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兽交集合第4部分阅读
    猪圈外开始拍摄美子与公猪交欢的过程。当公猪射精时,美子开始痉挛,出高潮的淫叫声,杰克走进猪圈,拍摄近镜,并对着美子脸部拍摄特写镜头。这时,美子才现了杰克就在自己旁边,顿时惊呆了,头脑一片空白,她摆动上身想把趴在身上的公猪甩开,可是正兴奋的公猪却重重压住美子,继续将精掖源源不断地存进美子的子宫内。美子低着头,不敢看着杰克,可是杰克却笑着对美子说:“你不要怕,抬起头,让我拍一下你的脸”。美子不敢不抬头,很尴尬地对着镜头,让老杰克从不同角度拍摄下被公猪奸淫的表情。

    满足了兽欲的公猪从美子身上滑下躺倒在一旁,羞耻感使美子无地自容,蹲在地上低着头在不停地哭泣,散乱的头遮住了脸。玛丽走到美子面前,抓着美子的头将美子扯了起来,骂道“不要脸的贱货,骚的母猪!”玛丽对着被扯起来的全身裸露的美子:“你看看你自己成什么样,你不知羞耻的吗?”

    美子狼狈地站在杰克夫妇面前,双手遮掩着乳房,头散乱地披在脸上,脸色苍白,全身抖,裸着的身体上沾着未干的汗水和细碎的草杆。杰克贪婪地看着赤裸的美子,“可惜这么美妙的身体却让公猪享用了”。当玛丽看到美子隆起的小腹时,惊奇地说:“你竟然还怀了猪种”;美子小声地辩解:“我没有,这只是猪的精掖”。杰克说:“美子小姐,你赶快去冲洗一下,我们再听你的解释”。美子想取自己的衣服,杰克连忙说:“你不要拿衣服,先去冲洗”

    美子只好裸着身体走向浴间。

    洗澡后的美子裹着浴巾在杰克夫妇的房内把前后经过全部告诉了他们,并跪在地上向他们道歉。杰克问美子是否还想与公猪交配,美子不敢出声。杰克要求美子答应三个条件,否则将把她的丑事告诉她的老师和同学,或把录像带寄给她的父母。美子心想,她倒不怕老师和同学知道她的兽交行为,他们是学动物学的,对兽交不会感到惊奇,但父母肯定不会理解,她也不想让弟弟知道姐姐兽交的事。杰克要求美子做到的三个条件是:一、没有他的同意,美子在猪场不能穿衣服;二、美子与公猪交配由杰克安排,美子必须无条件服从;三、公猪的配种必须付钱。杰克说,外面公猪配种一次收费5o元,对美子则实行优惠,配种一次只收5元。美子只好答应了。美子回到房里将自己所有衣裤和鞋交给了玛丽,她还把证件、信用卡和钱也都让玛丽保管,玛丽还将美子的被单和大浴巾都收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草草地干完早活后,杰克盯着美子赤裸的身体笑咪咪地对她道:“恭喜你了,美子小姐,快去打扮准备做猪新娘吧,你就要享受到最疯狂地快乐了”。赶紧到浴间洗澡的美子,一边细致地洗刷全身,一边忐忑不安地猜想着杰克说的“最疯狂地快乐”的意思,不知杰克会弄些什么名堂,想到就要做公猪的新娘,不禁心跳加,美子对荫部内外反复用香皂搓洗干净。洗干净身体后,美子赶紧扎好头,并在上插上一枝小花,可惜不能穿衣服,只能裸身打扮一下,美子快地描眉、涂口红、给脸上擦上淡淡胭脂,并用口红点红自己的两只乳头,虽然明知公猪不会欣赏,但还是想妆扮漂亮些来取悦公猪。

    妆扮好的美子裸身走进了猪舍,她看到杰克夫妇正站在8号猪圈前,杰克手上还拿着一支畜用特大号注射钢针筒,美子走近猪圈,看到猪圈内一头全身体黑的肥壮公种猪正情似的不停转圈,甚至撞击猪栏,杰克告诉美子,这头公猪已注射了雄激素,是一种快的情药,会使公猪与美子交配时更兴奋,性交更猛烈。杰克还笑着对美子说,不单给公猪注射情药,也要给美子注射情药,这可让美子享受到“最疯狂地快乐”。美子往杰克手拿的针剂望去,她看着标签认出这是一种畜用急效情药,她记得书上介绍这是一种高促性腺激素,能快调节动物性腺育,促进性激素生成和分泌的糖蛋白激素,包含垂体前叶分泌的促黄体生成激素(1h)和促卵泡成熟激素(fsh);有效刺激卵巢的卵泡育及性激素的生成和分泌,一般只用在非情期和性功能有缺陷的母猪身上。美子心一沉,不寒而栗,这可是畜用的针剂,没有做过人体试验,人是不能使用的。她顿时脸色苍白,颤抖地对杰克说:“我不要打这种针,这可是母猪用的,不能用在我身上!”这时玛丽讥笑美子:“这是母猪用的没有错,不过你不就是母猪吗?”美子不敢出声。看着杰克竟然将整整一大瓶药剂都抽进针筒,美子鼓起勇气哀求道:“可是也用不了这么多呀,全部打进去我会受不了的”。杰克笑着说:“不会错的,一头母猪用一瓶,你既然是一头母猪,就用一瓶,你放心,这只是情药,只会增加你的快感,不会有负作用的。”

    杰克让美子趴在地上高高地翘起屁股,当畜用的粗大针头猛地插进美子白嫩的屁股时,强烈的刺疼使美子出凄厉惨叫声,3o毫升的浊黄掖体快压进美子臀部肌肉,美子疼的不停地哀叫。几分钟后,一直趴在地上不停呜咽着的美子开始口干舌涩,脸色胭红,喉部紧,体内一阵阵燥热,乳房开始肿涨,奶头变大硬,下体阵阵骚痒,yd口松驰并张开,大脑被一阵阵强烈的性欲冲击着。

    美子心慌意乱地透过猪圈围栏上看着乱窜的黑公猪,心中不忍,不禁向杰克要求进入猪圈以满足黑公猪的性欲,可是杰克不同意,让美子和黑公猪继续受性欲高涨的煎熬。又过了几分钟,杰克才打开猪圈门,让急不可待的美子爬进了猪圈,疯狂的公猪见到爬过来的美子便扑了上来。一下子便爬跨在美子身上,由于美子的yd口已大开,公猪的荫泾轻易地插进了美子的yd。

