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13部分阅读
    “我知道你对她的感情,”冯云搓了搓男人的胳膊,“我会尽力的。”

    “你怎么知道?你不是一直都觉得我在欺骗她吗?”

    “我姐告诉我你是真的爱玉倩的时候,我都没信,昨天你把我扔上去之前说的那些话让我相信了。”

    “冯阿姨说什么了?她怎么知道的?”侯龙涛昨晚说的话完全是出于最后一次保护玉倩的本能,具体是什么他都记不太清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被女人一提,他才想起来还有冯洁那么一档子事儿呢。

    “其实没什么,她就是说从你的声音里能听出来,她当时用的是‘真挚的感情’,听得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我以后到底该怎么面对冯阿姨呢?”侯龙涛到底想不想要冯洁呢,他自己都不知道,虽然他回国只有不到一年半的时间,但他基本上已经不是那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了,至少在女人的问题上他不是了。

    冯洁是不是一个迷人的女人,回答是肯定的,如果要是在几个月前,侯龙涛会不顾一切的去搞那个军装美人儿的,但现在的他需要考虑的方面太多了,责任和对责任的认识是一个男孩儿转为一个真正男人的最好催化剂。

    “为什么相同的问题你总要问两次呢?”

    “要实话吗?”

    “当然了。”

    “我不知要怎么处理我和你们两家的关系,我怕我走错半步就有杀身之祸,所以我需要你完完全全的、具具体体的教我。”

    “我真的以为你不怕死呢,”冯云把身子凑了过去,双手托起男人的脸,凝视着他的眼睛,“你不是很勇敢的吗?”

    “我怕死,更不想死,我有几十个亲戚朋友需要我活着,我有一群娇妻需要我疼爱。”

    “你救我的时候就不顾他们了?”

    “我没时间考虑。”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死的。”冯云在男人的嘴唇儿上亲了一下,“我姐在张家守了十几年的活寡,外表的风光下尽是利益婚姻的痛苦,我劝过她很多次,婚姻归婚姻,她仍然有权利去追寻自己的幸福,可她是个传统的女人,只有你已经跟她有了事实,而且她明显对你并不抵触,在玉倩不知道的前提下…”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对冯阿姨也很有好感,哼哼,你也知道,年龄对我来说不是问题,可是…”

    “我决没有把你当成工具的意思,你们双方都是要付出感情的。”

    “我知道,问题是你姐夫和张玉强,他们神通广大的,这种事儿不太可能会瞒过他们吧?”

    免费电子书下载

    “能瞒就瞒,不能瞒就不瞒。”

    “你这话说的,他们闹起来我受得了吗?”

    “闹?先不说我们冯家的女人干什么,张家的人敢不敢干预,你以为他们会把这种事情搞大吗?”冯云一撇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我有点儿搞不懂你了,你讨厌你姐夫,就算说得过去,张玉强可是你姐的亲儿子,你连他的面子都不给?”

    “哼,谁家还没有个祸害一类的东西啊?那小子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正经的纨绔子弟,他干过的坏事儿多的都数不清了,要不是我姐和玉倩老拦着我,哼哼。要是在古代,那叫清理门户。”看来冯云对那个外甥是极为的不得意。

    “你这么说了,那种美差,我自是义不容辞了。”侯龙涛一扭身,坐到了女人身边,搂住了她的肩膀,所有的问题都暂时有了一个解决的方法,该是确立两人关系的时候了…

    第一百四十一章 龙驭风云(下)

    编者话:《金鳞》在第一百五十章之后会暂停大约一个半月,原因已提前说明过了,请广大读者谅解。到底侦察兵能站多久,没必要再纠缠下去了,要是我没记错的话,有一个电影叫《大阅兵》,说的是从各军种中抽调精英参加国庆五十周年的庆典,他们主要的训练项目就拔军姿,好像男兵的标准是十小时,我记错了吗?

    ***********************************

    1o/6/2oo3

    侯龙涛舔着女人的脸颊,右手爬上了她高挺的胸口,试图解开她的衣扣儿,“云云,让我见见她们的庐山真面吧。”

    冯云把左腿架到了男人的腿上,左手推住他的右胸口,小腰儿一拧,胳膊一用力,一下儿就翻身骑到了他的腰上,“我要先看看你的。”

    “哼哼哼,”侯龙涛撇着嘴笑了笑,将双手伸进女人的衣服里,在她的腰身上搓动,“什么意思?你要看我的什么?”

