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98部分阅读
    “我派人找过,没有他的下落,很可能是在很久以前就已经移居别的城市或是国家了,那时候的户籍管理又不是很正规,不是根本就没有留下记录就是留下了又丢失了。”

    “我妈妈…是媚忍的门主?”

    “是。”

    “她在哪儿?”

    “现在就在北京。”

    “你半年前就知道我的…”

    “差不多,我一直不知道到底应不应该告诉你,你现在的生活很平静,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权力去打乱它,可你有权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

    侯龙涛把女孩的下巴托起来,望着她充满泪水的眼睛,“你怪我吗?”

    “怪。”

    “真的?”

    “傻瓜。”司徒清影在男人的脸上亲了亲。

    “你想见她吗?”

    “我不知道。”司徒清影摇了摇头,又偎回了男人的怀里。

    侯龙涛吻着美人的香,“你恨她?”

    “我不知道,照你说的,她不得不送我走。再说了,塞翁失马,没有前面的一切,我又怎么能和你在一起呢。”

    侯龙涛明白女孩的心情,她对生身父母没有一点印象,又没有因为他们的“遗弃”而遭遇什么悲惨经历,而且他们的“遗弃”还有非常正当的理由、是出于无奈,所以光是这么说,她肯定是不会产生特别强烈的反应的,她能哭出来已经算是有点“过”了。

    “你还有两个同母异父的妹妹,大的叫樱花清影,就是因为你母亲太想你了,你才是她和你父亲爱情的结晶嘛。”

    “你安排我们见见吧。”司徒清影叹了口气,不管怎么样也是亲生母亲,肯定是想见的…

    ***    ***    ***    ***

    北京是深夜,纽约却是上午,田东华正在曼哈顿区最高级的餐馆里和一个白人共进午餐。

    这个美国人叫michae1,三十五岁,是田东华在普林斯顿上学时的室友,早毕业两年,两个人的关系不错,一直也没断了联系,他的父亲是美国最大的军火商洛克希德…马丁的董事会成员,他上学前就是gm的市场部门的小头目,拿到mba后更是节节高升,现在已经是gm市场部的二把手了。

    “怎么样,gm对你还算不错吧?”田东华喝了一口白水。

    “损我是吧?”

    “不是不是,你是真有本事。”

    “哈哈哈,”michae1笑了起来,“我当然是不错了,你也不坏啊,东星集团的总经理,想必待遇很好的。”

    “还算可以把,”田东华擦了擦嘴,“你知道我这次来美国干什么吗?”

    “申请上市嘛。”

    “你怎么知道的?这件事儿可没有向外界通报过。”田东华虽然这么问,但他的脸上并没有惊讶的表情,就好像他早就知道对方的会这样回答了。

    “你们刚跟本田、丰田签了几十亿的合同,又接了俄罗斯几十亿的买卖,全世界的汽车制造商都开始关注你们的一举一动,你们一申请,我们就全都知道了。”

    田东华点了点头,“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嗯?”michae1装出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是你找我来的啊?不是老朋友见见面吗?”

    田东华微笑着看着对方,“咱俩的关系确实很不错,但凭你现在的身份,不会因为我的一个电话就从底特律跑到纽约来的。”

    “ok,ok,”michae1挥了挥手,“咱们都是明白人,因为你我现在的身份,如果你不需要我为你做事,你不会找我的。还是因为你我现在的身份,我如果没事要你做,我也不会飞过来见你的。”

    “哼哼哼,那你要我做什么呢?”

    “你先说你要我做什么。”

    “如果我说了,你就没必要再说了。”

    “真的?”michae1的胃口被吊了起来,“give it to me。”

    田东华不慌不忙的把自己的想法叙述了一遍,“你把我的意思向你父亲转达一下儿。”

    michae1有点惊讶的看着对面的中国人,“你不是开玩笑的?”

    田东华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这已经不光是道德不道德的问题了。”

    “道德?我的提议在未来几年就可以给gm带来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营业额,将来的利润更是不可估量,你跟我讲道德?”

    “哈哈哈,”michae1大笑了起来,“说起阴谋诡计,你们东方人的确有一手儿。”

    “那你是同意了?”

