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315部分阅读
    ィ导噬纤窃诠镜木霾呱先跃墒且坏愣⒀匀ㄒ裁挥校月穑俊薄?br />

    “对。噢…”侯龙涛“恍然小悟”了一下,“他们是怕gm成了大股东之后,会对我今后所作出的决定指手划脚?”

    “是啊,gm成了东星的第二大股东,东星的不规范行为多到了一定的程度,它就不能坐视不管了。”

    “这也有点儿太杞人忧天了吧?有我主持大局,我不理会gm也就是了,他们也不敢真的怎么样的,我们有共同的利益嘛。而且相对来说,都是小数目,根本就不会引起gm的注意的。”侯龙涛不以为然的撇着嘴。

    “如果你对gm的警告置若罔闻,它可以不惜代价的抛售东星的股份,那样会打击股民的信心,造成东星在经济上的损失。gm还有可能向外界公布你的违规行为,会很麻烦的。”

    “他们疯了?美国人是不会因为那种所谓的原则问题而放弃那么大的经济利益的。再说了,他们怎么知道我违规?总不能没有证据就胡说吧?”侯龙涛一疵牙,“不怕我告死他们?”

    “哈哈哈哈,”古全智被小伙子的样子给逗乐了,“董事会的会议他们不参加啊?你的财务报表儿不给他们啊?他们不会查帐啊?其实这些都是在理论上有可能生的事儿,但在现实中的可能性并不大,所以我说了,经济问题并不是主要的原因。”

    “咱们痛快点儿行吗?”

    “可以。你想在美国上市,之所以没有人拦着你,是因为你只要卖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现在要再卖百分之二十五,还是全部卖给一个美国大公司,这个险是他们…”古全智指了指天,“…所不愿意冒的。”

    “什么险?”

    “被人收购的险,你还不明白?东星只能姓‘中’,不能姓‘美’。你忘了俄罗斯的废铁了?你现在脑袋顶儿上红红的,你的产品又那么的烫,今后不知道还会有多少类似的事情要你做,你现在谈生意的时候不能再只考虑经济利益了,有的时候经济利益都甚至都不在考虑范畴之内。”

    侯龙涛的脸上出现了略显自豪的微笑,他很喜欢自己现在的身份,“控股的问题我早就想了,相信您自己也算过了,被别人控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们…”古全智又指了指天,“计算股份的方法和你有所不同。百分之三十上市之后,可以说是一点儿被别人收购的危险都没有,因为我的百分之三点儿五加你的百分之四十八点儿八,已经过了百分之五十一的安全线,懂了吗?”

    “我跟gm有协议。”

    “不管什么协议不协议,反正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漂在外面了,那是绝对不能允许的,要的是百分之百的安全可靠。”

    “那我只能卖百分之十八给gm了?”

    古全智摇了摇头,“除非你把南南他们手里的股份都收回来。”

    “为什么?”

    “他们才不管你和南南他们是什么关系呢,你应该感到高兴,在他们眼里,只有你和我两个人是值得信任的,股份在其他所有人手里都不能算是完全的保险。”

    侯龙涛搓着腮帮子,噘着嘴想了想,“那就重新再谈吧,gm大概也会接受百分之十八,反正也不会再有更多的股份出售了。”

    “没必要,你继续跟他们按百分之二十五谈。”

    侯龙涛没出声,只是用表情表达了自己的不解。

    “种种迹象都表明这支gm的代表团有很大的问题,甚至有可能,是有很大的可能,是田东华派过来的。如果真是这样,他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打着gm的幌子收购你四分之一的股份。问题是,他如果有资金,而且目的又单纯,完全可以直接找你买,价钱合适就行了。”

    “对对,我想听的就是这些。”

    “一,”古全智竖起了左手的小拇指,“他的资金从哪儿来?二,既然他的目的不单纯,那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切,这不就是我问您的那两个问题吗?”侯龙涛靠回了沙里,好像有点失望,“您怎么又翻回来问我了?”

