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9
    三男轮番干一个美妇

    与玉明结婚近两年的伟柏,一直对妻子不好感到困扰。

    玉明今年才廿四岁天生一副美人胚子,身裁不俗,就是对提不起兴趣,

    每次时都喊痛喊苦。令伟柏十分难受,伟柏已经廿七岁,已不算血气方刚之

    年。但因妻子如此态度,令自己不知何处发洩。脾气也为之暴燥。

    玉明为免这段时候与丈夫有太多衝突,便索性与友人往欧洲旅行两个月。

    事情就发生在这两个月,一天伟柏在公司,在自己的办公室正偷看一些色情

    网站,网站介绍的日本女性都是身裁激突又豪放,的表情又性感。尤其是一

    些美艳熟女和一些年轻小伙子的相片,伟柏更是看得下体?烚烚,伟柏正要

    拉开裤鍊之际,电话突然接入,原来是玉明的后母丽娜打来,电话中她语气十分

    神秘的叫伟柏请半天假,并且即刻到楼下等她。

    伟柏只好向公司请了半天假,到楼下接丽娜,只见一名娇小玲珑但身裁惹火

    的女郎,挂著墨镜,外穿一件黑皮褛,裡面是鲜黄bratop,短皮裙,黑色尼龙

    丝袜,镶金边的黑色高跟鞋,不断向著自己挥手。走近一看,竟然就是自己的外

    母丽娜。刚踏入四十一岁丽娜本来是满头白丝,她刻意染过髮,又做了负离子,

    再加上化粧的效果,丽娜竟然比平常年轻了十年。

    「外母,你搞甚麽?」

    「怎样?这身打扮连你也认不出我呢?你外父更不会认出我来。我们要快些

    出发了。」

    「出发?去哪儿?」

    「我收到线报,你外父今日带个新秘书上珠海倾生意?分明去滚啦!你跟我

    一同上去捉姦。」

    「捉姦都不用穿成这样呀?」

    「这样才不会让你外父发现我嘛。你有带回乡证吗?」

    「有!」伟柏无奈地答,想了一轮,「亚妈?好像不是太好吧!要是外父真

    是倾生意,到时候我们很尴尬的。」

    「怕甚麽?到时就‥当你陪我去旅行散心。快把车子驶过来。」

    伟柏无可奈可把车子从停车场中驶出,二人便前港外线码头。

    伟柏不时斜睨著丽娜,平常衣密实的她,并不觉得怎样,今天丽娜一身火辣

    的型像,完全不能掩饰她美好的身段。

    天生瘦削型的丽娜,原来xiong前也有不少肉,伟柏从ru沟的深度估计丽娜应该

    有cd杯,双腿修长得来,皮肤白嫩的大腿包在黑色尼龙丝袜下,作出强烈的对

    比。

    丽娜年龄已过了四十,但甚懂得保养,除了手背、脚背和颈项上露出成熟妇

    人的青筋外,霎眼望去只得三十岁。而且精緻的五官,简直是电视艺员米雪和杨

    怡的混合面孔。

    伟柏把车子泊在码头大厦的停车场,然后去买船飞。

    回来见丽娜身旁已多了几名瞥伯在窥望著她。

    伟柏为免多事,便匆匆将丽娜拉入出境处。

    上到了船,伟柏才醒起,「亚妈,你知道亚爸在珠海哪裡倾生意吗?」

    「我不知呀?」丽娜茫然的说。

    「那麽我们到了珠海怎麽办?」伟柏望著丽娜性感的坐姿,不禁鬆开喉头的

    钮扣,拿出手提电话,「快点打去亚爸公司,问他在那间酒店下榻。」

    「好聪明,女婿。」丽娜忍不住在女婿的面颊上亲了一下,令伟柏十分尴尬。

    伟柏一直望著打电话的丽娜,觉得这位后母十分性感,不禁多望她深遂的ru

    沟两眼。

    「知道了!」丽娜关上电话。「是豪江酒店!」

    二人出了珠海码头,在转接的情况下,才找到「豪江酒店」。

    到了酒店,丽娜立时用钱收买了酒店柜檯,知道外父所住的房间号码。

    「我们要一间房,就在这房间的隔邻。」丽娜想也不想的说。

    他们正要转身,丽娜很快便将女婿拥入怀中,亲吻著伟柏,伟柏被丽娜的香

    吻和其激突的身裁撞击之下,全身都(只有一处硬)輭了下来。而且直顶著丽娜

    的下身。

    「亚妈!我‥‥」伟柏感到十分尴尬。

    「你看看!」丽娜把我推回去。

    转身一望,只见外父带著一名年轻的女孩正走入乘降机中。

    待他们上去后,伟柏二人也随即进入他们的房间的隔壁。

    丽娜周围查探和偷听牆壁后的声音。

    丽娜弯腰在牆角偷听时,其ru沟在bratop溜出来。看得伟柏心脏狂跳。

    伟柏受了数次丽娜的刺激下,下体已硬得发发声。

    「妈,我想去洗手间。」

    丽娜只不断扬手,没有理会伟柏。

    伟柏入了洗手间抽出自己大老二,伟柏的yáng具和一般东方男性,并不伟大,

    但胜在年轻坚挺硬实。

    高高的翘著,gui头赤红,已经一个月没有发洩的yin囊又大又胀。

    伟柏不知是否太过兴奋,竟然尿不出来,弄得又赤又痛。

    「伟柏,你干甚麽?」外母竟在外头叫自己。

    「来!」

    伟柏匆匆的拉下水掣,便走出去。