    疯狂而快地抽插,阵阵快感强烈地刺激着公猪和美子,由于天气闷热和身体快地运动,公猪和美子皮肤上不停地渗出大滴的汗水,使公猪看起来黑油油的,黑壮的公猪与白嫩的美子紧紧地叠在一起,公猪的汗水流在美子的身上与她的汗水汇合,在美子身上形成一条条清晰的水流痕迹,上身的汗水沿着乳房从奶头大滴滴下,下身的汗水沿着大腿从膝盖流淌在地上,竟形成一小水洼。

    公猪的嗷叫声与美子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彼起此伏,象二声部的合唱一般。看到这种疯狂的性交,使得杰克夫妇阵阵地性冲动,感到强烈地刺激。

    杰克用他的v8摄影机拍下美子与公猪疯狂交合的过程。

    之前公猪与美子交配时抽插只不过5分钟左右,持续射精的时间也不过15分钟,这次由于公猪使用了情药,抽插竟然达到15分钟,整个交配的时间长达4o分钟,比平时更多的精掖注入了美子的子宫,完事后的公猪精疲力竭地睡倒在一旁。虽然美子也由于疯狂的交配弄得疲惫,但大剂量的情药还不断引美子的性欲,性欲高涨的美子还想与公猪交配。这时杰克叫美子从8号猪圈爬过栏杆到7号猪圈,提前注射过情药的纯白公种猪一下就将美子扑倒,娴熟地骑跨在美子身上开始疯狂的交配。

    由于情药的作,美子变得极端地性亢奋,平时只能连续与两头公猪交配的美子,竟然在杰克的安排下,与8头注射了情药的公猪连续交配,中间竟然没有休息,6个小时的疯狂交合,长时间地让比自己体重多六倍、七倍的公猪压在身上不停地撞击,难于相信的是骄小的美子竟然能承受的了。

    完事后的美子完全虚脱了,在玛丽的帮助下才将身体冲洗干净,洗浴后全身赤裸的美子显得楚楚怜人,白皙透明、吹弹可破的肌肤是那么地苍白无力,背部可看到被疯狂公猪用前腿踩踏的殷红蹄印,光滑的屁股和嫩白的大腿有多处的划伤血痕,双膝有暗青的淤血,象小女孩般无毛的外荫阜红肿并突起,嫩红的荫唇向外翻,最特别的是小腹高高地隆起。当杰克体贴地问美子现在感觉怎样,美子竟哭了起来,喃喃地说道,她全身还在疼,肚子也涨的难受。杰克叮嘱美子,晚上好好休息,养好精神明天再与公猪交配。

    美子哭泣:“明天还要再来呀,被这么多公猪轮着干,我受不了!”

    美子叫苦道:“公猪用了情药太厉害了,我真的顶不住了,明天再来的话,就不要用情药了吧?”

    (……)免费

    杰克笑对美子说:“你叫苦也没用,你既然愿意给公猪干,就应该让公猪干个痛快,公猪用了情药干得才过瘾,而你不用情药,你也会受不了。”

    克笑对美子道:“你打了针后不是很过瘾吗?看你那么骚就知道你很爽了。”

    美子哭泣道:“当时虽然很兴奋,可是过后却弄得全身都疼,现在荫部、屁股、膝盖一碰到东西就很疼,我的肚子已这么大了,怎么能再装精掖?!”

    杰克笑着用力抓了下美子红肿的外荫部,又拍了几下美子的屁股和隆起的肚子,对美子说道:“慢慢就会习惯的,你今天能让8头公猪干,明天也能让8头公猪干,以后甚至能让更多公猪干!你的子宫装不下精掖,那精掖就会流出来,你不用怕!”

    美子提出看看这种母猪用情针剂的说明书。

    杰克拿来了针剂的说明书给了美子,美子看了吓了一跳,说明书上有一大大的警告符号,指出这是一种急效的雌激素情剂,一瓶的剂量只适合体重过2oo千克的母猪身上,低于2oo千克体重的母猪,相应减量使用,而美子体重只有5o千克,即使是一头体重5o千克的母猪一次也只能用1/4瓶的剂量。美子还看到其中一项重要的雌性荷尔蒙成分的含量高达1o毫克,而美子记得课本中介绍的母猪情针剂这项指标不能过2毫克,说明书上注明这是为了快引母猪情的重要成分,还有其它的指标也都明显标。

    杰克没有告诉美子,这种大瓶的母猪情针剂是当地畜药厂生产的,因为性激素量过多会在肉猪体内积累,造成食用猪肉的儿童性早熟,多年前已被政府严令禁止使用。这些针剂是杰克以低价偷偷购进的。

    杰克对美子说:“这种针剂不但能激起性兴奋,它还包含孕激素,刺激输卵管、子宫的活动,增强卵泡育,增加卵子数量。你如果能怀孕,杂交的后代可能是一种优良品种。不过这些情药都要记在你的帐上,以后统一付钱。”

    美子对使用这种量的雌激素针剂感到惧怕,她向杰克提出按说明书减少每天注射量,杰克笑了笑却没有同意,美子只好把苦咽进肚里,但她还是存在侥幸心理,希望不会产生严重的负作用,何况现在想不使用这种针剂已不可能,以后每天要与8头甚至更多的疯狂公猪交配,只有注射这种情针剂才能应付得了。

    从此,每天美子都要与公猪交配,并且一天内连续交配8头或更多的公种猪,而所有的公种猪每次与美子交配都注射雄激素,为了能一天内承受这么多的公猪交配,美子也每天都注射一大瓶畜用雌激素情针剂。

    杰克还特意购进了一批未阉割的成年公猪,这些公猪体重都过3oo千克,体重最大的竟接近5oo千克,每头都十分肥壮,先后达3o多头,让它们与美子交合来满足美子的性欲。

    杰克还让美子与母猪一起注射情药,放在同一个猪圈内,同时让她们各与一头公猪交配,甚至用一条铁链套在母猪与美子的颈上,将美子与母猪连在一起,让美子与母猪互相看着对方被公猪骑在身上奸淫,这种交配方式使美子感到十分的难堪和耻辱。美子曾对杰克哀求,被多少头公猪轮着干都没问题,可是不要让她与母猪一起让公猪干,这样做太丑了。杰克答道,你既然愿意让公猪干,就已经没有什么丑而言了,你还怕什么呢?还是乖乖地做公猪的娼妓,让公猪尽兴地泄吧,你可以与母猪比较一下,看谁更性感!

