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333部分阅读
    星月姐妹没有理会警察的命令,她们背对着侯龙涛,把他护在了身后。

    警察看到面前的三个人虽然没有趴下,但也没有要抗拒的企图,便只是把他们围住,等待女警来强行抓人,否则的话,对着这么美丽的两个女人,一个不小心,很可能被告性侵犯的。

    几个便衣的警探从二楼的观察室里走了下来,站在侯龙涛面前,声音不大,   “三口龙惺在什么地方?那份文件在哪里?”

    免费txt小说下载

    “让开!让开!”救护员推着担架车赶了过来。

    “你们干什么!?干什么!?”侯龙涛觉有人要碰文龙,立刻就要站起来拼命。

    “是救护员,涛哥,是救护员,”星月姐妹把男人拉住了,“让他们送文龙去医院,也许…”

    “对对,对对,”侯龙涛一幅如梦方醒的样子,“快,快,去医院!”

    “g(gun shot ound)。”救护员做了紧急的处理,把文龙抬上了担架车。

    文龙对于那几个便衣明显是没什么用处,他们并没有阻拦救护员,只是要几个制服警跟着去医院,但他们是不会允许侯龙涛离开的,上去就把他的双臂剪到了背后,给他戴上了手铐。

    “凭什么抓我!?你们凭什么铐我!?”侯龙涛拼命的挣扎着,“我要去医院!我要去医院!”

    星月姐妹并没有上去帮忙,而是乖乖的让女警把自己铐住了,既然爱人已经被抓了,那再有多余的动作就是不明智的了,也是毫无意义的。

    “当然可以让你去医院,”现在侯龙涛身边只有便衣警探了,所有的制服警都被支走了,“只要你先说出那份文件的下落来。”

    这个时候,几辆没有标记的福特停在了仓库门外,几个“西装”带着好多“fbi背心”走了进来,当先一人正是mark,后面跟着g1en和long。

    “fbi,”mark把证件在一个为的便衣警探面前打开了,“特别探员,我们现在正式接手这个案子,这是联邦事务了,lapd不必再插手了,请把这些人移交给我们,把你们的人也都撤走。”

    几个便衣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看了看,fbi说要插手,lapd就只有协助调查的份了,如果人家不要求,连协助调查都轮不上。

    mark不再理会lapd的人,他虽然能看出侯龙涛身上的学不是自己的,但出于安全和心理健康方面的考虑,还是派人送他和星月姐妹去医院。

    受伤的女仕和几个昏迷的日本人也被送到了医院,俄国人被“押解”回fbi洛杉矶分部进行调查,fbi的探员还对仓库进行全面、细致的搜查…

    运载侯龙涛和文龙的救护车前后脚的到达了医院外。

    侯龙涛被医务人员拦在了急诊室外,只能在门外看着医生用心脏起搏器一次又一次的按在自己弟弟的胸膛上,他的腿软、头沉、眼花、口干,一头栽倒在地上…

    虽然这次fbi的行动并没有抓到三口龙惺,但还是逮捕了几名三口组的骨干成员,仍旧给与了南加州的日本黑帮以极大的打击,过去涉及日本黑帮案件案率极高的地区,在一段时间内案率有了明显的下降,而且对其它黑社会团体也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

    fbi在仓库里搜出了大量的毒品、走私的武器和消费品,世面总价值接近一千万美金,就算对于fbi来说,都算是数得上的大收获了。

    mark、long和g1en自然都是“加官晋爵”,mark升任fbi洛杉矶分局的副局长,有了自己的“拐角办公室”,long和g1en都当上了行动组的组长,还是fbi的   director亲自给他们三人授的奖,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由于侯龙涛在这次行动中做出的巨大贡献,东星集团和美国国内最有权力的执法机关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至少fbi洛杉矶分局对他是刮目相看的…

    第二百一十八章完

    预计下章最早表时间:美国时间7/14/2oo5。

    赤裸羔羊:http://。1amb1ite。//index。php

    人民公社:http://。red。/

    第二百一十九章恶狼传说(上)

    金鳞岂是池中物作者:monkey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二百一十九章恶狼传说(上)9/29/2oo4-9/3o/2oo4

    “文龙!”侯龙涛一下坐了起来。

    “涛哥。”星月姐妹从沙上蹦了起来,坐到床上,搂住男人的脖子,吻着他的脸,“你总算醒了,吓死我们了。”

    “我怎么了?”侯龙涛伸手摸了一下头,竟然缠着纱布,他突然一阵冷,难道昨晚的一切不过是恶梦,真正受伤的是自己,“我的头怎么回事儿?”