    只见丽娜脱了高跟鞋,伏在床上,头穿过床头的铁架,贴著牆壁,短裙下竟

    露出一截雪白的大腿来。原来丽娜穿的是四骨半的丝袜,一对五号半的小脚掌包

    著光滑的丝袜,肥美的臀部高高翘起,姿势十分性感诱人。

    「伟柏,快点来,她们在说话了。」

    伟柏唯有伏在丽娜的背上,挨著牆去听。

    只听见。

    「你不怕你老婆来查你呀?」

    「那个黄脸婆,那有这麽精明,整天只顾shopping和打麻雀。」

    「那你今次用甚麽藉口?」

    「说我上来公干嘛。」

    「死佬!」这时丽娜咬牙切齿的说。

    「妈!我们现在过去吧!」

    「不,捉姦一定要人赃并获,一定要在她们上床造爱时,捉个正著。」

    他们只有继续偷听。

    「啊,你好坏!」

    「我最喜欢舐你用丝袜包著的小蜜桃了。好美味啊!」

    「啊!‥‥唔,好,舒服,boss,唔好停呀!」

    阵阵yin声浪语,再加上从丽娜身上飘来的熟妇香味,令伟柏十分兴奋。

    「拍勒」一声,伟柏那话儿竟从忘了把拉鍊拉回的裤洞中如猛蛇出洞,并正

    正顶著丽娜结实的小屁股。

    丽娜的小裙子已被二人磨擦之间被拖至腰间,短皮裙内只有一条黑色绢质透

    视小内裤,yin部带点微微儒湿。

    原来丽娜也被他们的呻吟声,挑起了欲火,「死佬,叫他替我舐,就嫌三嫌

    四,现在跟那个狐狸精‥‥」

    但丽娜完全不觉伟柏的yáng具已直挺挺的顶住丽娜那儒湿的大yin唇上。

    伟柏实在被掩盖了理性,伟柏握著自己的巴在外母的内裤上磨弄揉捋,

    实在刺激过瘾得很。

    差不多近五分锺,丽娜才感到有东西在下体顶著她「伟柏,先收回你的武器,

    等阵过隔壁的房间才用得著。

    「亚妈,我怕‥‥我不行,我会走火。你帮帮忙吧。」

    「走火?你为甚麽带鎗来呀?」

    丽娜正想把头缩回,看伟柏带甚麽来。

    岂料她的头床架之门的空隙卡住了。

    「唉呀!我的头卡住了。」丽娜感到有点不安,又感到女婿的两手不搓揉自

    己的屁股「伟柏!你在后面干甚麽?快帮帮我呀?」

    「妈妈!我对不起你了!我要‥」

    「你要甚麽呀?我的头卡住了,先快救我出来。」

    丽娜只感到两腿被用力分开,内裤己经被伟柏扯脱,下体凉凉的。跟住一条

    长硬又热烫的腊肠在自己的yin户上磨弄著。

    「伟柏‥你想‥干甚麽?我是你外母来的。」

    「玉明都不肯跟我,我无处发洩,妈你的身裁实在太捧了,亚爸不懂欣

    赏,我来欣赏个够。」

    「你在说甚麽傻话?快帮我的头先拿出来吧!」

    「我不要,我要妈妈的香bi。」

    「不‥啊‥不可以,这这这‥是‥﹐快快放放开我呀!」

    「我不理!」伟柏就如任性的小朋友。

    伟柏一隻手已滑入丽娜的bratop内,粗鲁地揉搓著一对丰腴的ru房。

    「妈!你的nǎi子很大啊!」

    「放手,伟柏,你疯啦!快放手」

    「我不要!」

    伟柏另一手已经握住自己的yáng具一路磨弄著外母块肥田,不断探勘,直至自

    己的肉根能长躯直进丽娜的深穴。

    「啊!」二人都大叫了一声。

    丽娜婚后并没有生过小孩,yin道又窄又湿润,而自己的老公近来对自己又没

    有兴趣,而他的巴肥大无力,所以被年轻的rou棒插入还算是第二次。

    伟柏每次跟妻子造爱,yáng具都只能在玉明的yin户前三分之一便要停下来。所

    以今次能整根阳完全进入女性的yin道,被紧窄的yin道包著还是第一次,。

    伟柏跪在床上疯狂的从丽娜肥臀后著她的yin道,丽娜也被这阵阵衝激插

    得激起来。

    「啊啊呀啊‥啊‥‥啊」

    「妈!你隻bi‥呀‥好正呀!又紧‥又窄‥又多水,插得我好爽呀!」

    「我的‥好‥女婿,爽就多插两下。」

    「唔!」伟柏听到外母如此要求,当然更加把劲满足这个深闺怨母。

    「好呀!好呀!好女婿,好呀,你插得妈妈‥好‥好舒服呀!」,丽娜不知

    何时已经能把头从床架中抽出,两手紧握著床头的铜柱,一口银牙咬著下唇,腰

    部以下完全迎合著女婿的来摆动腰肢,加上丽娜yin阜肥厚,被伟柏的大春袋

    撞击下,发出有节奏「拍拍」声,感觉特别舒服。

    「啊!我‥死啦!我死‥啊啊啊啊‥」丽娜张著小嘴不断叫道。

    「妈,好过瘾。」

    「坏‥小‥子,让我‥让我转过身来。」

    「不‥你会走的‥」

    「我‥不会‥,我要让你插个够。」

    「真的?」

    「当然啦!女儿‥不能‥满足‥我的好女‥女婿,做外母,当然‥当然有责

    任‥来慰藉我的好女婿」

    伟柏不太情愿的将自己黏满外母ai液的巴抽出。

    只见外母亲自脱掉bratop,又从大腿上将内裤脱掉丢到一边。

