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92部分阅读
    文龙点上一颗烟,用力的吸着,左手搓着自己的脑门,好像没有回答对方问题的意思。

    “我明白,”田东华拍了拍文龙的肩膀,“事到临头,感觉有点儿下不了手,正常,好歹也是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但是你记住,只有这样,你和玉倩才可能有将来。现在咱们已经没有回头的机会了,咱们不做,广东那边把消息走漏了,咱们就完了。”

    “我懂,”文龙把烟扔到了地上,狠狠的用脚捻灭,“现在只能往前冲了。”

    “如果咱们一击不中,就等于是打草惊蛇了,凭侯龙涛的才智,咱们五年之内都不会再有机会了,就算是有机会,咱们都不能上,谁知道那是不是他玩儿的套儿。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可能出现,你一定要记住,如果万一事情没像咱们计划的展,第一,你决不能逞匹夫之勇,只要有你在他身边,咱们最终就还会有机会;第二,你一定要在侯龙涛有机会审讯…”

    “杀人灭口?”

    田东华点了点头…

    ***    ***    ***    ***

    星期三晚上,“东星兵”烧烤城没有对外营业,大堂里却还是灯火通明的,东星七兄弟和司徒清影坐在最中间是一张能坐二十人的大圆桌旁,四周的分散的桌子旁坐着几十个北京小痞子。

    刚过8:oo,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从打门外进来了,他走到侯龙涛的桌前,“那些台湾人到了。”

    这个男人叫堂俊,是常青藤集团影视投资部门的主管,他顺理成章的成了今天“会议”的联络人。

    “到了?到了为什么不进来?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进来?”刘南对自己舅舅的这些下属并不是很客气。

    “是出于对主人的尊重。”

    “什么尊重?根本就是要我们去迎接嘛,”武大连眼都没抬,“你带他们进来就是了。”

    堂俊转身离开了,几分钟之后领了七个男人进来,其中有周渝民、黄强和李可。

    侯龙涛他们倒也没完全失礼,都站了起来。

    好看的txt电子书

    堂俊为双方做了介绍,周渝民那边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是他的经纪人,一个略微有点秃顶的矮子是他签约影视公司的代表,剩下两个胖的姓蒋瘦的姓宋,说是昨天刚从台湾总公司过来的联络员,却没说是什么总公司。

    “侯先生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吗?”蒋胖子坐下之后指了指周围的几十个小流氓,他对于对方都是些什么人是有一定了解的。

    “你们居然真的来了,”侯龙涛的语气里充满了嘲讽的意味,“像你们的死鬼总统那样逃到台湾去好像更明智吧?”

    “事情迟早要解决,只要周先生还要在大6展,当然是越早解决越好。”

    “展?做兔宝宝吗?”

    “侯先生,我们是来谈判的,你是不是应该表现出起码的尊重啊?”宋瘦子明显是对自己受到的待遇很不满。

    “哈哈哈,尊重?”侯龙涛摊开双手,“你以为我找你们来干什么?今天一切都由我,倒霉的只有他们三个,”他指了指周渝民他们,“不由我的话,我他妈才不管你们是不是什么竹联帮呢,你们就都别走了。这里是北京,不是台北,陈水扁来了也他妈得给我装孙子。”

    新来的几个男人都没想到对方会连一句客气话都没有,上来就这么咄咄逼人,一时有点不知该说什么好。

    “侯总,不是说了会保证他们的安全的吗?”堂俊身为联络人,这个时候是必须说话的。

    “我骗他们的,他们叫我女朋友去酒店的时候骗她是去开party,我叫他们来这儿,自然也可以骗他们说保证他们的安全。”

    “啪”,宋瘦子缓过劲来了,在桌上用力一拍,猛的站了起来,指着侯龙涛,“我们今天是来…”

    “碰”,宋瘦子的话还没说完呢,头脑上就挨了一酒瓶,四个小流氓把他从桌子边拉开,按在地上,又在他脑袋上敲了两酒瓶,立刻就把他拍晕了。

    侯龙涛就好像根本没看见生的一切一样,表情没有一点变化,“有不同意见可以提出来,但态度一定要好,说话的声音稍微大一点儿,我都会当成是挑衅。”看到对面的人都没有表示异议的意思,他坐回了椅子上,“让我听听你们的解决方案。”

