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311部分阅读
    ***    ***    ***    ***

    施雅穿着一条蓝色长裙、一件蓝色半长袖女装,从小区里走了出来,脚下十厘米的pump高跟鞋在石路上敲出清脆动听的“嗒嗒”声。

    女人钻进了路边的一辆benz s6oo里,抱住了后座上的侯龙涛,和他湿吻了起来,样子有点饥渴,“嗯…嗯…咱们去哪儿啊?”

    “去医院。”

    “医院?”

    “你就别管了,”侯龙涛从旁边摸出一根粉色的振动棒,淫笑着看着女人,“你不是快要移民了吗?再好好儿的玩儿你几次。”

    “你…你干什么?”施雅望着男人那张充满色欲的斯文面孔,知道今天又有的爽了,只觉下面的体腔已经湿润了。

    “哼哼哼。”侯龙涛用行动作出了回答,他把女人长裙正面的一列金色的扣子全解开了,将浅肉色的裤袜和纯白色的brief内裤从她的大屁股下面扒到她的大腿处,左手撑开她的阴唇,右手慢慢的把按摩棒连根送入了她的小穴里。

    “啊啊…”施雅的屁股缩紧了,抬离了座椅,按摩棒很长,一直顶到了子宫。

    侯龙涛又帮女人把内裤和裤袜穿上了,拿起一个遥控器,推开了开关。

    “嗯…嗯…嗯…”施雅的脸立刻就红了,身子也抖了起来,双臂压在自己的小腹上,上身下压,就好像肚子疼一样,“啊…龙涛…”

    侯龙涛搂住了女人的肩膀,隔着衣服揉着她的奶子,“慢慢儿享受。”

    方庄离刘家窑非常的近,开了没几分钟就到了。

    侯龙涛在头前开路,星月姐妹搀扶着面色潮红、目光迷离的施雅跟着他进了一座十几层高的居民楼。

    在五楼的一套单元里,七位美女跪在地毯上,恭恭敬敬的迎接几位客人的到来。

    最前面的是穿着和服的樱花玉子,身后是她的两个女儿,樱花清影和樱花飞雪,两个女孩都穿的是艳粉色的胸罩、内裤、吊袜带、乳白色的丝光长袜和白色的高跟鞋。

    再后面是“春夏秋冬”四忍,她们也都只穿着内衣、吊带袜和高跟鞋,春忍的是嫩绿色,夏忍的是火红色,秋忍的是浅黄色,冬忍的则是纯白色。

    侯龙涛喜欢这种充满多种女人香气的房间,一进来就让人精神为之一振,“都起来吧,”他轻浮的挑了一下玉子的下巴,“说多少次了,你不用见我就跪。”

    “谢谢主人。”美女们都站了起来。

    侯龙涛坐到一张柔软的躺椅上,椅背的角度使他能舒舒服服的看到整间屋子。

    四忍凑过去,两上两下的为男人宽衣解带。

    “嗯…”侯龙涛庸懒的扭了扭脖子,在家的时候,更多的是他伺候几位老婆大人,到了这,他可以完完全全的当大爷。

    玉子背对着男人,在女儿们的帮助下,把和服脱了下来,白色的衬衣顺着光滑的背脊滑落到地上,露出了丰满的性感身体,雪白的圆臀肥美鼓翘,丝毫不输给她的女儿。

    侯龙涛已经是赤身裸体了,春忍和秋忍跪在他的两侧,在的胸口亲吻,冬忍和夏忍在下面舔舐着他的双腿。

    星月姐妹把施雅架了过来,帮她在男人的双腿间摆好了姿势,把她的长裙卷到腰上。

    施雅撅着丰臀,右手握着男人的大肉棒,津津有味的吸吮起来,左手揉着他的睾丸、抠弄他的会阴和肛门。

    侯龙涛可以从对面墙上的大镜子里看到施雅被裤袜包裹的大屁股,阴道口部位的内裤还在微微的颤动,很有女人味,很有熟妇的风情,“不错。玉子,你们快开始吧。”他把一只脚伸进了女人的胯间,用大脚趾在阴蒂的位置上顶着。

    玉子把双手举了起来,任由女儿们把自己的手腕用从房顶上垂下来的绳子拴住。

    免费电子书下载

    “太紧吗?”