    冯云没有回答,只是抓住了男人的衣领儿,猛的向两旁一分,把一排扣子都崩飞了,她的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彩。

    侯龙涛特意把身子绷紧了,两块厚实的胸肌上下的滚动。

    “呵…呵…”冯云的欢喜之情溢于言表,她的小嘴儿张开了,呼吸因为极度的兴奋而变得又粗又重,在男人硬梆梆的肌肉上轻抚的双手也跟着颤抖起来,“漂亮…漂亮…比我梦里的还漂亮…”

    “你什么时候梦见我了?”侯龙涛预感到自己将见到这个女人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自己也许是第一人呢。

    “你的废话太多了。”冯云把脸埋进了男人的颈项间,拼命的舔着、吻着,而且还在不断的向下移动,因为他的左胸上有伤,大力的舔舐全都集中在右边,然后就是八块儿棱角儿分明的腹肌。

    “哈哈哈。”侯龙涛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他把头仰了起来,真是事事难料,几天前这只母老虎还把自己揍得满地找牙呢,现在却像只小猫儿似的在自己身上舔来舔去。

    冯云可顾不得爱人在笑什么,她要见自己最想见的那个东西,那个自己等了二十七年的东西,她拉住了男人的裤腰,使劲的把它连同内裤一起扒了下来,“啊!”

    “呵呵呵呵。”侯龙涛听见了美人的惊叫,他知道这种时候自己应该说点儿调情的话,可怎么也忍不住笑。

    好在冯云现在没精力理会男人的反应,她一把抓住了那根如同擎天一柱般的大鸡巴,又热又硬,还会跳,真货就是有血性,感觉就是不一样。

    冯云用力的在阴茎上撸了几下,低下头,把舌头伸出来,托住球形的睾丸,津津有味儿的舔舐、吸吮。

    “嗯?”侯龙涛把头低了下来,虽然女人的技术不能算纯熟,但明显是有一定经验的,“你以前有过男朋友?”他想知道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摘过这朵带刺的玫瑰。

    “你走运。”冯云抬眼盯着男人,舌尖儿顶在两个睾丸的中间,顺着阴茎慢慢的往上舔动,直到包皮系带,然后上唇向前一盖,就把整个龟头儿含进了口腔中。

    “我走运?因为你是第一次?”

    “明知故问。”冯云口交起来完全是欧美女人的风格,特意在口中存储些津液用于润滑,除了大口大口的舔舐阳具之外,就是极为用力的吸吮,虽然也用上了喉咙,却是一触即吐,并不会利用咽喉的蠕动来挤压龟头儿,有的时候她干脆就不用嘴了,只是拼命的飞快上下捋动包皮,还做出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

    侯龙涛开始怀疑新妻的口交是跟毛片儿上学的了,虽然她说是第一次,却一点儿都没有害羞的表现,那种兴奋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小孩儿在央求了很久之后,终于得到了心爱的玩具似的。

    冯云是越舔越有劲,越嘬越上瘾,简直就跟是在吃冰棍儿一样,吮的“滋溜滋溜”直响。

    “啊啊…”侯龙涛不再笑了,感觉上来了,他左手揽住美女的后脑,右手在她的左耳侧搓揉,屁股开始一下儿一下儿的向上拱,把肉棒往她的嘴里插。

    “嗯…嗯…”冯云的兴奋程度明显的又上了一个台阶,她只用嘴叼住阴茎,随着男人的动作上下晃头,任凭自己的口水顺着大鸡巴往下流,双手解着自己的衣扣儿,可因为太激动了,费了半天劲才解开了两颗。

    侯龙涛想要帮忙儿,女人却已经窜了起来,重新骑在了他的腰上,抱着他的头狂吻了起来。

    “嗯嗯嗯!”男人的下嘴唇儿被冯云咬住了,不得不顺着她向后拉的趋势,坐直了上身。

    侯龙涛突然明白了对方的用意,一把扯开了她的衣服,双手捏住两颗圆滚的乳房用力的揉捏,时不时的在她的奶头儿上掐揪,嘴吧贴着她的脖子、肩膀又啃又咬,她显然是喜欢略微粗野一点儿。