    伟柏便搂著丽娜热吻起来,丽娜彻头彻尾变成了一个荡妇,二人完全忘了「

    伦常」这两个字。

    二人的四片咀唇互吮起来,两根舌头如两条灵蛇般互相绞缠起来。

    丽娜主动地握著女婿坚硬的rou棒,在自己的xiāo穴前磨弄著。

    很快yin道的yin水又泪泪流出,又接纳了整rou棒插进湿润的yin户中。

    丽娜十字型躺在床上,两腿提起踩著伟柏的下颚,面情十分yin荡,伟柏知趣

    地轻握著外母小巧的脚掌,一路隔著丝袜来吮啜著五根如小贝的脚趾,一路用力

    抽送外母的xiāo穴。

    「好外母,你好性感,我要死你!」

    「快‥快‥死你‥的外‥母。我的‥好女‥女婿。」

    丽娜一时张开小咀,一时紧咬银牙,「好呀!我很久没有试过了。」

    「跟爸爸吗?」

    「咄!你爸爸那有你这样的能耐,是以前‥那个‥司机‥」

    「你说‥亚成?」伟柏发觉自己的外母并不如自己心目中一样贤慧,反而更

    加兴奋。

    「对!是亚成,他就好像你‥一样‥在车房裡把我‥我干了!好‥好刺激,

    他是‥我婚后‥令我有‥的第一个男人。」

    「妈‥把我当成‥亚成!」

    「不,我要‥我的‥好女婿,用力‥我。」

    「妈妈‥啊妈妈‥妈妈,我快要射了。」

    「不要,妈妈还‥还未够‥够喉!呀呀呀!」

    伟柏继续加快抽送,并用手指磨弄外母的yin核。

    「啊!啊,唔好呀!呀呀呀!唔好呀!」

    伟柏急剧抽送。

    「不要‥不要在‥裡面‥射射,会‥会怀孕的‥‥啊!啊!」

    丽娜紧皱双眉,咬著银牙,大叫著。

    「唔唔唔唔唔‥啊啊!」

    「啊!」伟柏感到一股热烫的yin液喷到自己的gui头上,gui头一麻,竟然洩了

    出来。

    丽娜一手把伟柏推开,gui头还在狂喷著jing液。

    「死仔,叫你不要在裡面射,你要是害我怀孕甚麽办?」

    丽娜立即跑到洗手间,用花洒冲洗yin部。

    伟柏shè精后,便脱掉衣服,走进洗手间丽娜望著伟柏,有点怪不好意思的。

    「妈!我又要洗!」丽娜替伟柏清洗下体,本来半软的巴,又硬了起来。

    「坏小子,你又想甚麽了?」

    「妈洗得人家很舒服呀!」

    「唉呀!我们来干甚麽的?」

    「亚爸呀!」突然外来传出关门声。

    伟柏二人立时衝去扭开门,把头伸到外面,只见一对男女背影已经走入电梯

    裡「走了。」伟奈无奈的道「坏小子,给你坏了我的好事。」丽娜勾住女婿的

    颈项。「你要好好补偿我。否则浪费酒店的租金了。」

    「‥‥啊‥‥妈!」

    外母丽娜已跪在地上吸吮著可爱女婿伟柏微翘的巴。

    1425541

    426541

    122942551

    在车上把妹妹的朋友干了

    我的家所在的城市是一个新兴的化工城市,林立的化工企业遍布这个城市的

    每个角落。我的父母就在这个城市中一所最大的国企化工厂上班。

    爸爸是一个忠厚勤恳任干的老实人,一米八的个子,厚厚的嘴唇,略黑的皮

    肤,脸上总是带着一种忠厚的笑容。由于爸爸的技术扎实,工作认真谨慎,现在

    在公司下属的一个子公司任副总经理,主管生产,这个子公司在距家90公里外的

    市辖县的郊区。

    由于化工企业的危险程度大经常在公司值班,每次值班都要两天以后才回来,

    根本没有节假日,每年春节是别的家庭团圆的日子,可是在我们家,爸爸从没在

    家过过一个春节,每年的法定假日都是在单位度过。

    妈妈也是这个企业的职工,不过妈妈的工作就很轻松,是公司办公室的办事

    员。妈妈年轻时是一个美人,一米六的身材娇小玲珑,苗条匀称,有着北方人不

    多见的白皙柔嫩的皮肤,大大的眼睛,挺直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小巧的下巴,

    一头乌黑的长发柔顺的披在肩上。

    即使现在已经快到四十岁了,岁月并没有在妈妈的脸上留下痕迹,只是在眼

    角出现了一点细细的皱纹。身材还是那么苗条匀称,娇小玲珑。看上去只有二十

    多岁,如果妈妈把头发扎起来,就会让人以为她是一个在校的美女大学生。

    我叫何方云,是妈妈爸爸唯一的儿子,一个高三即将要毕业的学生,就读于

    市里唯一的一所重点中学,学习成绩很好,成绩在年级中属于前几名。

    爸爸妈妈对于我这个儿子非常自豪,对我异常的宠爱。我继承了爸爸的身高,

    而且还继承了妈妈的相貌,英俊的相貌,挺拔的身材,温和的性格成为女生们追

    逐的对象。

    不好意思的说,到现在为止我已经收到过几十封情书,每到课间休息的时候,

    好多班上的女孩子都喜欢围在我旁边,可是我却对她们没有感觉,因为我有一个

