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19部分阅读
    音。

    “社长请息怒,许如云并不好对付,但我却掌握着那个副手的重大弱点,由他负责,咱们获得投资的可能性大大的增加了,甚至可以说是十拿九稳。我整整一日一夜不眠不休,制定出了一个比较成熟的计划,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到现在才向您汇报。”

    “好,你现在就说。”

    “不会影响到社长的休息吧?”

    “八嘎!现在都什么时候了!”

    “嗨!嗨!”方杰讲出了自己的想法…

    星期五下午,侯龙涛在自己的办公室和方杰进行了一次会谈。

    “方先生,我想你已经知道了,这次honda能不能得到投资,完全掌握在我手里,说说你的想法吧。”侯龙涛洋洋自得的坐在真皮的大转椅上,他平时在生意场合是不会说出这种话,或者做出这种表情的,但对着这个男人,就忍不住想“踩”他两脚。

    “恭喜侯经理能获得这样的信任,我也相信侯经理有能力胜任,有能力做出正确的决定。”

    “哼。”侯龙涛讨了个没趣儿,对方不跟自己“闹”,他也就不再在私人恩怨上纠缠了,“方先生介绍一下儿吧。”

    “我已经把所有相关的文件、财务报表、项目计划书都提交给iic了。”

    “这些我不关心,自然会有下面的分析人员研究的,我想知道到了日本后的行程。”侯龙涛点上根儿烟,但却没有问对方要不要。

    “十月二十七号,我陪同您乘坐一架日航的小型包机去东京,您的随行人员于当天乘坐普通的日航班机。”方杰说到这儿就停住了,等着对方问。

    没想到侯龙涛并没有觉得这样的安排有什么不妥,自己的决定关系着honda的生死存亡,受重视是应该的,“接着说啊。”

    “噢噢,”方杰暗暗的一撇嘴,“我会从机场直接送您去饭店休息,第二天是和我公司的社长、股东见面,参观honda总部。以后还有些活动,参观工厂、实验室、honda车队,然后是连续几天的presentiation,我公司的cfo和技术设计人员会先后介绍我公司的财政情况、投资项目和市场前景。最后进入实质性的谈判阶段,一切日程和材料都准备好了,”他将自己带来的一个公文箱放在了办公桌儿上,“都在这里,请侯经理提前审阅。”

    侯龙涛把公文箱打开一看,并排整整齐齐的放着满满两摞8。5x11英寸的复印纸,还有好几张光盘,面对着这么多的文件,他的头都大了,幸好有如云运筹帷幄,要不然这得看到哪辈子去啊…

    侯龙涛是一个有头脑的人,而且从来都不循规蹈矩,经过一个周末,他终于想通了如云的题目。

    东星集团并没有上市,所有的股份都掌握在几个人手中,属于c1ose1y he1d net,侯龙涛的六个兄弟分别拥有百分之五的股权,刘南的舅舅古全智有百分之五,田东华用胁迫的手段占有了百分之一,剩下的百分之六十四全都在他自己手里。

    星期一一上班,侯龙涛就通知律师事务所起草一份协议书,把自己手里百分之八的“东星”股权转让到何莉萍名下,剩下的百分之五十六平均分配给薛诺、陈倩、陈曦、司徒清影、任婧瑶、项念修、李昂扬和左魏八个人,这样一来,在协议生效后,何莉萍就成了“东星”的董事长,而他自己从法律的角度考虑,就和“东星”没有一点儿关系了。

    整整一下午侯龙涛都和田东华一起关在光大大厦的会议室里,讨论“东星”下一步的展计划,直到五点多的时侯还没有谈完,但因为晚上还有比较重要的事儿,他只得暂停会议,明天再继续了。

    等侯龙涛一离开,田东华就接了一个电话,是玉倩打来的。

    “你刚才开什么会啊?手机不开,也不让秘书转电话?”女孩儿一上来就娇蛮的抱怨上了。

    “和侯总开会来着。玉倩,你前几天跟我说的事儿…你确定吗?”

    “有什么确定不确定的?”

    “是不是有点儿过分啊?”

    “过分?他从来没爱过我,他欺骗我的感情,我就要狠狠的报复他!”

    “那冯云呢?她能答应吗?”

    “等木已成舟,她能怎么样?我是她外甥女儿,她还能宰了我是怎么招?”