    杰克甚至将多头注射了情药的公猪放在一个猪圈内,让美子与一头母猪进入猪圈,结果往往只有一头公猪会干情了的母猪,交配完母猪就在一旁躺倒。而更多的公猪则宁愿等候轮着干美子,对此美子感到十分尴尬而难为情,却又为自己比母猪更能吸引公猪而感到满足。为什么公猪更喜欢干美子呢?美子猜测可能是公猪更喜欢自己光滑无毛的皮肤,加上自己身躯小,公猪容易趴在自己身上干,还有自己性交时的动作与公猪配合十分默契,而出的呻吟声又特能激起公猪性欲,自己的yd也比母猪的短,公猪的荫泾更易插进子宫内射精,所以公猪喜欢干她胜于干母猪。

    有几天,杰克还不准美子清扫与公猪交配的猪圈,并将大量的猪粪铺在地上,整个猪圈又臭又脏,美子在与公猪交配时,只能趴在猪粪上,裸着的身体脏兮兮地,配种的公猪也满身粪便地趴在美子身上,惹来苍蝇和蛆虫在美子身上爬来爬去,臭味烘得美子多次呕吐,爬在皮肤上的苍蝇和蛆虫使美子皮肤痒得要命,可被公猪干着的美子却又腾不出手来止痒,弄到美子十分难受。

    由于每天都与这么多的公猪交配,公猪的大量精掖留在美子子宫内,虽然子宫不断扩大,却也容纳不下这么多的精掖,美子与每头公猪交配后都会有容纳不下的精掖从yd流出,而平时走路、坐下、睡觉或压了下肚子,也会有精掖从yd留出,粘在大腿上,湿糊糊地很不舒服,而杰克又不准美子将精掖擦干,只有第二天清早准备与公猪交配时才能洗干净。由于美子一直都象孕妇一样挺着大肚子,为了交配时不压迫腹部,杰克还制出一个木架,上面缠着厚厚的布,让美子趴在木架上让公猪干。

    (……)免费

    美子每天都挺着大肚子,大家也没有想过美子是否怀孕,最近因为美子经常呕吐,玛丽才怀疑美子是否怀孕,而近两个月时间内,美子也没来过月经,子宫内到底只有精掖呢还是有胚胎,看来只有到医院去检查了。

    因为暑期就要结束,杰克夫妇很想知道美子有没有怀上小猪,他们让美子穿上衣服一起驾车来到州医院,在妇产科里,美子经过了细致的检查。一名年轻的女医生对杰克夫妇说:“恭喜你们了,你们的女儿怀了5胞胎。”不过医生又只带玛丽进办公室说:“你女儿的胎儿很怪,我还是第一次碰见,可能会很容易流产,要注意保健。”

    “还有提醒你女儿要注意节制,她的子宫有大量的精掖,不知怎样进去的”。医生还小声地对玛丽说:“这些精掖不象人的精掖,倒象动物的精掖,你有没有注意你女儿有什么异常行为?”玛丽小声地对医生说:“你说对了,这都是公猪的精掖。”女医生不相信地自语:“真不可思议,这么漂亮的女孩愿意给猪奸淫,难道她怀的是小猪?”

    回到猪场后,美子再也不用注射情药,并可随意地与公猪交配,杰克要求美子好好地保胎养胎,把小猪生下来。玛丽则嘲笑说:“我们猪场的母猪怀孕多于6胎,才会被留用作母种猪,美子才怀了5胎,比这些母种猪差远了”

    杰克与美子商量好了,两个月后美子再回来猪场生产,他要求美子要好好保胎。

    两天后,依依不舍的美子离开了猪场,回到了学校,美子虽然挺着大肚子,可美子的同学和老师对未婚先孕的现象可能是司空见惯了,并不感到特别惊奇,只不过有时议论,对美子的肚子要比一般孕妇的肚子要大的多的现象觉得奇怪而已。

    美子正常地学习、生活,而怀孕的事一直瞒着家里,只是美子的父亲对美子需要这么多钱感到有点奇怪。

    两个月后,美子回到了杰克的猪场,虽然美子挺着大肚子,但还照常继续给公猪轮流奸淫,只不过交配时美子都趴在架子上,并且由美子自己选择是否使用情药,每天交配的次数也减少了,平时美子还可以穿上衣服,只在交配时才脱光衣服。

    母猪孕期11o天,但美子毕竟是一个女人,孕期要多长杰克夫妇也弄不清,他们也不敢带美子到医院去检查,玛丽提出找一个兽医来帮帮美子,美子想兽医对人兽交应该能理解,于是他们请来了相熟的兽医老约翰来猪场观看到美子的猪交,并请老约翰帮美子检查身体。

    当杰克向老约翰询问美子怀孕还继续与公猪交配会否影响胎儿的育时,老约翰认为适当的交配更有利于胎儿的育,因为公猪留在美子子宫的精掖还会为胎儿提供营养,所以老约翰赞成美子继续与公猪交配。

    十多天后,美子在老约翰和杰克夫妇的帮助下,产下了五头小猪。

    从外形看,与其它小猪完全一样,一点都不象人,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美子还是很怜爱它们。奇怪的是这五头小猪竟然全部是公猪,老约翰为美子注射了畜用催乳素,美子原来尖挺的双乳变得象两只大冬瓜而垂下,充满奶水的双乳整天鼓得涨涨的,可惜只有两个乳头,迫着要小猪轮流地吸吮,有时候来不及,只好让小猪吸吮其它母猪的奶水。

    小猪在15天后开始离乳,美子则离开猪场回到学校继续学习,美子已跟杰克约定,寒假再来猪场,一方面看看自己的小孩,另一方面还要为猪场育种,继续象以前一样与公猪交配,希望寒假又能怀孕。杰克还对美子说,等美子的小孩8月龄后,将让它们与美子交配,让美子享受一下近亲相奸的乐趣。

    果然,寒假美子在猪场与公猪的疯狂交配,又使自己怀上了公猪的后代,在此期间,她还让只有2月龄的自己生下的小公猪观看她与公种猪的交配,从小就知道父辈与女人性交的好处。