    秘密,在心里藏了很久的秘密。

    早在初中的时候,我就开始喜欢上了一个人,我爱她爱到发狂,可以牺牲我

    的一切来保护她、呵护她,可是她却是一个我万万不能爱的女人,不错,她就是

    我美丽温柔的妈妈。

    妈妈是一个温柔内向而美丽的女人,有着苗条玲珑的曲线,白皙柔嫩的肌肤,

    甜美的声音,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大腿,光滑笔直的小腿,娇嫩的脚趾,圆润小

    巧的足踝。

    妈妈从来没有大声呵斥过人,异常生气时美丽清秀小脸会涨得通红,美丽的

    大眼睛泫然欲泣的眼神颇具杀伤力,让人再不忍心去违逆她,会从心底里生出一

    种负罪感。

    妈妈年轻的时候追她的人加起来足有一个加强连,但是妈妈却独具慧眼的看

    上了我的爸爸,爸爸那憨厚的笑容,诚实爽朗的性格告诉妈妈,爸爸是一个可以

    托付终身的人。

    果然,经过爸爸的努力,我们家逐渐的富裕了起来,而且由于爸爸过硬的技

    术、无私的品质、待人诚恳的性格渐渐地得到公司的认可随着职位的提高受到了

    公司里职工们的尊敬。

    我对妈妈的爱深深地藏在心里,已经四年了,每当我默默的注视着妈妈的娇

    小玲珑的背影,爱意从心底涌出,慢慢的煎熬着我的心灵,我从心底里发誓,我

    要呵护她一辈子,不让这个我最爱的人受一点委屈。

    我请求上苍能给我机会,让我把我的妈妈能抱在怀里仔细的宠爱她、呵护她,

    把我对她深深的爱灌注进妈妈娇嫩的身体。可是我却没有勇气,怕这样会伤害到

    我的妈妈。

    妈妈非常的疼爱我,因为我临近高考,每天的学习任务非常大,经常学习到

    深夜,妈妈就每天在我身边陪伴着我,我学习的时候,妈妈会不作声的在我身后

    拿着本书看,陪着我,当夜深的时候妈妈会悄悄的端来一碗香喷喷的汤圆做我的

    宵夜。

    妈妈对我的疼爱使我更不能忍心伤害这个温柔的女人,我只能把我对妈妈深

    深的爱藏在心底,不敢流露出一丝。也许是青春期作用,我的爱藏得越深,对我

    的煎熬越厉害,慢慢的我都快要发狂了。

    终于,因一件事情的发生使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最终使我终生的梦想得

    以实现,我感谢苍天,终于听到了我的祈祷。

    那是今年五月的一个周末下午,我从学校早早的回到了家里,因为爸爸又留

    在单位值班,我不忍心让劳累了一天的妈妈再回到家做饭,于是早早的回到家打

    算给我心爱的妈妈做一顿可口的饭菜。

    妈妈就快要下班回来了,突然外面下起了大雨。我猛地想起妈妈今天没有带

    雨具,我赶紧拿着伞冲进了雨中去迎接妈妈,当我快走到平时妈妈上班坐车的地

    点时,果然看到妈妈正在急匆匆的向我走来,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大雨淋湿,紧紧

    的贴在妈妈的娇躯上,显露出妈妈美好的曲线。

    我赶紧迎上去用伞遮住妈妈,妈妈一抬头看见是我,松了一口气,轻轻的对

    我笑着说:“儿子,这么好记得妈妈没带伞?真是妈妈的乖儿子。”

    我也笑着说:“我当然是妈妈的乖儿子,妈妈也是我的乖妈妈,我怎么会忘

    了妈妈没带伞呢,爸爸可是要我好好照顾妈妈的。”

    妈妈见我只顾打伞给妈妈遮雨,自己的身子淋在雨外一半,就向自己方向拉

    了一拉,我靠向妈妈,妈妈身上散发出的香气钻进我的鼻子,我的小弟弟马上就

    硬了起来。

    我心中一动,心里颤抖着,伸出手,搭在妈妈的肩头,妈妈不但没有躲,反

    而更向我靠了靠,好像怕我淋着雨,我壮了壮胆子说:“雨好大啊,妈妈,我搂

    着你吧。”

    妈妈说:“是啊,真的很大啊,别淋湿了,咱俩挤近点。”我听了心中大喜,

    手臂一紧,将妈妈整个搂在怀里,感觉到温香软玉柔软在怀,心里砰砰的跳。

    这时,风忽然的大了起来,一阵风卷着雨扑了过来,没有防备的,我和妈妈

    顿时浑身都被浇了个透湿。我赶紧搂紧了妈妈,急匆匆的往家里赶去。

    妈妈浑身已经湿透了,在冷风里不停的打着哆嗦,我心疼的看见,妈妈的鼻

    尖已经红了起来,赶紧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披在妈妈的身上,妈妈担心地说:

    “小云,妈妈没关系,别把自己冻感冒了,快穿上衣服。”

    我看着妈妈披着我的外衣,娇小玲珑的身材显得更加的小巧,被雨打湿的脸

    一缕秀发垂下贴在白皙光滑毫无瑕疵的脸颊上,更显得楚楚动人,心中大痛,赶

    紧说道:“妈妈我没关系,咱赶紧回家,到家里我给你放水好好洗个热水澡,千

    万别感冒了。”

