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319部分阅读
    几个人全都起来了,一个接一个的跟侯龙涛握手,“太子哥,早就想认识您了。”

    “不敢当,不敢当。”侯龙涛有点不明所以,态度非常的友善。

    “他们就是那几个能帮咱们查出田东华资金来源的人。”

    “噢?”侯龙涛赶紧又打量了几个人一下,都不怎么起眼,不仅不像大福大贵的主,反而有点下九流的味道,“几位贵姓啊?”

    “别问,”古全智摆了摆手,“连我都不知道,他们就是我借来的人。”

    侯龙涛有看了看屋里的这些设备,他挠了挠头,“黑客儿?”

    “你想想,gm跟你的生意是不可能用现金结算的,田东华把这笔钱给gm的时候,也不能是用几个集装箱给他们运钞票啊。那都是通过网络,你们年轻人应该比我这个老头儿明白,敲几下儿键盘,几十亿美金就在网络里换了主人。”

    “你们能把那笔钱截住?”侯龙涛眼都瞪大了。

    “不能,呵呵,”一个戴眼镜、棕头的孩子笑了起来,“也不敢,真是在网上偷几十亿美金,没人能保得住我们,而且那太难了,我们没有那本事。”

    “那…”

    “光查来源就容易多了,那边一说钱到了,我们立刻就可以进入gm开户银行的网络,查出款子是从哪家银行汇过去的,一路追到起始的汇款银行,找到汇款帐户,资金来源就出来了。因为我们并不真的要碰那笔钱,难度不仅小了很多,也不太容易被人现。”

    “成功的把握有多大?”

    “嗯…”那人一撇嘴,“昨天刚拿汇丰银行和三菱银行练了手儿,可能是万有一失吧。”

    “哼哼,好。”

    “一旦资金来源出来了,跟不跟田东华摊牌就看你的了,不过看在老贾的份儿上…你心里有数儿。”古全智微笑着看着侯龙涛…

    ***    ***    ***    ***

    侯龙涛回到办公室前就在车上先后接到了marry和左魏打来的电话。

    marry说她派去暗地里保护文龙的三个保镖已经有很久没跟他们的上司联络了,等传到她那里的时候,三天已经过去了。

    左魏的汇报是说文龙和tina都不知去向了,就那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就像是人间蒸了,本来并没有太在意,只是以为他们俩自己跑出去玩了,结果两天都打不通他们的电话,这才开始觉得有点不妥了。

    侯龙涛指示左魏暂时不要报警,现在的情况太不明朗,最坏的可能就是文龙被绑架了,可是又没有收到赎金要求,所以说即使真的是绑架,目的大概不在钱,那就更不能轻举妄动了。

    “茹嫣,”侯龙涛拨通了自己办公室的电话,“帮我通知他们下午去公司开会,所有人。”

    “所有人?”

    “对,包括月玲她们,明白了吗?”

    “好。”茹嫣知道一定是有事情生了…

    ***    ***    ***    ***

    “出了这样的事情,没法儿再遥控了,我要尽快去一趟美国,”侯龙涛环视了一下一屋子的人,“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俄国佬怎么那么不中用啊?”大胖用力的搓着手,“你不是说俄罗斯黑帮在美国是最牛屄的吗?”

    侯龙涛一摊胳膊,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老虎还有打盹儿的时候呢,肏,真他妈是够气人的。”

    “现在说这些都晚了,咱们就大队人马杀过去。”马脸挥了挥拳头。

    “开什么玩笑?”不是马路边儿打架,俄国佬八成儿不光是失踪了,估计是…“侯龙涛用一根手指在脖子上划了一下,”还做得毫无痕迹,你去干什么?“

    “那你去干什么?”