    “没有。”

    “那我们可要开始了。”樱花飞雪和姐姐一左一右的揉捏着母亲丰满的乳房。

    “好,主人,请您欣赏。”玉子闭上了眼睛。

    智姬托起一个盛满了切成小方块的瓜果的盘子,慧姬用嘴对嘴的方式把水果喂给男人。

    樱花清影和樱花飞雪取来两个装满冰块的碗,一人含了一块,吻住了母亲的双颊。

    “啊…”玉子皱起了眉头,打了个寒颤,脖子都缩起来了。

    樱花清影和樱花飞雪边揉弄着母亲的球形乳房和屁股蛋,边顺着她的身体慢慢的往下吻,在她的肌肤上留下道道水痕,两人吻到了玉子敏感的腋下,使她身体的更加激烈的颤抖起来。

    男人的阴茎已经被施雅舔舐得湿淋淋的了,出黑亮的光芒,她仍旧尽心竭力的吸吮着龟头,那种被大鸡巴插入喉咙深处的感觉让她产生了快乐的眩晕。

    侯龙涛左手把玩着春忍的乳房,右手揉着秋忍的丰臀,老二被美女含着,四条滑嫩的舌头在身上游走,还能不停的享受爱妻的唇舌和新鲜的瓜果,真是好不滋润。

    当两块冰块压住了娇嫩的乳尖的一瞬间,玉子奶头的硬度达到了最高,“啊…”她平坦的小腹一阵收缩,身子抽搐了两下。

    “嗯…”侯龙涛看着面前三母女极其性感诱人的表演,只觉一阵肉紧,他伸出了双手,“宝贝儿…”

    星月姐妹赶紧过来握住了男人的手。

    “啊…啊…”侯龙涛的身体绷紧了,往上一挺屁股,“雅姐姐…好…好嘴巴…”

    星月姐妹感到了男人手上的力量,就好像能知道他现在有多爽一样,心里也是一阵激动,自己和爱人是灵肉相通的,“老公…”

    “嗯…”施雅紧紧的皱着双眉,大量的精液快的注满了自己的小嘴。

    侯龙涛用手指在空中划了个圈。

    施雅边咽着嘴里的“营养品”,边在躺椅上转了个身,把裤袜美臀对准了男人。

    侯龙涛起身跪到了女局长的身后,捏弄着她的肥臀,“嘶啦”一声,把薄纱般的裤袜撕裂了,拨开已经湿透了的白色内裤。

    失去了阻挡,施雅体内的按摩棒“扑”的一声被她很有弹性的阴道内壁挤了出来,掉落在躺椅上,还在“嗡嗡”做响呢,“啊…”她出了一声不知是空虚还是解脱的叹息。

    侯龙涛抓着施雅的屁股蛋,把大鸡巴插入了她的阴道里,开始匀的抽插,“啊…好…很好…”

    “龙涛…”第一下的时候,施雅差点没被撞趴下,然后每当男人粗长的肉棒插入到她身体的最深处时,她就会翻起白眼、大大的张开檀口,就好像那根巨物把她的身体刺穿了,从嘴巴里突破而出一样,她的感觉也确实是这样的。

    春忍抚摸着男人的胸背,在他的胳膊上亲吻,秋忍则爱抚着他的臀部。

    侯龙涛弯下腰,把施雅的上衣拉开了,像挤奶一样的大力攥着她的乳房。

    春忍用一双柔软的玉手在男人结实的背脊上按摩,秋忍纤细的手指在他的臀沟里挫动,按压着他的肛门。

    樱花清影和樱花飞雪把母亲转了个身,抱住她的双腿,在她白花花的饱满臀瓣上的亲吻,用冰块为她火热的肌肤降温。

    玉子不断的打着冷颤,因为肌肉的僵硬,她身体的扭动显得很机械。

    樱花清影和樱花飞雪一边品尝着母亲的美臀,一边斜眼往着正在狂肏施雅的主人,目光中充满挑逗。

    侯龙涛只觉得秋忍的手指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里,他紧紧的捏着施雅的奶子,放开了精关。

    “啊…!”施雅大叫一声,先是一阵剧痛从胸口传来,紧接着子宫就被火烫的阳精击中了,强烈的高潮使她脑中一片空白。

    免费txt小说下载

    侯龙涛放开了被自己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丰乳,翻身下了躺椅,淫笑着向玉子走去。

    夏忍和冬忍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穿上了带假阳具的内裤,她们把施雅翻了个身,一个跪在躺椅下,肏她的嘴巴,另一个跪在躺椅上,肏她的小穴。

    侯龙涛左臂抱住玉子,把舌头伸进了她嘴里,右手揉着她的乳房。

    “嗯…唔…”玉子贪婪的吸吮着男人的舌头,主人的垂青还是很能让她兴奋的。

    樱花清影新拿了一块冰,用两根手指把它顶进了母亲的阴户里,“主人,准备好了。”