    我和妈妈急匆匆的回到家,在浴室澡盆里给妈妈放上了热水,妈妈已经开始

    打喷嚏了。妈妈洗了澡,换上了干净的睡衣,我扶着妈妈在餐桌旁坐下,给妈妈

    盛了一碗热乎乎的汤,妈妈说头很晕,没有胃口,在我的劝说下勉强喝了下去,

    就回房间躺下了。

    我自己吃完饭收拾干净后不放心,来到妈妈的卧室,妈妈已经睡着了,小脸

    红扑扑的,小巧的鼻孔一张一张,我赶紧把手掌贴在妈妈的额头上,果然很热,

    心中一慌不知如何是好,轻轻的推了推妈妈的肩头。

    妈妈美丽的眼睛勉强张开看了看我说:“小云,妈妈头好晕……”

    看着妈妈娇怯怯的样子我心里慌了,妈妈病了,怎么办?我赶紧给爸爸打了

    一个电话,爸爸说:“现在单位很忙,由于天气的不正常,厂里的设备出现异常,

    不能回去,小云,我相信你,你已经是个男子汉了,你会照顾好妈妈的。”

    是啊,我已经是男子汉了,我会照顾好妈妈的。我赶紧找出了治疗发烧的药,

    治疗感冒的药,沏好水,来到妈妈的床前,小心翼翼的把手伸到妈妈的颈下,将

    妈妈的上身抬起,放入我的怀里,轻轻的呼唤着妈妈:“妈妈,吃药了。”

    妈妈勉强的睁开眼,我把药放进妈妈的嘴里,用水喂妈妈服下,妈妈的上身

    现在就偎在我的怀里,柔软的秀发摩擦着我的下巴,妈妈身上的香气充斥着我的

    鼻孔,怀里柔软的感觉顿时让我的小弟弟硬了起来。

    我情不自禁的将脸贴在妈妈的脸上,感觉着妈妈的柔软,妈妈还以为我在担

    心她的发烧,轻轻地说:“小云,妈妈没关系的,睡一觉就好了。”我轻轻的吻

    了吻妈妈的额头,将妈妈放下来,替妈妈盖好被子,轻手轻脚的走出妈妈的卧室。

    晚上,我的脑子里不停地想着妈妈,想着妈妈柔软的身体,妈妈那浑身散发

    出的幽香,想着妈妈依靠在我怀里那温香软玉般的感觉,心猿意马,根本不能将

    心思放在学习上。

    眼看着时钟已经悄悄的指向了22点,按捺不住心中的,我悄悄的走进妈

    妈的卧室,妈妈已经沉入熟睡,薄薄的被子掩盖不住妈妈动人的身体,美好的曲

    线起伏在我面前。

    我心中狂跳,我该怎么办?难道我多年的梦想、曾一次次令我发狂的愿望今

    天就能实现?我就要侵犯我的母亲?侵犯我梦寐以求的心中的女神?

    我悄悄的走近我的母亲,手颤抖的伸了出来,轻轻的抚在母亲的面颊,心就

    要从xiong腔跳出来了,妈妈没有任何反应,还在沉睡。

    颤抖的手轻轻的抚过细嫩的粉颈,圆润的肩头,光滑的粉背,纤细柔软的腰

    肢,停留在宣软且依旧挺翘的臀部。爱不释手,我来回的轻抚,感受着那一片柔

    软,恋恋不舍得继续抚过修长的大腿,光滑纤细的小腿,小巧的足踝,妈妈每一

    寸肌肤都叫我爱不释手。

    来到秀气的脚掌,纤巧的脚掌,可爱的脚趾,终于令我再也忍受不住,俯下

    身来,将嘴唇贴了上去,从足跟到脚趾一点一点尽情地吸允,甚至将妈妈的整个

    纤巧细嫩的前脚掌塞进了嘴里,用我的舌一点一点的着母亲的每一个脚趾缝。

    可能是在强烈的刺激下母亲有所感觉,缩了缩腿,想要翻身,我赶忙放开母

    亲的脚,拿过早已准备好的退烧药和水,来到母亲床头,轻轻地呼唤母亲:“妈

    妈,妈妈,该吃药了。”

    妈妈没有醒来,我轻轻的推了推妈妈,妈妈还是没有醒,我长舒一口气,内

    心一阵高兴,计划就要实现了。我的计划就是——给妈妈喂下带有镇静剂的药物,

    趁妈妈熟睡侵犯妈妈,和妈妈,彻底的拥有我美丽温柔的母亲。

    我轻轻的抬起妈妈的上身,让妈妈重新偎在我的怀里,将带有镇静药物的退

    烧药放在妈妈唇边,先壮着胆子吻了吻妈妈的嘴角,一股带有水果味道的清香差

    点令我控制不住。

    我收摄了一下心神,将药塞进妈妈的嘴里,妈妈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我说:

    “妈妈,该吃药了。”

    妈妈温顺的张开口,将药和着水服下,我轻轻的在妈妈小巧的耳边说:“妈

    妈,您烧得太厉害了,今晚我同您一起睡吧,顺便好照顾您,明天周六,我休息

    不用去上学。”

    妈妈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说:“其实没关系的,别累着自己,妈妈明天就

    好了。”

    我对妈妈说:“我不放心您,再说妈妈,爸爸也让我好好照顾您。”妈妈虚

    弱的点了点头同意了!我心中狂喜,我终于能和妈妈在一起睡了!能和妈妈亲热

    的梦想已经可以实现了!

