出来之前是不会的,那么这个家伙…”侯龙涛指了一下儿趴在地上的“龙二”,“…就一定是在自作主张的行动。”

    “他可能是出于为干爹出气的心理啊。”

    “别急,龙哥最疼清影,就连她都不敢真的违抗龙哥的命令,别人就更别说了,龙哥不是说过,清影的仇由清影自己报吗?我当时就想了,这世上大概只有两种力量能驱使‘龙二’把他干爹的话当耳旁风,一种是爱情的力量,另一种是金钱的力量。”

    “爱情?”

    “是啊,如果他爱清影,而我又把他爱的女人强奸了,那他就是在做一个男人必须做的事情,可是清影并不爱他啊,所以他这样做的时候,就一定会把清影一起叫来,一是取悦她,二是出气,但她不在,于是我断定,肯定不会是为了爱情。”

    “你错了!姓侯的,枉你自命不凡,哈哈哈,”“龙二”突然高声叫起来,“不是为了清影,我怎么可能背叛干爹呢?”

    “我知道,后来你一说要我把她交给你,我就知道我估计错了,可当时就因为我错了我才能活下来,要是我判断对了,告诉你一切都是假的,我早死了。”

    “清影,”“龙二”根本没答理侯龙涛,只是痴痴的看着美女,“你知道吗,从小儿我就对你一往情深,可你连看都不多看我一眼,为什么!?”

    “二哥,你……”司徒清影无奈的摇了摇头,“咱们是兄妹啊,你这是何苦呢?”

    “都他妈闭嘴!”沈义现在哪儿有心情理别人的儿女情长啊,“侯龙涛,你接着说。”

    “还用说什么?我既然猜他就是云南人的合伙儿人,就认定了他肯定不会真杀我,不过是在试我,想看看我和龙哥到底有没有关系,如果有,那就埋了我,如果没有,八成儿是要我当枪,那我自然就要演的像点儿了。”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你怎么可能这么镇定的思考?难道你害怕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

    “我当时可没你想象的那么镇静,害怕这种感情不是想装就能装出来的,一铲子一铲子的土都盖到我身上了,我怎么可能不怕?怕并不等于傻,但不思考就等于死,等我想清楚了,打算冒那个险了,我就把憋了很久的尿撒出来了,特像吓的尿裤子吧?哈哈哈。”

    “你……你说过,没有利润的买卖你不做,你给我哥卖命,你得到什么好处了?会比跟我合作的利润大?”

    “这个嘛…”侯龙涛看了一眼司徒清影,“我得到的奖赏可不是钱能买得到的。”

    “满意了吗?”“霸王龙”已经坐下了,枪也收起来了。

    “不满意!既然我已经暴露了,为什么要等到今天?”

    “义哥,你说龙哥老是看不起你,其实只不过是因为你是他弟弟,他对你的希望比对别人的都高罢了,我跟他说你是内奸,他还不大相信我,他要亲耳听到你说出来,他才会相信。”

    “老二,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我沈仁纵横江湖几十年,见过不少手足相残的,没想到今天居然生在自己身上。”

    “哥,我可是你亲弟弟,是那些云南人逼我的,我也不想的。”沈义突然跪下了,他想保命,也只能这样了。

    “龙涛,你走吧,”“霸王龙”面无表情,“我要解决点儿家务事儿。”

    司徒清影轻轻推了推男人,“你先走,回头我给你打电话。”

    “好吧。”侯龙涛用手指挑了美人儿的下巴一下儿,转身和两个哥哥一起离开了。

    虽然他不知道“霸王龙”最终是怎么处理的,但从那以后他都没再见过沈义和“龙二”,他也没问过司徒清影,别人家的事儿,既然人家不想让自己知道,就没必要打听,而且又不是好事儿,也许不知道还好些呢。