    “那摆明是冲我来的,要不然抓文龙干什么?是我让他去美国的,我得去把他找回来。”

    “他又不光是你一个人的兄…”

    “别说了,”侯龙涛伸手止住了武大,“就算你们想去,办签证也需要时间,我等不了,我带春夏秋冬她们去就行了,再说我有了准备,不会有问题的。”

    “别这么冲动。”如云不得不话了,她能看出男人的情绪很不稳定。

    侯龙涛坐回转椅里,猛抽着烟,“你们谁都不许跟我去,我要你们现在一个一个的答应我。”

    “我要去,”玉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美国我又不是没去过。”

    “你…”侯龙涛眼睛都瞪起来。

    “别胡闹。”何莉萍拉了一把玉倩。

    “我们要跟你去,”智姬指了指妹妹,“我们一步也不会离开你的。”

    “啪”,侯龙涛拍了一下桌子,“下面跟gm的谈判由三哥负责,古叔叔会告诉你怎么做的。就到这儿吧,谁也不用多说了。”他站起来就向会议室的大门走去。

    “大家别急,我去看看他。”如云抢先站了起来,把众人全安抚住了…

    好看的txt电子书

    第二百一十章 知己知彼

    编者话:火箭队真是太他妈的丢人了。再重申一次,我不是侯龙涛。

    ***********************************

    9/4/2oo4-9/6/2oo4

    侯龙涛看到如云跟着自己进了办公室,“你不用劝我,包括你在内,你也不许跟我去。”

    “你拦得住我吗?我要想去美国,跟你一样容易。”

    “唉,你是成心给我添堵吗?”

    如云走到了男人的椅子后面,双手抚摸着他的脸颊,“你应该明白大家的心情。”

    “我不要我的亲人再为我犯险,没有人能明白我的心情吗?”侯龙涛握住了爱妻的一只手。

    “至少把星月姐妹带去吧,不是为了别的,就为了让我们稍稍的放点儿心,好不好?有她们在你身边,我们才能不至于辗转反侧整晚而不能入眠,如果有可能,我真希望你把冯云也带去,但是…唉,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小云云…”侯龙涛把美人搂到了腿上,“这件事儿已经逼到这份儿上,我不得不去处理,等我搞定了一切,我再也不跟别人斗了,再也不去找别人的麻烦了,再…再也不自作聪明了。”

    如云觉男人的嘴唇有点颤抖,脸上的表情就像是一个小男孩在向母亲承认错误,突然明白了自己在他心里到底有多重要,他希望自己的一切决定都能得到自己的认可,他可以与全世界为敌,只要有自己的支持,“你去做你该去做的事情吧。”

    “嫦娥姐姐…”侯龙涛把脸埋在女人高耸的胸脯里,缓缓的摩擦。

    “别这么垂头丧气的,”如云抚摸着男人的头,“情况不一定像你想的那么糟糕。”

    “但愿吧。”

    “都说了别这么垂头丧气的,”如云把男人的脸捧了起来,“有什么我可以做的,能让你高兴起来吗?”

    “你有什么建议吗?”

    “这样吧,”如云离开了男人的身体,把自己的窄裙的下摆拉了起来,露出包裹在透明裤袜和蕾丝内裤里的下体,“只许看不许摸,高兴了吧?”

    “天啊,尤物,天生尤物。”侯龙涛一把将美妇人抱住了,用力的揉捏着她的裤袜美臀,她最会挑逗自己了…

    ***    ***    ***    ***

    侯龙涛走出了肯尼迪国际机场的出关口,他并不是什么出众的人物,他身边的两个天仙一样的双胞胎美女可就惹人瞧了。

    “猴子。”左魏从接机的人群里钻了出来。

    “左屁啊左屁,他妈的,你怎么把我弟弟给弄丢了?”侯龙涛握住了左魏的手。

    “肏,真他妈是一言难尽,你丫总算是过来了。”

    “侯总,”田东华凑了过来,朝侯龙涛伸出了手,“一路还算顺利吧?”

    “田总。”

    两个男人有力的大手握在了一起,他们都紧盯着对方的眼睛,脸上都带着笑容,那是一种“我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的表情,是一种“心照不宣”的表情。

    这个时候,有三十几个女人走出了机场,上了一辆大巴士,她们“叽哩呱啦”的说的日语,看样子是个旅游团什么的,只不过她们都颇有姿色…

    ***    ***    ***    ***

    华尔道夫饭店的大堂里,除了普通的顾客外,还有二十几个东欧大壮,虽然有站有坐,很分散,但一看就知道是一起的。

    饭店的服务生帮侯龙涛把行李送到了他的套房,收了小费之后就出去了。

    浴室那边出了一阵响声,星月姐妹俩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动作,但已然把男人挡在了身后。