    “呼。”蒋胖子轻轻出了口气,对方不过是在给自己这边下马威,看来他还是有意思和平解决的,他冲影视公司的代表使了个眼色。

    那个代表把一个黑色的公文箱放在了桌子上,冲着侯龙涛打开,露出里面一捆捆的钞票,“我们对于戴晶小姐、姚丽娜小姐和刘莹小姐受到的伤害和惊吓表示最诚挚的歉意,这里是十五万人民币,请侯先生代为转交给她们,虽然不能完全弥补仔仔他们的过错,但总算是一点点补偿。至于薛诺小姐,鉴于侯先生的经济情况,我们知道钱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总公司愿意和东星集团以此事为契机,建立长久的友谊。”

    “嘿嘿嘿,”刘南这叫一个乐啊,“这是你们公司律师起草的吧?”

    “咱们不开玩笑,”侯龙涛把钱箱转到了自己面前,“十五万,”他抓住箱子的提手,猛的向那些台湾人籀了过去,有几捆钱散开了,在空中飞舞了起来,“你们以为大6的女孩子都可以用钱买的?”

    “经济补偿是必要的啊。”那个代表低下头去,不敢正视侯龙涛锐利的目光。

    “说的也是,经济赔偿是必要的,”二德子捡起一张散落在桌上的百元钞票弹了弹,“可是我们大6的女孩儿都很金贵的,在家里一个一个都是小公主,家里人连一手指都舍不得碰,好,到了外面,让你们又吓又摸又灌药的。一人五万就打了?五百万差不多了。”

    “这…”

    “诶,老五不要太过分,”侯龙涛挥了挥手,“那三个女孩儿一人一百万,一共三百万,三天之内你们让人把钱送到堂经理手上。”

    “侯先生,你这样就太没诚意了吧?”影视公司的代表显出一副很失望的表情。

    “你傻屄吧!?”侯龙涛抓起桌上的一个小茶杯照着对方的脸就扔了过去。

    “啊!”那个代表还算机警,在惊叫的同时一歪头,躲过了茶杯,可脸已经吓白了,“你…你干什么?”

    “三百万,少一分钱,你们公司永远别想再在大6拍片子,你们公司的签约演员永远别想再在大6接片子,你们公司的片子永远别想再在大6上映。傻屄台湾佬儿,听明白我的话了吗?”侯龙涛没采用他一贯的深沉策略,一上来就充满侵略性。

    “三百万?好,我答应这个条件,”蒋胖子才是真正能作主的人,对方并不是在胡乱的瞎恐吓,从自己对他的侧面了解来推断,他有实力兑现他的威胁,“那薛诺小姐的事情怎么解决?”

    “急什么啊?”侯龙涛不耐烦的瞟了蒋胖子一眼,“那三个姑娘的事儿还没说完呢。”

    “什么意思?不是已经定了三百万了吗?”

    “那是精神损失费,也是他和他的救命钱,”马脸指了指李可和黄强,“但是惩罚还是必要的,”他又冲李可扬了扬头,“你丫北京的吧?杂种肏的,帮着台湾小崽儿欺负自己的姐妹,你真他妈给北京爷们儿长脸。”

    “我…我…”李可都快尿裤子了,刚才来之前说得好好的,就是来谈谈,应该给了钱就没事了,到了才知道满不是那么回事,看这架势,自己的小命都有危险。

    “你…你…你妈屄!”大胖突然站了起来,“孙子,我给你丫两条路选,要么让老子暴捶你丫那一顿,要么老子把你家有屄的全拉出去做鸡。”

    李可看着面前的“黑铁塔”,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侯先生,你们这样是不是太不合江湖规矩了?”蒋胖子在现在的环境下不可能去跟对方硬碰硬,只能试着讲“道理”。

    “规矩?我们就是规矩,”侯龙涛一挥手,“这儿已经没有你们的事儿了,你们三个可以现在就滚蛋,也可以留下来看热闹儿。”

    “说话!”大胖窜了出去,一把掐住了李可的脖子,单手就把他从椅子上提拉了起来,“说话,是想自己受苦,还是要老子把你妈送去卖屄?”