    很快的我没有浪费一点时间,就以照顾妈妈的名义把自己的寝具搬进了妈妈

    的卧室。这时,妈妈在药的作用下又开始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脱光衣服,只剩下内裤紧挨着妈妈躺下,先将手臂穿过妈妈的粉颈,将妈

    妈搂近,妈妈没有反应,轻轻的抚摸着妈妈的脸,将嘴贴在妈妈的脸上。

    妈妈还在熟睡,轻轻的亲吻着妈妈的脸、鼻子、眼睛、耳朵每一处地方,最

    后轻轻的贴上妈妈的樱唇,舌尖轻轻的抵开妈妈的双唇,轻舔妈妈洁白的贝齿,

    吸吮着妈妈口中的津液。

    这是我第一次与妈妈接吻,妈妈口中的清香让我迷醉,手不知不觉的攀上了

    妈妈高耸的双峰,只觉得掌中满满的都是柔软,在峰顶还有个可爱的突起,脑中

    哄的一声,热血涌到了头部,急促的呼吸起来。

    揭开薄被,轻轻地解开妈妈睡衣的纽扣,分开衣襟,妈妈洁白无暇的xiong部呈

    现在我的眼前,如玉的肌肤、圆润洁白的双ru高耸,如同少女一般一丝也没有下

    垂的迹象,平坦的小腹不见一丝赘肉,纤细的小腰可爱的小肚脐半遮半掩。

    妈妈双ru上那可爱的突起还保持着如同处女般的粉红颜色,淡淡的ru晕浅浅

    的围绕着ru头,整个身躯在月光下好像散发着圣洁的光芒。这就是我美丽的母亲,

    这就是我美丽的母亲的身体,这圣洁的娇躯在今晚就完全的属于了我——她的儿

    子。

    我曾经发誓,如果有能让我亲近妈妈的机会我会吻遍妈妈娇躯的每一寸肌肤,

    我要品尝妈妈娇躯的每一个地方,今天,这个机会已经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会

    放过它。

    我轻轻的褪下了妈妈的睡裤,将妈妈的粉红色小内裤也脱了下来。可爱的小

    内裤啊,今夜你将失职,你的主人将感受来自她自己最亲爱的儿子的爱,在今夜

    已经不用你来保护你的主人了。

    贪婪的嘴唇从妈妈的额头开始缓慢的向下移动,洁白的额头、细嫩的脸颊、

    小巧的鼻子、紧闭的眼睛,娇小的耳朵,娇嫩的樱唇,精致小巧的下巴,我火热

    的唇没有放过每一个地方。

    恋恋不舍的滑过妈妈的脸和修长纤细的脖颈,来到妈妈的娇躯,我发狂的吻

    着妈妈洁白娇嫩的肌肤,吻着妈妈每一寸肌肤,甚至连妈妈腋下都没有放过,每

    一根手指,每一根脚趾都让我伸进嘴里用舌头细细的品尝。

    甚至轻轻的将妈妈翻过身,在妈妈娇嫩的后背上也一寸一寸的品尝着,妈妈

    的粉臀更是让我留恋忘返。终于我品尝遍了妈妈的每一寸娇嫩的肌肤,开始品尝

    妈妈最神圣最圣洁的地方——我出生的地方。

    我轻轻的分开妈妈修长的大腿,妈妈的花蕊慢慢的露了出来,两片粉红色娇

    嫩的花瓣随着妈妈大腿的打开慢慢的张开了,可爱的小豆豆半遮半掩,妈妈的毛

    发并不浓厚,整齐而柔顺,我凑到近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里并没有腥臊的

    气味,只有一股浴液的清香,伴随着妈妈诱人的体香钻进我的鼻孔。

    以下内容需要回复才能看到

    我用舌头分开妈妈的花瓣,舌尖轻舔那可爱的小豆豆,慢慢的,小豆豆胀大

    了,妈妈也好像不堪刺激的娇哼了一声,双腿情不自禁的打开了一些。

    我忘情的将舌头全部伸进了妈妈那温暖湿润,充满芳香的yin道,贪婪的吸吮,

    妈妈娇喘着向上拱起了纤细的腰肢,蜜处渐渐分泌出蜜液,我将蜜液吸进嘴里,

    那略带微酸的蜜液是多么的香甜啊。

    我的rou棒已经充血肿胀,高高硬硬的挺立着,妈妈那柔嫩的娇躯泛起了粉红

    的颜色,不胜刺激的微微娇喘着,发出嘤嘤的呻吟。

    我再也把持不住,挺起身子,将rou棒缓缓的刺入了妈妈的身体。顿时,一股

    温柔紧紧包裹了我,妈妈在睡梦中也满足的轻舒一口气。

    妈妈的xiāo穴紧紧的,与我的rou棒紧密结合在一起,这是妈妈最神圣的地方,

    这是我十六年前出生的地方,我望着妈妈娇美的面容,内心激动不已,这是我高

    贵的妈妈,往日高不可攀的妈妈竟然在我的身子底下,婉转承受着来自她最疼爱

    的儿子的rou棒。

    我开始轻轻的,妈妈的xiāo穴越来越湿润,妈妈xiāo穴内壁的褶皱摩擦着我

    的rou棒,带给我强烈的刺激,我再也忍不住,俯下身子,大力的抽动起来。

    我的嘴也含住了妈妈的樱唇,双手从妈妈的腿弯穿过,抬高了妈妈的粉臀,

    将妈妈的xiāo穴大大的分开,每一次插入都深入妈妈的花心。

    妈妈也在强烈的刺激下不断地迎合我,用小巧的鼻子娇喘着发出令人的

    呻吟。我越来越忘情,动作越来越大,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妈妈睁开

    了她美丽的眼睛。

    楞了一下,马上就觉察出了异样,她的儿子正趴在她的酮体上,而她不

    可侵犯的身体里正有一条坚硬的异物来回抽动,妈妈的俏脸顿时雪一样的白了起

    来,颤声问道:“小云,你在做什么?天啊,快下去,我是你的妈妈啊……”

