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56部分阅读
    饕桓鼍6目窈埃翱勘叨勘叨氨叨某悼勘叨!薄?br />

    一路上他们就没老实过,不光,还闯了好几个不繁忙路口儿的红灯儿,悠悠天地之间,就好像主宰着一切,就好像他们是万物之主,就好像他们不受任何规则、法令的限制,刚刚二十出头儿的小伙子根本就不能算是男人呢,在意识形态上,他们和十七、八岁的小痞子没什么区别,永远认为自己天下无敌、刀枪不入。

    福禄寿度假村坐落在一条双向双车道的马路北侧,当快要到地方的时候,马脸的头车开始减,准备左转,当然了,没打蹦灯儿。

    右边的车道上有几辆装满货物的卡车,车也不快,一辆跟在后面的挂“京g”车牌儿的黑色帕萨特b5一脚儿油就窜上逆行道。

    四辆连在一起的车已经开始左转了,又都跺在马路上,开车的四个人都是一身冷汗。

    “我肏你奶奶!”马脸把警灯警笛全打开了,他才不管这里已经是河北的地界儿了,直追下去,其它三辆车也紧随其后。

    “帕萨特”现有警车在追自己,挺老实的靠边儿停下了。

    马脸根本没减,从帕萨特边儿上冲了过去,直到自己从后视镜里看不清对方的车牌儿了才停下,大胖下车就往回跑。

    “帕萨特”虽然察觉了对方异常的行动,却已经来不及做出反应了,剩下的三辆车把它别在了中间。

    这是一切的开始…

    第一百六十九章 年少轻狂(上)

    编者话:在一百六十六章的编者话里,我曾经希望大家尊重我的意愿,等我在公社帖两小时之后再转贴,直到一百七十章以后。真让我失望,有人在我了一六八之后十二分钟就进行了转贴,我就不说是谁了。请教一个问题,我想这么多的读者中肯定人使用“全球通”的,“全球通”有一项服务叫“全球呼”,别人拨打你的手机,在什么情况下一打通就是“全球呼”,又是在什么情况下会先响几声儿铃再出现“全球呼”?

    ***********************************

    免费电子书下载

    11/25/2oo3

    侯龙涛敲了敲帕萨特的车玻璃,冲司机勾了勾手指。

    外面站着五个凶巴巴的小流氓儿,有两个还提拉着长方向盘锁,傻子才会下去呢,但帕萨特的司机好像并不是特别的害怕,虽然车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把车窗儿按了下来,一梗脖子,“干什么啊?”

    “下来。”

    “什么就下去啊?问你干嘛。”

    “你口儿挺正的啊。”

    “把你们车挪开。”

    “我肏你妈!”侯龙涛突然把手伸进了车里,一把揪住了司机后脑上的头,把他的头往方向盘上猛撞了好几下儿。

    武大也把胳膊伸进了车里,把车门儿从里面打开了,跟侯龙涛一起把已经晕头晕脑、额头上都是血的司机架了下来。

    “你…你们知道我是…我是谁吗?你们知道…知道这是谁的车吗?”

    “你他妈还挺屌。”二德子上来就一拳,正凿在他的鼻子上,接着又是一拳,再一拳,再一拳,四下儿过后,他已经满脸是血了,鼻梁可定是折了。

    “这你妈是谁的车啊?”文龙抡起手里的方向盘锁,“哐当”一声把帕萨特左侧的后玻璃砸碎了,又在后备箱的盖子上很砸了一下儿。

    “啊啊…”司机的眼睛都已经睁不开了,但耳朵还好使,现在受的伤还没重到不能说话的地步,“你们…你们等着,没完!”

    “我肏,吓唬我?”刘南双手一前一后的握住方向盘锁,像用红缨枪那样,重重捅在了对方的小腹上。

    侯龙涛和武大一松手,司机立刻双臂抱着肚子跪了下去,大张着嘴,嗓子里出“呵呵”的声音,脸上的血嘀嘀嗒嗒的落在地上。

    这时候大胖儿冲到了跟前,他也不停步,从侯龙涛和武大的中间钻了出来,飞起一脚,踹在了司机的背上。

    “啊…”司机惨叫了一声儿,趴在地上,这下儿大胖儿用了全力,愣是把他踢得在地上蹭了一米多。

    哥儿几个谁也不客气,上去围着司机就是一通儿“踩”,直到赵蕊从车里伸出脑袋,不耐烦的要他们快点儿。

    马脸把警车开了回来,在接近帕萨特的时候开始减,驶上了逆行道,开窗户朝着趴在地上的司机吐了口吐沫,“你妈屄的,牛屄就来到‘福禄寿’来找我们,弄不死你的。”

