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338部分阅读
    “他们俩的感情有多深根本就无关紧要,不过你的后两个问题算是问到点子上了。”

    “您已经有答案了吧?”侯龙涛从对方脸上奸诈的笑容里就能得知他是胸有成竹。

    “你有兴趣再听我品评历史吗?”

    “太有了。”

    “袁世凯的侄子是靠着九门提督的家,但是可能当初那个九门提督看走了眼,没有觉袁世凯侄子的潜力,所以并没有对他特殊对待,只是让自己的儿子去他那里吃白饭。或者,九门提督没看走眼,只是觉得自己随时都可以控制袁世凯的侄子,但事情并没按他想象的那么展。”

    “这个九门提督是光绪的人,还是慈禧的人?”

    “属于慈禧的派系。”

    “那他真是看走眼了。”

    “是啊,九门提督开始并不知道袁世凯的侄子是袁世凯的侄子,等一切都明了了,阵营的划分清晰了,你应该可以想象慈禧有多火大吧?简直就是为对手养了一只老虎。”

    侯龙涛原来可并不清楚袁世凯的侄子已经完全被慈禧视为敌人了,现在还真有点心虚,“袁世凯的侄子可不是一尘不染,慈禧为什么一直没对付他?”

    “怎么没有?不过是有人在上面护着他,顶住了所有从正常渠道下来的压力了。”

    “呼…”侯龙涛做了一个甩汗的动作,“那光绪对付荣禄的法子呢?”

    “袁世凯的侄子是玩儿低层的行家,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吗?”

    “过奖过奖。”

    “你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就像布什是美国军火贩子和石油商在政界的代言人之一,袁世凯的侄子是光绪在商界的代言人之一,而且是一个展很快的代言人,慈禧想要用自己的人取代他,为自己服务?”

    古全智点了点头。

    “九门提督的儿子一直就是慈禧的人?”

    古全智摇了摇头。

    “hat the hell…?”

    “虽然慈禧一系现在处于绝对的劣势,但他们仍旧想要用自己的人取代光绪所有的代言人,是所有的代言人,并非一开始就特别针对袁世凯的侄子,只不过九门提督的儿子碰巧就站在袁世凯的侄子的对立面上。九门提督的儿子千方百计的想要篡夺袁世凯侄子的家产,九门提督不会完全没有察觉,于公于私,他都会帮自己儿子一把的,问题就在于怎么帮。”

    “九门提督的儿子就会说需要银子?”

    “对了,需要八十万两雪花儿银,而九门提督正好儿可以染指三百万两用于筹办万国博览会的国库银。”

    “说明白点儿,”侯龙涛仍旧觉得具体操作起来有点困难,“不可能就这么把八十万两国库银转走私用的,要不然他早就携款外逃了。”

    “银子并不真的在他的控制之下,你放心吧,慈禧又不是傻子,这一套运作都是在严密的监控之下的,就算是银子到了九门提督儿子的手里,一样可以一两不少的追回来,只不过不干预罢了。而且九门提督的儿子也是聪明人,他知道自己的老子有几斤几两,也就知道自己将来要为什么人效劳,我相信他也乐于为那些人效劳。万一要是出了事儿,最终放令箭的是九门提督,具体执行的是他的儿子和国库的官员,没有真凭实据可以把慈禧牵连进来。”

    “怎么可能不出事儿?就算不是咱们有意监视,八十万两白银就这么没了,过不了多久肯定就会有人现的。”

    “没有人说过那笔钱会永远的漂在外面,如果我估计得不错,袁世凯侄子的买卖开始招收新股东的一个星期之内,这些银子就会转回国库。”

    “ho?”侯龙涛挠了挠头,“就为赚差价?九门提督的儿子可是为了抢夺袁世凯侄子的全部家产而来的。”

    “噢,忘了说明,刚才跟你说的都是我根据我自己的知识对于历史的推断,除了九门提督挪用国库银的那部分,剩下的并不一定百分之百的准确。”

    “我知道,您接着推断。”

    “九门提督的儿子得到了袁世凯侄子的产业,就可以把这个产业以八十万两白银的价格抵押给某个洋行或是某个、某几个洋人,然后把那八十万送去填补国库的漏洞,同时只要他能在一段不短的时间内,连本带利的跟洋人清账,他不仅是保留了那份产业的所有权,而且等于是凭空创造了八十万两的财富,其实不止八十万两,到他还清的时候,可能已经价值几百万两了。”

    “…”侯龙涛皱着眉沉默了几秒,他还没完全转过来呢,“要是这样的话,岂不是有很多人都可以凭空创造财富了?”

