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80部分阅读
    “明路?什么明路?你就老老实实的把牢底坐穿吧。”

    “那你到底来干什么?”麦祖贤有点气极败坏了。

    “你们他妈是不是傻啊?说了多少遍了,我是来示威的,是耳朵不好还是脑子不好啊?”

    “啪啪啪”,文龙拍了拍桌子,“真他妈没劲,走吧,要不然就让我抽丫那一顿。”

    “ok; ok; 走了走了走了。”侯龙涛挥了挥手,他走到一直躲在角落里郝志毅面前,但没有说话,只是面带嘲讽的笑容,一直盯着他。

    “我…我…”郝志毅被看得直毛,“我知错了。”

    “哼哼,”侯龙涛冷冷的一笑,“大球星,偷税漏税也就是个两年的事儿,我会让你住的很舒服的。”

    看着侯龙涛离开的背影,郝志毅的腿直软,他刚才的语气和眼神分明是在告诉自己,这件事还没完呢…

    “你丫真他妈无聊,”几个小伙子走出了看守所,文龙从后面推着侯龙涛的肩膀,“咱们到底来干什么来了?整个儿一浪费时间。别他妈跟我说什么示威,你丫是不是又有什么事儿没跟我们说啊?”

    免费电子书下载

    “没有,确实就是来耀武扬威的。你说说,为什么要报仇啊?”

    “什么为什么?”文龙没能完全理解侯龙涛的问题。

    “报仇的终极目标就是让自己心里好受,让仇人吃苦,让他后悔有你这么一个敌人,否则的话,你就没能从报仇中得到最大的快感。刚才我在那三个傻屄的眼里都看到了悔恨,他们这辈子醒着的时候都会生活在悔恨中,说不定做梦都会后悔呢。这才是终极享受。”

    “那两个姓麦的有可能,郝志毅不过是住了两、三年,只要他保持的好,出来之后说不定还能踢球儿呢。好了伤疤忘了疼,我看他后悔也是有限。”

    “哼哼,大概不会。”侯龙涛笑了起来…

    ***    ***    ***    ***

    东星的人全部住在美国领事馆附近的五星级白天鹅宾馆,晚上快到饭点的时候,田东华从自己的房间里探出头,左右望了望,确认了走廊里没有人,然后才迅的走了出来。

    田东华叫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市区边缘上的一家很热闹的饭馆,走到一张坐着两个男人的桌子旁边。

    “田先生,”留平头的男人站了起来,和田东华握了握手,他指了指另一个男人,“这位就是您要找的人,石纯先生。”

    田东华打量了一下石纯,长相没什么特殊的,只是在额头上有一道斜着的伤疤,并不显眼,两人握了握手,然后分别落了座,“石先生,您有什么能证明您就是我要找的人的东西吗?”

    石纯把身份证和一张照片放在了桌上。

    田东华拿起了照片,上面是几个扛着棍棒、叼着香烟、摆出嚣张造型的小痞子,背景是一所学校的大门,大门边挂着的木牌清晰的写着“北京市xxxx中学”。

    “这是十年前照的了。”

    田东华能看出那些小痞子里确实有一个是石纯,他从西装的内兜里掏出一个牛皮纸信封,递给另一个男人。

    “平头”打开信封看了看,厚厚的一叠人民币,差不多有一万五,他把信封揣了起来,“田先生,很高兴为你服务,以后有什么生意请继续关照我。”

    “那是当然了。”田东华起身又和“平头”握了握手,把他打走了,“石先生,知道我请您来的目的吗?”

    “我知道不是因为任婧瑶?”石纯微微一笑。

    几天前那个平头私家侦探报告已经找到了要找的人之后,田东华就授意他邀请石纯出来见面,为了吸引他,就抛出了任婧瑶的名字外加一万块。

    “石先生猜到了?”田东华递了根烟过去。

    “这没什么不好猜的,”石纯用过滤嘴在桌面上敲了敲,“只不过我都十年没听过任婧瑶这个名字了,绝不会有人因为她而找我的。不过,我真是非常的好奇,啧啧啧,任婧瑶,还真是个挺出众的女人,而且你还给了钱。”

    “好好,咱们直说,石先生认识林文龙吗?”

