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68部分阅读
    冯洁穿着黑色的裤袜式舞袜,上面是一件长袖儿的白色专业舞蹈练功服,低v 字的敞口领儿,胸前有蝴蝶式的抽裥,大弧形低背的设计使大片的背部肌肤露在外面,这种氨纶面料的练功服都是高弹力的,把她的胸臀包裹的紧紧的,勾勒出了完美无暇的身体曲线,乳头在紧身衣上顶出两颗小突起,她的腰间还穿了一条雪白的半透明芭蕾纱裙,别提有多性感了。

    冯洁压完了左腿,开始压右腿,突然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她一回头,只见侯龙涛正回身把练功房的门从里面上锁,“你怎么来了?”她直起了上身,但并没有把腿放下来。

    “来看看我姐姐啊。”侯龙涛走到女人的身边,背靠在练功架上,双肘也向后架在了上面。

    冯洁双手抓着自己的右脚踝,上身压下去,扭头枕在右臂上,微笑着望着男人,“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侯龙涛微微一笑,“你妹妹什么都跟我说。”

    “哼哼,为什么不先打个电话来?”

    “还要先预约吗?”侯龙涛伸出左手按住了美人的小腿,右手托起了她的下巴,探头含住了她的樱唇。

    冯洁闭上了眼睛,微张小口,把香舌送进了年轻情人的嘴里。

    侯龙涛边和美女接吻边把左手探到了她的身下,托住了一颗饱满的乳房揉了起来。

    “别闹,”冯洁扭开头,伸手按住了男人的色手,一分责怪九分妩媚的瞪了他一眼,“让别人看到怎么办?”

    “什么别人?”侯龙涛夸张的四处张望了一遍,手上却没停了对柔软奶子的猥亵,带着女人的手一起动,“我没看见别人啊。”

    “万…嗯…万一有人来呢…”冯洁的呼吸有点儿不匀称了,她对自己身体的敏感度都感到惊讶。

    “放心吧,门上锁了,星月姐妹就守在门外,没有人能进的来。”侯龙涛嘬住了女人的脖子,右手探到她的屁股后面,伸进芭蕾裙里,由于她现在的姿势,练功服的档部完全的勒进了深深的臀沟里,那只大手直接抓在了裹在舞袜里的肉丘上。

    “啊…啊…”冯洁不再抗拒,她把右腿从练功架上放了下来,双脚分开,与肩同宽,双手抓住了练功架,螓埋进了双臂间,“龙涛…”

    侯龙涛站在女人的身侧,把左手一下儿从她的领口儿处插了进去,食指和中指夹住了一颗硬立的奶头儿,手掌揉动着软乎乎的乳肉,右手压进了她的屁股沟里,上下的搓弄着,还弯下腰,在她露在练功服外的雪白肌肤上舔舐,“姐姐,你好嫩啊。”

    “骗…骗人…”冯洁扭动着丰满的屁股,语气却像一个小女孩儿在撒娇一样。

    “我说的是真心话。”侯龙涛大口大口的舔着,在女人背上留下亮晶晶的水印儿,虽然对方的肌肤已经不可能再像十几、二十多岁姑娘的那样水嫩,但仍旧是光滑白皙,绝对是上等货色。

    “龙涛…龙涛…我想…啊…我想要…”

    “怎么了?这么想我?”侯龙涛在女人的背脊上轻轻吹着气,右手拨开练功服的裆部,两根手指一按,连同舞袜一起压进了她淫水儿泛滥的阴门里。

    冯洁拼命向后展着肩,背上出现了一条可爱的沟壑,她的脚尖儿踮了起来,缩紧圆滚的丰臀,想把男人的手指夹住,可他只是浅浅的阴道口上敲击,根本不望深处去,无从夹起,“龙涛…给我…”

    熟妇求奸,何其香艳,侯龙涛转到了女人的身后,掏出坚硬的阳具,压进她的臀沟里,弯下腰,双手伸到她身下,抓住练功服的领口儿,猛的向下一拉,卡在了跳动的一双美乳下面,然后开始在上面猛揉,还借力在她的丰臀间挤蹭阴茎。