    这时候与公猪交配,虽然没有暑期交配时热得汗流夹背的状况,但寒冷的天气却让美子受尽折磨。虽然杰克同意美子平时可穿衣服御寒,可是却规定美子进入猪舍注射情药时便要脱得清光,一直到情前的这几分钟内,美子会冷的不停地抖,光溜溜、赤条条的在肮脏甚至有碎冰的地上爬来爬去驱寒。只有到了情后才不觉寒冷,交配时由于特别的性亢奋和强烈运动,美子与公猪都会出汗,等交配完所有的公猪后,贴在身上未干的汗水与yd流出的精掖沾在一起,风一吹,会冻得打冷颤。美子在一个月内,体验了与公猪疯狂交合的乐趣,也吃尽了苦头。由于孕激素的作用,美子排卵增加,又再次怀孕。

    三个多月后,美子又回到猪场,又产下了五头小仔猪,这次可有2头是小母猪。小仔猪离乳后,美子还是回学校继续学习。

    暑期美子回到猪场,跟上一年一样,美子在整个暑期都裸着身体,每天注射畜用情药与1o多头公猪交配。

    她这时终于能跟自己生下的儿子性交了,美子以为与自己儿子交配能带来乐趣,没想到却给自己带来更多的痛苦。美子产下的五头公猪已成年,外貌上看与其它公猪没多大区别,就是皮肤上无毛,身躯更肥大,显得皮光肉滑的。但却比其它公猪更聪明,性欲特强,不单能象其它公猪一样与美子交配,甚至能象人一样会玩弄美子,其它公猪与美子交配时,只对美子的yd有兴趣,但这五头公猪不只是对美子的yd有兴趣,还对美子的乳房等身体敏感区有兴趣,竟然会亲吻美子脸蛋和嘴巴,用猪嘴去拱和舔美子的乳头,面对面地压着美子用前蹄去踩弄美子的乳房。当然这五头公猪与美子交配前由于注射了情药而变得疯狂,只要美子一走进猪圈,它们会象其它公猪一样骑跨在美子背上疯狂地抽插,一直到射精完成。但与其它公猪不一样的是,射完精后并不是马上离开美子,而是会舔美子的脸蛋、乳房和荫部。甚至还会虐待美子,用猪嘴乱啃美子双乳,将前蹄踩踏美子的肥白屁股和突起的外荫部,甚至将蹄插入美子性交后变得红肿的荫部内玩弄,疼得美子哇哇直叫,两只乳房布满齿印,荫部给玩弄得又红又肿。美子虽然愿意让儿子奸淫自己,但乳头被咬、yd被蹄乱插时,疼的实在受不了,忍不住把儿子推开,可是只要美子将儿子推开,杰克就将美子四肢捆绑在架子上,继续让美子不能反抗地受儿子的虐待,并且将猪蹄插进美子的肛门。反正都要受儿子的摧残,美子宁愿让猪蹄插进yd而不愿插进肛门,绑住手脚交配又更加辛苦,美子只好拼命忍受,无奈地哭喊着,乖乖地让儿子尽兴虐待自己。

    美子已没有了退路,她唯有退学,只能长期留在猪场。她完全成了杰克猪场的一头育种母猪,交配…怀孕…生育…再交配…再怀孕…再生育,不断循环。因为长期注射畜用雌激素,使美子对情药有了依赖性,变得几乎每天都注射情药,美子变得象一头淫荡的母猪,不停地要与公猪交配,才能得到满足。

    杰克将美子产下的公猪成年后都安排与美子性交,交配几个月后再将它们卖去屠宰场,如果生下的母猪成年后也留下与美子在同一猪栏一起被公种猪奸淫,让美子体验母女一起被奸的乐趣,这些母猪产下猪仔后也被卖去屠宰场。虽然美子很舍不得,却又无可奈何看着自己所生的猪儿猪女被出栏,甚至由杰克带着一起去到屠宰场看着自己的儿女被屠宰切割成肉块送进冷库,加工成肉食品。

    几年后,美子的弟弟偶然看到姐姐的人畜交录像片,好不容易才找到猪场,强行将美子带回了日本,美子才结束了淫乱的人畜交和乱伦的生活。

    白素跟著被解開繩索,她看著眼前雄碩的狼犬,紅著臉頰的說:「跟狗?不!你???你不要太過份!」。

    胖子手捏著白素的下唇,笑道:「大美人,妳洠b羞x擇的餘地!」

    白素心想:「既然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也洠b惺颤n好堅持的了。只要想辦法讓這隻狗噴出精掖就可以了???」

    白素忍耐住心中波動的情緒,敚米藙葑诘匕迳希揲1的小腿腿背平貼地板,然後躺平,雙腳舉起。

    而此時白素下體的嫩穴、陰唇和烏黑亮麗的陰毛,全部都暴露在眾人的面前,現場所有人都興奮的看著,美艷的白素如何與狗做愛。

    白素將雪白的腿微微舉起,引誘狼狗靠近嗅聞著白素的陰部和臀部。

    接著白素平躺在地上鑽入狼狗的底下,讓狼狗的後腿跨間的大屌敚г谧约旱拿媲啊kp膝跪在地板上,儘可能地張開美艷的雙腿,將下體的陰唇高高擡起。

    白素顫抖著、無奈的把狼狗的老二放入自己的口中,而狼狗以69的姿勢站在白素的頭上,讓白素可以吸到牠的陽具。

    而大狗也開始舔舐白素的花瓣,濕滑臁畹拈1舌,在白素的花瓣上舔來舔去,白素不自覺的感到一些麻癢的快感。

    白素輕拍大狗的陽具直到它開始變大而且伸出包皮。白素小巧紅豔的嘴緩慢地進出大狗的陽具時,手不斷按摩牠的陽具,大狗的陽具不斷地勃起直到完全直立。

    大狗的陽具根部像蝴蝶結狀的凸起處,而白素就移動她的嘴,用舌尖舔狗的龜頭凹陷處。

    眾人在一旁叫囂,

    「對,很好,就是這樣,給狗幹,快!快!獸姦,人犬相姦,哈哈哈!快!」

    胖子在一旁看的心情激憤:

    「快!讓狗〝幹〞妳!快!???」

    白素被胖子命令開始和大狗性交。

    白素無奈的爬起身來跪在地上雙腿張開,擡起屁股對著狼狗,將狼狗的前腳擡起搭在自己的腰際上。

    白素知道需要避免狗的蝴蝶結狀的凸起處、那個肉球的枺鳎自己的花瓣之內。

    大狗雖然前腳搭在白素的身上,但仍然低頭嗅聞著白素溫暖潮濕的神祕肉穴,然後繼續舔著花瓣,接著大狗跳上白素赤裸的身體,大屌開始快的撞擊白素的兩腿之間。

    白素開始握住大狗的陽具,引導狼狗陽具的前半截進入清麗美艷的身體裡內,白素的下體馬上感到一股灼熱的物體在抽動著。

    白素的手緊握不放,避免大狗的蝴蝶結突起順勢滑入自己的〝肉花瓣〞之內。

    而狼狗搖敚y纳眢,越動越快,白素感到大狗的蝴蝶結凸起處處一下一下碰撞著自己的陰道口。

    大狼狗的肉棒果然又粗又大、炙熱溼滑,加上大狼狗強而有力的急腰抽動,白素已經快握不住大狗的肉棒,無法阻止地任由大狗的肉棒一吋吋的往自己下體的嫩穴裡攻佔、填塞???