    我也突然的愣了一下,怎么办?妈妈发觉了,怎么办?我一狠心,腰间一使

    劲,把rou棒狠狠地又刺进了妈妈的身体,深深地进入妈妈的花心深处,妈妈不由

    得惨叫一声。

    我紧紧的抱住妈妈的身体,颤声说:“妈妈,原谅我……我太爱你了……我

    忍不住了……妈妈,我的好妈妈,我爱你,我要妈妈……”

    妈妈奋力的扭动身子,想从我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可是我紧紧地抱着妈妈娇

    嫩的身体,妈妈根本不能挣脱,眼泪从妈妈光洁细嫩的脸颊滑下,哭喊着:“天

    啊,你赶紧下来!你这是在干什么?我是你亲生的妈妈啊,你不能这样做!这是

    在啊!妈妈求求你,赶紧下来啊……”

    我狠下心,不顾妈妈的哭喊,死死的抱着妈妈光溜溜的身体,一下一下的在

    妈妈的xiāo穴里着,嘴里不停地说:“妈妈,我爱你,妈妈,我的好妈妈,今

    晚妈妈是我的,我实在太爱妈妈了,妈妈,您就给我吧,妈妈……”

    妈妈拼命的挣扎,可是哪里能够挣脱,反而带给我强烈的刺激,妈妈渐渐的

    没有了力气,只是不停的哭喊:“不要啊……不要啊……”

    泪水不断的滑下妈妈娇嫩的脸颊,我看着妈妈梨花带雨的俏脸,一阵邪恶的

    快感涌来,这时,我感觉腰间一阵酸麻,巨大的快感弥漫到我的全身,妈妈赶紧

    哭喊着:“不要啊,不要射在里面,赶紧拔出来……”可是我已经忍不住,一股

    滚烫的热流冲进妈妈的花心。

    妈妈“啊……”的一声惨叫,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软软的趴在妈妈的娇躯

    上。妈妈大睁着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任凭泪水从脸上滑

    下。

    快感过去了,我忐忑不安的离开妈妈的娇躯,看着妈妈的样子担心起来,伸

    出手,将妈妈搂进怀里,妈妈猛地抽了我一个耳光,从我的怀里挣脱出来,伏在

    床上嚎啕大哭起来。

    我一时不知所措,伸手去搬妈妈的身体,妈妈突然大声叫道:“不要碰我!

    你不要碰我……天啊,我做了什么孽……”

    我强硬的将妈妈抱在怀里,妈妈使劲的想要挣脱,可是妈妈的力气已经没有

    了,几次抬手,可是从没有打过人的妈妈毕竟再没有狠下心来打她的儿子,没办

    法,只好任我抱着她娇嫩的娇躯,妈妈双手捂住脸,大声的哭泣着。

    我试图掰开妈妈的手,没有成功,只好颤声的对妈妈说:“妈妈,对不起,

    我太爱您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妈妈,您知道我有多爱您吗?妈妈,对不起,妈

    妈请您原谅我……”

    妈妈哭泣着,根本不想回答我,我心里着急,不知道该怎样做才能安抚妈妈,

    只能不停的说:“妈妈,对不起,请原谅我吧,妈妈,我实在太爱您了,妈妈…

    …”

    妈妈哭泣着说:“天啊,你都做了些什么?我……以后怎么活啊……”

    我头脑一热,说:“妈妈,我对不起您……”说着,我猛地抽起自己的耳光

    来,“啪啪”的一声声响亮的耳光声让妈妈惊诧的分开了双手。

    看到我疯狂的抽着自己的耳光,妈妈赶紧抓住我的手,一时惊慌的不知所措。

    看着我已经通红的脸,心疼不已,想要伸手抚摸我的脸,可是又犹豫的缩了回去,

    内心充满矛盾。

    心疼的神情让我看在眼底,我心中一喜,妈妈还是心疼我的,妈妈在内心里

    还是爱我的,虽然我已经侵犯了她,但是,母亲那温柔委婉的性格,决定了一切。

    我故意抱紧妈妈带着哭腔道:“妈妈,我错了,我对不起您,我实在太爱您

    了,每当我看到您我都忍不住,妈妈请您原谅我,妈妈我对不起您……”

    妈妈没有再挣扎,只是任凭我紧紧地拥抱着她,我开始带着哭腔小声的诉说

    起我对妈妈的爱,从初中的时候朦朦胧胧的懂得爱开始,一直到每天每夜刻骨的

    ,从妈妈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所带给我的冲动,到我心里对妈妈那无尽的爱,

    说到我曾不止一次对天发誓我要今生今世的爱护妈妈,呵护妈妈。

    越说我越激动,说到动情时眼泪喷涌而下。妈妈被我的这番表白惊呆了,茫

    然不知所措,感觉我的这份感情不应该,可是却又对我的这种对她刻骨的爱感到

    感动。毕竟我曾是妈妈最爱的儿子,是妈妈一生的骄傲。

    良久,妈妈才小声的说:“小云,妈妈以前不知道,你爱妈妈,可是你想过

    没有,你这样对妈妈对得起你爸爸吗?你对妈妈做出这样的事情,是社会道德所

    不允许的啊,今后妈妈怎么见人?怎么见你的爸爸……”

    我打断妈妈的话:“妈妈,我爱您,我也爱爸爸,以后我会更加的孝顺我的

    爸爸,我知道我对您做出这样的事情是社会所不能允许的,可是只要我们不说,

    谁会知道呢?妈妈您放心,别人不会知道的,以后我会更孝顺爸爸的,我发誓如

    果我对爸爸不好,就让我不得好死,天打五雷轰!”