    “啊…”虽然玉子早就知道会这样,但还是剧烈的扭动了起来。

    侯龙涛转到了玉子的身后,双手抓着她的奶子,向前一挺屁股。

    两个人同时大叫了起来,女人的子宫和男人的龟头中间隔了一块冰,刺骨的冰凉感从那一点向他们的全身扩散。

    虽然这不是正经的冰火九重天,但火热的阴道和阴茎,加上冰块,也差不了太多了…

    第二百零五章 不亦乐乎(下)

    编者话:上一章记错日子了,紧赶慢赶结果早了,算是为这章挣了点喘息的机会。“金鳞宝”里没有金鳞草。我在给michae1起名的时候还真没想到sha就是“傻”,这次不是故意的,sha是我以前一个英语老师的姓,那天突然想起来,就用上了。

    ***********************************

    8/22/2oo4-8/25/2oo4

    “华哥,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做啊?”文龙虽然已经休息了一晚上,但时差还没有倒过来,仍旧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没有什么可做的,除了老老实实的待着。”田东华漫不经心的看着手里的纽约时报。

    “什么意思?”文龙放下了咖啡,样子有点惊讶。

    田东华抬了抬眼皮,“你现在必须抱着一颗平常心才行,跟你说过的,五年之内咱们都很难再有机会了。”

    “那你叫我来干什么?我飞了半个地球儿跑到这鬼地方来,还以为你有什么新计划呢。”

    “叫你来就是怕你忍不住自己先动手,打草惊蛇。”

    “肏,神了。”文龙在心里暗赞了一句。

    “对了,那个gm的代表团谈得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谈判谈得无聊死了,”文龙点上烟,“侯龙涛已经同意出售四分之一的股份给gm,现在天天就是像在自由市场上买菜一样的讨价还价。”

    “嗯,今天打算干什么?”

    “没计划。”

    “让那个tina带你出去转转吧,美国是富人天堂,花钱绝对是一种享受。”

    “好吧,”文龙起身整了整衣服,“先去跟她干一炮儿。”虽然他心里只有玉倩一个人,但他要真的禁了欲,那可就太假了…

    ***    ***    ***    ***

    又经过了两天枯燥无聊的你来我往,gm的报价仍旧没有上一千万,侯龙涛感到有点困惑了,把各方面的因素都计算到其中,一千五百万的价格是非常合理的,甚至都有点低了,对方却不买帐,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环节没有考虑到。

    星期三中午休会之后,侯龙涛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往大转椅上一坐,摘下眼镜,闭上眼,仰着头,做了两次深呼吸。

    茹嫣跟了进来,转到男人身后,给他做肩颈的按摩,“谈得很辛苦吗?”

    侯龙涛用左手按住了爱妻的右手,“没什么,宝宝,亲亲我。”

    茹嫣托住男人的下巴,让他仰起头,低下螓,含住了他的嘴唇。

    桌上的通话器响了起来,侯龙涛按下按钮,“什么事儿?”

    “侯总,”对面是侯龙涛的另一个秘书,“gm的苏先生想见您。”

    “请他进来吧。”侯龙涛皱了皱眉,刚刚才开完会,下午还会继续,真不知道有什么必要现在私下来见自己。

    茹嫣过去打开门,把人请了进来。

    侯龙涛指了指对面的转椅,“苏先生,请坐,您有什么事儿吗?”

    “私事儿。”

    “请说吧。”

    “这…”苏栈看了一眼旁边的长腿美女,突然显得有点局促不安。

    “我出去做事了。”茹嫣很懂事的离开了。

    “栈兄有什么就说吧。”

    “我…这个…嗯…”苏栈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吞吞吐吐的,谈判时那股伶牙俐齿的劲都消失无踪了。

    “哼哼,栈兄有什么难处尽管说出来,我能帮的一定帮。”

    “那好,”苏栈用力的一点头,好像是下了决心,“我昨天看到你在走廊里跟一对儿双胞胎说话,你认识她们?”

    “对。”侯龙涛点了点头,脸上还挂着笑,心里却已经开骂了,“老丫那不会是看上我媳妇儿了吧?你他妈开口,开口啊,你丫敢说出来,我在这儿就废了你杂种肏的。”

    “嗯,她们俩有一个朋友,梳了一条很奇怪的辫子,那个女孩儿,你也认识吗?”

    “认识。”侯龙涛一听就知道对方说的是自己心爱的小白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