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0 部分阅读
    陈圆圆虽然被李自成这一连串,粗犷的行动有所惊吓,却因自己早以春心荡漾,只是娇柔无力地轻嗯一声,双腿翘起盘住李自成的腰,以

    便李自成为所欲为。可是当李自成钢硬的肉棒插入之际,粗大的圈围却让陈圆圆,有穴口被撑裂的疼痛感,「啊!」陈圆圆疼呼一声,全身一

    阵颤慄。

    李自成并不懂得怜香惜玉,只藉着淫液的滑顺,急集的抽动起来。不久,陈圆圆疼痛全消,只感受到阴道内被大肉棒塞满的快感,一种既

    兴奋又充实的舒畅。陈圆圆的呼吸渐渐浓浊,呻吟呓语声也愈来愈大,身体不断地扭动着,臀部左摇右摆的迎送着。真是个撩人的春色,任谁

    一见都会为之魂销。

    李自成的阳具有三个特点,第一是长、第二是粗、第三是龟头特大,这三个条件,都是使女人既怕又爱,一接触即可要人命。但是李自成

    今天算是大开眼界,碰上了陈圆圆这个淫穴,穴口虽然窄狭,但却淫水源源,让抽动之际一路顺畅;又虽然顺溜,阴道里却像小嘴般的收缩吸

    吮着。这一切感觉都让李自成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爽。

    陈圆圆觉得屄穴里阵阵浪潮,不知道已经泄了几次,而连续的高潮快感让她有点晕眩,有点受不了。陈圆圆勉力而为的猛然一收小腹,臀

    部也开始旋转,阴道也跟着一紧,将龟头团团包住,还一缩一松恍似小孩吮吸奶头。

    李自成既感龟头被吮得舒服,又觉马眼周围有物在触动,竟有些神经酸麻,使得在阴户内的肉棒,有意欲泄精的状态。李自成自知难以再

    忍,只好加快抽动的速度,而且每次的进入都是深抵内壁,插得陈圆圆的小腹一凸一凸的,彷佛肉棒就要穿肚而出一般。

    此时,陈圆圆似乎已进入痴迷状态,浑身颤抖,面色转白,随着一阵娇媚的呐喊,子宫里又是一阵热潮。蜂拥而至的热度烫在肉棒周遭,

    「啊……」李自成发自丹田的吼叫,随着肉棒一阵胡抖乱跳,「嗤!…」一股股滚烫的浓精便激射而出。

    李自成意犹未尽的又抽动几下,然后「呼……」一声长嘘,便软伏在陈圆圆身上。

    两个满身汗水的躯体紧紧贴着,只是无力的喘息着……※※※※※※※※※※※※※※※※※※※※※※※※※※※※※※※※※※※※

    就跟闯王李自成一样,大顺军内某些高部将领,这时也是沈缅在征歌挟技之中,对大顺政权迫在眉捷的危机却毫无所觉。等到使报吴三桂还兵

    据山海关,并扬言兴复明室,李自成才感到刘宗敏是桶了乱子。

    于是一面又责怪刘宗敏鲁莽,告诉他不可再对吴襄迫害,自己也收歛一点不敢对陈圆圆造次;一面命牛金星代笔写了《吴襄招吴三桂书》

    ,派唐通携招书连同李自成敕谕、万两白银、千两黄金、千匹锦缎前往山海关招降,并欲封吴三桂为侯。

    吴三桂虽不悦,但一因全家三十八口捏在人家手中,二来为自己今后前途,又不能不考虑。正当吴三桂两难之际,投靠了清人的祖大寿以

    看望外甥为藉口,混进关来,替多尔衮说项,怂恿外甥投降清朝。

    正好吴三桂派往北京的探子回来,吴三桂问道:「我家里怎样?」

    探子回禀说:「被闯将刘宗敏抄掠了!」吴三桂听后说:「这不关紧要,我回去他们会归还我的。」

    又一个探子回来,吴三桂又问道:「我父亲怎样?」回禀说:「老太爷被刘宗敏抓走了」吴三桂有点沉不住气说:「这也不关紧要,到我

    回去,他们也一定会放出来的,谅他们也不敢对我父如何!」

    最后第三个探子回来了,吴三桂急切地问道:「夫人及陈圆圆人怎样?」探子迫不急待地回禀:「唉呀!大人呀,大事不好,家中女眷、