    “嗯…嗯…”冯洁咬着下唇,难耐的哼哼着,同时扭动蜂腰,用肥美的大屁股划着圆。

    侯龙涛站直了,左手的大拇指勾住练功服的裆部,双掌固定住女人的臀瓣,龟头儿对准屄缝儿的位置,隔着舞袜就开始往里捅。

    高弹力的舞袜在女人的阴道里极度的拉伸,终于由于承受不住石头般坚硬的龟头儿的强大推进力而破裂了。

    身前的阻力突然消失了,侯龙涛不由自主的向前一撞,“嗤”的一声,巨大的肉棒一下儿尽根没入了美人毫不松垮的小穴。

    “啊…”两个人同时出了一声欢快的呻吟。

    侯龙涛死死捏住女人的臀肉,咬牙切齿的往前冲撞,把她的大屁股撞击得“啪啪”做响,眼看着从她阴户里溅出的爱液从里面把大腿处的舞袜浸透了。

    “啊…啊…好舒服…舒服…”冯洁肆无忌惮的大叫了起来,偌大的练功厅里回荡着她淫媚的呻吟声,她不停的左右摇着头,原本用带扎起来的带波浪的长也散开了,随着她的动作飞舞。

    侯龙涛弯腰吻着女人香汗淋漓的背脊,左手揉捏着她的乳房,右手揪住她的右奶头儿,轻轻的捻着,但抽插的度丝毫没有减慢。

    “死了…要…要死了…啊…啊…肏死我了…”冯洁上气不接下气的喊叫着,配合着男人的肏干往后拱着屁股。

    “姐,我性感丰满的好姐姐,你好紧,你的屄缝儿真紧,干你真是太爽了。”

    “啊啊啊啊啊…”冯洁这个大家闺秀最喜欢一边被年轻的爱人抽插,一边听他说最淫荡、最下流的话,她的眼泪扑嗒扑嗒的掉了下来,她现在感觉就像是烧的人出了一身透汗一样,通体舒畅。

    侯龙涛觉出了女人阴道的异常收缩,赶忙直起身子,掐住她的柳腰,更加强而有力的抽送。

    冯洁已经泪流满面了,一波接一波的高潮把她完全的淹没了,那种身心都处于极度欢愉的感觉也就只有这个心爱的小男人能带给自己了。

    “啊…”侯龙涛的冲刺停止了,他的上身拼命往后仰,小腹死死的顶在女人的圆臀上,双手向上提,把她的双脚都提离了地面。

    两人僵持了二十几秒,侯龙涛向后退了一步,冯洁的身体立刻软绵绵的瘫了下去,乳白色的精液从她微微张开的阴道口儿流了出来,一部分留在了舞袜里,一部分从撕破的地方滴落在地板上。

    侯龙涛上前把美人横抱了起来,吻了吻她的香唇,“姐姐,陪我洗澡啊?”

    “嗯…”冯洁揽住男人的脖子,把潮红的面颊枕在了侯龙涛的肩上,女人有了男人的疼爱,才能算是真正的幸福了…

    第一百七十七章 自立门户

    编者话:今天是美国的感恩节,大家有人过吗?反正我是不过的,这可是一个庆祝屠杀印第安人的节日。

    ***********************************

    12/1o/2oo3…12/11/2oo3

    冯洁的螓向后仰着,尽力向前挺着饱满的酥胸,双腿绷的笔直,由于过度用力,还有一点儿轻微的颤动,让温热的淋浴把自己的身上的泡沫儿冲刷掉。

    侯龙涛从后面紧贴着女人,火热的阴茎在她柔软的屁股蛋儿上挤压,双手伸在前面,捧着她的丰乳把玩儿,舌头在她的肩膀儿上滑来滑去。

    “龙涛…”冯洁缓缓的向外吐着气,这样被心爱的男人呵护让她这个中年女性有了少女的感觉。

    侯龙涛的双手往下滑到了女人平坦的小腹上,舌头由上到下舔过了她的背脊,开始在她嫩白的臀峰上轻轻啃咬着。

    “啊…龙涛…”冯洁抓住了男人的手,把屁股向后撅着。

    侯龙涛把舌头挤入女人的臀沟里,又撤出一只手,竖起中指,从她的臀后插入了火热的小穴里。

    “嗯…”冯洁伸出一只手撑住了墙壁,脑袋低垂,双目紧合了起来。

    侯龙涛插入了第二根手指,在女人的阴道里拼命的搅动,用指尖刮蹭着娇嫩的子宫。

    冯洁又哭了出来,她只觉得自己变得迷迷糊糊的,身子好像腾空而起了,轻飘飘的,等到意识再次清醒的时候,自己已经是平躺在更衣室的长凳上了。

    侯龙涛坐在女人的屁股后面,把她的双腿扛在了肩膀儿上,坚挺的肉棒一寸寸的进入了她的体内。

    “啊…”冯洁翻着白眼儿把螓落回了长凳上,下身一点儿一点儿的被填满了,充实的感觉让她陶醉。

    侯龙涛揉搓着美女胸前的肉团儿,屁股前后的摇动,阴茎抽出又撞入。

    “啊…啊…”冯洁双手抓住男人的胳膊,又把自己的上身稍稍拉了起来,“龙…龙涛…啊…再…再快点儿…快…啊…快点儿…”

