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36部分阅读
    有那么一点点机械了,很有可能也是后学的。

    “混血儿?”

    “九国混血。”

    “什么意思?”

    “我们的父亲是纯中国人,我们的母亲是八国混血,我们不是九国混血了?”

    “哪八国?”侯龙涛已经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同时也看清了女人的眼球儿确实不是亚洲人的黑棕色,而是湖蓝色的。

    “美、英、法、德、意、俄、奥、日。”

    “不会你们母亲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是混血吧?”

    “就是啊。”

    “…”侯龙涛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这样的几率大概是几亿分之一吧。

    “说车,说车。”方杰一直在旁边微笑着观看三人对话,现在终于插了进来。

    “您看这辆,这是…”两个女人开始了讲解,但侯龙涛可是什么都没听进去,眼睛也没离开过她们,她们真的很有吸引力。

    午饭的时间最终还是到了,大家都要走了,侯龙涛也不好说什么,但还真有点儿依依不舍。

    两个女人都是深深的一鞠躬,等到人都离开了才直起身。

    在回程的车上,侯龙涛最终还是没能忍住,“你们这些车模儿是怎么找来的?”

    “很喜欢她们?”

    “就是问问。”

    “嘿嘿嘿,别着急,你会知道的。”方杰很诡秘的一笑…

    第二天是周六,iic的代表团也获得了休息的机会,正式的presentation和谈判将在下周一开始。

    当天晚上,侯龙涛受福井威夫的私人邀请参加一个晚餐会,乘坐的是honda派来的车,方杰自然也在车上。

    “不是吃晚饭吗?”侯龙涛现开进了honda总部的地下停车场,不由得产生了一点儿怀疑。

    “呵呵,你就跟我来吧,”方杰拍了拍男人的肩膀,“不会让你失望的。”

    在平时高级主管使用的电梯口儿站着两名穿制服的保安,伸手止住了走过来的两个人,“方部长,今晚的密码。”看来他们是不认人只认数儿。

    “二四七。”

    “二四七,二四七,”一个保安用手指在自己的记录板上往下划着,“二四七,两个人,”他抬头看了一眼侯龙涛,示意另一个保安按下了电钮儿,“请进吧。”

    进入了电梯,方杰掏出了一把钥匙,把电梯操作板下面的一个小窗口打开了,按亮了里面一个标着“b4”的按钮,但在门顶端的楼层显示中最低也就到b3。

    “又跟我玩儿什么把戏?”侯龙涛在心里念叨着,脸上却保持着一幅天塌下来也与己无关的表情。

    电梯门再次打开之后,外面不是普通大厦底层布满管道的阴暗隧道,而是一条灯光明亮的豪华走廊,每隔一段就是一大盆植物,墙上挂着各种流派的油画儿,屋顶上有监控的摄像机。

    侯龙涛跟着方杰拐过了一个转角儿,走廊的尽头是两扇剧院里那样的隔音大红门,两个穿礼服打领结的欧美高级侍从守在那儿。

    “nine to to。”这次方杰没等人问就说出了另一组数字。

    适应的脸上立刻露出了媚笑,一左一右的把门推开了,弯腰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enjoy your stay。”

    侯龙涛已经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略微吃了一惊,门后真是别有洞天,昏暗柔和的灯光中还有彩灯在闪烁,正对大门十多米的地方是一座巨大的舞台,三个已经半裸的女人在上面跳着有同性恋倾向的脱衣舞,但伴奏的音乐不是欧美那种旋律强劲的,而是慢节奏的,女人脱衣的动作也很优雅,舞台与大门之间摆放着十几个半圆型的沙组,其中有好几个穿着暴露的兔儿女郎在端送酒水,还有全裸的女人在陪客人喝酒。

    “这…”侯龙涛一时之间也找不到适当的词儿形容眼前生的一切,“这是脱衣舞会?”

