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324部分阅读
    “嗯…嗯…嗯…”智姬小声的哼着,真喜欢这样被爱人强壮的身体包裹住,他的一呼一吸、心脏的每一下跳动自己都能感受到,“涛哥…涛哥…我爱你…你…你不光是我…我的主人…嗯…涛哥…你是…你是我的爱人…我永远的爱人…”

    侯龙涛把上身撑了起来,加快了屁股移动的度,由于与子宫撞击、阴道内壁磨擦所产生的酥麻快感从龟头传到了脊椎上,中枢神经产生了间歇性的麻痹。

    “啊…烫死了…老公…烫死了…”智姬的身子颤抖起来,玉手死死的攥住了枕头…

    第二百一十三章 闻香识女

    免费txt小说下载

    编者话:原来估计错误,私人事务到现在还没有处理完,但既然说了今天,就拚死拚活写出一章。下一章将在十天之后出,估计到时事情就差不多了,可以恢复正常。

    ***********************************

    9/8/2oo4-9/15/2oo4

    慧姬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立刻就能感到屋里那种比较“温柔”的气氛,床上的两个人已经停止了活动,只是在那里不停的亲着嘴,出“啾啾”的唇舌相交之声。

    女孩爬上了床,躺到姐姐的身边,也凑过去和男人接吻,伸手抚摸那健壮的臂膀,她知道,在这坚如磐石的身体里,有一颗疲惫、脆弱的心。

    侯龙涛以仍旧镶在智姬屄缝里的大鸡巴为轴,把身体向着慧姬转了一点,连吊带的小衣服一起,把她的乳头含进了嘴里,右手插入智姬的身下,攥住她的一颗奶子,左手放在慧姬的双腿间,拨开小内裤,把手指送进了她美妙的阴唇间。

    “嗯…”慧姬夹紧了双腿,爱抚着男人的肌肉虬结的背脊,“老公…”

    侯龙涛爬到了慧姬的身上,曲起双腿,跨间的“钢枪”刺进了她下体娇嫩的小肉孔里,压着她接吻,边亲边用右手揉捏智姬的屁股…

    “中国人开始在唐人街的大街上卖粉了。”long把一堆照片放在了黑人组长的办公桌上,“我从lapd那里调的资料,在时间上和侯龙涛到达美国的时间相吻合,他一到,唐人街上立刻就出现了小笔的毒品交易。”

    “是巧合吗?”黑人组长浏览着照片,都是中国人在阴暗的街头巷尾进行交易的偷拍。

    “有可能是巧合,也有可能是中国人收到了俄国人的货,原先的销售渠道已经不够用了,你觉得是哪种?”

    “这些照片里有很多都是在侯龙涛来洛杉矶之前就拍了的,更别说是在他和龙虎堂接触之前了。”

    “咱们只知道那是他们第一次面对面接触,而且这种大宗买卖,其中一方为了表示诚意,有可能会先交一部分货再谈价钱的。”

    “不管怎么说,先抓人。”黑人组长把照片用力的摔在桌上…

    ***    ***    ***    ***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蓬头垢面的文龙咬牙切齿的摇着铁栅栏门,“王八蛋!放我出去!”

    两个坐在外面的日本人正在打扑克,一个长头,一个短头,长头那个冲着文龙一瞪眼,“八嘎,支那猪,闭上你的臭嘴!”

    文龙突然跌坐在了地上,双手仍旧抓着铁栅栏,但显得很无力,他的鼻涕眼泪同时流了出来,“放我出去,求…求求你们了,我…我受…受不了…受不了了,求求你们,给…给我…给我一点儿吧…求求你们,我要…我要死了…死了…”

    其实那两个日本人听不懂中文,不过也能猜出囚犯在嘟囔些什么,他们看了看表,“也差不多了,给他吧。”

    “好吧。”短头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一个装着液体的针管和一根细胶皮管子。

    “啊…啊…啊…”文龙的眼睛都光了,飞快的把自己的袖子卷起来了,右手的两根手指在布满针孔的左手腕上敲了敲,“不用勒了,能看见血管儿。”

    短头看了一眼文龙的手腕,把胶皮管子扔在了一边,“这只支那猪已经费了。”

    “快…快给我…给我…”文龙把左臂从栅栏缝里伸了出来,“给…给我…”