    不一會的,大狗的陽具已經充滿白素的陰道。白素雖然盡量控制,但事實還是發生了,心中不禁悲哀:被人姦淫就算了,竟然和狗???

    (……)免费小说下载

    白素害怕大狗將蝴蝶結凸起處進入自己的身體,因為如此一來,白素將一直跟狗〝幹〞在一起,直到大狗射精軟掉。

    白素一直將蝴蝶結凸起處握在手中防止它進入體內,但大狗摩擦地越來越快,白素發現大狗的蝴蝶結凸起處,開始膨脹,而且摩擦著白素敏感的嫩穴部位。

    但隨著大狗肉棒不斷的姦淫、抽動,不斷的刺激著嫩穴洞口的陰蒂及陰唇,白素不由得一陣快感襲來,不自覺的手鬆了一下,這時大狗的肉棒「噗滋」一聲的,全部都滑了進去,此時白素也嘶喊一聲,而肉球般的蝴蝶狀凸起處也完全進入了白素的體內了。

    就這樣一人一獸,真正的連在一起了???

    當蝴蝶結凸起處在白素的體內持續膨脹時,白素感覺到花瓣內熱熱的,因為狗的體溫較人高,大狗肉棒的深入使白素感到溫暖。

    此時白素才發覺狗的肉球已經完全塞滿自己花瓣,卡在陰道之內,除非狗射精,才能停止這一次與狗的交淫,白素連最後的防線也崩潰,只有任懀穬涸谧约撼嗦懵愕碾伢上進行獸姦。

    而大狗也毫不客氣,賣力的姦淫美艷的俏白素,讓〝肉花瓣〞不斷的衝擊,白素本能的發出淫蕩呻吟,享受著以前想都洠脒^的〝人獸〞性撸颉?br/>

    此時白素雙手乾脆撐在地上,雙腿跪地的將屁股擡起,像極了一隻發情的母狗一樣。而大狗的前腳環抱這白素的腰,下體用乎想像的度抽插、狂〝幹〞著白素。

    一人一獸間的交合處,冒起一團白色的黏稠濃掖,並且不斷的發出

    「啪!啪!啪!???」的聲音。

    大狗似乎也知道現在〝幹〞的貨色是難得的美女,抽插的特別起勁、特別用力,把白素的陰道塞的滿滿的,狗嘴「哈,哈,哈???」的喘息,滴出的口水沾滿了白素的背部一遍都是???

    數不盡的抽插次數之後,此時大狗的蝴蝶結凸起處完全膨脹,精掖不斷「噗滋!噗滋!噗滋!???」地注入白素的體內,而白素不禁呻吟越來越淫浪,眾人興奮看著豔麗的白素淫蕩的與狗姦淫,不禁又漸漸有了反應。

    白素的花蜜淫水大量分泌,並和大狗的混在一起,美艷的白素感到大狗的蝴蝶結狀的凸起處開始在做有規律地鼓動、彈跳。並且從裡面推擠著白素的陰蒂,那種感覺使白素快要發狂???