    “可你们毕竟是…”

    “别那么多废话,你愿意帮我就帮,不愿意帮我就拉倒!”

    “我当然是帮你了。”

    “那不就行了,”玉倩的语气一下儿就恢复成了又娇又嗲,“一起吃饭吧,七点,老地方儿。”

    “好。”田东华放下电话,来回在屋里踱着步,然后又在窗前站了一会儿,咬着自己右手食指的末节,沉思了一阵,抓起电话拨通了文龙的手机,“喂,文龙,我田东华啊。”

    “华哥?有事儿吗?”

    “你今儿晚上有没有节目?”

    “没有。”

    “出来一起吃饭吧。”

    “都谁啊?”

    “就我和玉倩。”

    “玉倩?”

    “嗯,吃完饭咱们找个酒吧或者歌厅什么的乐乐。”

    “行,哪儿啊?”

    “六点半,‘光大’下面,你来接我吧,我今天没开车。”田东华说着就把自己的车钥匙扔在了办公桌儿上…

    第一百四十五章 春暖花开(上)

    编者话:还真不爱吃卤煮,现在最馋的是串儿,我特挑食。为什么没有一个侯龙涛的女人怀孕呢?一个本身不能生,两个上了环儿的,剩下的小丫头虽然没有生理缺陷,除了安全期,还可以吃药啊,只不过没有在每次写完后加上一句“她们吃了避孕药”罢了。如果我没搞错的话,ferrari enzo虽然是65o马力,但最高时只有35o公里,跟名m…f1差了3o多。zxccasd兄误会了,说的不是你。关于股份分配,冯云和宝丁是警务人员,不给他们是正常的,如果能知道为什么不分给如云、月玲和茹嫣,以及侯龙涛的家人,也就知道为什么要分股了。

    ***********************************

    1o/13/2oo3

    冯洁从下午四点钟就开始一遍又一遍的看表,离下班儿还有两个小时呢,军人的自觉性、自律性使她不能早退,可是就算真的下了班儿又能干什么呢?

    女儿长大了,不再像小时候那样粘着她了,回了那个没有温暖的“家”也是毫无乐趣,无聊的工作、无聊的生活,冯洁真的觉得好憋屈,好似老有块儿千斤巨石压在她的胸口,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想要大叫却不出声音,她就像一头被困住的野兽,只能在原地打转儿,唯一不同的是困住她的不是钢铁的牢笼,而是生活的牢笼。

    冯洁在“军艺”的校园里来回来去的遛跶着,用以消磨熬人的时间,看着一个个年轻的女学员,有的才不过十三、四岁,配上那一身身笔挺的军服,何止是如花似玉啊。

    花样年华,自己的花样年华到哪儿去了?冯洁反复的问着自己,她的青春已一去不复返了,最让她难过的是在自己的花季中几乎没有笑语欢声。

    终于耗到了六点,冯洁无精打采的向校门口儿走去,冯云今天中午的时候来把她的车借走了,她正在考虑是要打车回家还是去挤公共汽车。

    学校的门口儿是军事禁停区,冯洁刚沿着路边走四、五米,一辆黑色的benz sl5oo高级跑车停在了她的身边,副驾驶一边的车窗降了下来,开车的是一个衣着整齐、戴着黑边儿眼镜儿的年轻男人,他脸上挂着善意的笑容,更显得斯文了,“冯阿姨。”

    “龙涛?”冯洁除了吃惊之外,突然感到自己的腿有点儿软,“你怎么会来这儿?”

    “刚去谈完生意,路过这儿,您去哪儿?我送您吧。”侯龙涛说着话就探身把车门儿从里面打开了。

    “不……不用了,”冯洁漫无目的的左顾右盼着,总之是不敢和男人对视,“我打辆车就行了。”

    “那又何必呢,上车吧,我送您又不麻烦,”侯龙涛略显焦急的招了招手,“这儿可是军事禁停区,您就快上来吧。”

    “唉…”冯洁叹了口气,好像有点儿被逼无奈的意思,可拉门儿、上车的动作却很轻快。

    sl5oo开始在车流中穿梭,车里的气氛明显的不太对劲儿,两个人都没说话,他们之间生过什么,双方都已是心知肚明,只是没面对面的挑明罢了。

    冯洁知道现在自己的脸一定有点儿红,她尽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不想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紧张,为了缓解情绪,她把军帽摘下来拿在胸前摆弄着。