    侯龙涛和“霸王龙”的合作关系已经不是秘密了,他受到龙头大哥的器重,龙头大哥的掌上明珠又跟他好,他俨然已经成了北京黑道儿公认的下一代领军人物。

    也就是在这一天的晚上,侯龙涛接到了他在东京雇佣的私人侦探的电话,经过长时间的调查,香奈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她的家乡北海道,时间大约就是在飓风之后的几天,从那之后就没人再见过她了,唯一一点肯定的是,她的父母都在飓风引起的海啸中丧生了。

    侯龙涛听了这种报告,真是大雷霆,什么他妈私人侦探,钱不少收,人却找不到,如果不是这一段儿事情比较多,自己真的就要飞到日本去了,倒不是因为他对香奈有什么特别难以割舍的感情,只是他有一个信条,男人对女人做出的承诺,就一定要实现,欺骗女人是懦夫的行为…

    星期六下午,司徒清影来到了何莉萍家,从今天起,这里也是她的家了,她名正言顺的搬了进来,再也不用偷偷摸摸的了。

    “妈,我回来了,妈?”她一进门儿就开始叫,却没有人回答,“诺诺?”

    女孩儿换上拖鞋,开始向里屋走,一路上散落了好多衣物,一件白色t-shirt,一条蓝色仔裤,一件白色女式衬衫,一条黑色西装裙,她的脸上出现了笑容,“哼,不等我。”

    司徒清影推开了卧室的门,床下扔着男人的衣服和两副乳罩儿、内裤,一套性感,一套可爱,宽大的薄被下躺着三个人,侯龙涛在中间,一左一右的搂着何莉萍、薛诺两母女,三人正在小声儿的说笑,明显是已经进行完了一轮儿,怪不得进来时没听到女人的叫床声呢。

    “别傻站着了,”侯龙涛冲门口的女人勾了勾手指,“还搞不清状况吗?”

    “哼,”司徒清影向前走了两步,却没有开始脱衣服,“没有我,你好像也挺自在的啊。”

    “哈哈,”侯龙涛突然蹦了起来,一把拽住了美女的胳膊,将她拉弯了腰,左手在她的小肚子上一托,愣是把她举过了何莉萍和自己的身体,平平的扔到了自己的右边,然后转过身,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我不先搞定了她们俩,怎么专心摆平你啊?”

    “臭姐姐,”薛诺从侧后方抱住了压住自己一条胳膊的干姐姐,“你吃什么干醋啊?这可是我和妈妈,当心晚上不给你饭吃。”

    “哼哼。”司徒清影一推身上的男人,稍稍扭身,回过头,一下儿就吻住了女孩儿的樱唇,两条红嫩嫩的小信子绞在了一起,她喜欢那个美丽的新妈妈,同样喜欢这个可爱的新妹妹,这是她第一次真心疼爱一个洋娃娃般的小姑娘。

    “嗨!”侯龙涛现自己居然被冷落了,虽说都是自己的女人吧,但还真有点儿酸溜溜的感觉,他回过身,拉开了一直在边儿上微笑着观看的何莉萍身上的薄被,又把她拥进了怀里,右手抓住她一颗饱胀的奶子揉了起来,“两个小丫头敢不给我面子,女债自然母来偿了。”

    “嗯…嗯…”何莉萍的身子还就真的跟着男人手掌的移动而扭了起来,“你这个家伙,啊…说话老是不清不楚的…”她伸起白藕般的手臂,环住了爱人的脖子,把红唇送上去和他接吻。

    侯龙涛的手在成熟美妇的赤裸玉体上抚弄着,她热烘烘的身子凹凸有致、顺滑无比,乳房柔软,奶头儿高挺,小腹平坦,腰肢纤细,屁股肥嫩,大腿圆润,耻毛儿稀疏,阴唇腻滑,阴蒂硬立,阴道湿热,让人爱不释手。

    当男人的手从何莉萍的双腿中间抽出来的时候,指头上裹了一层亮晶晶的淫汁,虽然她刚才已经清理过了自己,但还是带出了少量残存的精液,她把爱人坚实有力的手掌拉到了面前,抬眼望着他,将那根手指含进了嘴里,轻轻的吮着。

    侯龙涛的呼吸稍稍粗重了一些,他在爱妻的脸上重重的吻了一口,“我带来的东西呢?”

