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58部分阅读
    趁着乱,大胖儿忍着胳膊的剧痛,背起文龙,侯龙涛和二德子护着他们就跑,不过他们跑的方向是度假村的腹地,不是他们不想跟着“风度”,只是前路“虎狼”太多。

    “肏你妈,这还想跑?”易峰终于露出了凶相儿,但他可跑不起来,只能捡起地上的一个大扳手,气势汹汹的走过去,“给我抓回来!”

    四个人真是没跑两步就被按住了,易峰上来就给了侯龙涛肚子上一扳子。

    又是一阵轮胎磨地的声音,不过这次冲过来的是两辆车,领头儿的那辆到了近前时还打起了警笛警灯。

    那些保安和工人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都让到了一边儿,因为只有几个人知道这些小孩儿是开着警车来的。

    侯龙涛借此机会狠狠的在易峰圆鼓鼓的肚皮上踹了一脚,拉着二德子钻进了第二辆车里,大胖儿则把文龙塞进了警车里,自己也上去了…

    “哈哈哈,你们千万别在我不在的时候报仇,等我。”侯龙涛抹了一把脸上的血…

    两天之后的中午,侯龙涛是带着一脸的创口贴到的机场,送他的那几块料更惨,都是头缠纱布,有的胳膊腿儿上还打着石膏…

    现在终于到了算帐的时候了…

    “天伦阁”的大包间儿里,“东星”的六个老板正在等人,包括今天下午才回到北京的文龙。

    快到6:3o的时候,武大领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来到了包房,“鲁厂长,这几个都是我的好兄弟。这是燕山石化的鲁齐厂长。”

    侯龙涛最后和对方握了手,作了自我介绍,“鲁厂长请坐吧。”

    “几位东星集团的大老板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东星集团好像不做石化方面的生意吧?”鲁齐平时是个典型儿的官僚,还是懂得对这些年轻的亿万富翁该如何说话的。

    “呵呵,您太客气了,当然不是谈生意,要是生意的话我们就去厂里拜访您了,今天不过是有点儿事儿想请你帮忙儿。”刘南也很会说话。

    “还说我客气,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你们就直说。”

    “不着急,”侯龙涛递了根儿烟过去,“还有两位客人没到呢,咱们先喝茶,等他们来了再说,免得被他们打断。”

    几个人刚聊了几句,服务小姐领着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走进了包间儿,马脸立刻站起来,“诶,谢老板。”

    那个男人马上跟马脸握了握手,“马老板,对不起,对不起,来晚了。”

    “没有,没有,来来来,我给你引见。”马脸把在座的人都介绍了一遍,“谢卫东先生,福禄寿公司的大老板,福禄寿度假村就是他的产业。”

    谢卫东特意跟侯龙涛多握了会儿手,他不像鲁齐是个郊区的国营厂长,他是在北京商界里摸爬滚打的,自然知道‘东星’是谁做主。

    “卫东兄,”侯龙涛今天是来交朋友的,显得很平和,“‘福禄寿’的经理没来吗?怎么?马脸没请到?”

    “不是,不是,欧阳在外面停车呢,这就进来。”

    “欧阳?欧阳爽?”

    “对啊。”

    免费电子书下载

    “他现在是经理了?”

    “是啊。”

    “哈哈哈,”侯龙涛跟他的兄弟们对了对眼儿,“欧阳爽现在是‘福禄寿’的经理了。”

    “哈哈哈。”一群人都笑了起来。

    谢卫东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怎么?你们认识他?”

    “老相识了,”大胖儿拍了拍谢卫东的肩膀儿,然后很自然的一直把手搭在他身上,“是老相识了,没想到今天能见面,应该好儿好儿招待他。”

    服务小姐领着欧阳爽来到了包间儿,他一进屋就是一愣,屋里的这些人怎么这么眼熟啊,几秒钟的时间他就想起来了,“你们…”

    马脸在欧阳爽身后把门关上了,武大和二德子一左一右的抓住了他的胳膊,一下儿把他按在了桌子上,文龙抄起茶壶,“呯”的一声砸在他的脑袋上,接着又是一烟缸儿,什么茶水、茶叶、烟灰,还有鲜血都飞了起来。