    八个人来到福禄寿度假村,他们包的别墅紧挨着围墙,一下午也没干什么,就是打打台球儿、乒乓,玩儿了几圈儿麻将。

    晚饭的时候,一群人开车到度假村中心的主楼餐厅要了间包房,服务员端上了自酿的果子酒,明确的告诉他们这酒是甜的,喝起来就像普通的果汁儿,却颇有点儿后劲儿。

    侯龙涛本来是滴酒不沾的,不过既然是为自己送行,怎么也得意思一下儿,一小口下去,觉没有一点儿酒味儿,也就把服务员的警告当成了耳旁风。

    饭吃得差不多了,几个人的酒劲儿也上来了,说起了下午那件事儿,一个个都是情绪激昂。

    他们确实是很久没打过架了,除了文龙,其余的人都过了二十岁,都想该有个大人样儿了,不能再动不动就耍混的,再加上也一直没人招他们,可实际上他们内心还是把大街上的暴力行为当成英雄行为,觉得不打架,不用武力解决问题怎么能算男人呢,岂知这种思想是最不成熟的男孩儿才会有的。

    “我肏,我那口吐沫正吐在丫后脑勺儿了。”

    “别你妈肏蛋了,你丫又没停车,哪儿那么准啊。”

    “真的。”

    “真个屁啊,你丫再说两句吐沫就真喷出来了。”

    “肏,”刘南一拍桌子,“都别他妈废话了,找几个小姐玩儿玩儿吧,我请。”

    “你说什么呢!?”赵蕊先不干了。

    “他们找,我不找,我今儿晚上就干你。”

    “哈哈哈哈。”在一帮人的哄笑之中,大胖儿拉着二德子出了门儿,“我们先去踩踩点儿,有好货就叫你们。”

    其他几个人又接着喝酒、侃大山,可过了半个多小时, “侦察兵”还是没有回信息来,手机也打不通。

    “不会出事儿了吧?”侯龙涛站了起来,立刻觉得脚底下像踩着棉花,“结帐吧,过去瞧瞧。”

    六个人打听好了路,出了主楼,饶到后面的洗浴中心,穿过一条堆着钢筋水泥的小走廊,来到了洗浴中心的休息室,这里家具到还凑或,但墙壁也是破破烂烂的,装修根本就没完成呢,除了他们就没有别的客人了,连服务员都没有。

    大胖儿坐在一张休息椅上,搂着一个穿白衬衫黑短裙的女人,女人的衣服上别着一个写着“7”的圆盘儿,二德子正坐在一边儿运气呢。

    “五哥,你手机怎么打不通啊?”文龙把一根儿烟递到二德子面前。

    “这儿没信号。”二德子揪了揪自己衬衫的领子。

    “哟!”文龙看到二德子的衬衫领口儿的扣子处撕了一个口子,“怎么了?”

    “刚才跟保安干起来了。”

    “怎么回事儿!?”人都围了过来。

    “刚才一过来,大哥看上一妞儿,要把她拉出来,你猜怎么招?那娘们儿看了大哥两眼,居然不出来。”

    “我肏,你丫太没面子了。”马脸拍了拍大胖儿的肩膀儿。

    “滚。”大胖儿没好气儿的答了一句。

    “我当时就不干了,”二德子连比划带说,“老子在外面儿玩儿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敢挑客的呢,我他妈掐住她的脖子就往外拽。妈了个屄的,还敢不让我大哥玩儿。”

    “就是这个啊?”侯龙涛走到大胖儿身边儿,一托那个女人的下巴,长相儿也就是一般。

    “不是她,那个骚屄跑了,没多会儿叫来一保安,说那是他女朋友。我说女朋友怎么了,你妈出来卖也得守规矩。那孙子上来就扯我衣服,把我领子给撕了,我一大嘴巴就把丫那扇飞了。孙子叫人去了。”

    “肏,臭保安这么牛屄!”

