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02部分阅读
    “嗯什么?我说的哪个字儿你不懂啊?”

    “为什么啊?”

    “侯龙涛得罪我了,我就让他干不下去。”

    “他怎么得罪你了?他不是你的darling吗?”田东华这句话说的多少带点儿醋味儿。

    “你怎么这么多的问题啊?你管他是我什么人呢?我就是通知你,你自己看着办吧。”玉倩说完就起身要走。

    好看的txt电子书

    田东华一把拉住了女孩儿的胳膊,“坐下,咱们谈谈。”

    “谈什么啊,我还有别的事儿呢。”

    “坐下!”

    “你喊什么!?”

    “我让你坐下!”

    “丧家犬才这么叫呢。”玉倩嘴上骂,却还是重新坐下了。

    “你跟他分手了?”

    “关你什么事儿?”

    “玉倩,你要报复他,不应该是这么个报复法儿,”田东华脸上的笑容一闪即逝,“你分明是还爱侯总,想把他逼的走投无路,让他明白你对他有多重要,你以为那样他就会回到你身边了?那样他更不会理你了。”

    玉倩瞟了男人一眼,没想到他能猜透自己的用意,其实她的用意再明显不过了,稍有头脑的人就能识破,不过是她自己太高瞧自己的计划了,“为什么?”

    “先把你和侯总的私人关系放在一边。‘东星’已经不是侯总一个人的产业了,你知道现在有多少省级、市级的人物的利益和‘东星’的净化器挂钩儿吗?你要让‘东星’关门儿,是要靠你爷爷和舅爷的关系吧?得由他们出面吧?当然了,表面上没人敢不给他们面子,可你知道那会让多少人在暗地里记恨他们吗?后患无穷啊。”

    “我不管那么多。”

    “玉倩,你已经不是小女孩儿了,应该明白道理的,这种涉及面儿如此之广的事情,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必须要考虑利害关系,几个大省的省长一起话,再大的树也要晃三晃的。”田东华在这儿说了个谎,其实“东星”的买卖还没做到省级呢。

    “好,那我不碰‘东星’,我直接治他本人,我哥哥那儿有的是他的罪证,哪样儿都够他一呛。”

    “让我猜猜,让我猜猜,侯总觉自己面临不可避免的深牢大狱,一定会求你的,到时候你让他怎么样,他就得怎么样,对不对?”

    “不是吗?”

    “不是所有人在强大的压力面前都会屈服的,有的人压力越大,他的韧劲儿就越强。你还不了解侯总的为人吗?”

    “我了解他,不过再硬的东西,都有一个break point。”

    “你觉得侯总爱你吗?”

    “在这点上我有把握,如果他不爱我,他就已经答应娶我了,如果他不爱我我也就不需要这么费劲了。”

    “你们到底为什么闹翻?”

    “他有很多的女人,呼,我要他把我当作他的唯一,他哭了,他说他不能扔下她们,”玉倩低下头,脸上挂着淡淡的忧伤,“他哭了,他给我跪下了。”

    “这样啊,”田东华点了点头,“你要是对付他本人,他可能会出于对你的愧疚而甘愿承担罪责的。”

    “他会吗?”

    “如果不会,那也一样很麻烦,定的罪小了,他不在乎,定的罪大了,因为他现在有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先不说他的人会不会到处做工作,你最后想捞他都难了。而且你要真的让他名声扫地了,他也就没有任何政治、经济前途可言了,就算到时他愿意只跟你一个人好,光是从你家庭方面来的压力会有多大,你想过吗?”

    “那…那我去整那些贱…”玉倩没说完,自己就摇了摇头,她知道想要侯龙涛回心转意,那几个女人是绝对不能碰的。

    “你还有什么招儿?”

    “对了,他有两个朋友是靠我家关系爬上去的,我再把他们打回原形去。”

    “那有什么用?”田东华差点儿没乐出来,“侯总的财力你是清楚的,你不让他们当官儿了,侯总那么讲义气,知道是因为自己让他们丢官儿的,肯定是把他们一养,一年个几百万,做有钱人也没什么不好啊。”

    “嘿!”玉倩拍案而起,“要照你这么一说,我还拿他没辄了!?你别告诉我你是要我就这么算了!”