    “哼哼,这都是初级水平,你属于那里。”方杰指了指四周的一圈儿单间,他可误会了侯龙涛的惊讶,以为他是没见过世面呢…

    1g3349 2oo6…o1…11 18:46

    第一百五十六章 欲望之馆

    编者话: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不过我和侯龙涛一样,不相信什么“爱她就让她走”,我可从来没打算过放弃,女孩儿是有的是,但能说到“爱”的就少了,好不容易爱上一个,岂有轻易让人之理?猴子偷桃儿有一手儿,这回要试试偷心的本事。

    ***********************************

    11/1/2oo3

    一个穿着黑色领班儿制服的中年女人迎到了门口儿,“方部长,好久不见,您来早了。”

    “社长还没到吗?”方杰看了一眼表,没到7:oo,确实是早了,但他现在的表情可不像平时对日本人那么恭敬,显得很高傲,用的也是主子对下人的口气。

    “没有呢,不过您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去还是先在外面看看表演呢?”

    “你的意思呢?”方杰看了看身边的男人。

    “脱衣舞有什么好看?现在就去吧。”侯龙涛不喜欢这种人影晃动的环境。

    “去单间。”

    “好。你来一下,”领班儿转身叫住了一个穿着一身粉红的兔儿女郎,“你带两位先生去升龙阁。”

    “嗨,两位请跟我来。”兔儿女郎又勾了勾手指,招来两位黑衣的兔儿女郎,她们三人引着两个男人一直朝场地深处走去,又穿过了一个安静的走廊,打开了相隔很远的八扇门中的一扇,门边上镶着一块汉白玉,上书三个红色的中文铭文“升龙阁”,“您请进。”

    侯龙涛也不客气,率先进了屋儿,里面的空间足有六十几平米,除了先进的影音设备之外,用的全是中国古典红木家具,架子上摆满古玩玉器,用于照明的是改造过的宫灯,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水墨升龙图,足足有三米多长,小两米宽。

    两名黑衣兔儿女郎帮男人脱下大衣,挂在衣架上,然后就恭身退了出去,粉衣兔儿女郎则留下来继续服侍,“两位先生请随便坐,现在有什么需要吗?”

    “龙涛,要喝点儿什么吗?啤酒?洋酒?日本酒?”方杰轻车熟路的打开一个大柜门儿,里面藏着一个小吧台和一台冰箱。

    “不必了,”侯龙涛在正座儿的一张太师椅上坐下,“我不喝酒。”

    “也有饮料,喝茶也可以,就是需要让她去拿。”

    “虎跑龙井有吗?”一提起喝茶,侯龙涛就想起了和古全智的那次,但他不知道日语怎么说,只好讲的中文。

    方杰向兔儿女郎重复了一遍,不是问,而是直接要。

    “嗨,”兔儿女郎答应了一声,但好像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别的还需要吗?”

    “不用了。”

    “我是说别的。”

    “我知道你问的是什么,不用了,”方杰挥了挥手,“我已经是常客了。”

    侯龙涛点上根儿烟,他猜也能猜到自己今天为什么会被请到这里来了,八成儿是自己上次在飞机上说的话起了作用,“这里算是个什么地方儿啊?夜总会?”

    “这里是由历届honda社长亲自管理的私人会馆,叫欲望之馆,”方杰坐在了方桌儿另一侧的太师椅上,“能够进这里的不是我们社长的私人朋友就是大亨财阀、政府要员,都得有很高的社会地位。”

    “是吗?”

    “你不信?”方杰现侯龙涛的表情有点儿不对,“你自己出去问问,那些在外面的初级会员,要么身家有个几千万美元,要么是东京的政要,中高级会员更不用说了,世界五百强里的老板,大银行的掌柜,国会议员,什么都有。”

    “对对,我信。”

    “嘿,你为什么不信啊?”

    “有这么多的政要、老板做朋友,福井社长还要我干什么?别跟我说什么投资者信心,你们要是能轻而易举的从日本银行甚至政府里搞出钱来,一样可以增强投资者信心,虽然可能不如iic给的信心大,但至少没风险,不麻烦,更不用招呼我这个毛头小子了。”

    “呵呵呵,你哪儿是毛头…”

    “咱们直截了当吧。”侯龙涛也是想在谈判前先摸摸底,反正自己手里握着王牌,有权力不打官腔儿,如果对方不能给出让自己认为合理的答案,完全可以再威胁。

    “这…这不好说啊。”方杰的表情好为难。

    “你不跟我说,我在谈判的时候真的会为难honda的,你也知道,我有的时候是会耍混的。”