    古全智摇了摇手指,“确实,九门提督和他的儿子不是独一无二的,但袁世凯的侄子,准确的说是袁世凯侄子的产业却是独一无二的。除了这个产业,还有什么能让慈禧一系冒这么大的风险?能让洋人在九门提督的儿子还没有霸占成功的情况下,就答应借八十万两白银给他?”

    “我不明白,既然洋人这么看好那份产业,他们直接进入就是了,为什么还要通过九门提督的儿子?”

    “简单,洋人对于朝廷的派系斗争有一定的了解,他们直接进入,虽然在主观上是处于一个中立的立场,但在客观上是慈禧和光绪都不对付。你想想是不是这么个道理?有样东西我和你都想要,表面上虽然是风平浪静,但内里已经是剑拔弩张了,突然蹦出来第三个人,一边高喊着‘我不参与你们的斗争,我保持中立’,一边伸手把那样东西的一部分,甚至是整样东西都拿走,咱俩能干吗?”

    “那他们现在是选定立场了?这岂不是很不聪明?洋人从来都是站在强者一方的。”

    “先,强弱并不分明,虽然光绪一系连打了几个漂亮仗,但慈禧一系的势力根深蒂固,并不真的处于下风;其次,在这件事儿上,光绪一系是守方,守方获胜是不会创造太多的即得利益的,而攻方获胜,利益就要重新分配。你忘了?上次袁世凯的侄子能成功放倒荣禄,就有这方面的因素。还有一个因素,九门提督的儿子主动联络了洋人。”

    “好,我就当你说的全都正确,现在怎么办?”侯龙涛知道自己现在没有太多的决策权。

    “一切顺其自然。”

    “袁世凯的侄子到什么时候才可以跟九门提督的儿子好好儿聊聊?”

    “迫不及待了?”

    “我的老婆们都在等我回家呢。”侯龙涛打开扔在桌上的钱包,看了看里面那张从不离身的照片,是十四位爱妻在泳池边的合影…

    ***    ***    ***    ***

    虽然今天是星期六,如云还是一个人来到了国贸大厦,昨晚和在北京的姐妹们一起痛痛快快的大哭了好几个小时,真有点心力交瘁,到现在还没完全缓过来呢。

    高贵的美女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坐进了巨大的转椅里,打开了写字台上一个锁着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摞文件,放进了旁边的碎纸机里…

    ***    ***    ***    ***

    星期一早上从八点之后,应邀而来的中外媒体的记者6续进入了布置成签约会场的东星总部的大会议室,足有二百多人,分别来自一百五十多家报纸、杂志和电视台。

    在另一间办公室里,满头大汗的刘南跟身在美国的侯龙涛取得了联系,焦急的向他通报了苏栈被抓的情况,一旁坐着略显忧虑的michael sha。

    “gm总部已经授权sha先生取代苏栈,作为全权代表,你看是不是应该把签约的事情推后?”

    “…”

    “对,媒体的人都到了。”

    “…”

    “好,我明白了。”刘南放下了电话,转向了michael sha,面部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ok,只要能代表gm,谁签都是一样的。”

    九点整的时候,刘南和michael sha在东星与gm的股权转让协议上签了字…

    ***    ***    ***    ***

    田东华一早起来就开始浏览纽约各大报纸的金融板块,他每翻阅一份,脸上的表情就更加凝重一分,“这怎么可能?太不合理了,嗯…怎么会?不对啊。”

    “怎么了?”