    “你可能是伤心过度,在急诊室外面昏了过去,把脑袋磕了个大口子,流了好多血呢,”智姬看了眼表,“昏迷了七个多小时了。”

    “啊…”侯龙涛又是一阵头晕,他知道自己并没有做恶梦,“文…文龙他…”

    “我救了他的小命了。”病房里只开着一盏昏暗的床头灯,这句话是从灯光照不到的角落里传出的,唐蕊从小沙上站了起来,走出了黑暗的角落。

    “在哪儿?”侯龙涛从床上窜了下来,他现在只关心一件事,而那件事不是昨晚的经过,他一把拉开了病房的门,“现在就带我…嗯?”

    mark、long和g1en,还有几个fbi探员就坐在走廊里的塑料椅子上,他们站了起来,“侯先生,你没事了?”

    “我弟弟在哪儿?”

    mark领着侯龙涛乘电梯上了三层楼,来到危重病人监护室外,指了指大玻璃里面的一张病床,“林先生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医生说子弹擦着大脑而过,损伤了一部分的神经,现在就看他自己的求生欲望了。”

    “他什么时候能醒?”侯龙涛双手扶着玻璃,只能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根本看不清楚。

    “医生说要是今天醒不过来,就…”mark摇了摇头。

    “我能进去吗?”

    “要像医生进手术室之前那样消毒。”

    “那不是问题。”

    两个男人在一个护士的陪同下进了监护室。

    文龙的头上颤着厚厚的纱布,脸色土灰,身上连着一堆仪器和吊瓶。

    侯龙涛来到了病床前,眼睛立刻就湿润了,“我…我能握他的手吗?”他可不敢乱动。

    “可以。”

    侯龙涛拉住了文龙的一只手,一点力量也没有,“文龙…”他左手托住脑门,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mar在护士的帮助下把侯龙涛扶住了,“我看咱们还是出去吧,这里本来就不允许长时间留人,你现在的情绪也不适合在这里,我正好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你呢。”

    侯龙涛出了监护室,就不再动地了,隔着窗户盯着文龙的床位,“你有什么问题就在这里问吧,我哪儿也不去。”

    “那些人本人是怎么昏过去的?还有那两个日本女人,她们受的是严重的刀伤,但在现场并没有现和她们伤口吻合的武器。”

    “这些我怎么会知道?我弟弟脑袋上挨了一枪,我还会有心情注意那些日本人?”

    “林先生用于自杀的枪上有被子弹击打的痕迹,开枪的人是从仓库外的一个高塔上射击的,也就是这一枪救了林先生的命,那个人是谁?”

    “不知道,你可以说是fbi的神枪手,我不知道是什么人。”

    “嗯…”mark眯着眼睛想了想,他当然是不相信侯龙涛会一无所知,但他不愿意说,自己也确实没有追问的必要,“被逮捕的结果日本人里,有两个是很有成绩的商业律师,其中一个是林先生雇用的,在他们的监督下,林先生和三口龙惺签署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我们没有找到那份协议,应该是三口龙惺逃跑的时候一起带走了。如果三口龙惺的计划成功了,你们都被他杀了,然后毁尸灭迹,协议的合法性就不容置疑了。不过现在…虽然它大概比一张白纸多值不了几个钱,但还是有可能会对你的公司造成影响,要是三口龙惺的合法代理人向法庭提出申诉,办理起来还是很麻烦的。”

    侯龙涛摇了摇手,“这些都不重要,我现在也没心情讨论生意上的事儿,改天再说吧。”

    “我就是提醒你一声,这件事不会就这么完了的。”

    “谢谢你的好意。”侯龙涛把手按在玻璃上,脑门压住了手背。

    “涛哥,坐下吧。”星月姐妹把爱人拉到墙边的椅子上坐下。

    “侯先生,我还是需要给你做笔录的。”

    “让你的人来吧,就在这儿做好了。”侯龙涛现在的情绪已经逐渐稳定下来了,有些必要的事情是不能拖的…

    “嗯…”文龙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肏,小丫那怎么没死啊?”侯龙涛说这话的时候都是带着哭腔的。

    “呵呵,”文龙笑了笑,声音小得可怜,明显还是虚弱的很,“你他妈不死,我要是先走了,不知得有多少好姑娘遭殃呢?”