    “还在客厅里放着呢。”

    “去帮我拿来好吗?赶快把正事儿办完,我要再好儿好儿让你昏迷一次。”

    侯龙涛没有说再让她尿急一次,因为在跟自己好了之后,这个女人的那种毛病已经慢慢的消失了,这是她肾功能得到加强的表现,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精液有什么奇效,也许应该说不知道是不是邹老的药除了壮阳之外,还有什么奇效。

    “什么正事儿?你就坏吧。”何莉萍亲了亲男人,起身下了床,因为客厅的窗帘儿并没有拉,她披了一件长睡袍,优雅的向外面走去。

    免费txt小说下载

    侯龙涛看着爱妻的大屁股在半透明的莎丝中小幅的左右摇摆,只觉她越来越有风情了,简直是直追如云啊。

    男人胸中的欲火烧的更旺了,回头一瞧,衣衫凌乱的司徒清影已经把薛诺制服了,正把她压在身下,吻她白嫩嫩的脖颈,两手都在捏她细嫩娇美却不平小的乳房。

    “欺负我的小老婆!我看你是皮痒痒了。”侯龙涛喊完就扑了过去…

    第一百三十一章 “授勋”仪式

    编者话:因为海岸线有字数限制,合集只在另外三处出。现在暂定五月中旬回国,到时又会停一个半月,对读者造成的不便,还望海涵。

    ***********************************

    9/6/2oo3…9/8/2oo3

    侯龙涛把司徒清影从薛诺的身上拉了下来,跪坐在她并拢的小腿上,开始解她牛仔裤的扣子和拉链儿,“小白虎,自己脱上衣。”

    “就不。”女孩儿很倔强的看着身上的男人,把双臂一摊,一幅“你要怎么样随你,反正我不配合”的样子,可她的眼里却全是调皮的神采和深深的依恋。

    “我来帮她脱。”薛诺跪倒在姐姐身边,开始把她的紧身t-shirt往上拉。

    “不用管她,不听话就让她在边儿上看着。”侯龙涛往前一蹭,抱住了薛诺雪白的身子,伸在口外的舌头插进了她的小嘴儿里,右手从她的背后伸入她的双臀间,手指在她的屄缝儿末端和紧闭的小屁眼儿上按压。

    任何事情都有个轻重缓急,薛诺得到了恋人的疼爱,也就不管姐姐了,她合上美目,脸蛋儿上出现了娇艳的晕红,双手全都转移到了身前,在他结实的肌肉上深情的抚摸着,“涛哥…”

    侯龙涛转为弯腰吸吮女孩儿的小乳头儿,手也顺着她光滑的屁股和大腿,移到了她平平的小肚子下,食指一用力,虽然因为爱液的缘故,插入很轻松,可一旦进入了她的身体里,阴道内的嫩肉立刻就把手指有力的缠绕住了,非得用点儿力气才能抠挖、抽插。

    薛诺抱着男人的头,口鼻中出轻微的“啊啊”声,双腿产生了美丽的颤抖,分的更开了,一道儿清澈的淫水儿顺着她的大腿缓缓的流到了床上。

    “臭男人。”司徒清影骂了一句,从男人的腿间退了出来,但还是自觉的把上衣、乳罩儿和仔裤脱了下来,只留下一条白色的t-back小内裤,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她到底还是忍不住了。

    女孩儿跪到侯龙涛背后,抱住他的身体,探头舔着他的脸颊、后脖梗儿和肩膀,还把两颗圆滚滚的乳房顶在他厚实的背脊上,用力的挤压、搓动,已然勃起的奶头儿都被顶回了柔软的乳肉中。

    侯龙涛腾出左手,伸到后面,抓住了身后美女的左臀瓣,那种弹性十足的屁股就是需要大力的揉捏。

    何莉萍回到卧室里,把手里的黑色公文包儿往床上一扔,坐到男人的身边,摸了摸他的手臂,“还说要办正事儿呢,你呀,色心高于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