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57部分阅读
    。俊薄?br />

    马脸把手臂放下了,对方说得太有道理了,而且他还想到了侯龙涛,四哥后天就要上飞机,这种时候出点儿事儿挺不值档的。

    “那你说怎么办?”刘南凑了过来。

    “一千。”欧阳爽是对着刘南说的,他已经看出来这小子是这帮人里的“金主”。

    “做梦!”文龙一甩胳膊,“你他妈当我们怨大头啊?他要多少我们就给多少,我们还用不用混了!?”

    “我跟你直说,”欧阳爽连看都没看文龙,还是对着刘南,“那些保安我管不了,他们都是易峰的人。那家伙丈着他哥是燕山石化护厂队的副队长,在这边儿惹了不少事儿了,你们非要在这儿跟他过不去,真没什么好处。要不然这么招,你给我八百,我拿去给他们,应该问题不大。你们不是要带六个小姐走吗,她们的事儿我管得了,本来出台是五百,现在你们每人给四百就得,从她们身上省了六百,等于就给了易峰两百。就算我交你们这些朋友了。”

    “这么招吧。”刘南从钱包儿里掏了八张一百的大票儿,他是这些人里最不想动手的,难怪,他带着女朋友呢。

    欧阳爽出去了差不多五分钟就回来,外面的人也都散了,“行了。”

    “那还不把小姐都叫出来?”有几个人的酒已经醒的差不多了,不打架就打炮吧。

    一会儿功夫,二十多个小姐就在大厅里站了两排。

    侯龙涛也没再挑,直接就把刘颖又叫出来了,他半天没出声儿,因为他现在难受得要命,热伤风是最可怕的,而且刚才被风一吹,他好像还烧了。

    好看的txt电子书

    他们把车就停在了别墅的门口儿,刘南又把几个兄弟招到了身边,“刚才欧阳爽跟我说四百不是包夜,就两个小时,一会儿会有车来接这些小姐回去。”

    “你妈屄,有没有搞错啊?在北京城里包夜也就是四百了,这儿他妈是什么高档地方儿啊?”

    “行了,别他妈那么多的废话了,反正钱也是我出的。”

    侯龙涛回到自己在二楼冲着院子的房间,往床上一躺,他第一次花钱找女人,还真有点儿不知所措。

    刘颖可是行家里手,她关上门就把自己的衬衫和裙子都脱了,从乳罩儿里取出两个套子扔在床上,接着就开始脱乳罩儿和内裤。

    侯龙涛觉得气氛特别的不好,就这么开始干,简直跟动物交配没区别,“你们刚才为什么跑了啊?”

    “多吓人啊,还以为你们要打架呢。”刘颖开始帮男人脱裤子,客人要聊,她自然得陪着。

    “我很吓人吗?”

    “不是你,你的那帮朋友都够吓人的,除了你,就你看着还挺斯文的。”

    “呵呵呵。”侯龙涛真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妓女这么赞美,“我这是第一次。”

    “骗人。”刘颖笑了起来。

    “我这是第一次在外面玩儿,不是第一次干炮儿。”

    “没什么区别的。”刘颖把男人的内裤脱了下来,开始套弄他软塌塌的阴茎。

    侯龙涛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已经做过三次了,他还生着病,又喝多了,现在躺在床上,身体就像要散了架一样,再加上他本身就不是特别想打炮儿,半天也没反应。

    “你怎么了?这么年轻就不行啊?”刘颖脑门儿都见汗了,但她的语调儿里倒是没有嘲讽的意思,估计这样的她也没少碰见。

    “用嘴试试。”侯龙涛有点儿没面子了。

    “不行,我们有行规的。”

    “什么行规啊?”

    “不能用嘴,你想想,要是所有客人都要用嘴,脏不脏啊。”

    “嗯,”侯龙涛还觉得挺有道理的,“那让我抠抠你的屄。”

    “行规…”

    “知道了知道了,要是所有的客人都要抠,多脏啊。”

    “现在怎么办啊?”

    “不做了,”侯龙涛都快难受死了,“聊会儿天儿吧,你哪人啊?”