    好看的txt电子书

    “你看,你看,急什么啊?小丫头的脾气还是改不了。你找我来,不就是为了让我给你出主意的吗?我能不管你吗?”

    “谁让你出主意啊,我本来就是来通知你的。”

    “行了,我有办法,你要不要听吧,你说不听,我这就走。”田东华转过了身,做式要离开。

    “你还拿上堂了,这么多的废话,先点菜吧。”玉倩把菜谱拉了过来…

    第一百三十四章 雪上加霜

    编者话:上一章的编者话里大概是没说明白,玉倩的事儿一、二十章解决不了,并不是说一、二十章全写她的事儿,然后就结束,《金鳞》估计最少也得二百多章。b5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就是随口一说。有很多读者对于冯洁对她丈夫说的侄女儿什么的不太明白,只要你们复习一下儿张、冯两家到底什么关系就会明白了。

    ***********************************

    9/1o/2oo3…9/28/2oo3

    “你知道什么叫得到的越不容易就越珍惜吗?”等菜都上来了,田东华才边吃边讲。

    “你是说让我 p1ay hard to get?”玉倩皱了皱眉,“你傻啊?现在是他不要我。”在她心里,侯龙涛的行为无异于抛弃自己。

    “不不不,不是任何事情都是有关于你的,”男人摇了摇手指,“净化器是‘东星’的主打产品,是利润最丰厚的一块儿,占了全部盈利的九成儿以上,但你给侯总创造了太好的条件,你帮他把路都铺平了,平时他基本就不管净化器的事儿,从来不为生产销售的问题劳神,因为有了红头儿文件,他完全不需要为销路操心,坐等收钱就是了。”

    “废话,现在‘东星’已经上轨道了,根本就不再需要我帮忙儿了,再说你刚才不是说不能碰那个净化器吗?”

    “是啊,我不让你碰净化器,除了刚才说的那个宏观原因外,还有一个微观原因,从头儿至尾,这个净化器没有多少侯总的心血在里面,但钱他一点儿没少挣,而且侯总这个人啊,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你把净化器掐了,虽然他肯定是心疼的,但他还真不一定就能到受不了的地步。”

    “那什么能让他既受不了又不会恨我啊?”

    “哼哼,”田东华搓了搓下巴,略显阴险的一笑,“‘东星’除了净化器之外,在北京还经营着很多网吧、饭馆儿、歌舞厅、酒吧、保龄球馆、台球儿厅一类的娱乐性场所。那些地方最怕的是什么?最怕的是天天被公安、工商、税务的查,就算根本没问题,也不会再有客人上门了,更何况还不是根本没问题呢。”

    “你是说…?”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他在这些东西上的投资有多少?一年的利润又有多少?全加在一起,撑死了不过一个亿吧?我肯定我还说多了。哪怕是全封了,全倒闭,不过是一亿的损失,”玉倩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你说他连每年少挣几个亿都不在乎,他会为了一个亿难受?你自己说说,是你白痴,我白痴,还是他白痴啊!?”

    “等我说完你再骂,不行吗?侯总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娱乐场所上,你去看过吗?‘东星’的每家网吧、酒吧,等等,都已经初具规模,都是上档次的,都是他心血的结晶,但每个月一结帐,那些地方都只是略有盈余,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在人力资源上的开销出乎寻常的巨大,光我知道的,仅仅是那几家网吧的工资单上就有三百多人的名字。现在‘东星’在北京和上海各有一个工厂,里面所有的员工,加上销售、行政职员,也不过五百多人,其中还包括北京厂子里的一百名保安。”田东华在说“保安”两个字的时候,用双手做了一个引号儿的手势。

    “这么夸张?三百多人?”

    “冰山一角儿,不过他养了这么多人,居然还能保持有盈利,一方面说明他确实有头脑,另一方面更说明他真是把自己全部,至少是大部分的才华、心血都倾注在上面了,不论是在管理理念、经营方式,还是在市场运作方面,他都尽了全力。”

    “我怎么不知道他对生意那么用心啊?”玉倩越来越觉得自己对于侯龙涛了解得并不全面,可每有一点儿新现,就越觉得他多一点儿值得自己喜欢的。

    “侯龙涛这个人,我还没彻底的琢磨透,他永远都不把自己的全部暴露给任何人。”田东华这话像是在回答玉倩的问题,却也像是在跟自己说,他有点儿走神儿了。

    “侯龙涛?”