    “先别急。”长头拦住了短头,把一张写满了中文的纸和一支笔放在了牢门外,“签名。”这两个字他用的是很生硬的中文。

    “给我…快…快…”

    “签名。”

    文龙捡起笔,根本没看纸上的内容,哆哆嗦嗦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快…快…”他都开始用头撞铁栏杆了,“给我…给我…”

    长头从兜里掏出另外一张纸,和这张对比了一下,上面也有一个文龙的签名,不过比刚签的那个要潦草,“行,有进步,给他吧。”

    “哼哼,支那猪。”短头把针头插进了文龙的手腕里,大拇指下压,直到针管里所有的液体都进入了他的血管里。

    “啊…”文龙的脸上出现了如同升天般的表情,他转过身,靠在铁条上,慢慢的滑坐到地上,闭着眼睛,如痴如醉的微笑了起来。

    免费电子书下载

    “啪”,田东华把电视关上了,走过去把录像带从录像机里取了出来,“哈哈哈,”他大笑着把带子锁进了保险柜里,“想玩儿我,反被我玩儿。”

    “他签的是个什么东西啊?”石纯懒洋洋的歪在沙上。

    “废纸一张。”

    “签废纸?”

    “是啊,练习啊,得练到毒瘾上来了一样能好好儿的签字才行,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嘛。”

    “你说侯龙涛会不会报警啊?他要是报了警,这事儿可就有点儿大了。”

    “看看这个,”田东华把一叠照片扔在了石纯面前的茶几上,全是文龙坐在一张椅子上拍的,明显是毒瘾没犯的时候,气色还不算太坏,“日本人过来的,我已经选了几张让他们给侯龙涛寄去,他看了这些,八成儿就不会以正常途径报警了,只要他不知道咱们到底想要什么,他就会继续扮演义气深重的哥们儿的角色,为了保全文龙的性命着想。”

    “什么?什么意思?”石纯没听懂对方的最后半句话。

    “没什么特别的。”

    “那丫那现在可跟终结者有一腿。”

    “嗯…”田东华坐了下来,点上烟,重重的吸了一口,“在这点上是我没考虑全面,没想到阿诺会主动找他。不过没关系,阿诺最多就是命令警方秘密的调查,对于一桩绑架案来说,警方已经错过了最佳的介入时机,所有的实体线索都已经不存在了。况且美国警方并不可怕,至少是对于山口龙惺那样的富人,美国警方一点儿不可怕。”

    “那那个tina呢?”

    “哼哼哼,她一直在按我的要求,用e…mai1跟我保持联系,她大概是舍不得我这个大方的雇主,日本人已经去拉斯维加斯接她了。”田东华阴沉沉的一眯眼睛…

    ***    ***    ***    ***

    这几天以来,东星集团和加州政府之间有合作的意向已经成了加州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

    如果要按照侯龙涛的意思,他肯定会保持低调,甚至像跟gm谈判那样,完全保密,这其实是由于他本身不张扬的个性决定的。

    但这次的事情就由不得侯龙涛了,虽然这不是立法,不需要经过加州议会的批准,也不需要公民投票,只要州长签署命令就行了,但阿诺仍旧需要在各个利益集团之间斡旋,争取安抚尽量多的有异议的议员,这样一来,“保密”二字就无从谈起了,因为专门有几百个记者在吃政治饭,又不是所有的议员都会帮助保密。

    侯龙涛把左魏从纽约招到了洛杉矶,就由他去面对新闻界,自己则躲在暗处,继续集中精力在文龙的事上。

    由于东星是一家中国公司,又是跟美国政府做大买卖,洛杉矶当地的华人媒体显得更加关心此事,已经有好几家中文报纸、电台和电视台向侯龙涛出单独采访或是做节目的要求,这些事情全都由左魏代劳了。

    不过今晚有一个宴会,侯龙涛没法再拒绝了,是洛杉矶的华人工商联合会举办的一个酒会,特别由副会长亲自上门邀请,这个面子说什么也得给。

    现在侯龙涛已经从marry的别墅搬到了酒店,毕竟老跟俄罗斯黑手党在一起对声誉会有影响,但这并不影响他使用俄国人做保安,他房间附近的几套房间同时入住了好多的俄国大壮。