    “四川的。”刘颖还巴不得对方不做呢,反正钱已经收了,这四百块可挣得容易。

    两个人聊了一个多小时,男的裹在被子里,脸上的表情就像要死了一样,女的跪在床上。

    “咱们今天就算认识了,下次等我不生病了,再来找你,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侯龙涛可没打算再来,不过是在往回找面子。

    “行啊。”

    “今天这事儿你就别跟别人说了。”

    “没问题,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免费txt小说下载

    有人敲了敲门,另一个妓女探头进来,“刘颖,该走了,车马上就到。”

    女人离开后,二德子来到了侯龙涛的房间,“你丫那操行,爽成这样儿了?”

    “爽你大爷啊,”侯龙涛痛苦的睁开眼睛,“又他妈不给口儿,又他妈不让抠。”

    “什么意思?”

    “不是有行规嘛,不给口儿、不让抠。”

    “去你妈的,”二德子差点儿没把鼻涕喷出来,“什么他妈行规,你丫让人玩儿了吧?那他妈是鸡,又不是凤凰,还有不让抠的呢?刚才我那个就差点儿没把她抠死。虽说一般吹的的时候都是戴着套儿,那也没听说过不给口儿的啊。唉,无所谓了,反正干了不就完了。”

    “是是。”侯龙涛心里这叫一个骂啊,但现在也真是没精力较情了,“帮我把空调关了,开开窗户吧,吹的我难受。”

    “行。”二德子过去把窗户打开了,一阵女人浪荡的笑声和对话飘了进来。

    “今天这几个还行啊,都是小伙子,比平时那些三四十的大老粗儿强。”

    “切,每人少收了一百呢。”

    “行了,你做了这么久,有过几次高潮啊。”

    “我也没亏什么,”这是刘颖的声音,“我那个是第一次出来玩儿,拉着我聊了半天,什么都没干。”

    “哪个啊?”

    “就是那个儿挺高的,戴副眼镜儿。”

    二德子很诧异的回头望着脸色铁青的侯龙涛。

    “是吗?没试试他的活儿?”

    “试什么啊?根本就站不起来,阳萎。”

    “真的?看着还挺结实的啊。”

    “那管什么用啊,肉都长到别处儿去了。”

    “哈哈哈…”

    “臭屄!”侯龙涛一下儿从床上蹦了起来,这种侮辱是男人就受不了,他摇摇晃晃的穿着裤子,“让她们都别走!”

    “算了,算了,”二德子又把侯龙涛推回了床上,“算了。”

    “算你祖宗!”侯龙涛推开二德子,边套衣服边冲了出去。

    大胖儿他们正在一楼的客厅里打麻将呢,看到老四老五先后冲出门去,也赶忙跟了出来。

    侯龙涛拨拉开两个妓女,一把揪住了刘颖的脖领子,“啪啪”就是两个大嘴巴。

    “干什么呀?你干什么呀?”其他的妓女都要上去阻拦,却被大胖儿他们吼退了。

    “你妈了屄的!我他妈给你丫脸了!?”侯龙涛边打边骂,他可是下了重手了,把刘颖的牙都打掉了,“臭娘们儿,我让你丫那嘴欠!”

    一辆米黄色的面包车停了下来,应该就是来接妓女的。

    “干什么啊!?怎么打人啊?有话好儿好儿说。”欧阳爽从车上跳下来,拉住了侯龙涛的胳膊。

    “说你妈了眼儿!”侯龙涛现在是谁拉他跟谁急,一脚就蹬在了欧阳爽的肚子上。

    欧阳爽从地上爬起来,又冲了过来,“你他妈不想活了!?”

    这下儿大胖儿他们就不能再看着了,上去就把欧阳爽按住了,一顿拳打脚踢在所难免。

    “自己不行就赖别人,有本事就勃起啊。”那群妓女里有人说了一句。

    “是谁!?”侯龙涛一把扔开已经昏过去了的刘颖,转身恶狠狠的盯着剩下的妓女,他的眼睛都红了,“是他妈谁说的!?再说一遍!”

    不远的地方传来了一阵骚动,四五个衣衫不整的男人朝这边跑了过来,现在已经是夜里12:oo多了,可能是刚刚被叫起来的保安,大概面包车的司机看到外面打了起来,就打电话叫了人。

    “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打架?”

    “别跟他们废话!”趴在地上的欧阳爽大喊了一句,“全给我扣下来,一个也别让被他们跑了!”