    突然,白素達到了高潮,不斷淫蕩的嬌喘、浪叫,大狗此時也射精,肉球軟去消退,離開了白素赤裸的胴體。

    妻子和大黑的故事

    (……)免费

    妻本来是我的学生,毕业后多年嫁给了我,我们相差了15岁,我今年45

    了。

    我们夫妻感情很好,性生活也很美满,但是不可讳言的,我的年纪已大,渐

    渐也常有力不从心之感。我深爱我的妻子,很愿意让她有多采多姿的性生活,我

    们讨论过3p的话题,妻子表示无法接受,我也无法容忍另一个男人跟妻子生

    关係,而且3p的后遗症很可怕,如果遇人不淑,很可能造成身败名裂,我们想

    都不敢想。

    有一天有人借了一堆a片给我,晚上跟妻子共同观赏,其中有一片片名很奇

    怪,叫《美女大战黑狗兄》,好奇之下先开了这片来看,里面是西洋美女与狗做

    爱的过程。我坐在床上,妻子靠在我的怀里,我从后面拥着她一起观看。

    片中女人与狗疯狂做爱,狗用前腿搭在女人身上,用背后式快耸动进出,

    老婆看得又诧异又刺激,在我怀里面红耳赤、呼吸急促。里面有一段是女人帮狗

    口佼的情节,老婆表示很恶心,我开玩笑说道:「又没人叫妳这么做。」老婆耸

    了耸肩,没说什么。

    我从后面边看边爱抚她的双峰,直到她的乳头涨到硬,我探向她的胯间,

    (……)好看的电子书

    内裤已湿了一大片,我伸进去摸她的荫户,触手一片泥泞。我开始让她边看边按

    摩自己的荫蒂,由于兴奋,不到两分钟妻子已来了一次强烈的高潮。

    我将两根手指伸入yd中感受着她的收缩,问她:「妳今天怎这么兴奋?」

    妻子只红着脸喘气,没回答。

    「如果真的让妳跟狗狗做爱,妳会肯吗?」妻子红着脸躲进我怀里:「不知

    道……你别问啦!」

    当晚我们做爱,妻子一直都很兴奋,水特多,我抽插了不到二十分钟,她就

    轻易达到两次高潮。

    之后我一直想,我无法容忍妻子跟别的男人做爱,但是如果对象是狗,我好

    像没那么难以忍受,而且也没有染病、怀孕的问题,更不会有外遇感情问题。而

    且最重要的是,狗和妻子做完了,不会出去外面吹嘘。

    一切好像都很完美,我询问了妻子的意见,她没表示反对,只是说:「我们

    又没养狗。」

    我的朋友老张是开宠物店的,前天我去他店里闲聊,我告诉他,我跟妻子想

    养条狗作伴,但是又不知是否有能力照顾。老张很大方的表示,我们可以先挑一

    (……)免费

    条回去试养几天,如果感觉无法照顾再把狗还他。

    我觉得他这个建议很不错,当晚就回去跟妻子商量,妻子听完唰地红了脸,

    她心知肚明我要做什么,只是没说破。她也没反对,只是表示狗很难照顾,以后

    清洗的任务她可不管。我心里暗暗偷笑,没说什么。

    隔天我一个人到老张店里挑狗,我没带老婆去,是因为妻子很容易脸红,给

    老张看出什么来可不大妙。我表示要养成犬,老张表示我住的是透天房,可以养

    在后院花园,于是我挑了一条黑色短毛猎犬的大型狗。老张说不错,短毛的好照

    顾,而且这条狗我跟妻子都见过几次,它也认得我们,跟我们还算亲近。我看着

    毛皮黑得亮的大黑,心里有着异样的感觉。

    当晚带狗回来后妻子明显很紧张,脸上的红晕没退过。我也没说话,晚饭后

    看完电视我就带大黑进浴室清洗,妻子默默站在浴室外只是看着我忙。我很仔细

    地清洗,特别是狗荫泾的部份,我搓揉轻拍让它伸出皮套外方便清洗。

    狗荫泾的前端部份较肥大,然后中间稍细,呈现鲜红色,触感有点粗糙,没

    想像中那么光滑柔细,目测之下直径大约3至5公分左右,长度大概14到15

    公分,比我的略大些。狗茎末端有一团凸起物,直径大概有5公分左右,我跟妻

    子都看过《女性犬交技术手册》,知道这个凸起物进入后会与yd链结在一起,

    所以得先知道它的大小,免得老婆受伤。

    老婆本来只是站在外面看着我忙,当洗到狗荫泾时终于进来帮忙了,我看着

    她,她红着脸表示:「谁知道你洗得够不够干净。」犹豫了一下,终于抓住狗荫

    茎清洗,并有点气喘地说道:「怎么这么烫……」

    狗在她握住的同时开始稍微耸动着,让它的荫泾在老婆手里滑动,我暗想:

    这畜生倒有点灵性。老婆硬着头皮很仔细地清洗,并且将头靠过去,我正在惊讶

    时她回头说:「你以为我要做什么?我只是闻闻看会不会臭,还好……一点都不

    臭,没什么味道。」洗完她直接回房,留下我替狗烘干。

    我带狗出浴室时老婆已关了灯躺在床上,我笑说:「这么黑怎看得到?」开

    了灯,见她衣服完整地躺在床上,脸红红的。我知道她很紧张,于是丢下大黑上

    床抱着她,抚着她的头安慰她不要紧张,她一直紧闭着双眼不肯睁开,任由我

    轻轻将她脱个精光。

    我亲吻着她,然后沿着脖子、肩膀一直吻落双峰,用舌舔舐着她的乳头,她

    轻哼着就是不肯张开眼睛。来到双腿之间时,现早已湿滑一片,我想了想,在

    她耳边说:「我开一包威而柔帮你按摩好吗?」她没回答。

    我知道妻子不拒绝即是默许了,就直接把威而柔抹上她荫户,尤其是小荫唇

    周围更多涂一些,还用手指沾了些伸进yd里抠弄,跟着轻轻按摩荫蒂,直到妻

    子下体河堤溃决,灾情惨重。

    我看看差不多了,便轻轻把老婆抱起来让她趴着翘起臀部,她突然睁开眼睛

    说:「真的要吗?我好紧张……」我告诉她:「人生难得几次,偶而试试不一样

    的,只要小心不受伤,也没什么不好。」她听完又再闭上眼没说话。

    我带着大黑来到妻子后面,先让它两只前脚跨上妻的臀部,由于紧张,妻子

    弓起了背。我抓住狗荫泾轻拍让它伸出来,然后再握住根部,狗一脸迷惑地看着

    我,但是出于动物的本能,直接就在我手里耸动着。我将它靠上去对准yd口,

    握住它让它抽动,由于妻子下体很润滑,肥大的gui头轻易地就插了进去。

    妻子闷哼一声,背弓得更起,全身颤抖着,我看她反应这么大,有点紧张,

    赶快问她:「会痛吗?会不会不舒服?」妻子摇着头,颤声说道:「不……不会

    痛,可是好敏感,太……太刺激了!我快受不了了……我快出来了……」连说话

    都带着哭音。

    (……)好看的电子书

    我说:「既然不会痛,我放开手给它自己动了喔?」妻子没回答,只是呻吟

    着点点头。我一放开手,就清楚听到「唧……」一声,然后是肉跟肉摩擦出的

    水声,本来一脸呆样的大黑好像突然明白了似的,开始快耸动着屁股抽插,整

    根狗荫泾埋入老婆身体之中干得「啪啪」有声。

    本来压抑住呻吟声的老婆再也忍不住了:「噢!好烫……好胀……好酸……

    好麻……我会死掉……我快死了……」我到前面让她抱住我,爱抚她的乳头、摸

    着她的背,让狗自己在后面自由抽插。

    妻子迷乱地抱紧我:「公……插我……公……干我……干死我……啊……」

    突然一声尖叫,妻子死命抱住我,背弓得跟虾米似的,眼睛失神、浑身颤抖地抽

    搐着。我知道她高潮来了,也抱紧了她。

    大黑却像不知情似的继续耸动着,「不行……不行了……我快死掉了……呜

    呜呜……又要出来了……」老婆很快地又达到第二次高潮,全身软得连前半身

    都趴伏到床上去了。

    突然大黑静止不动了,不再前后抽动,只是向前顶,原来狗茎末端的凸起物

    滑进去了。事后老婆说凸起物进入后,狗荫泾一直膨胀,而且一跳一跳的,整根

    (……)好看的电子书

    埋得好深好满,刚好像在按摩yd里面的g点。

    「公……好深……好胀……好满啊……我好想尿尿……喔……不行了……会

    死……我尿出来了……又出来了……」老婆像疯了一样狂叫着,yd里突然喷出

    一大股水,原来她被大黑干到潮吹了,还好我早在底下铺了两条浴巾,不然整张

    床单都要报废了。老婆和大黑交合处的掖体继续像瀑布般一阵阵渗出,也不知是

    狗的还是妻子的。

    「公……不要了……你拉它下来吧……再弄我会死……不,不,别拉……好

    酸……好满……别拉,我受不了……」我不敢再用力拉了,就由得妻子和大黑屁

    股对屁股地连着,静静等候他们脱开。

    经过十几分钟,妻子不知来了几次高潮跟潮吹,狗荫泾突然退出来了……乖

    乖,原来已膨胀到18公分左右长、4公分左右粗,难怪老婆整个人都几乎虚脱

    了,仍呆呆的维持着原姿势翘着屁股、上半身瘫在床上。

    老婆原本紧密的yd口这时露出一个小洞,不知是狗的还是妻的黏白掖体不

    断淌下来,我再也忍不住了,一靠上去便直插到底,妻子的荫户还很敏感,又是

    一阵呼天抢地的长啸……

    我实在太兴奋了,感受着妻高潮中的紧缩yd只五分钟,就忍不住射了精。

    等妻稍微恢复后,我问她:「下次还要吗?」妻子没回答,只是虚弱地摇着

    头。我说:「喔,那我明天把狗还给老张吧!」妻子还是摇着头。

    我:「?……」妻子终于撒娇地开口了:「下次不能再抹威而柔,太敏感、

    太刺激,我受不了。还有,以后隔天是假日才能玩,不然你叫人家怎上班……」

    我:「……」

    《狗操爱妻》「作者:爱妻人」

    狗操爱妻(o1)

    我和老婆在看到了一篇关于人与兽交的文章,当时我们都不太敢相信。也许

    是好奇心在作怪吧,我真的在此后的一个星期日从宠物店买回一条黑白花纹的欧

    洲名狗,当时虽然没有对我老婆说明原因,但她知道我的真实用意。

    在此期间,我和老婆又66续续看到了许多有关女人与犬、驴、马性交的文

    章,并且还相互讨论,有时还争得面红耳赤,主要是老婆不相信动物真能配合女

    人完成性生活,她觉得驴子和马的荫泾都很大,根本不可能进入yd里面。

    在经过我一年多的精心调养后,到去年4月份时,那只欧洲名犬已经是一条

    (……)

    非常通人性、身长有135公分的大花犬了。由于到了狗的情期,牠不时将自

    己的荫泾伸出来舔,但我现牠的荫泾并不像文章上写的那么大。

    一个星期六的晚上,老婆和我早早的洗澡上了床,这时,我用挑战的口吻对

    老婆道:「你不是不相信狗能与女人干那种事吗?我们不妨今晚上试一试。」

    老婆假装生气:「你养狗的目的是把自己老婆来当试验品呀?」虽然嘴里这

    样说,但心里的那股好奇心还是驱使老婆答应了我的要求。

    我们俩给狗洗了个澡,并且还将狗的荫泾用沙威隆进行清洗。用吹风机将狗

    儿烘干完了后,老婆慢慢地给狗的荫泾打手枪,没想到狗的荫泾在老婆的刺激下

    很快变得又长又大,真像文章里说的那样了。

    我让狗来舔老婆的屄逼,但牠很不配合,只轻微的舔了几下就走开了。也许

    是老婆身上衣物没有全部脱去的缘故,老婆起身脱得一丝不挂,又躺在沙上,

    但狗还是不来舔她的屄逼。

    最后我只好用润滑油涂遍老婆整个荫户和狗的荫泾,然后让老婆像狗一样爬

    在地上,翘起屁股,露出荫户。我牵引狗的前身伏在老婆背上,用手引导着狗的

    荫泾插入老婆的yd里面。老婆感觉到狗的那条荫泾又大又长,慢慢滑入她的荫

    (……)免费

    道里面,使整个屄都被填塞得相当充实,并且牠在我的引导下慢慢地抽送起来,

    但并不是一进入就快地抽送。

    因为性交方法上有问题,大约只有五分钟,老婆的背部就承受不了狗的体重

    了,同时她感觉狗的荫泾在变大,塞得yd里很胀,并且狗抽送的度也加快了

    不少。

    老婆让我把狗从她背上撵了下来,没想到狗的身体是下来了,但牠的荫泾却

    是有点费力地才从老婆的yd里面退了出来。

    我乐呵呵的对老婆笑道:「怎么样,看来狗真的能够和女人打炮呀!感觉如

    何?说来听听。」

    老婆不好意思的道:「你看的狗鸡鸡就知道了,像是一棒锤的大肉棒,与男

    人的就是不一样!」

    经老婆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拍着脑袋道:「对了,还真的想测

    量一下狗的鸡巴有多大多长。」

    经过测量,老婆才知道那根刚才插到她yd感觉胀的荫泾有22公分长,

    前端部份直径有5公分,上半部份有5?5公分,接近根部有4?5公分,怪不得

    (……)好看的电子书

    老婆的yd狗被干得有点吃不消呢!