    “这是干什么!?”谢卫东以为自己进了鸿门宴,刚想站起来,只觉肩膀儿上的那只大手奇重无比,压得自己动换不得。

    “啊!”服务小姐也是一声惊叫。

    “嘘,”侯龙涛笑望着女服务员,把食指竖在双唇前,“我们闹着玩儿呢,没事儿,你出去忙你的吧。”

    “好。”服务员刚才就是太吃惊了,实际上她才不怕侯龙涛呢,整个“天伦阁”的服务员都不怕他,他是朋友。

    “卫东兄,不用紧张,这完全是意外,”侯龙涛又转向了谢卫东,“不是事先计划好的,更不是针对你。”

    其实不光是谢卫东紧张,鲁齐也很紧张,本来就不知道这些人找自己来的真正目的,现在又演了这么一出儿,心里更是没底儿了,好在自己还没受到什么直接威胁,也只能见机行事了。

    文龙和二德子把欧阳爽扔到了旁边儿的沙上,丢给他一条毛巾止血,“老老实实在这儿待着。”

    除了乖乖听话,欧阳爽现在也是别无选择,自己的“仇人”居然是大名鼎鼎的东星集团的老总儿,看来是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侯龙涛很简略的把三年前的事情说了一遍,“那次可是我们长这么大最惨的一次了。”

    “那你们是要我们赔偿?”

    “嘿嘿,”刘南摇了摇头,“赔偿?你们能赔多少?我们最穷的人也有‘东星’百分之五的股份,你知道那是每年多少的分成儿吗?钱对于我们来说是最没用的东西。”

    “那你们要什么?”

    “别急嘛,我还没说完呢。”侯龙涛喝了口茶,从兜儿里掏出一封邀请函,“卫东兄,你看看这个。”

    谢卫东打开一看,内容是邀请侯龙涛这星期天去福禄寿度假村参加一个私人聚会,落款儿签的是自己的名字,居然还有自己的印章,留的电话却是度假村保卫处的,“这…这不是我的,印章也是假的,这个印章很清楚,我的印章没有‘寸’里面的那一点儿。不过,这是什么意思呢?”

    “易峰最近交了个新朋友…”侯龙涛把金小松设计算计自己的情况说了一遍,“这是他们自己找到我头上来的,我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你们说我应该怎么对付他们呢?”

    “老弟找我们来,肯定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你就说需要我们做什么吧。”

    “其实很简单…”大胖儿把计划说了一遍,“两位觉得如何?”

    鲁齐是没什么意见,本来就真的不用自己做什么,还能轻轻松松的得到几万快的酬劳,牺牲一个跟自己没什么交情的易峦就可以和东星集团搭上关系,何乐而不为。

    既然谢卫东能开度假村,他就多多少少有点儿路子,但他也明白,自己的道儿绝没有这几个“东星大佬儿”深,明着拒绝肯定是不敢,可他还是有点儿顾虑,从整体上讲,他还是个老老实实的生意人,生意人是最不愿意摊上这种事儿的了,“这么大的动作,万一出了事儿,会不会很麻烦啊?”

    “不必担心,”侯龙涛打了个哈嘁,他没想到谢卫东会这么的谨小慎微,“我跟十一处和十三处都打好儿招呼了,警力由他们出,他们出面和三河市公安局协调的,什么事儿都不会有的。”

    “好,既然你们这么有把握,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谢卫东可不是真的放心了,但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希望他们真的不会弄出事来,“欧阳怎么办?”

    “嗯…”侯龙涛站起来走到捂着头坐在沙上的男人面前,“欧阳爽,咱们今天就算扯平了,以前的事儿一笔勾销,你看怎么样?”

    好看的txt电子书

    “好,好。”除了同意,欧阳爽别无选择。

    “我计算易峰、金小松他们,不过是想玩儿得高兴点儿,我不怕你回去告诉他们,如果他们有了准备,或是干脆跑路了,那对我们都没什么影响,但我还是希望你不要破坏我们的兴致。大家都是明白人,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对吗?”