    “侯总,呵呵。”田东华脸上的肌肉极其轻微的一抖,尴尬的笑了笑。

    免费txt小说下载

    “哼,他养那么多人干嘛?想造反吗?”

    “你知道外面的混混都叫侯总什么吧?”

    “太子哥嘛,名字倒挺响亮,不过撑死了就是个贼头儿。”玉倩对侯龙涛在黑道儿上的名声并不得意。

    “每个人成长的历程不同,价值观也就不同,我想侯总是希望成为地下秩序的维护者,进而制定人,最低限度,他要得到黑道儿的尊重,所以他需要建立势力强大、稳固的地下帝国。”田东华的眼中光华一闪。

    “你黑社会的小说儿看多了吧?这可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呢,决不会再有杜月笙出现的。”玉倩有点儿不耐烦了,“说了这么半天,就因为他为那些小本小利的买卖付出了大量的心力,我就能用它们使他就范?”

    “侯总的那些小本小利的买卖不是为了挣钱,只是他达到目的的一样工具,只要在他有生意的地方,那一片的刑事案量就比‘东星’进驻之前有所降低,为什么?因为他把当地原先大部分的不稳定因素都聚拢了,然后再加以约束,他把工作提供给游手好闲的社会青年,给了他们归属感。”

    “那他倒是为社会做贡献了,”玉倩用的是一种讽刺的语调儿,“这种有益于大众的事业我应该扶植才对啊,怎么能扼杀呢。”

    “哼,”田东华瞟了一眼女孩儿,“你还不明白吗?你能掌握他的梦想,你能让他以前所有的努力都泡汤,天天都有警察去搞,那些黑道儿人物就会渐渐的疏远侯总了,使他无法再控制局面,他作为一个已经立了万的大哥,那种情况是让他无法容忍的。”

    “你怎么会对这些底层的事情这么了解?”

    “我的成长轨迹和你不同。”田东华摆弄着手里的茶杯,又显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那好,我就试试你的主意,哼,整到他关门儿。”

    “别别别,千万别,尺度一定要把握好,让侯总赔钱,却不能真把他逼到关张大吉的地步。”

    “为什么啊?怎么这么多这个那个的,也太费脑子了吧?”玉倩想搞定侯龙涛,可真要她下功夫,她又有点儿犯懒。

    “你想害人就得用脑子,你以为坏蛋好当啊?”

    “谁想害人了?我这是挽救他。行行,快说吧。”

    “简单的说,你只要不把侯总手下的人都逼走,他就不会把网吧、酒吧什么的shut don,可是那些买卖已经成了亏损的项目,他就需要用净化器的利润往里填。侯总是天生的生意人,而且他自信,甚至有点儿自负,你让一个自负的生意人做赔本儿的买卖,时间短了他能忍,时间一长,那就是最难受不过的了。”

    “有那么一点点道理,就照你说的办吧。”玉倩站了起来,走到男人背后,双手扶住他的肩膀,“华哥,你为什么要帮我跟他重归于好呢?如果是我,我一定会鼓励你对付他的,他死了我才高兴呢。”

    “唉,”田东华拍了拍女孩儿的手,“玉倩,无论如何,我要为你着想,你开心是最重要的,为了你的幸福,我可以把我私人的感受抛到脑后的。”

    “你刚开始的时候说不让我碰净化器,我还觉得是因为你在‘东星’有股份呢。”

    “你老不把我往好的地方想,玉倩,你对我有没有感情都无所谓,i amalays here for you。”

    “华哥…”玉倩弯下腰,在男人的脸上亲了一下儿,她的心现在处于最不设防的状态,她的感性很脆弱,她真的希望侯龙涛能像田东华这样关怀自己,“你对我好,我会记住的。”

    女孩儿转身离开了,过了十几分钟,田东华仍旧坐在那儿没动,如同一尊雕像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