    “林文龙?”石纯的脸上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    ***    ***    ***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广州最高级的食府之一如新荔枝湾酒楼里却很安静,这里被人包了,一楼大堂里坐的全是保镖模样的人,正主都在二楼的最大的一间包房里。

    这次打黑行动的二十多条“漏网之鱼”都在这里,他们来自广州、深圳和其它几个房地产生意有展前途的城市。

    “诸位,诸位。”沙弼站了起来。

    沙弼几个月前被侯龙涛“配”到广州来展东星的业务,也不知道他是真的有点能力还是走了狗屎运,不仅没被当地的黑社会做掉,还拿着东星的五十万本钱开了两家摩托车专营店,利润不少,在广州的飞车党里还有了点名气。

    侯龙涛这次来广州,并不想亲自跟这边的黑道有正面接触,正好有沙弼这么一号,就让他出面包了酒楼,又以他的名义通知广东警方,然后广东警方再帮忙召集这些跟麦氏集团没什么关联的大流氓。

    “我今天是代表常青藤集团和东星集团请大家吃饭,我是谁,想必警察通知你们来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

    屋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本来他们都是些“雄霸一方”的“豪强”,换个时间,不可能听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崽子训话,但现在广东黑道上是血雨腥风,人人自危,一个能通过警方的口请别的流氓吃饭的流氓在面前,最好还是听听他有什么要说的。

    免费txt小说下载

    “大家都放宽心,能坐在这间屋子里,那就是没上黑名单,我是来给大家吃定心丸儿的。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诸位就是地头蛇了,常青藤集团和东星集团都是初到广东,绝不是来和各位抢地盘,说实话,也对不合法的买卖没兴趣,黄赌毒一律不沾。只是希望各位不去影响两大集团正常的生意,有什么需要各位帮忙的地方,能伸手的就伸把手儿。各位大哥意下如何?”

    “洒洒水了。”

    “毛毛雨了。”

    “没问题。”

    “又用得着的地方张口就是了。”

    一屋子的人都在表态,对方说的客气,却一上来就把广东最大的地头蛇掐死了,他们这些小蛇崽子自然没必要跟强龙作对,更何况强龙并没有显出有要吃小蛇的企图…

    ***    ***    ***    ***

    “那些话都他妈是你教的吧?”在另一间包房里,武大看着电视屏幕里气氛愉快的宴会,拍了拍正往茹嫣嘴里喂着大虾的侯龙涛。

    “还真没有,”侯龙涛撇嘴笑了笑,“这东西也挺让我吃惊的,说不定还是个人才呢。”

    “那你不看看有没有培养价值?”

    “你知道我的用人标准的。”

    “哼哼。”武大赞同的点点头…

    ***    ***    ***    ***

    饭局进行之中,沙弼走到两个广州这边的大哥身边敬酒,“两位在广州算是很有根基的了。”

    “小打小闹罢了。”

    “两位想必有不少手下经常进出广州市看守所吧?”

    “这…什么意思?”

    “呵呵,有件事儿想请两位帮忙儿。”沙弼把声音压低了…

    ***    ***    ***    ***

    郝志毅站在室外放风区的角落里,扔掉手里的烟,眼睛空洞的盯着不远处的一棵树,自己这次是撞上了命中的煞星,虽然不甘心,但也没有别的办法,他知道自己的律师正在给自己办保释,应该再过两天就可以先取保候审了,可那只是暂时恢复自由,估计得被判个一年多,想想自己在外面锦衣玉食、花天酒地的生活,再想想现在的日子,想必到了牢里还不如现在呢,真是心如刀绞啊。

    “您是郝志毅吧?”一个略微带点娘娘腔的声音想了起来。

    “嗯?”郝志毅扭回头,只见面前站着三壮一瘦四个男人,说话的是那个瘦子,“我是,有事儿吗?”