    “你在不也一样?”侯龙涛紧紧的握着文龙的一只手。

    “当然不一样,我多糟蹋几个,不就少了几个给你糟蹋。”文龙用浑身尽存的那一点点力气回握着侯龙涛。

    两个人的这段对话和侯龙涛在齐大妈的船上刚醒来时的对话是一模一样。

    文龙尽量的眨着眼睛,“啊…我怎么这么累啊?你丫也太他妈没用了,用了这么长时间才把我救出来,你知道你让我少打了多少炮儿吗?”

    “小王八蛋,”侯龙涛现在是边哭边笑,“你还怕不补回来吗?”

    “你丫什么时候变小娘们儿了?动不动就他娘的哭鼻子,等回了北京,一定得跟大哥他们宣传一下儿,还不岔死你丫那。”

    “你行了,别说那么多了,睡会儿,等精神好了,咱们慢慢儿聊。”

    “嗯…好吧,我也是真够困的,就像一辈子没说过觉一样,滚吧,滚吧。”文龙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侯龙涛跟着主治医生出了加护病房,回到他的办公室,“我弟弟就应该没事儿了吧?”

    “林先生的求生欲望很强,体格也很健壮,虽然需要一段时间调理,但完全恢复应该不成问题。”

    “他有很深的毒瘾,有什么办法吗?”

    “他没有毒瘾。”

    “什么?”

    “他曾经有过毒瘾,但现在没有了。”

    “什么?”

    “现在海洛因的纯度越来越高,一旦沾上,是根本不可能完全戒掉的,除非进行手术,将大脑里控制毒瘾的四个神经结击碎。但这种手术有一定的副作用,可能会造成患者的性格改变,虽然可能性并不很高,但很多国家的政府都出于各自的原因禁止实施此种手术。”医生把一张头部的x光片放在了光屏上,“这是林先生的片子,你看这条细细的白线,这就是子弹对大脑皮层造成的擦伤。奇迹就生在这里了,当我们给林先生实施开颅手术的时候,现那四个控制毒瘾的神经结都已经被破坏了,我们推断,那是由于子弹穿透时产生的高温所至。”

    侯龙涛张着嘴,下巴差点没掉到地上,看来自己的小老弟也是个吉人,“他…他…”

    “他的毒瘾已经不存在了。”

    “这…”侯龙涛一把拉住了医生的手,“谢谢,谢谢,太感谢了。”

    “啊啊啊…”医生赶忙把对方的如同铁钳般的大手甩开了,咧着嘴揉着自己的手,“不用谢我,这是医学奇迹,我并没有做什么。”

    “对了,他的性格不会…”

    “只是有那种可能性,现在还不好说。”

    “嗯。”通过刚才在病床边简短的对话,侯龙涛敢肯定,现在的文龙还是以前的文龙…

    好看的txt电子书

    田东华用力的放下了电话,“就知道小日本儿靠不住。”

    “他们真的先动手了?”石纯坐在沙里抽着烟。

    “是啊。林文龙捡了条命,三口龙惺和那份协议都不知去向。”

    “肏,那咱们不是岂不是竹篮打水?”

    “侯龙涛,大大的狡猾啊,”田东华走到地下室的小窗前,仰望着那一丝灰蒙蒙的天空,“他居然不知道用什么法子让fbi为他效命。谁知道三口龙惺是跑掉了还是被侯龙涛抓走了,如果他真的逃掉了,我想他会来找咱们的。”

    “他要是被侯龙涛抓了,万一把咱们供出去怎么办?都不用侯龙涛自己动手了,fbi就能用参与绑架一项罪把咱们捕了。”石纯显得有点紧张了。

    “放心吧,如果三口龙惺真的落在侯龙涛手里了,侯龙涛是绝不会把他交给警方的,而是会亲自整治他。他也绝不会把咱们供出去的,咱们是唯一能替他报复侯龙涛的人,是他仅存的一丝希望,他就算死也会侯龙涛身边的炸弹留住的。”田东华自信的笑了笑,“行了,该让她打电话了,你去看着点儿。”

    “肏,这可是个苦差使,小妞儿实在是太水灵了,光是对她说那些话,都能让我情不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