    六点多钟正是下班儿高峰,又是在中关村地区,上了主路的benz已经开始走走停停,陷入了北京拥堵的交通中。

    “冯阿姨,”侯龙涛率先打破了沉默,“那天晚上…”

    “别…别说了,”冯洁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恐惧,更多的是羞愧,“过去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吧,不要再提了。”

    “对,您说得对,一切都从零开始,”侯龙涛斜眼儿看了看女人,她的头是扭向窗外的,玻璃上映出她充满尴尬神情的美丽脸庞,“我以后管您叫姐姐好不好?”

    “什么?”

    “我现在已经和玉倩没有那种关系了,”侯龙涛在说这话的时候还是显出了有点儿伤心,“虽然从年龄上讲,我叫您阿姨一点儿也不吃亏,可从视觉效果上说,每次那么叫我都觉得别扭。”

    “随便你怎么叫吧。”冯洁现在哪儿有心情跟男人讨论什么称呼啊,她脑子里几乎就是空白的,手心里全是汗,好像第一次在家里长辈的安排下和玉倩的父亲见面时也没这么紧张过。

    “姐,今晚跟我在外面吃饭吧。”

    女人的身体猛的一震,侯龙涛的右手伸过来放在了她的左大腿上,其实是插进了她微分的双腿间,手掌按在她的大腿内侧,小拇指都碰到她的阴户了。

    “他怎么能这样呢?太不像话了。”冯洁虽然没有把男人的手推开,但心里却暗怪他的无理行为,可从来没想过要反抗,只是软弱无力的说了一句,“别这样。”

    “一起吃饭吧。”

    “别…别这样。”

    “你答应了?”侯龙涛活动着小拇指,若无其事的隔着军裤在女人的阴户上刮着。

    “好,好,我跟你去。”冯洁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调戏,她就像是还在上中学的小女孩儿似的,根本不知道如何对付来自校外无赖的纠缠,何况她是自内心的不想拒绝这个小流氓儿。

    “中餐还是西餐?”

    “别这样。”冯洁的帽子掉在了地上,双手重叠着捂在自己的胯间,螓扭向一边,紧紧的闭着眼睛,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

    这种凄美的表情对侯龙涛很有吸引力,他的右手不住在女人腿上缓缓抚摸,从膝盖内侧到大腿内侧,再从大腿内侧到膝盖内侧,他一点也不怕对方会生气,自己对她的性格、心意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只要不用太强的暴力,她肯定半推半就的就从了,“你没特别的要求,可就由我定地儿了。”

    “随你…”冯洁基本上是没出声,她不断的告诉自己实际上什么也没生,男人的行为不过是友好的表示,自己不能想歪了,虽然她的想法和做出的防护动作并不一致,但在她的脑子里,一切都很正常。

    侯龙涛把benz驶下了三环路,停在了电视塔下面的停车场里,“听说这儿顶儿上的餐厅还算不错,咱们上去看看北京的万家灯火吧。”

    冯洁不光没回答,连动都没动,她的思绪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或者她根本就没有思绪,总之还是目光略显呆滞的望着窗外。

    “姐。”侯龙涛按开安全带,探身在女人的脸蛋儿上亲了一口。

    “啊!”冯洁又是一抖,扭回头来,惶恐的看着男人,“怎么了?”

    “到了。”侯龙涛说着就下了车,过去帮女人拉开了车门儿。

    冯洁一下车才觉自己腿上毫无力气,右腿一软,一个没站稳,向前一冲,正好儿撞进了男人的怀里。

    侯龙涛一下就把这团温香软玉搂住了,在她的头顶一吻,“姐,没事儿吧?扭到脚了?要不要我抱着你走?”

    “不用,不用,我自己能走。”冯洁挣脱了男人的怀抱,向后退了两步,紧张、尴尬、羞赧、胆怯、埋怨,什么样的感情都有了,就是没有气怒。

    “好,那就来吧。”侯龙涛不即不离的和女人一起走向电视塔,“姐,我听说你以前是跳芭蕾的啊,怎么会跑到军艺的教务处去了?”

    “这…这你也知道?”一旦没有了身体接触,冯洁的心情立刻就平静了一点儿。

    “冯云告诉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