    “啊…啊…”冯云肆无忌惮的大声欢叫着,她抱着男人的身子,双手在他的后背上抓着、挠着。

    “要我嘬你的奶子吗?宝贝儿,要不要?”侯龙涛手里的乳房又大又软,好想用嘴去感受,可女人把他抱的真是太紧了,要低头谈何容易啊。

    “你嘬啊,啊…你亲我的乳房啊…”冯云把双手扶在了男人的肩头,螓后仰,将胸脯儿高高的挺了起来。

    侯龙涛终于有机会看清新妻的美妙乳房了,球形的奶子细滑白嫩,和周围的古铜色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娇小的乳晕和乳头儿跟丰满的大肉球儿在一起产生了不协调的美,它们的颜色和玉倩的一模一样,都是嫩嫩的纯粉色,也许这是写在冯家的血统里的。

    “你…你在等什么?”冯云用脑门儿压住男人的头顶,难耐的磨擦着,就算是隔着一层病号儿裤,她仍旧能感到热乎乎的阴茎在自己的屁股后面抖动,从它在自己臀峰上敲击的力度就知道它有多硬了,但她并不急着让大肉棒进入自己,她要细细的、慢慢的体会这等待已久的欢乐时光。

    侯龙涛用舌尖儿把美人的乳肉顶得凹了下去,用力的舔、吻、蹭、嘬、咬,用自己的唾液把圆圆的胸脯儿糊了起来,左手仍旧攥着一颗乳房,像挤奶一样的捏弄,右手绕到她的身后,往下拽着宽松的裤子。

    “啊…对…对…好…就这样…再用力啊…啊…”冯云忘情的欢叫着,美丽的螓狂乱的摇动着。

    侯龙涛把一粒硬硬的奶头儿含在口中,拼命的吸吮着,双手把美女的裤子拨到了她的屁股下面。

    冯云穿的是一条tactel与莱卡混合质料的y型内裤,男人的双手直接就抓住了她的圆臀,所用的力度就好像是要把她的屁股捏爆一样。

    “爽!再来…再来,让我爽…让我爽啊…”

    “可以,我让你爽,”侯龙涛已经被女人的淫言荡语逗得色欲高涨了,也开始叫喊,“叫老公,叫老公,叫了我就让你爽死。”

    “老公…好老公…亲老公!弄我…弄我…”

    侯龙涛右手的中指从侧后方钻进了女人的内裤里,往她的臀缝中一探,不偏不倚的按在了她的菊花蕾上,在没经过任何润滑的情况下,狠狠的捅进了她紧凑的肛门里,在她娇嫩的肠壁上按揉。

    “啊!”撕裂般的疼痛使冯云的身体猛烈的痉挛了一下儿,但她却没有任何痛苦的表现,仰起的俏脸上反而出现了如痴如醉的神情,“老公…啊…啊…玩儿我…玩儿我…啊…把你玩女人…玩儿女人的本事都…都用在我身上…啊…啊…”

    女人不符性格特征的话让现在的情况变得更性感了,侯龙涛早已现比起温柔来,这妞儿对粗暴更有感觉,他一抄新妻的双腿,把她掀翻在床上,一把撕下她的内裤,左手掐住她粉红色阴唇顶端勃起的小肉球儿搓揉,右手的食中二指并在一起,“噗”的一声插进了她娇嫩的屄缝儿里。

    冯云的小穴已经变成水帘洞了,男人的手指进入得很猛,把大量的淫水儿挤了出来,在她的屁股下面形成了一大片湿迹。

    侯龙涛抠得很卖力,手指拼命的往女人阴道的深处捅,猛烈的挖弄不仅出了“咕叽咕叽”的淫声,还使得不断涌出的爱液四散飞溅而出,在白色的床单儿留下星星点点的水渍,加上刚才的那一片,仿佛绘成了一朵怒放的菊花儿。

    “太…太棒了…啊…”冯云双手用力的揉着自己的大奶子,两脚撑住床面,双腿弯曲,把臀部悬了起来,每隔两秒钟向斜上方猛挺一下,由于极力的缩紧,柔软的屁股蛋的两侧出现了两个圆坑,她只觉得自己的子宫都要炸开了,“快…快…啊…我要…嗯…我要…给我高潮…我要高潮…啊…爽…给我…”

    侯龙涛真是被女人这不为人知的一面所吸引了,右手继续抠屄,左手改为了捏乳,脑袋探进她的双腿间,嘬住可爱的阴蒂吸吮了起来。

    “啊啊啊……”冯云的声音似哭似笑,右手拼命的在床上拍打着,阴道收缩的力度突然间加大了,爱液的分泌量也急的增加,她被指奸到了高潮,“呼…呼…呼…老公…老公…鸡巴…给我大鸡巴…啊…用大鸡…用大鸡巴捅我…”

    怎么说也有几天没沾荤腥了,不用人叫,侯龙涛就已经忍不住了,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