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59部分阅读
    从楼里迎出来了四个男人,走在最前面的就是金小松,“唉,侯先生,我就是福禄寿娱乐公司的老板谢卫东,这几个都是这里的经理。”

    侯龙涛微笑着握住了金小松的手,对方显然对于自己已对他了如指掌了的情况毫无察觉,“谢总,久仰,我来早了吗?”

    “嗯?没有,怎么这么问?”

    “不是说要我参加一个社交活动吗?这里怎么只有我这一辆车啊?”其实周围还停着几辆什么夏利、捷达、雅阁一类的低档车,但那绝不可能是老总儿级的人物乘坐的。

    “这…”金小松露出一点儿难为情的表情,“没有别人了,我就请了你一个人。”

    “怎么会?”

    “其实我仰慕侯先生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你是年轻企业家的典范,今天请你来就是想和你结交,说是晚餐会,是怕你看不起我这个小庙,不愿意涉足。”

    “谢先生太客气了,你也很不简单嘛,”侯龙涛说得挺客气,但脸上却显出不高兴的表情,“你管理这么大的娱乐城,还有别的生意,我想你也挺忙的,我还是不耽误你的时间了,下次有机会咱们在北京再约吧。”他说着话就要走,匡飞就已经帮他把车门儿又打开了。

    “别…”金小松有点儿紧张了,“别急着走啊,我已经准备了好多节目了。”

    “嗯?什么节目?”侯龙涛停住了脚步。

    “啊,呵呵,当然是咱们男人喜欢的节目了,我特意挑选的人。”

    “好吧,既然谢总这么有诚意,我也不能不给你面子,我就多留一会儿。”

    “叫卫东就行了,别这么见外,来来来,咱们到宴会厅去谈,外面这么冷。”金小松心里这叫一个乐,对方果然是个见色眼开的东西,该着自己财。

    五点多就开始吃饭确实有点儿早,但因为双方都是各怀鬼胎,也就没人反对。

    “卫东,你们这娱乐村的生意怎么样啊?”

    “还算不错了,你别看现在不是旺季,客人也没少到哪儿去,”金小松为了应付侯龙涛可能的问话,事先向易峰问清了一些度假村的基本情况,现在还真用上了,这一来,他更觉得自己有脑子了,对自己的计划也更有信心了,“你知道的,这年头儿来度假村的有几个是为了放松啊,还不都是奔着那个来的,只要有荤的,就不怕没客人。”

    “嗯,有点儿道理。行了,咱们也别在这儿说废话了,上主菜吧。”侯龙涛故意做出一幅急不可待的样子。

    “好好,龙涛不愧是性情中人,那咱们现在就走。”

    六个人来到了主楼后面的洗浴中心,这里已经不是三年多以前的样子了,装修早已完成。

    金小松过去跟服务小姐说了两句话,不一会儿,那个服务员就从里面领出来五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其中就有高苗苗,她跟这些普普通通的妓女站在一起,还真显得挺出众的…

    1g3349 2oo6…o1…11 18:48

    第一百七十一章 实力悬殊(上)

    11/3o/2oo3

    “龙涛,要不要先按按摩。”金小松笑着拍了拍侯龙涛的肩膀儿。

    “不必了,不必了。”侯龙涛不耐烦的摇摇手,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高苗苗,连眼珠儿都没错一下儿。

    “怎么样,看上哪个了?”

    “嗯?”侯龙涛刚才还真是有点儿出神儿,高苗苗的胸口处的衬衫被顶起来老高,简直能跟如云媲美了,他虽然只在收费站匆匆的见过这个女人一次,但敢断定她的奶子绝没有这么大。

    “有让你满意的吗?”

    “哼哼,”侯龙涛撇嘴一笑,指了指高苗苗,他能很清楚的看到女人的脸上的肌肉颤动了一下儿,“中间儿那个。”又指了指匡飞,“给我的小兄弟也安排两了玩儿玩儿,没问题吧?”