    “我都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了。”

    “ok,相信咱们的合作会很愉快的。”田东华和michae1握住了手…

    ***    ***    ***    ***

    星期三晚上6:oo多的时候,司徒清影回到了大北窑的豪宅,她看了一眼墙上的大屏幕,所有的红点都在大厨房里,看来姐妹们正跟爱人一起准备晚饭呢。

    司徒清影没有直接就过去凑热闹,她先回到了二楼自己的房间,想换一套舒服点的衣服,她并没有关门,没什么好遮掩的。

    “姐。”薛诺的头从门口探了进来,她从厨房的屏幕上知道有人回来了。

    司徒清影刚把套装脱了,只穿着玫瑰色的性感蕾丝长方形内裤和配套的乳罩,她冲美少女招了招手,“诺诺,进来啊。”

    薛诺一脸喜气的跑进屋里,抱住了干姐姐半裸的娇躯。

    “什么事儿这么高兴啊?”司徒清影捋了捋美少女的柔。

    薛诺抬起头,吻着司徒清影的嘴唇。

    司徒清影由着美少女亲了一会,轻轻推开她的身子,“到底什么事儿啊?”

    “来,跟我来了就知道了。”

    “等我把衣服穿上啊。”司徒清影笑着甩开美少女的手,套上一件吊带的小背心、一条牛仔小热裤。

    薛诺等司徒清影把夹角的拖鞋穿上,迫不及待的拉着她往楼下的厨房快步走去。

    两个女孩还没进厨房就听到从里面传出的银铃般的笑声了。

    巨大的厨房里有五个穿着黑色女佣制服的女人在做饭,剩下的十几个人有坐有站,分布在中央台的四周,其中有三个女人穿的是彩色和服,一群人看到司徒清影,全都停住了说笑。

    侯龙涛放开怀里的玉倩,从高脚椅上蹦了下来,过去把司徒清影拉到了和服女的面前,“这是樱花玉子、樱花清影和樱花飞雪。”

    玉子早就已经站起来了,她凝望着面前的女孩,千言万语都写在她的脸上、写在她的双眸中、写在那两颗从眼眶中滚落的泪珠里。

    司徒清影进屋前就已经预感到了是这件事,但现在真的和亲生母亲面对面了,还是手足无措,她不知道该如何表现,她知道自己应该表露出现在自己的真实感情,可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心情。

    玉子伸出颤抖的右手,抚摸着女孩的脸颊,二十一年来,自己没有一天不在梦中见到这张美丽的面孔,七分像自己,三分像她父亲,她就是自己的女儿,那个自己愿意舍命相保的小生命,“清…清影…”

    免费txt小说下载

    自己脸上那只手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柔软,那么的真切,面前的这个女人给了司徒清影一种无以比拟的亲切感,她只觉自己的嗓子眼一下被东西塞住了,不知道为什么,鼻子酸,眼睛也模糊了,嘴角不由自主的往下弯,“妈…”

    “清影…”玉子猛的把女孩紧紧的抱住了,“清影…孩子…”

    “妈…妈…”司徒清影是真的不想哭,是真的不想把感情外露,可现在她真的是身不由己,她也把玉子紧紧的抱住了。

    两个女人慢慢的跪在了地上,抱头痛哭。

    薛诺偎进何莉萍的怀里,也哭了起来,其他女人也都是又悲又喜,她们真心的为司徒清影感到高兴,好歹是了了姐妹的一桩心事,她们刚才和玉子母女三个一见面就能那么融洽,也全是因为司徒清影的关系。

    侯龙涛觉得眼圈有点热,他的感情也是非常的丰富的,可怎么说也是一家之主,是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当着这么多娇妻美妾掉了威风,他转身推开了门,来到了外面的网球场,点上颗烟,使劲的吸了一口,“呼…”

    陈倩从屋里跟了出来,从正面抱住男人的腰身,抬头笑咪咪的望着他。

    “干什么?”侯龙涛把头扭开了。

    “你跑出来干什么?”