    “叫…叫老公。”

    “老公…好老公…”冯洁刚一叫完就倒回了凳子上,左臂垂到了地上,右手背压住了自己的眼睛,张嘴猛吸着气。

    侯龙涛有猛肏了十几下儿,上身重重的压在了美妇人的身体上。

    冯洁伸手抚摸着男人汗湿的后背,舔着他的耳朵,被爱人压着真是舒服…

    ***    ***    ***    ***

    玉倩和文龙在建国门外banana迪厅的舞池里不停的蹦了快两个小时,田东华坐在一张桌子旁,时不时能看到他们眉来眼去,他的心情可就复杂了,又是欢喜又是忧啊。

    “呼…”玉倩拉着文龙回到桌边坐下,喝了一口饮料,冲着田东华就喊,“你不蹦蹦啊?”

    “什么?”田东华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根本就听不清女孩儿说的是什么。

    “你不跳舞啊?”玉倩又喊了一遍。

    “不了。”田东华摇了摇手。

    玉倩看了眼表,已经过了1o:3o了,“那咱们走吧。”

    “今天怎么这么乖啊?”三个人走出了迪厅。

    玉倩并没有穿大衣,而是扛在肩上,“明天部里开会,我爷爷说不许我迟到。”

    三人来到停车场,玉倩的大切诺基停的最远,两个男人都是看着她上了车才分别把自己的车开走了。

    切诺基开了几分钟,一个男人从后座儿上坐了起来,把头伸到前面,在女孩儿娇嫩的脸蛋儿和脖颈上亲吻了起来。

    玉倩“咯咯”的娇笑了起来,反手在男人的脸上拍了一巴掌,“流氓,痒痒死了,要撞车了啊。”

    “那还不停下?”

    玉倩把车停在了马路边儿上,也没下车,就直接从前座儿的空隙间钻到了后面。

    一辆黑色的奔驰s6oo停在了切诺基后面,一个女孩儿从副驾驶那边下了车,过来拉门儿进入了切诺基的驾驶室,两辆车又一前一后的开了起来。

    玉倩已经和男人抱在了一起,四片嘴唇儿疯狂的磨擦着,出“啾啾”的声响。

    男人紧搂着横坐在自己腿上的女孩儿,“出来晚了。”

    “等急了?”

    “有点儿。”

    “活该。”玉倩在男人的胸口重重的擂了一拳。

    “我怎么了?”

    “你说呢?”

    “哼哼,”男人拉住女孩儿的一只小手儿,放在嘴边吻了吻,“弄疼你了?”

    “嗯。”玉倩一噘小嘴儿,眼圈儿也红了,“你就会欺负我。”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男人心疼的亲着女孩儿的手腕儿。

    玉倩在男人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儿,捧住他的脸,“想我吗?”

    免费txt小说下载

    女孩儿的双眸就像两泓清澈的潭水一般,放射着又哀又怨、又爱又恋的神采,男人看了真是钢肠寸断,伸手把椅背儿放平了,慢慢的躺了下去,让她压在自己的身上,双手把她的长拨开,吻着她的脸蛋儿、鼻梁儿,“何止是想。”

    “大色狼。”玉倩推开了男人在自己腰际摩挲的手掌,跨跪在他的腰上,居高临下的望着他,开始解自己的警服,露出了里面的衬衫。

    男人一下儿坐了起来,抱住女孩儿的纤腰,“你怎么连毛衣都没穿啊?多冷啊?”

    “你不是也没穿,”玉倩把男人的西装敞开,隔着藏蓝色的衬衫爱抚着他坚实的胸膛,“帮我解开吧。”

    “我五大三粗,想生病都难,你又娇又嫩的,自己一定要注意。”男人把女孩儿的警用衬衫从她的警裤里揪了出来,把上面的扣子一颗一颗的解开了,粉红色的胸罩儿包裹着白皙细嫩的翘挺乳房,小巧儿的肚脐眼儿上方有一圈儿肉色的东西,因为车里的光线不好,看不太清楚,“这是什么?”

    玉倩把小舌头插进了男人的耳孔里,“我不光没穿毛衣,我也没穿毛裤,没穿秋裤,我连内裤都没穿,我只穿了一条那种开裆的裤袜。”

    “为什么?”男人惊讶的看着女孩儿。

    “你傻啊?还不是为了你这只大色狼。”

    男人一下儿把女孩儿翻倒在椅子上,将脸埋进了她的双乳间,在胸罩儿外的嫩肉上舔吻,两手在下面解着她的警裤。

    玉倩又出了银铃般的笑声,还轻轻推着男人的头。

    “笑什么?”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