    “不用紧张,”侯龙涛坐在了沙上,“忘了告诉你们,marry在这儿等咱们呢,楼下那些人你们也看见了。”

    只裹着一条雪白的大毛巾的marry从浴室里走了出来,飘逸的长披在牛奶般雪白的香肩上,胸前的乳沟深不见底,两条匀称的长腿也几乎全都露在外面,“你们要的东西在那。”

    星月姐妹从沙边提起一个银色的公文箱,放在桌子上打开,里面有六把精制的手枪和六副枪套。

    “dar1ing,”marry走到了男人的面前,双手一弹就让浴巾滑落了,露出丰满的身体,跨跪到他的双腿上,捧着他的脸吻了起来,“真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弟弟。”

    侯龙涛的双手捏住了女人肥嫩的屁股,“有没有查到什么?”

    “十八小时以前,你弟弟的信用卡在洛杉矶被人使用过。”

    “真的?”侯龙涛掐着女人腰,一下站了起来,把她放到地上,“坐下班飞机去洛杉矶。”

    “我知道你等不了,楼顶上有一架直升机再等咱们,我已经包了一驾私人飞机,咱们随时都可以走。”marry并不着急和自己的中国情人亲热,在飞机上有的是时间…

    ***    ***    ***    ***

    “侯龙涛到了?”石纯看到田东华从外面进来了,赶忙站了起来。

    “到了,不过又走了。”

    “走了?去哪儿了?”

    “去洛杉矶了。”

    “这么快?”

    “是啊,”田东华背着手开始在屋里转圈,“唉…”

    “怎么了?不是一直就是要把他引到洛杉矶去吗?”

    “是,我知道他最终能找到人帮他查林文龙或者tina的信用卡,所以我才要日本人使用了一次,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能查到,帮他的人一定不简单,”田东华的右拳击在了自己的左手心上,“我竟然有点儿小瞧他。”

    “会影响到咱们的计划吗?”

    “现在还不好说,应该不会,只要日本人不把事情搞砸了。”

    “不用这么紧张吧?”石纯看着田东华的背影,不以为然的一撇嘴,“只要他不把注意力集中在咱们身上不就得了?把时间耗过去还是应该不成问题的。”

    “人都说吃一堑长一智,十年前你们不过都还是学生,他就能想办法让你在北京无法容身,你还觉不出他的可怕?”田东华重重的出了一口气,希望在这件事上,自己的运气能比侯龙涛好吧。

    “你说什么呢?”石纯一幅不知所谓的样子,“去深圳是我家里人和我自己的决定,跟侯龙涛有什么关系?”

    “不是他把你逼到广东去的?”

    “当然不是了。”

    “那你说说你为什么去广东。”田东华突然现事情可能并不像自己猜测的那样,那必须赶紧弄明白,不能让自己的计划里存在自己都没搞清的疑点。

    “嗨,那会儿岁数儿小,头脑容易热,干了点儿蠢事儿,不提也罢。”

    “我看你还是提提吧。”

    “好吧,”石纯看到了对方脸上严肃的表情,他毕竟是自己的老板、财神爷,说说也无妨,“有一天晚上我跟几个哥们儿在外面喝酒,旁边儿桌上有一女的,长的还不错,就磕丫那来着。结果丫那就是一骚屄,一磕就上手,夜里我就把她拉到我一哥们儿那儿去了,想要跟她干一炮儿。我们俩在床上腻了半天,就在要进去之前,她突然说不行,说是要三百块钱,原来是他妈只鸡。”

    “那你还是继续了吧?”田东华轻蔑的瞟了一眼石纯。

    “当然了,”石纯可没注意到对方的神色,“我当时老二都快炸了,哪儿还收得住?就答应她了,说等完事儿了给她。我他妈上哪儿给她找钱去啊,丫那唧唧歪歪的不依不饶,说什么不给钱就告我强奸,我叫上我那哥们儿把丫打了一顿,让丫那滚蛋了。本以为妓女不可能去报警,没想到那屄还就真把我们点了。”

    田东华眯了眯眼睛,“她真的也把自己搁进去了?”

    “没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