    “呵呵呵,别急,别急。”古全智压了压右手,“光是现在这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就需要三十七亿五千万美金,咱们假设田东华能够弄到这笔钱,不管他是从什么渠道,你知道第一个一百万最难挣的道理吧?”

    “知道。”

    “好,既然他能弄到第一个四十亿,那咱们就必须假设他能弄到第二个四十亿,如果他手里有另外一个四十亿,他能做什么?”

    “那还用问?当然是在股市上收购东星的股份了。等等,等等,您是说他是真的想通过收购,控股东星?”

    “只要他有资金。”

    “不可能得逞啊,先是gm的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怎么转到他名下?其次,就算能转,一有人开始恶意收购,咱们就会进行反收购,他需要从股市上买百分之二十六的股权才能控股,很容易就会被咱们破坏。”

    “第二个问题很容易解决,你不要忘了,在美国开公司是不需要注册资本的,在股市开个人帐户更是易如反掌,如果有几百上千的公司和个人购买东星的股份,咱们是根本无法察觉恶意收购的。”

    “ok,那他的第一个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啊。”

    “第一个问题是比较难,但也不是真的就没办法。”古全智洋洋自得的点上了烟。

    “呵,”侯龙涛无可奈何的苦笑一声,“要不然您是我老师呢,您有什么阴招就教教我吧。”

    “嗯…”古全智眯着眼笑了笑,“你知道gmig的全名儿是什么吗?”

    “gm investment group啊。”

    “你知道investment group是什么意思吗?”

    “投资集团啊。”侯龙涛快被问傻了。

    古全智没说话,只是盯着年轻人扬了扬眉毛。

    “嗯?”侯龙涛从对方的样子可以看出来答案一定很简单,他皱着眉挠了挠头。

    “哼哼哼,投资集团可以用自己的钱投资,也可以用别人的钱替别人投资,用自己的钱,证券是自己的,用别人的钱,证券是别人的,自己只收点儿佣金就是了。”

    “我从来没听说过gmig有别的客户啊,它不过是gm自己的投资部门罢了。”

    “对,我也没听说过,但并不代表它不可以,它在法律上有证券经纪人的职能。”

    “肏,”侯龙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那gm要跟我签的那个协议…?”

    “难就难在这儿了,如果他们真的跟你签了,就是在客观上承认了gm对股份的所有权,田东华就没有了插手的机会,如果他们不跟你签,你又不会卖,跟你签一份没有法律效力的文件成了他唯一的出路。”

    “ho?”

    “如果是我的话,”古全智扬起头,挠了挠自己的喉咙处,“那个司徒志远就是最好的替罪羔羊。”

    “ho?”

    “他不是刚刚被升为vp吗?就来负责这么大的买卖?现在看来,绝不是因为他多有才华,你推算一下儿,他被提升的时候,田东华已经到了美国了。”

    “您是说提升他完全是为了让他有资格在表面上负责这次谈判?”

    “没错儿。”

    “那又怎么样呢?”

    “根据你给我的谈判记录来看,一共有两个协议要签,一份儿是东星转让股权给gm,另一份儿是对于gm的如何处理那些股份的限制,你不觉得它们可以合并成一个吗?”

    “是可以合成一个,但是没觉这是田东华的阴谋之前,签两个和签一个没什么实质上的区别。不过现在看来,区别应该是很大的,可我还是没看出来他们到底怎么能让一份儿有效,一份儿无效。”

    “一定是michae1 sha签第一份儿,司徒志远签第二份儿。”

    “我怎么可能让他们两个人签?”侯龙涛摇了摇头。

    “要不然说算得精细呢,”古全智撇了撇嘴,“四个条件缺一不可。第一个是在不经意之间就确定了是签两个协议;第二个是说服你两个协议要分开签;第三个是司徒志远先签附加协议,michae1 sha后签转让协议;第四个就是让司徒志远签的文件变成无效的。”

    “我都晕了。”

    “你们的谈判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处于保密状态,新闻界全无知晓?”

    “事先捅出去了,万一谈不成,对于双方的市场形象都不好。”

    “那谈成了,是不是就要大力宣传了?”