    “您抽烟。”瘦子递过来一根mar1boro,“我们都是您的球迷。”

    “是吗?”郝志毅点上烟,爱搭不理的接了一句,平时只要没有镜头对着,对球迷都是很不耐烦的,现在更不可能有心情应酬了。

    “咱们到屋里聊聊吧。”

    “没什么好聊的。”郝志毅挥了挥手,皱着眉就要走开。

    “你这人这么不会说话,怪不得有人要整你呢。”一个大个侧身挡住了郝志毅的去路。

    “你…你什么意思?”郝志毅向后退了一步,他知道来者不善了。

    “你说呢?”三个大汉一起窜了上去,把郝志毅脸朝外的按在铁丝网上,两个人顶着他的胳膊,剩下一个先在他的腰眼上重重的凿了一拳,然后就在他的背上、腰上连续的猛击。

    郝志毅不是不想大叫,可身后的人明显是打人的老手,第一下就把他打得岔了气,现在虽然疼得不得了,却只能出“呃呃”的声音。

    好看的txt电子书

    动手的人按着郝志毅的后脑,把他的脸在铁丝网上拼命的碾,还在他的腿弯上猛踹。

    小个子点上烟,若无其事的四下张望着,看到一个狱警正在向这边看,便冲他微微一笑。

    那个狱警面无表情的转身走开了。

    “现在愿意进屋聊聊了吗?”小个子把烟头在郝志毅的手腕上捻灭了。

    “…”郝志毅痛苦的张大了嘴巴,却没能出声音。

    “说话。”小个子在郝志毅的屁股上狠狠的捏了一把。

    “好…好…”郝志毅从嗓子眼里挤出两个字。

    两个大汉搀扶着郝志毅,小个子在前面引路,五个人进入了室内放风区,里面一个人也没有,这是与平时不同的。

    两个在屋里的狱警见几个人进来,都仰起头,一个吹着口哨,一个点着烟走进了走廊里,到了看不见屋里情况的地方。

    两个汉子压着郝志毅的胳膊,把脸朝下按在了桌子上,另一个人用胳膊压住他的后背,使他的上身完全不能移动了。

    “你们干…唔唔…”郝志毅惊恐的喊了起来,但一句话都没说完嘴巴就被堵住了。

    那个小个子把自己的裤子脱了,又过去把郝志毅的裤子也扒了,“东星太子哥问你好。”他说着话就向前猛的一挺屁股…

    第一百八十五章 各行其是

    编者话:人民公社的地址就在那个msn群上,进入那个群是正常的,跟用不用代理没有直接关系。石纯的真实身份很早很早以前就给出过,读者只需要从前文中找出来就是了,没必要左猜右猜的。

    ***********************************

    3/4/2oo4…3/13/2oo4

    沙弼风光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又回去打理那两家摩托店了,他坐在办公桌的后面,环视着自己狭小的办公室,心里很是失落,像侯龙涛那样天天锦衣玉食,一句话就能把一方的顽主都聚集起来,那才叫生活呢。

    “沙经理,您出来一下。”一个店员站在办公室的门口说了一句。

    “什么事儿啊?”沙弼不耐烦的问。

    “有大客户。”店员指了指一个背着手站在大堂里左顾右盼的男人。

    “大客户?能大到什么地步?”沙弼嘟囔着走了过去,“你好,我是经理,有什么能帮你的?”

    那个男人转过身来,“你好,你这里卖bm的车吗?”

    “宝马?卖啊,不过没有现货,你要是想要,我当然可以给你找一辆,哪个型号儿?”

    “一辆不够,2oo4年每个车型都要一辆,然后再预定2oo5的车型。”

    “你…”沙弼这才相信来人真的是个大客户,他对摩托车还是非常有研究的,这些车的出厂价就得几十万美金,“你不是开玩笑吧?”

    “当然不是了。”

    “干什么用啊?”沙弼开始打量对方,长的挺普通,脑门上有一道短短的伤疤,并不显眼。

    “收藏啊。”

    “要收藏都是收藏古董车,哪儿有买新车的。”沙弼心里想着,嘴上却没说出来,对方明显是个冤大头,钱多烧的慌,跟这种大款攀交情才是真的,“您贵姓啊?听你口音是北京人吧?我也是北京的。”

    “我刚才听你说话也觉得像啊。免贵姓刘。”那个客户伸出了手…

    “东星七人组”又在广州玩了两天就回北京了,把田东华一个人扔下搞定公司的事…

    ***    ***    ***    ***

    “别闹,你讨厌死了。”陈倩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