    妈妈赶紧捂住我的嘴轻声的说:“都是妈妈不好,爸爸工作这么辛苦,都是

    为的这个家,我怎么对得起他……”

    我抱着妈妈的手再紧了紧,俯在妈妈的耳边轻声说:“妈妈,都是我不好,

    我对不起爸爸,今后我会照顾爸爸一辈子,孝顺爸爸一辈子,我爱爸爸就像我爱

    您一样,妈妈,我爱您……”

    这时妈妈才意识到自己还光溜溜的躺在自己儿子的怀里,不禁大羞,满脸绯

    红,我看着妈妈羞红的俏脸,rou棒又硬了起来,硬硬的贴在妈妈的粉臀,妈妈感

    觉到我rou棒的硬度,急忙想起身,我紧紧地抱住妈妈娇嫩的身体,一只手不安分

    的抚上了妈妈的酥xiong,一只手覆盖在妈妈的xiāo穴上。

    妈妈惊慌的挣扎,可是嘴已经被我吻住,只发出“呜呜”的声音。我腾身而

    上,把妈妈重新压在身下,妈妈惊慌的眼睛看着我,我颤声对妈妈说:“妈妈,

    我爱您,我实在太爱您了,妈妈求求您,再给我一次吧,妈妈……”

    妈妈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哭泣着说:“不要了儿子,我们已经错过一次了,

    不要再错了,放开妈妈好吗?”

    我执拗的把rou棒又塞进妈妈的身体,轻轻的抽动,嘴里不停地说:“妈妈,

    好妈妈,我们不会让别人知道的,您就给我吧,我会对爸爸孝顺的……”

    妈妈见事情已经无可挽回,只好闭上了眼睛,贝齿紧咬住嘴唇任凭我侵犯她

    那娇嫩的身体。由于刚刚发泄过一次,这一次我坚持的时间很长,一开始我在妈

    妈身体里轻轻的抽动,妈妈的xiāo穴有些发干,过了一会,渐渐的湿润了起来,我

    按照以前从书上看到过的,九浅一深的方法起来。

    妈妈的xiāo穴越来越湿润,俏脸也慢慢的红润起来,我抬起妈妈的双腿,架在

    我的肩头,妈妈禁不住睁开眼睛,羞涩的说:“不要这样,小云,把妈妈的腿放

    下来,快……”

    我没有理会妈妈,自顾自的将妈妈的腿架在肩头,将rou棒深深地刺进妈妈的

    xiāo穴,妈妈忍不住轻声的哼了一声,我一下一下的深深插着妈妈的xiāo穴,妈妈那

    纤巧秀气的小脚随着我的节奏一下一下敲打着我的xiong膛,妈妈紧闭上双眼头扭到

    一边,洁白的贝齿咬着下唇,浑身散发出一股媚态。

    我看着妈妈被我的样子,忍不住抓住妈妈的秀脚放进嘴里用舌头舔了起

    来,妈妈被我刺激的发出诱人的呻吟。我一边插着妈妈的xiāo穴,一边舔着妈妈的

    秀脚,把妈妈每一根白嫩的脚趾放进嘴里细细的舔着。妈妈呻吟着,婉转承受着。

    我放下妈妈的双腿,将妈妈的上身抬起,抱在怀里,让妈妈坐在我的腿上,

    rou棒深深地探进妈妈的身体,吻住妈妈的樱唇,将妈妈柔软的小舌吸进嘴里仔细

    的品尝。把妈妈嘴里的津液吸进我的嘴里,咽下。

    妈妈羞涩的紧闭双眼不敢看我,却又忍不住轻声的呻吟。就这样,我抱着妈

    妈仰面躺下,让妈妈伏在我的身上,妈妈一动也不敢动,我用力的挺着腰,妈妈

    在我身上一起一伏,rou棒在妈妈的xiāo穴里进进出出。

    终于,我和妈妈了,从今以后,妈妈不再属于爸爸一个人的了,不再是

    高不可攀、可望而不可及的了,妈妈也属于我了,而且是全身心的属于了我。

    那晚,我尽情的和妈妈,妈妈只是闭着眼睛柔顺的任凭我占有她每一寸

    肌肤。每次泄在妈妈的xiāo穴里后我都一遍一遍的吻着妈妈娇嫩的身体。终于在天

    色微微发亮的时候,困意袭来,我搂着妈妈的娇躯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妈妈还蜷在我怀里熟熟的睡着。经过一

    晚激烈的,妈妈娇嫩的肌肤还透出一股粉红的颜色,一缕秀发贴在脸颊。我

    轻轻的吻了吻妈妈,紧紧地抱住了这个心爱的人儿。

    从此以后,妈妈每天都将感受到来自她儿子的对她深深的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