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42部分阅读
    文的脸上挂着淫笑,他的臂弯里搂抱着一对儿穿旗袍儿的孪生姐妹,裹在丝光裤袜中的修长美腿从开衩儿的地方露出来,他劈开的双腿间跪着一个上身赤裸,下身穿着短裙的女人,正在埋头为他口交。

    “啊啊啊…”裕美瘫软在坐椅上,拼命的喘着气,她一把扔开帽子,又把大衣打开了,里面连乳罩儿都没有,两个“跳蛋”用胶布固定在她的豪乳尖端,压制着奶头儿,遥控器别在黑色吊带袜的腰圈儿里,另外两根从另一个遥控器上伸出的电线一直延伸进黑色的蕾丝内裤里,内裤的正面已经全湿透了,她白嫩大腿上的嫩肉在如同筛糠般的颤抖。

    “涛哥,您的这个奴隶不行啊,耐力这么差。”智姬舔着男人的耳朵,把自己手里夹着的香烟放进男人嘴里,让他抽了一口。

    “哼哼,光说别人,”侯龙涛扭头吻了吻女孩儿,“昨晚你们俩不也是拍着床求饶吗?”

    “嗯…那怎么能一样,您根本就不是人。”

    “哈哈哈哈,嗯…”

    慧姬正想也去凑热闹,突然觉男人一皱眉,赶忙弯腰按住了地上女人的后脑,“香奈姐姐,涛哥要来了,别动。”她第一次见香奈的时候是叫宝村小姐,但侯龙涛说她们都是姐妹,让她把称呼给换了。

    香奈也感觉到了口中的阴茎在膨胀,她尽量把粗长的肉棒往喉咙中塞,一阵阵间歇性的热流冲进了她的食道中。

    “啊…”侯龙涛咬着牙,仰起头,用力的捏着双胞姐妹的乳房,尽情的放射着。

    香奈坐到了一边儿,咽下口中的精液,又把嘴角儿处挂着的一点儿舔进嘴里,她踢了一脚一旁正在揉捏自己乳房的裕美,“还等什么呢?去给你的主人清理啊。”

    “是…啊…是…”裕美几乎是从坐椅上栽倒在地上的,她向前爬了两步,伸出舌头,把大鸡巴仔仔细细的舔舐了一遍,然后就又开始为他口交,光是嘴吧被干也能减轻一点儿自己身体所受的煎熬。

    香奈看到侯龙涛冲自己挤了一下儿眼睛,立刻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她跪到了裕美的身后,一把拉下她的内裤,两根电线连入了她下身的两个小肉洞。

    香奈揪住下面的一根儿电线,猛的向外一拽,从裕美微肿的小穴里扽出了一个中等长度的按摩棒,她掀起自己的短裙,皮内裤的正面赫然连着一根儿假阳具。

    裕美正在吸吮男人的阴茎,龟头儿已经顶到了喉头,突然屁股上被狠狠的撞了一下儿,整根肉棒都杵进了她的嗓子眼儿里,插得她一下儿就翻了白眼儿,差点儿没昏过去。

    香奈双手死死的捏住裕美肥美的臀丘,一下儿一下儿猛顶,用假阳具狂肏着她的屄缝儿,自己胸前的丰乳也随着身体的摇动上下不住颠簸,划出美妙的弧线。

    智姬现侯龙涛正斜眼看着自己,然后又瞧瞧自己的高挺的胸口,立刻就会意了,她咬着下唇飞给男人一个媚眼儿,慢慢解开了旗袍儿的胸扣儿,推开乳罩儿,双手握住露出的一对儿圆圆的雪白酥乳。