    “自己…自己来…自己来…”李可双手抓着大胖的手腕,但却根本掰不动。

    “好,”大胖把李可猛的推了出去,后面的几个东星的人把他抓住了,“带他进去,你们先陪他玩儿玩儿。”

    几个小流氓连推带拽的把李可向厨房那边弄了过去。

    大胖扭回头,只见周渝民和黄强都低着头,从背后就能看出他们是在躲避自己的眼睛,给人一种掩耳盗铃的感觉,就好像他们不看自己,自己就不会找上他们一样。

    “听说你是给模特儿拍照片儿的,是吗?”大胖弯下腰,拍了拍黄强的肩膀。

    黄强剧烈的抖动了一下,然后就开始瑟瑟抖,“我…是…”

    “打着摄影师的名头骗了不少女孩儿吧?”

    “没…没有…”

    “别怕,就是打一顿嘛,大老爷们儿的。”

    “我…我自己再…再多给十万…十万…”

    大胖抬眼看了看侯龙涛。

    侯龙涛撇着嘴摇了摇头。

    “跟我来吧。”大胖从后面揪住了黄强的后脖领,拖着他就走,把他的椅子也带倒了。

    “我是台湾人!我是台湾人!”黄强开始疯狂的挣扎,双手伸到脑后去够大胖的胳膊,两条腿乱蹬着,却丝毫没能延缓被拖动的度,“我是台湾人!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去你妈的!”大胖把黄强一下扔出去老远。

    几个小痞子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有几脚正跺在黄强的小肚子上,使他立刻就闭了嘴。

    大胖又揪住了黄强的后脖领,带着几个人把他拽进了通往厨房的通道。

    “周先生。”

    周渝民缓缓的抬起头,望着桌子对面那个长相斯文的年轻人,“不知者…不知者不罪,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要不然我怎么也不会碰老板的女人啊。”

    侯龙涛站了起来,慢慢的绕到周渝民的身边,拉过刚才李可坐的那张椅子坐下,侧身上下打量着他,“你丫有什么招女孩儿喜欢的地方啊?”

    “没…没有。”

    “别太谦虚了,”侯龙涛伸手在周渝民白净的脸蛋上拍了拍,“你就靠这张脸吃饭吧?”

    “侯先生,”蒋胖子坐到了周渝民的另一边,伸手挡开了侯龙涛的手,“我老板交代过了,不能让仔仔有失,刚才那两个人可以随你处置,但仔仔的事情咱们必须和平解决。”

    如果换作其它的事情,对方做出这么大的让步,侯龙涛是一定会给面子的,但今天不同以往,他把蒋胖子的手拨开了,“为什么我说的那么明白了,你还是要蹦出来唧唧歪歪呢?”

    “侯先生,你不要太过分,真的撕破脸皮对谁都不好。”

    好看的txt电子书

    “这桌儿的人太多了。”侯龙涛右手的两根手指点了点蒋胖子。

    有几个人立刻上来把两个台湾人都“拉”走了,按在一边的椅子上,堂俊则很知趣的躲开了。

    文龙坐到了周渝民的右边,司徒清影坐到侯龙涛的左边。

    侯龙涛不再看周渝民,八根手指交叉的握在一起,两根大拇指托住自己的下巴,“薛诺是我心爱的小宝贝,我答应过她保护她一生一世,不让人欺负她,你让我食言了。看着她被你打伤的脸蛋儿,我真的是心疼死了,她每掉一滴眼泪,就好像是在我心上插一刀一样。你怎么补偿我心爱的姑娘?你怎么补偿我?”

    周渝民根本没法回答这样的问题,“我是台湾明星,我要是…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一定会有人追查的,就算大6媒体能被你收买,台湾的媒体说什么也会把真相曝光的。”

    “你说的对,虽然我并不怕曝光,但确实是没别要惹那样的麻烦,所以我不会杀你的,不会让你留下永久的残疾,也不会毁了你这张用于吃饭的脸,我只是想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侯龙涛说着话就抓住了周渝民的左手腕,把他的左手按在了桌子上,“你是用这只手打的诺诺吧?”

    “干什么!?”周渝民本能的感到不妙,一边往回夺着手,一边就要站起来。

    文龙一肘击打在周渝民的后背上,然后就把他死死的压在了桌上。

    侯龙涛紧攥着周渝民的手腕,让他的手不能活动。

    “王八蛋,碰我妹妹!”司徒清影站了起来,晃开了手上的折叠刀,在周渝民的手背上连戳了两下,“碰我妹妹!碰我妹妹!”她扔下刀,抄起桌上的一把四头餐叉,以千钧之势戳进了男人的手背里,一直贯穿了他的手掌,钉在木制的桌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