    晚宴上没什么特殊的事情生,大家都是戴着“面具”,龙虎堂的几个老人也都出席了,他们对外的身份可都是守法的成功商人。

    这么多有钱人聚在一起,保镖也少不了,晚宴一结束,酒店外面就站满了面无表情的保全人员,同时也是开了名车展览了。

    当侯龙涛在星月姐妹的陪伴下走出酒店的时候,等候在此的十几名中外记者和摄像师一拥而上,开始围着他提问。

    十几个俄国佬从几辆suv里冲了出来,把一群记者都挡住了,两个人过来架住侯龙涛就往加长的林肯那跑,他们可不能保证那些记者里没有刺客,丝毫不敢冒险。

    那些记者自己都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只有在采访犯了罪的明星时才会出现的场面,并没有穷追不舍,都只是站在原地叫喊出要采访的要求。

    侯龙涛本来是任凭两个保镖拉着自己走的,他突然开始左右的转着头,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他挣脱了保镖,站在原地,扭头盯着保护圈外的一个短美女,她穿着一套亦粉亦白的裤装,手里拿着一个麦克风,旁边还跟着一个摄影记者,那股特殊而又熟悉的香气就是从她那里飘来的。

    女人是来采访侯龙涛的,自然是一直在注视着“猎物”,两人的眼光理所当然的相遇了,她明亮的眼睛就好像会说话一样,“你认出我了?”

    “是啊。”侯龙涛用嘴做出了回答。

    美女大概是看清了男人的口形,浅浅的一笑,白嫩嫩的脸上出现了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涛哥,怎么了?”星月姐妹跟了过来,顺着爱人的眼神看过去,“华狼?”她们也闻过那沁人心脾的奇特芳香。

    “嗯。”侯龙涛向短美女走了过去。

    “侯先生,”一个俄罗斯大壮伸臂拦住了侯龙涛,“咱们还是离开这里吧。”他的主子marry对于这个几个中国小孩的安全可是下过死命令的。

    “好好,马上就好。”侯龙涛说着就推开了保镖的胳膊,走到了女记者跟前,她个子不算太高,穿着高跟鞋大概有一米七三左右,“小姐,你是…”

    “美西新闻fie1d reporter,唐蕊。”

    “唐小姐,明天中午,我给你独家采访权。”侯龙涛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虽然他有很大的把握上次媚忍干掉的不是真正的华狼,但终究是有一点害怕万一自己是判断失误了,现在总算是可以放松心情了,而且还见到了救命恩人秀丽的庐山真面,更是喜出望外。

    “单独采访?”

    “独家采访。”

    “单独采访?”

    “单独采访。”侯龙涛笑着向后退了两步,转身向林肯走去…

    ***    ***    ***    ***

    “妈,这是你什么时候买的啊?”玉倩从母亲的抽屉里提拉出一条黑色全蕾丝的连体泳装式内衣,“这么性感。”

    “唉呀,死丫头,瞎翻什么啊。”冯洁把女儿手里的“性服”抢了过去。

    “哇,还有呢!”玉倩又拣出一条纯粉的蕾丝镂空雕花内裤,“这么多,你转性了?”

    “死丫头,不是说了不让你乱翻了吗?”冯洁在女儿翘翘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把内衣扔回了抽屉里,关上了抽屉,坐到沙上,“怎么今天这么好,跑回来看妈妈?”

    “想你了呗,”玉倩蹦上床,从后面抱住母亲,和她把脸贴在一起,“回来陪你吃饭啊。”

    “鬼丫头,”冯洁拉着女儿白嫩的小手,“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怎么了?女儿不许想妈妈啊?女儿就不能真心真意的陪妈妈吃饭啊?一定要有什么目的吗?”

    “呵呵呵,还一套儿一套儿的,算我说错了。”冯洁真是太疼爱这个宝贝女儿了…

    ***    ***    ***    ***

    “请进。”侯龙涛把一身黑色裤装、白色紧身圆领内衣的女记者迎进了自己的套房,“你的摄像师没有来吗?”

    “不是说单独采访嘛。”

    “对。”侯龙涛看了眼表,“可现在已经是饭点儿了,咱们边吃午餐边进行好吗?”

    “当然可以。”唐蕊又把那两个可爱的酒窝露出来了。

    “这边,”侯龙涛把女人领进了餐厅,帮她拉出摆满丰盛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