    慧姬也受到了男人同样的眼神挑逗,一样把自己的胸脯儿坦露了出来。

    侯龙涛左亲右吻、左吸右吮,在姐妹俩的四个饱满奶子上留下了条条湿痕、排排齿印…

    林肯一直开回了诚田家,现在名正言顺的岛本家的大宅子,跟随而来的大批客人都要在这里对诚田亚夫进行祭奠。

    一个小时之后,裕美已经换上了一件有小白花儿点缀的黑色和服,跪在一间大房里,供桌儿上放着诚田亚夫的遗像。

    客人一批一批的进来,看到女主人魂不守舍的样子,还都以为她很重夫妻感情呢,谁又能想到她身上最敏感的几个部位都在受到“跳蛋”和按摩棒的照料。

    同一层的大卧室里,一丝不挂的香奈跪在中间,智姬在左,慧姬在右,三个美女都是撅着屁股,左右摇摆着丰臀,等待侯龙涛的临兴。

    这座大房子里一共有八名女佣,其中的四名现在也在场,她们不光制服性感,而且还没穿内裤,只是为了一旦侯龙涛性起,可以随时把她们拉过来奸淫。

    这些女佣原来都是裕美训练的性奴,可现在她们的主人都成了侯龙涛的奴隶,她们自然也就改换门庭了。

    只要侯龙涛在这座宅子里,他过的就是皇帝般的生活,这里的女人,除了香奈、智姬慧姬姐妹,生存的意义只有一个,就是满足主人无休无止的性欲,她们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她们都是日本人…

    第一百六十章 血仍未冷

    编者话: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你五分钟看完一章,我却要用四天才能写完,还是紧赶慢赶,那些要我一天一章、两天一章的,长点儿良心吧。

    ***********************************

    11/6/2oo3…11/7/2oo3

    晚上快1o:oo的时候,侯龙涛的车队离开了裕美的大宅子,为他开车的是智姬,搂在怀里的是慧姬,剩下还有四辆里坐满了honda给他配的保镖。

    侯龙涛兜儿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喂。”

    “侯龙涛先生。”对面的人说的是中文,但声音很机械化,没有一点儿抑扬顿挫,明显是通过机器的音。

    “你哪位?”侯龙涛放开了慧姬,把电话交到了右手,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那天在‘威斯汀’门外,如果不是你那个女保镖充英雄,我再开一枪,你肯定不会受伤的。”

    “您…您是那天帮我那个人?”虽然还不能确定对方是敌是友,但侯龙涛的语气已经友好了不是一星半点儿,“咱们认识吗?”

    “不认识。”

    “那您为什么…”

    “你有很多问题想问我吗?”

    “是。”

    “那就来见我吧,一个人来,最多带上你那两个女人。”

    “不能在电话里说吗?”

    “不方便。”

    “这…”侯龙涛犹豫了一下儿,他可不想再只身犯险了,“我怎么知道您是您所说的那个人?”

    “我要想杀你易如反掌,这么多天,你几乎就没出过我的瞄准镜,那天晚上你坐在窗台上抽烟打电话,简直是杀手梦寐以求的目标。你的车玻璃上贴着黑膜,我一样可以看到你,你现在用的是一部nokia 61o8。”

    “我肏!”侯龙涛差点儿没把手机扔出去,这是薛诺自己偷儿偷儿出去打工挣钱给自己买的,因为它有手写功能,方便她和自己短信传情,“您怎么可能看得到?再好的狙击枪也不可能。”

    好看的txt电子书

    “本田对你的保安工作做得可不怎么样,我在你车里按了摄像头,就在车厢的灯里。”

    “哼哼,”侯龙涛撇了撇嘴,“您要我到哪儿见您?”

    “汤岛教堂,你的司机应该认识。”

    “我的那些保镖怎么办?他们不敢不跟着我的。”

    “甩掉就是了,我等你到十一点。”

    “喂,喂。”对方已经把电话挂了,侯龙涛拍了拍智姬的肩膀儿,“去汤岛教堂,就咱们三个人,不要尾巴。”

    “您把安全带系上吧。”

    侯龙涛的车是开在高的中间车道,在马上就要到一个出口儿的时候,智姬猛的一打方向盘,横穿了两条车道,从出口儿冲了出去,引来其它车辆的一连串急刹车声、喇叭声,那四辆护卫的车也反映不及,无法再跟上去…

    差不多1o:4o的时候,侯龙涛到了目的地,这个点儿上可没有游人了,高耸的灰黑色汤岛教堂在一盏盏路灯的点缀下有点儿阴森森的,跟墓地也没什么大区别。

    智姬和慧姬各自从大腿的内侧拽出了两把小手枪,她们几乎都贴到男人身上了,护着他向教堂门口儿走去。

    刚到布道室外,侯龙涛就闻到了一股很奇特的香味儿,他那么多的老婆,对女用香水儿也有了一定的研究,但今天闻到的绝不是世面上可以买得到的,说是男用的吧,又怎么也觉得不像。

    布道室里只有一个修女打扮的人坐在第一排,“侯先生,过来坐吧。”

    一对儿孪生姐妹走到第五排长凳的地方就没再近前了,智姬不停的环视四周,慧姬则盯着那个修女,手里的枪也没放下,只要对方有一点儿突然的动作,她会立即将其射杀。

    “您怎么称呼?”侯龙涛在修女身边坐下,这里就是香气的来源,对方不仅有修女帽儿遮着脸,还戴了一个白色的面具,跟不就看不到是男是女,长的什么模样。

    “华狼。”

    “先生?小姐?”