    “你们都不喜欢我在屋里抽烟啊。”

    “嗯…”陈倩把头枕在男人的肩上,“我老公是个softy,没羞。”

    “什么话?”侯龙涛撇了撇嘴,“我铁石心肠。”

    “对,你是铁石心肠,你是世界上最狠心的人。”陈倩笑的更甜了…

    ***    ***    ***    ***

    玉子四母女从吃饭的时候就开始不停的说,就好像要把二十一年的时间都立刻找回来一样,她们说啊说啊,过了午夜都没有要告一段落的意思。

    侯龙涛要其他的爱妻都先去睡了,自己一个人在二楼的一个小客厅里陪着司徒清影她们。

    “你们四个好过吧?”司徒清影等其他姐妹都走了才问这个问题。

    “哼哼哼哼,”侯龙涛仰头吐了几个烟圈,“你知道我的,不过还真的不能怪我,我不是有意的,最开始我不知道你们的关系,而且我还是被逼的。”

    “你是有意的我也不怪你啊,”司徒清影在男人的胳膊上抽了一巴掌,有了何莉萍母女和陈氏姐妹的例子,这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了,“我就是问问。”

    “我们只是主人的玩偶,他喜欢的是你。”

    “诶,我怎么跟你说的?”侯龙涛指了指玉子,“你们三个以后不要叫我主人。”

    “你打算怎么安排我妈妈?”

    “飞雪和清影都还小呢,继续上学,玉子挑几个人去我的学校里组个日语组。她们住在医院那边,你每个星期过去住一两天一点儿问题也没有。”

    “嗯。”司徒清影知道这样的安排算是比较周全的了,自己的妈妈和妹妹当然不能留在自己家里当佣人了,要让她们就这么留下对其他姐妹就不太公平了,虽然以如云她们的人品,她们并不会说什么。

    “我还在继续打听你父亲的下落,我觉得不是完全没有希望,”侯龙涛玩着女孩的长,“我会尽全力让你们一家团圆的。”

    玉子听到主子提起自己的老情人,她的眼神在一瞬间变得很复杂,自己的心是司徒志远的,但自己的身和命都是侯龙涛的,如果真的把人找到了,这对矛盾不知该如何解决…

    ***    ***    ***    ***

    “三条。”马脸往桌上扔了张牌,“又往南边儿跑啊?都他妈烦了。”

    “肏,你丫爱去不去,”二德子伸手抓了张牌,“本来就不是非去不可。”

    “去,干嘛不去?”马脸又改口了,“去happy嘛,大伙儿凑凑热闹,反正在北京也是待着。”

    免费电子书下载

    侯龙涛从外面走了进来,把一个大牛皮纸信封扔在牌桌上,“都在这儿了。”

    “嗨嗨嗨,别他妈扔这儿啊。”刘南把信封拿起来扔给坐在一边沙上的文龙,“这东西现在好弄吗?”

    “容易极了。”侯龙涛站到了大胖的身后。

    文龙把信封打开了,是几本赴港的通行证…

    ***    ***    ***    ***

    “我下星期一要去一趟香港,您在那边儿有没有什么关系啊?”侯龙涛坐在常青藤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里,喝着黄秘书给自己泡的咖啡。

    “香港?干什么?哪方面的关系?”古全智把手里的文件扔在了桌上。

    “您把老毛在香港的生意都接手了,也该算是个大人物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见见黄河实业的霍嘉诚,您能帮我安排吗?”

    “你自己约他就是了,”古全智站起来绕道侯龙涛的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年轻人虚心是非常好的,但也不要妄自菲薄,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你应该对自己的实力有正确的估价。无论是从商业还是从高层联系的角度讲,你早已经不是无名小卒儿了,名声在外,说不定香港的阔佬儿们还愿意跟你结交呢。”

    “不是吧,霍嘉诚可是全亚洲最受人瞩目、敬仰的商业明星,他跟政府的关系也是非常不错的,我跟他比还差了很多呢。”

    “没有人说你现在就能跟人家分庭抗礼,我都不可以,问题是你有无限的潜力,照现在的趋势展下去,再过二十年、三十年,你就是年轻一代崇拜的对象,他为什么要驳你的面子?”

    “也对。”侯龙涛耸了耸肩,“层次低一点儿,您有没有关系?”

    “怎么个低法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