    “对,你说得对,我知道该怎么做的。”三年半以前欧阳爽并没有说假话,他并不喜欢易峰那个人,绝没有必要为了他树立一个自己不可能战胜的敌人…

    燕山石化的大部分工人都住在厂区附近的职工小区里,易峦也不例外,星期六晚上刚吃完晚饭,他接到了厂长打来的电话,让他过去有事儿商量。

    “你干什么去啊?”易峦的老婆看到男人开始穿衣服,没好气儿的问。

    “鲁齐让我到他家去一趟。”易峦挺着大肚子,从衣架上取下大衣。

    “鲁齐?他找你干什么啊?平常见面儿都不说话的主儿。”

    “谁知道啊,他是厂长,让我去我也得去啊。”

    “现在又不是上班儿时间。”

    “老娘们儿家别那么多的废话。”易峦叼着烟出了门儿。

    “来来来。”鲁齐把易峦让进了屋儿里。

    “你怎么也在这儿呢?”易峦现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男人,是自己的上司,燕山石化护厂队的队长洪阳,他是鲁齐的小舅子。

    “找你们来当然是有事儿了,”鲁齐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儿,“听说你牌打的不错啊。”

    “什么牌?麻将?”

    “是啊。”

    “嘿嘿,怎么,厂长想输我点儿?”易峦对这个新上任才一年多的厂长并不是很尊重,自己可是老厂长亲点的,又已经干了好多年了,还因为弟弟是附近度假村的保安主任,自己经常带着其他管理层的人过去吃喝玩儿乐,自己才是厂子里的“老狗”。

    “诶,”鲁齐摇了摇手,“咱们一个厂子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玩儿小了没劲,玩儿大了伤感情。我现在有一局挣大钱的牌,你想不想玩儿?”

    “什么叫挣大钱的牌?”

    “我跟你直说可以,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不管你参不参加,这件事儿不能离开这间屋儿。”

    “行。”易峦一直觉得自己是这一片儿的天王老子,手底下一百多号人,派出所儿有时候都得找自己帮忙儿,别说自己没想把鲁齐将要说的事儿传出去,就算真的哪儿给说漏了,又能怎么样。

    “上星期从石家庄过来了一个做石化的私企的老板,跟我谈合同的问题。他是个赌徒,虽然刚学会打麻将,瘾却大得不得了,一天不摸都不行,他来的当天晚上就要我带他找地方玩儿。”

    “我明白了,”易峦对于这些下三滥的玩艺儿还是不含糊的,“他有多少钱?”

    “头天晚上扔给澡堂子那几个家伙四万多,连眼都没眨。”鲁齐撇了撇嘴,“真他妈是有钱人,我这个国有大厂的厂长跟人家一比,就他妈是个穷光蛋。”

    “这种好事儿为什么找我啊?你别怪我说话直,咱们平时可没什么交情。”

    “好,你这么直,我也不跟你打哈哈。”鲁齐现在不过是在重复侯龙涛的话,他早就料到易峦会有这么一问,没有天上掉馅儿饼的好事儿,“我是拉你下水,加上今天下午,那位老兄已经连输了三天了,别说是他,就连我都觉得澡堂子那几个孙子有猫腻儿。这大把大把的与其让别人揣进兜儿里,不如咱们挣。但万一他现咱们也是在搞他,就算当时他不能怎么样,我估计事后他也不会不报复的,有你加入,我就没了这个后顾之忧。再说虽然这个财神是我请的,你也知道澡堂子那帮二流子,我把财神又引走了,我还真怕他们犯混,万一到时候他们来捣乱,看见你也在桌儿上,谅他们也不敢怎么招。”

    “不是有他呢吗?”易峦指了指洪阳。

    “都说了明说,虽然他是正,你是副,手底下的人真的听谁的,你比我清楚。”

    “嘿嘿嘿,”易峦一点儿也不掩饰自己的得意,“行,赢多少都三人平分是吧?”

    “对,如果不出意外,一晚上下来,每人分个一、两万应该没什么问题。”

    “什么时候?”

    好看的txt电子书

    “明天晚上。”

    “啊?那可不行,我有事儿,”易峦答应了弟弟明晚带人去“福禄寿”做“预备队”的,“往后推一天。”

    “不能推了,星期一签完合同他就回石家庄了,要挣钱就在明晚。”

    “嗯…”易峦搓了搓手,这钱是不要白不要,明天派人过去就是了,自己不到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好,明天就明天。”

    三个人开始商量牌桌儿上的暗号儿…

    星期天下午,侯龙涛乘坐的benz s6oo停在了福禄寿度假村主楼的前面,这是东星集团新购买三辆benz中的一辆,给他开车的是匡飞。

    从楼里迎出来了四个男人,走在最前面的就是金小松,“唉,侯先生,我就是福禄寿娱乐公司的老板谢卫东,这几个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