    大胖儿他们知道全面冲突是无法避免了,干脆先下手为强,主动向保安起了进攻。

    这些保安还真是挺经打的,其中一个挨了大胖儿一拳居然立刻就又爬了起来,形成了对打的局面,而且这帮保安下手也非常狠,就好像扁城里人能给他们带来无上享受一样…

    第一百七十章 年少轻狂(下)

    编者话:《金鳞》写到现在,一共出现过三段儿回忆,跟爱琳在美国,如何跟杨立新结仇,还有就是如何跟“福禄寿”结仇,每一次都有人说没必要,除了写如云的时候,剩下每个女人都有人说没必要,我不知道什么情节是有必要的。《教父》里有回忆维托·科里奥尼是如何起家的情节,有桑尼·科里奥尼搞女傧相的情节,有麦克·科里奥尼在意大利逃难时谈恋爱的情节,那些是不是也没必要呢?

    ***********************************

    11/25/2oo3…11/3o/2oo3

    侯龙涛他们开始的时候因为人数略微占优,并不吃亏,但是渐渐的保安越聚越多,有的还带着棍棒,变成了二打一、三打一,他们几乎失去了还手的能力,武大和刘南都已经挂了彩。

    后来的那些保安好像还很有组织,总是给侯龙涛他们留下一条后撤的途径,逐渐把他们逼到远离别墅的一片空地上。

    一辆蓝色的解放卡车停在了混乱的人群外,二十几个穿着灰色工作服,头戴黄色安全帽儿的人从后斗儿上跳了下来,他们手里都攥着大扳子、大锤子一类的铁器。

    这些人毫不迟疑的加入了战团,形势更是一边儿倒了,小四十人对七个,侯龙涛他们除了护住头脸等重要部位之外,根本不可能还手。

    叫骂声慢慢的小了下来,保安和工人逐渐后退,不再动手了,只是把七个已经头破血流的小伙子围在中间。

    “想他妈干什么!?”大胖儿的右臂耷拉着,左手扶着文龙。

    七兄弟里属文龙伤得最重,不光是头上开了两条大口子,双臂也都骨折了,因为他一直护着他的四哥来着,以致侯龙涛只是受了点儿皮外伤。

    “闪开点儿,闪开点儿。”两个大胖子从人群中钻了出来,其中一个是这儿的保安主任易峰,另一个跟他有点儿像,他们身后跟着一个胳膊上脑袋上都裹着纱布的中年男人,正是昨天下午被侯龙涛他们群殴的那个司机。

    “是他们吗?”

    “是我们,”没等司机说话,刘南先答上了,反正也否认不了,“是我们打的他,怎么招吧?”

    “怎么招?”易峰一歪脑袋,“你们几个小崽子还挺牛屄的啊,”他指了指另外那个胖子,“这是我哥,易峦,你们连他的车都敢砸,他的人敢打。行,我也不难为你们,两万,你们什么时候把钱拍出来,什么时候走人。”

    前两天易峦一直在河北他老丈人家里,昨天下午那个司机就是去接他的,被打之后只好给他打了个电话,他是坐长途车赶回来的,1o:oo多才回到燕山石化,听说砸自己车的那几个小子在“福禄寿”,就给他弟弟打了个电话碰碰运气,本来也没抱希望他们说的是真话,没想到一问,几个小孩儿还真在这儿,他就带了一车护厂队的人过来,正赶上战事又起。

    “我他妈要是不给呢?”刘南抹了一把脸上的血。

    “别这么说,我知道你有钱,我让你走,你的这些朋友留在这儿就行了,你回去取钱换人。”

    “去你妈的。”哥儿几个都知道对方的行为属于绑架勒索,但却没有一个想到去报警的,这不是那会儿他们行事的风格。

    “嘿嘿嘿,”两个胖子同时笑了起来,“再给他们松松骨头。”

    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从拐角儿的地方传了过来,外面一圈儿人开始惊慌的散开,刘南的“风度”冲了过来,四扇车窗儿都是开着的,开车的是赵蕊,有的时候有个小太妹做女朋友也有好处。

    刘南、武大、马脸同时从窗户里钻了进去,“走!走!走!”

    “风度”以最小的半径调了个头,全逃跑了。

    也有人想拦,但觉车子并没有要减的意思,也只能叫骂着把手里的家伙扔出去,砸碎了后玻璃。

    趁着乱,大胖儿忍着胳膊的剧痛,背起文龙,侯龙涛和二德子护着他们就跑,不过他们跑的方向是度假村的腹地,不是他们不想跟着“风度”,只是前路“虎狼”太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