    “不用加称谓。”

    “为什么救我?”侯龙涛眼看着禁止吸烟的牌子,还是点上了一颗。

    “你倒是直截了当啊。”华狼一动不动,就好像声音是从一具僵尸里出来的一样。

    “您不希望这样吗?”

    “哼哼,我没杀你因为你是中国人。”

    “因为我的国籍?”

    “因为你的血统,我叫华狼,因为我有华人的血统,不杀华人是我的原则。”

    “那怎么会雇您来杀我?”

    “你是我的第一个中国目标,所以没人知道我的原则。”

    “那您为什么接这单生意?”侯龙涛喜欢刨根儿问底儿,他的好奇心也很重。

    “目标是我到了日本之后才定的。”

    “什么人雇的您?”这才是侯龙涛最关心的问题。

    “我不知道,这是行规,就算我知道,也不可能告诉你。”

    “我能理解。”侯龙涛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我的命值多少钱?”

    “一百零五万美金。”

    “呵呵呵,还行。您不做就是了,为什么要救我?”

    “我第一次见一个中国人的命值一百多万美金,小日本这么怕你,我不能让你死。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这几天都在暗中保护你。”

    “那我岂不是高枕无忧了?”侯龙涛现在可以确定对方是真的没有害自己的意思,而且好像在思想上还和自己有不少相同之处。

    “今晚之后我就不能再看着你了,那天晚上要杀你的是三口组的人,那个黑帮组织在日本的势力非常的大,我杀了他们的人,他们的组长已经在道上放了话,要用我的人头祭奠他的手下。这几天三口组的几千会员都在找我,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们离我已经不远了。干我这行的,有的时候不能不信邪,我今天就会离开日本。”

    “谢谢您。”侯龙涛伸出了手。

    “你自己要提高警惕,”华狼并没有接对方的手,而是站了起来,“不论想杀你的人是谁,他们不会就此罢手的。”

    侯龙涛也站了起来,仍旧是伸着手,“谢谢,我会小心的。”

    华狼仍旧是没有接,走出去两步有回过头,“对了,最终跟我接头的人不是个中国人就是个韩国人,我没看他的长相,但他的母语绝对不是日语。”

    “谢谢。你要去哪儿?”

    “你不知道最好。”

    “咱们还有机会见面吗?”人类最难得到满足的就是感情需求,特别是忙忙碌碌的现代人,人类的天性是贪婪,得到的越多,想要的就越多,侯龙涛的感情生活可以算是丰富无比了,但他仍旧不愿意方走任何一个潜在的朋友。

    “只要咱们都活着,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这些话为什么不能在电话里说,一定要我来这儿?”

    “我只通过瞄准镜看过你,我到面对面的瞧瞧是什么人能让小日本这么紧张,瞧瞧你值不值得我冒这么大的险。”

    “我值得吗?”

    “哼,不好说。”华狼边说边走,终于消失在了屋角儿的黑暗走廊中,空气里那股奇特的香味儿也渐渐的淡了下来,但却久久不散。

    侯龙涛不是个基督教徒,但他还是跪到了耶稣像下,为华狼做起了祈祷…

    侯龙涛回到自己的住处时,已经快要12:oo了,福井威夫和他的助理,还有方杰都在,他们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福井威夫几乎都是暴跳如雷了,一见侯龙涛他们进来,直接就奔智姬去了,抬手就想打,“八嘎!”

    侯龙涛一把就抓住了老头儿的手腕儿,“你干什么?她们是我的人,你想打就打的日子已经没有了。”

    “对对。”福井威夫退后了两步,“侯先生,你今天的举动太过分了,万一出了什么危险…”

    “好了好了。”侯龙涛打断了对方,他们根本也不是关心自己,还不是为了iic的投资,“福井社长,咱们找个房间,我正好儿有事儿想和你单独聊聊。”

    一老一少两个男人找了一间书房,关上门开始了密谈。

    “社长有没有查到是什么人想让我死啊?”侯龙涛坐进了单人沙里。

    “我想应该是我的竞争对手,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