    “那当然了。”

    “签字的当天是不是要邀请大量的媒体?”

    “肯定的。”

    “我想你一定是希望媒体能尽量的为你造势吧?”

    “是啊。”

    “那你需要外界的经济专家一类的人对你们另外那个协议大加猜测吗?”

    “有什么好猜测的?”侯龙涛又点上颗烟,“目的很简单。”

    “对,表面上看就是为了不让别人有控股的机会,但你表面上的目的越是单纯,越容易引起别人的猜测,那些专家靠什么吃饭?一定的知识和捕风捉影的能力。”

    “嗯。”侯龙涛点了点头,对方说的很有道理,自己在美国的时候就经常看到所谓的专家们在电视、报纸上对大公司的商业行为进行各种的猜测,对于那些公司都是只有负面影响。

    “我估计等你们把价钱谈得差不多了,他们就会提出这个问题了,既然我现在能说动你,他们大概也能说动你,本来这就是对双方都有好处的事情。如果他们提出在头一天秘密签署那份附加文件,你会同意吗?”

    侯龙涛搓着下巴想了想,“大概会,没必要挤在同一天签两份,而且当然是先签附加的,免得他们先拿了股份就不认帐。”

    “ok,那司徒志远跟你签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儿了吧?”

    “对。”

    “对于东星的股价来说,真正的利好消息是东星和gm达成了协议,所以你们什么时候正式在文件上签字,并不是非常重要,如果他们提出星期五签署附加文件,下个星期一签署转让协议,你会同意吗?”

    “如果时间赶在那儿了,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侯龙涛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你说michae1 sha他们知不知道司徒志远在八九年的表现?”

    “啊…肯定是知道的。”

    “假如星期四的时候突然有人向国安局举报,当年一个受通缉的政治犯,现在改头换面,又潜回了国内,你说会有什么结果?”

    “他现在是美国籍。”侯龙涛忘了自己有没有把这个细节告诉对方。

    “我知道,他的情况虽然有点儿复杂,但还没复杂到公安机关处理不了的地步,从现行法律角度讲,至少能扣留他四十八小时。但考虑到他现在的身份,大概会先用一天到一天半的时间进行核实、请示工作,然后再请他去喝。田东华也不是完全无根无底的人,国安的人帮他一个小忙儿,扣留司徒志远的事儿应该不成问题。这么一来,他可就不能参加股份转让协议的签字会了,你会为了他而把仪式推后吗?我看不会,他一进去什么时候能出来谁都说不好,也许一天,也许一年,对不对?”

    “那我就只能跟michae1 sha签了,”侯龙涛站了起来,背着手在屋里慢慢的踱着步,脸上挂着笑容,“真是有一套。ok,司徒志远被抓,他签的那份儿协议还是有效啊。”

    “如果他在签约前已经被解职了,那份协议还有效吗?”

    “这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的确不简单,”古全智得意的一笑,“不过我想出来了一条可行的办法。”

    “您说,您快说。”侯龙涛都快急死了。

    “你说是谁向国安局告的密?”

    “这…这还有谁不谁的?随便找个人不就完了。”

    “嗯嗯嗯,”古全智摇了摇手指,“gm总部亲自告密。”

    “hat?”

    “gm总部亲自给国安局一份传真,说是刚刚现苏栈就是中国的通缉犯司徒志远,已经将他解除了职务,他的一切行为都不再和gm有关。”

    “它不可能光给国安局而不告诉自己代表团的人啊,也就是说michae1 sha不可能不知道,这没法儿自圆其说啊。”

    “gm当然也会给自己大代表团传真,可他们用的是酒店的传真,gm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从酒店那里取走传真,包括司徒志远,只需要有一个gm的职员看到他取了,但没被他看到就行了。当然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光传真可不保险,一定会给michae1 shae…mai1的,也许e…mai1被司徒志远删掉了。应该还会给michae1 sha打电话,也许司徒志远接了那个电话,装成michae1 sha,他的英语应当相当不错,没有口音了吧?”

    “我肏,”侯龙涛咬着自己的手指头,“但这不能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