    “没问题,让他自己选就是了,”对方的提议正合了金小松的意,他本来就想设法把侯龙涛的小跟班儿支开呢,“我给他在楼上开间房就是了。咱们走吧,我送你们去别墅。”

    “很好。”侯龙涛站了起来,挥手让其他妓女都让开,自己都到高苗苗帮边,绕着她转了个圈儿,如同审视刚刚买来的家具一般,突然伸手捏了捏她的臀部。

    “啊!”高苗苗没想到男人会当着这么多人做出如此轻浮的举动,吓得一蹦。

    “怎么了?”侯龙涛把脸一沉,“卫东,你这儿的小姐也太不专业了,是不是都这样儿啊?她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就这么一个顺眼点儿的还没有专业水准。”

    “我…”高苗苗看到金小松脸上紧张加不满的表情,只好咬了咬牙,“对不起侯先生,我只是一时没有心理准备,您多多包涵。”

    “哈哈哈,”侯龙涛笑了起来,伸臂拦住了高苗苗的腰,手直接按在了她的臀峰上,“没关系,没关系,这妞的大屁股这么大,从后面干起来肯定爽。”他转过头,淫邪的顶着女人,说话的时候都有点儿恶狠狠的劲儿了,“一会儿就让你尝尝我的大鸡巴,非肏得你叫我爷爷,哈哈哈,走吧。”

    金小松的脸儿都青了,任何男人听到别的男人在自己面前这么说自己的女朋友都会不可能没反应,他插在裤兜儿里的手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儿,“走走,我给你预备了最好的别墅。”

    侯龙涛特意推着高苗苗走在了最前面,不住的揉捏着她的屁股,就为了让金小松能看得清楚点儿…

    ***    ***    ***    ***

    “红中。”易峦把麻将牌扔在了桌子中间,左手抽出自己一排牌从左数的第三张,插到了右边,同时用右手食指在自己的鼻子下搓了搓。

    “三万。”在鲁齐出了一张九条之后,洪阳打出了易峦要的张儿。

    “点庄,素的。”易峦在那个石家庄人刚一伸手抓牌的时候,把自己的牌推了。

    十六张百元的大钞扔在了桌儿上,他们几个人一吃完饭就在厂长办公室里开打了,不到一个小时,石家庄人已经输了好几千了,照这个趋势下去,一晚上十几万才是保底。

    “嘿嘿嘿。”易峦开始收钱,他乐得嘴都快合不上了。

    “匡当”一声巨响,办公室的门被装开了,好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冲了进来,“都给我趴到地上!”

    易峦正低着头数钱呢,根本没看见进来的是什么人,也没听清楚对方喊的是什么,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澡堂子的人还真搅局来了,他一下儿站了起来,“他妈认识老子是…”

    还没等易峦把话说完,一个挺高大的警察就过去从后面捏住了他的后脖梗儿,把他狠狠的摔在了牌桌儿上,“让你趴下,你聋了!?”

    易峦这才缓过劲儿了,警察大概是来抓赌的,虽然他身上肉多,但一桌儿大号儿的麻将牌还是把他胸口铬得生疼,“你们是燕郊派出所儿的吧,我和你们周所儿…”

    “闭嘴!”警察边喊边重重的在胖子背上擂了一拳。

    “啊!”易峦惨叫了一声儿,多少年来都是他打人,这一下儿就疼到心里去了。

    “我让你闭嘴!”警察又挥了一拳。

    “啊!”易峦又叫了一声儿。

    警察又是一拳。

    免费txt小说下载

    “…”易峦咬着自己肥厚的嘴唇儿没再叫出声儿来。

    “行了,”另外一个警察话了,“都带回去吧。”

    “走。”高个儿警察在易峦屁股上踢了一脚。

    易峦看到另外三个牌友儿都从地上趴起来去了大衣,他也想去拿,却被警察猛推了一把,“干什么你!?”

    “我拿大衣啊。”

    “拿你妈屄!快他妈走,手抱着头!”

    “行行。”易峦照警察的话做了,心里却在暗骂,一看就是个小警察,等见了所长,看他到时侯怎么给自己陪罪吧。

    楼下停着两辆依维科,易峦在上车前没注意到车牌儿上写的不是“京”而是“冀”,等到开了一阵才他才现这并不是去燕郊派出所儿的路,“这是去哪儿啊?”他双手抓住栅栏,冲着驾驶室里就喊。

    “叫他妈什么!?”前面的警察用胶皮警棍在铁栅上一砸,“回去老实坐好了!”