    今天是石纯收钱的日子,所以他从昨晚开始就跟田东华在一起。

    “所有的报纸都只字未提东星和gm合作的事儿,这是不可能的。”田东华又开始重新翻看已经浏览过的报纸,生怕是自己不小心,漏掉了要找的消息。

    “不是不到十小时之前刚签的吗?没准儿稿没这么快呢。”

    “不可能,这么大的事儿不可能不赶着的,哪怕真是过了印刷时间,也会增号外的,怎么可能这么无声无息的呢?”田东华拉过了一旁的笔记本电脑,开始在网上查找。

    “那个叫什么什么sha的不是已经来电话了吗?你也看见签字会场的实时传输的画面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田东华懒得再跟石纯废话,不耐烦的一挥手,本来他确实没什么好担心的,事情已经是水到渠成了,但现在各个媒体却无声无息,非常的不合理。

    “消息没出来,不至于高开得那么多,还能少花点儿钱呢。”石纯还觉得自己挺聪明的。

    “我他妈会在乎那点儿钱?”田东华鄙夷的扔下一句,“你先出去吧。”

    好看的txt电子书

    “得得得,那你自己瞎琢磨吧。”石纯叼着烟离开了房间。

    田东华合上了笔记本电脑,网上的各大新闻网站也都没有消息,就连东星和gm自己的网站上都没有,gm不在自己的网站是很正常的,可是东星也这么“守口如瓶”就有点不对劲了。

    男人起身在屋里来回踱着步,他知道这件事一定有蹊跷,但就是认不准问题出在哪里,而且事情到了这一步,成败在此一举,不能优柔寡断,该拼就得拼,只能往前冲。

    田东华抓起手机,拨通michael sha的电话,“你在干什么?”

    “明天就回美国了,东星的人请送行饭。”

    “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吗?”

    “可疑的地方?什么可疑的地方?”

    “你有没有感到东星的人有不同寻常或是不该有的举动,或者过分亲切、过分冷淡的举动?”

    “没有啊。”michael sha都被问傻了,“出什么事了?”

    “为什么连一条儿签约的报道都没有?”

    “什么意思?”虽然对方的话非常的明确,但michael sha就好像不明白似的,不是他的理解能力差,而是太不可思议了。

    “你自己上网看看,没有一家媒体对签约的事情进行了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昨天签约的时候有差不多二百个记者参加啊,我这就给纽约时报驻北京的办事处打电话。”

    田东华看了一眼表,“来不及了,侯龙涛已经在楼下等我了,我们马上就要去纽约股票交易所,你一会儿就找不到我了。你告诉我,那份合同有问题吗?”

    “没问题,律师团仔细的检查过。”

    “ok,只要合同没问题,侯龙涛就没什么花招儿可玩儿。”田东华放下了电话…

    ***    ***    ***    ***

    在北京的michael sha也开始有点担心了,虽然他的赌注没有田东华那么大,但好歹也是一大笔钱呢。

    老美刚想给纽约时报的驻京办事处打电话,包房的门就开了,大胖和刘南走了出来,“唉唉唉,sha先生,怎么跑出来了?快快快,大家都等你说祝酒词呢。”

    “我先打个电话。”

    “唉呀,打什么电话啊?先吃饭,先吃饭,快来,快来。”刘南一把抢过了michael sha的手机,从右边架住了他。

    大胖也过去把老外架住了,将他弄进了包房…

    ***    ***    ***    ***

    “资金有问题吗?”田东华站在电梯里,抓紧最后的一点时间,试图最大限度的打消自己的疑虑。

    “什么问题?有什么问题?出什么事儿了?”对面的人好像比这边还紧张。

    “我在问你,你那边有没有什么问题。”

    “没有啊,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告诉我啊。”

    “没事儿。”田东华挂断了电话,走出了电梯,“昏庸无能。”他边骂边出了酒店,钻进了停在台阶下的一辆黑色加长林肯里,“侯总,左总。”

    车里坐着西服革履的侯龙涛和左魏,“田总,准备好了吗?紧不紧张?”

    “呵呵,没什么好准备的,也没什么好紧张的,侯总才是主角嘛。”田东华从小冰箱里取出一瓶矿泉水,润湿了干的双唇,“侯总,你紧不紧张?”

    “世界闻名的纽约股票交易所啊,能在那儿敲钟,多大的荣誉啊,”侯龙涛低垂着眼皮,摆弄着手里那一叠崭新的百圆美钞,“你觉得应该紧张吗?”

    “多少都会有点儿吧?”

    “还真没有,”侯龙涛扬起了头,“要是不在乎,就不会紧张,我就真的不在乎。”

    “咱们侯总不同常人啊,他在乎的东西现在大部分人都不在乎,而大部分人在乎的东西,他好像又都不在乎。”

    “你说这是好还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