    “嗯…你要我交底…消息决不是我放出去的。”

    “放心,不是你。”

    “说实话,日本人对于权力的认识和中国人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方杰也点上了烟,“在表面上可能没有那么明显的官商勾结,但在暗地里,要比咱们中国人玩儿的狠。”

    “这你刚才就已经说过了。”

    “对对,那你也应该明白,这么做的肯定不会是我们一家。这次我们出了事儿,其它几家公司算是看到彻底铲除我们的机会了,它们甚至结成了统一战线,动手中的一切力量,从各个渠道阻止我们翻盘,这下儿…”

    粉红色的兔儿女郎带人把茶点和小吃端了进来,等她们离开了,方杰才又继续,“我们一家的关系是不可能与其它所有公司对抗的,我们的关系也是不能、不愿意以一敌十,没有日本的银行敢给我们贷款,更别提政府的直接拨款了。”

    “那外面那些人还有什么用,他们来这儿是不花钱的吧?不浪费吗?”

    “话不能这么说,这次除了你,别人都是无能为力,不能因为这个就跟他们把关系断了,你帮我们渡过这次难关,以后自然会还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

    “你这么自信我会帮你们?”

    “我想你会的。”

    两个男人相视一笑,都是各怀鬼胎。

    侯龙涛并不非常怀疑方杰所给情报的真实性,因为很合情理,但却想不太通他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说出来,他好歹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这分明是给了自己在谈判中随意提出苛刻条件的自由。

    方杰当然不会如此没用,他希望对方能在谈判的时候提出苛刻条件,越苛刻越好,最好是苛刻到让honda说什么都不能接受,他一直都没有真正的把侯龙涛看成商场上的对手,至少不是一个与自己处在同一水平的对手。

    侯龙涛看了看表,“福井社长有迟到的习惯吗?”

    “呵呵,也许是堵车了,等得无聊了?咱们自己可以先找点儿乐子嘛。”方杰站了起来,拿起遥控器,把巨大的电视打开了,频道选定在“1”,屏幕中是一间大屋子,四周有一圈儿沙,上面坐满了身穿日式学生制服的女人,“有兴趣玩儿玩儿女学生吗?”他的手指一动,频道换成了“2”,里面的女人穿的是职业女装, “女教师也可以搞,”他不断的变换着频道,“ol,空姐儿,人妻,医生,护士,警察,女兵,个个牌子的啤酒女郎,你要什么职业就有什么职业,要什么身份就有什么身份,要浪的有浪的,要纯的有纯的,就看你的口味了,sm也可以啊,当然了,外面那些兔儿女郎,想要哪个叫进来就是了,领班儿也没问题。”

    被对方这么满怀激情的一扇动,侯龙涛还真有点儿热了,但还没热到放弃原则、信仰的地步,他大大的喝了口茶,“不论妓女穿上什么衣服,装出什么样子,一样是妓女,我对妓女没兴趣。”

    “她们可不是妓女,现在穿什么制服,平时就真是干什么的,那些学生,真是学生,最小的才上中学,连十三都不到,就是晚上才来这儿挣点儿外块的,都是经过挑选的上等货色。”

    “不是妓女?她们不是用身体换金钱吗?是?那就是妓女,总之我不感兴趣。”侯龙涛又看了看表,真不知道日本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又用这些不入流儿的东西来打自己,“福井社长到底来不来?”

    “来来,当然来了。”方杰看出对方已经有点儿不耐烦了,赶忙掏出手机,说了几句话,“社长已经到门口儿了,马上就到。”

    又过了不到五分钟,福井威夫带着自己的私人助理走了进来,“实在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在路上堵车了。”

    侯龙涛并不满意对方的这个解释,摆明了他早就到了,不过是躲着不出来,想看看是不是用小恩小惠就能收买自己,“社长请我来这里,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的目的吧?”

    “怎么会?”福井威夫坐在了方杰让出来的太师椅上,“咱们今天只叙私人友谊,不谈公事。”

    有了这句话,侯龙涛更确信对方是要送礼了,倒要看看他们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来,“这样最好,您看这都快八点了,我还没吃饭呢,饿着肚子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