    “真够倒霉的,”鲁齐垂头丧气的坐在后面,“愣是碰上抓赌的。”

    “不对,”易峦坐了回去,“妈的,肯定是被人黑了,八成儿就是澡堂子那帮王八蛋,哼,等回去就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

    警车一直开到了三河市公安局的后院儿里,有人把车门儿打开了,“下车!”

    易峦走下警车,只见七八个警察提拉着警棍在车围形成了一个圆圈儿,“这是什么地方?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这么多的废话。”几个警察过来就推推搡搡的。

    三河市并不是什么大地方儿,并没有自己的看守所,三河市公安局自己又一个院儿用来执行治安拘留一类的处罚,易峦直接就被扔进了其中的一间监房,连审都没审,其他三个人说是被分别的关押了。

    拘留室里已经有六、七个人了,易峦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掏出烟点上,他实在是有不好的预感,那几个澡堂子的小瘪三可没本事动用这么多人,难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得罪什么大人物了?在他脑子了,三河市公安局的一个科长一类的人就算不小了。

    “哥们儿,给根儿烟抽啊。”

    易峦的头被人推了一把,他抬眼一看,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知道号子里都是有老大的,自己作为新来的,还是先装孙子的好,他把整盒儿“三五儿”都递了过去。

    那人只抽了一口就把刚点上的烟用力扔在了易峦的脸上,“你妈屄啊,用假烟糊弄老子!”

    易峦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呢,屋里的人就全都冲过去把他围住了,一起在他身上猛踹。

    易峦想到这可能是“杀威棒”一类的行为,越反抗就会挨的越狠,他索性抱住了脑袋,任打任骂。

    可过了半天,易峦觉得身子都快被踢麻木了,这些人还是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他感到不对劲儿了,猛的窜了起来,冲到拘留室门口儿,冲外大喊,“来人啊,杀人了!”

    那几个人没料到易峦会突然还手儿,被他逃了,立刻就有过去把他抓住按在了地上。

    一个警察走到了门外,透过带着铁栅栏的窗口儿往里看,“叫他妈什么啊!?”

    “要出人命了!”易峦抬头大叫着。

    “是吗?”警察漫不经心的问。

    “不会的,走你的吧。”一个男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在他妈叫,我也进去抽你丫那!”警察指着易峦骂完就走了。

    易峦这下儿明白了,这些根本不是什么被拘留的人,而是事先被安排进来的,要不然再牛屄也不会用那种态度对警察的。

    几个人拖起易峦,把他脸朝下死死的按在一张床上,两个人把他的裤子给扒了下来。

    免费txt小说下载

    “你们干什么!?不要啊,不要啊!”易峦看过不少涉及到美国监狱的电影儿,以为这些人要鸡奸自己呢。

    一个人脱下了自己脚上的一只片儿鞋,抡圆了狠狠抽在易峦全是肥肉的屁股上,一下儿就留下了一条儿血印儿。

    易峦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他刚想大叫,一张嘴,一条臭袜子就塞进了他的最里,“唔…”

    一阵阵“噼哩啪啦”的肉体爆裂声从拘留室里传了出来…

    ***    ***    ***    ***

    高苗苗站在别墅卧室的中间,她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应该看什么地方,不知道自己的手应该放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都能觉出自己的脸在出汗。

    侯龙涛坐在窗户边的椅子上,脸上略带一点儿幸灾乐祸的笑容,他也不说话,就是来回上下的打量女人,还故意把眼神集中在她的嘴上、胸口处和双腿间。

    高苗苗觉得时间就好像在自己的身边凝固住了,男人正在用眼神把自己剥光,用眼神揉捏自己的乳房,用眼神抠自己的小穴,用眼神疯狂肏弄自己的嘴巴。

    侯龙涛稍稍挪动了一下儿屁股。

    高苗苗吓得浑身一抖,她突然想起了金小松的话,只要一关灯,他们就会冲上来,可现在侯龙涛都没有要动的意思,衣服不弄得零乱点儿,冲进来也没用,“你…你等什么?”

    “你是出来卖的吗?”侯龙涛露出一点儿怀疑的表情。

    “当…当然是了。”

    “那你不懂规矩啊?妓女要先把上衣脱掉,做为邀请客人上她的信号儿。”

    “啊…”高苗苗哪儿会知道男人说的是真是假啊,一下儿就被蒙住了,她在心里算了算时间,自己一脱衣服,对方就会扑上来,那先关灯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她向门边的快关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