    之后,老婆没有让狗的荫泾再次干入她的yd,因为老婆还需要多做一些准

    备,所以那晚老婆只是在我的帮助下初次尝试了与狗的交配。

    第二天晚上,我悄悄对老婆说道:「今晚我们再来试一试和狗狗干炮,好不

    好?我好想看一看妳与狗相干的全部过程!」

    「好呀,等以后我习惯了,就只与狗过性生活,你可不要后悔哟!」老婆嗔

    笑道。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同上次一样,把狗的全身洗干净,然后对狗的荫泾用

    沙威隆消毒,并在狗的荫泾上涂了许多润滑油。

    这次老婆吸取了上次与狗性交的教训,在身边各放了一张大方凳,老婆趴跪

    在两张方凳的中间,这样狗的上半身就不用伏在我老婆的背上了,并且老婆也自

    由了许多。

    在狗狗的四只脚戴了护套防止被狗爪子抓伤后,准备工作完成了,老婆趴着

    准备让狗干。看到这淫景,我忍不住脱了裤子,挺起我的荫泾,往老婆的屄屄里

    先干了进去,并大力地插送着。

    (……)免费小说下载

    狗狗好像很兴奋,一直在身边打转,老婆笑说:「你呀,与狗狗争屄干。」

    我说:「那得先让我享受,然后才轮到狗狗干。」

    我插了一会,将荫泾抽出了老婆的yd,狗狗过来舔老婆的屄屄,把老婆舔

    得好舒服。狗狗要来舔我的荫泾,我不敢让牠舔,怕牠舔得兴起,把我的荫泾当

    热狗吃了。

    我让狗狗骑在老婆身上,然后为牠校准炮位,但狗仍需在我的帮助下才能将

    牠那根硕大的荫泾成功插入老婆的yd里。

    由于这次有了上次的经验,也有足够的准备措施,所以狗的荫泾很容易地就

    完全插进入了老婆的屄逼里,并且牠也主动地抽插起来。老婆也配合狗狗的动作

    扭动起屁股,迎合牠的抽送。

    老婆只感觉到yd无比的充实,充实得有点酸胀,随着狗鸡巴的不断抽插,

    yd及其周围渐渐涌起一阵阵令人兴奋的快感,特别是牠荫泾附近的毛磨擦着荫

    蒂,更是说不出来的舒服和骚痒,老婆已感觉到yd在分泌大量的淫水了。

    狗的荫泾也越来越烫,牠在用力地朝老婆的体内冲刺,我在旁边惊叫道:

    「哇!这么长的狗鸡巴都全干进去了,妳爽不爽?」

    老婆有点语颤:「很舒服……真的很舒服……比起你的鸡巴不知要舒服多少

    倍。」

    我有点醋意道:「不会吧?难道这么多年我还没有把妳弄舒服?妳是不是太

    淫荡了?不过也没有什么,总算满足了妳的一个心愿。」

    「是好奇心吧!你没有把我当成是你的妻子呀!」老婆不好气地嗔骂。

    「这可是天大的冤枉,我辛苦一年多照顾爱犬,还不是最终为了妳来享受!

    在没有和狗性交之前,妳不是说不能干吗?现在事实已摆在眼前,妳还有什么说

    的?妳答应了的,得尽量满足狗的需要了。」

    是啊,只是讨论时的一句气话,还当真了。不过我知道老婆是绝对不会计较

    的,所以老婆就笑道:「好呀,我以后就只和狗相干了,我不要你干我了。」

    老婆和我边说话,边享受着狗鸡巴的抽送,我也在旁边仔细地观看,看得我

    也哈得很,我的荫泾挺得硬梆梆的,真想插几下老婆的屄逼。

    与狗性交真是刺激,比看a片要刺激多了!狗鸡鸡的前端已顶至老婆的子宫

    口了。

    经过近二十多分钟的交配,老婆达到了好几个高潮,并且老婆说腰部都酸软

    得受不了。况且感觉到狗的荫泾在她yd内越来越大,老婆怕它射精后把yd弄

    痛,就对我说道:「我不行了,太累了,先把狗牵开吧!」

    我用手把狗的荫泾慢慢从老婆的yd里往外拉,快到yd口时,老婆对我说

    道:「慢点,我感觉yd口好胀。」同时狗也「汪汪」的叫了起来。

    等我把狗的荫泾全部拉出来时,哇靠!好长的一大条,红红的、湿淋淋的,

    还一直滴着淫水。

    老婆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我此时却大叫道:「妳快看,狗的荫泾比那天测量

    的还要大!」

    的确,那狗的荫泾前端比上次测量时要大许多,这也就是说牠快要射精了,

    这让我暗自高兴起来。

    「反正牠要射了,妳就让牠射进去吧!」我鼓励着老婆,不由分说又把狗荫

    茎干回了老婆的yd里。

    「你好坏,你要让我生狗儿子!」老婆娇呼了一声,兴奋的表情洋溢到了脸

    上。

    就在这时,狗儿弓着身子射出大量的精掖,狗精穿过老婆的子宫口,「咕嘟

    (……)

    咕嘟」的灌满了老婆的子宫,连老婆的yd内壁都被白色的浆掖糊了厚厚一层。

    十几分钟后,硕长的狗鸡鸡终于慢慢从老婆的屄里抽了出来,带出一大沱的

    精水,往外流着,说夸张一点,还有一点像瀑布一样,不知是老婆的还是狗狗的

    比较多。

    我看得受不了,把老婆一翻身仰躺在地上,然后把她两腿分开,挺起我的荫

    茎就插进老婆的屄逼里。有狗精的润滑,一插就到底,真是太舒服了!

    插着插着,感觉老婆的yd虽然比以前松了许多,但是也挺舒服的。老婆在

    享受着我的抽插,「哼哼……噢噢……」的叫着,插屄时「卜滋……卜滋……」

    的声音好淫、好荡。

    突然感觉老婆的yd一阵收缩,我的gui头也感到一阵热浪的袭来,受不了,

    我在老婆yd的深处射精了,老婆也同时达到高潮。

    我趴在老婆身上享受着余韵,待我把鸡巴抽出老婆yd时,一股精水从老婆

    的屄里流出洒了一地。

    经过这次痛快的交配后,老婆知道女人与兽交的感受了。从这之后,老婆在

    我的帮助下,每周六晚上都会与狗交配一次;慢慢地,狗也学会了舔老婆荫户的

    技巧,交配动作也越来越熟练,使老婆在与牠的交媾中得到了更多的快乐。

    狗狗虽然每次都把精掖射进老婆的yd内,但狗精不会与老婆的卵子结合令

    她怀孕,于是老婆与狗性交时也不用怕牠射精了,可以随时享受狗射精时带来的

    快感。

    当然老婆与狗交配前,我必插一插老婆的屄屄,先过过瘾再让给狗狗姦淫,

    狗狗也习惯了在一旁轮候。

    老婆很喜欢我和狗狗的轮姦,很淫荡吧?各位先生、女士,你们若有与狗狗

    交配经验的,不妨也写出来让大家分享;没经验的可以幻想一下下,那样也是很

    过瘾的。

    不过由始至终,我还是不敢轻易尝试让狗舔我的荫泾,我深怕一个不小心,

    荫泾被狗狗当热狗咬断。老兄,你敢让狗狗舔你的荫泾吗?

    狗操爱妻(o2)

    老婆白皙的皮肤、绝佳的身材,我不禁万分满意。我老婆是属于那种典型的

    台湾美女,尤其是她那迷人的小屄,虽然结婚已经三年了,还是那么紧窄,她的

    乳房,是那么的柔软而富有弹性。每次跟她做爱,我都非常兴奋,看着这样一个

    美女在自己身体下辗转呻吟,以及每一次做完爱后看见她那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