    “那就等着丫那。”

    “干杂种肏的。”

    “别他妈叫唤了,”二德子看了眼表,“都快二十分钟了,咱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就是了,我带你们挑姑娘去。”

    他们都不知道,侯龙涛从来没在外面嫖过,他讨厌妓女,他讨厌一切给自己身体标价的女人,无论是用身体换金钱、换绿卡,还是换取升迁的机会,可今天大家都找,他又喝醉了,什么原则也就忘得差不多了。

    一群人进了休息室最里面的一条没灯的通道,打开了尽头处的一扇木门,里面躺躺坐坐,有二十多个白衣黑裙的女人,他们一人拣了一个,说实话没什么好货色。

    侯龙涛找的那个叫刘颖,小个儿,总算长的不讨厌。

    哥儿几个回到休息室,刚说回别墅,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走了进来,“几位先生,你们刚才是不是和我们的保安有点儿冲突啊?”

    “你谁啊?”

    “我是这儿的值班经理欧阳爽。”

    “你来得正好儿,”二德子窜了出来,“你的保安把我衣服撕了,你说怎么办吧?你们是不是不想做生意了?”

    “您说怎么办。”

    “当然是赔了,我这衣服也不贵,给一百块钱吧。”

    免费txt小说下载

    “先生现在不是您要求赔偿的问题了,您把我们这里的女服务员打伤了,医药费加误工费大概要一千元,我看您是不是现在就把钱给我。”欧阳爽说的客气极了,但分明就不是要试着解决问题,而是已经认准了解决问题的方法。

    “你这是讹我们了?”武大那会儿剐了个秃头,加上长得成熟点儿,就是一幅老流氓的样儿。

    “我完全是为您几位着想,他们最开始是要两千的,我做了半天工作才把价儿压下来。”

    “谁是‘他们’啊?”

    “那个女服务员是一个保安的女朋友,我们整个保安队都在外面,如果不是我及时拦住,他们早就冲进来了。”

    “你妈屄,你让他们进来。”大胖儿刚才憋的一肚子气还没撒出来呢,“别,你别让他们进来,我他妈出去,我看看谁敢拦我。”

    “您这么激动就不好办了,外面有二十多个保安,还有电棍,您这么冲动,肯定会吃亏的。”

    “哈哈哈,”大胖抄起了墙边儿的一根儿铁棍儿,“你他妈吓唬谁啊!?”

    “怎么这么半天啊?”一个提拉着大蒲扇,穿着拖鞋、大裤衩儿和白色跨栏儿背心儿的大胖子从门外走了进来,说话的语气非常的不耐烦,“欧阳爽,你谈好没有。”

    “这是易峰,保安主任,”欧阳爽冲着侯龙涛他们一耸肩膀儿,好像是说自己尽力了,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你们自己聊吧。”他说完就走了。

    “你想怎么招啊?”大胖儿往易峰跟前儿一戳。

    “唉唉唉,”易峰脸上带着胖子特有的和善表情,“你冲我凶也没用,是我那帮兄弟不放过你们,我这么跟你们说吧,今天你们不给钱,就别走了,外头那四辆车是你们的吧?我的人说了,不给就砸。”

    “唬我?”马脸一皱眉,“那他妈是警车,你砸一试试。”

    “嘿嘿,那我也不说什么了,”易峰转身就走,伸起两个手指头,交叉在一起,“十分钟,不给钱后果自负。”

    “奶奶的,真把咱们当泥捏的了?”侯龙涛也找了一根儿钢筋,又用毛巾把它缠在了手上,“干他们丫那吧。”

    其他人也开始寻找顺手的兵器,把什么手机啊、手表啊、钱包儿啊、项链儿戒指什么的都装进了赵蕊的小包儿里,那些妓女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溜掉了。

    马脸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对方要真是把自己的车砸了,家里的老头儿也饶不了自己。

    “你们干什么啊?”欧阳爽在大厅里把一帮人拦住了。

    “滚蛋!”马脸用棍子指着欧阳爽的鼻子,他不想在房子里动手,他知道对方的人多,如果自己这就出手,他们一定会冲进来,自己这边就很难冲出去,更别提靠近自己的车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车开走。

    “你看看,你看看,”欧阳爽侧过身,指了指玻璃门外黑压压的一片人,时不时在他们的腿侧会有蓝光儿闪动,显然是电棍尖端的电花儿,“你出去有什么好处?外面是一群没文化的老农民,在家的时候只知道抡锄头,他们下手可没个轻重,你们都是北京城里的大少爷,你打死他们几个值你们一条命啊?”

    马脸把手臂放下了,对方说得太有道理了,而且他还想到了侯龙涛,四哥后天就要上飞机,这种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