    包括陈圆圆都被刘宗敏强占了!」

    吴三桂不听则已,一闻此讯,火冒三丈,怒发冲冠,正所谓,“霸王一怒为红颜”。吴三桂拔剑怒骂道:「真是岂有此理,一个铁匠竟强

    占总兵夫人,这叫我还能归顺他们吗?大丈夫不能保全自己的家室,为人所辱,我还有何脸面再见京中父老兄弟。李自成啊李自成,我与你有

    不共载天之仇。我意已决,兴兵剿闯!」

    吴三桂骂完,他咬破中指,立即仿效战国时代楚国申包胥哭奏廷的方式,向清统治者借兵。通过祖大秦的疏通,他向多尔衮表示:「敝遭

    不达,李闯犯阙,攻破京师,先帝殉国,九庙成灰;全国臣民,痛心椎血;三桂身受国恩,报仇雪耻,责无旁贷。怎奈京东地方狭小,兵力微

    弱,祗能冒昧向贵国作秦廷之泣,望殿下予以一臂助力。」

    多尔衮趁此大事要胁,强迫吴三桂率部众投降,拱手让出大明锦绣江山。吴三桂此时也抱定了「且作七日秦廷哭,不负红颜负汗青。」的

    想法开门揖清,沦为降清抗闯。引狼入室的吴三桂多按照多尔衮的意愿,下令全体官兵一律薙发编辫、手缠白布,接受多尔衮的调遣。

    清兵入关之后,吴三桂被多尔衮封为平西王,作向导前锋,誓师出征,与李自成率领的农民起义军相遇于一片石。大顺军全是一群乌合之众,由于仓促的应战,遭到严重的挫败,损兵折将,尸横遍野,于大顺永昌元年四月廿六日败归。

    李自成战败,逃回北京,下令杀了吴襄夫妇、子吴三辅及其家人三十四馀口人命,还将吴襄首级悬于城楼示众。而陈圆圆趁乱中,藏身于

    一个平民家庭里去,方躲过一劫。

    吴三桂一路攻打下来,大顺军也一步步离开大内西撤,后来李自成自己也负伤,一直退回西安去了。吴三桂回到北京老家,不见陈圆圆,

    便四出探听,后来部将才在一个小村里发现到她。

    吴三桂喜出望外,找到了美人,立即下令结五彩楼,备香轿,旌旗鼓乐,亲自前往迎接,正所谓的「蜡炬迎来在战场,啼妆满面残红印。」

    陈圆圆的一生虽屡遭坎坷,可是风鬟雾须仍不减往日娇容。一见面,吴三桂便问陈说:「圆圆!真没想到会在此地找到你,这不是在做梦

    吧!」

    陈圆圆见吴三桂已降清薙发编辫,更是百感交集,祗淡淡地回答说:「三桂!你已不是大明的山海关总兵!而是建洲人的平西王了!」

    吴三桂原本打算继续追紧李自成,但陈圆圆实在不愿再见到,百姓们又因刀兵之祸而流离失所,遂向吴三桂说:「李自成是英雄人物,军

    纪严明,秋毫不犯,有些将土只听号令,他也管教得紧。他们之所以扣留我,目的是为了要招降你,对我也是待之以礼,所以你不必再追了!」

    而吴三桂得到陈圆圆,目的已达到,所考虑的倒是如何对陈圆圆安置了,心中更是一心要一亲芳泽,当然,也是拉着陈圆圆往寝宫里去了。陈圆圆不禁暗暗祈祷着:「但愿一切兵灾**,就此结束了罢!」※※※※※※※※※※※※※※※※※※※※※※※※※※※※※※※※

    ※※※※寝室阁床上,吴三桂与陈圆圆已成为两条赤裸裸的肉虫互相交缠着。

    在热烈的拥吻中,一股强烈的紫萝兰的花香气,直冲吴三桂的脑门。吴三桂轻轻推开陈圆圆,仔细的欣赏着她晶莹剔透的胴体,陈圆圆羞

    涩的拉着床单聊备一格的遮掩着下身,虽然下体被掩蔽在半透明的薄纱床单下,两条丰满的大腿清晰可见,就连那两片微微突起的阴唇也隐约

    透出。

    陈圆圆的乳房高翘着,轮廓匀和而明显,两个高突的乳头四周,呈现着诱人的玫瑰色的圆形晕轮,含羞带怯的模样更显得媚力万千。吴三

    桂被她这付诱人的媚态所惑,顺手在她高翘的乳房、蒂头捻弄起来。逗得陈圆圆全身一颤一颤的,把围裹住下体的被单猛然一掀,一个腾身便

    把吴三桂死命的拥抱住,狂吻个不停。

    陈圆圆舌尖灵活的在吴三桂嘴里不停转拨、翻弄着,逗弄得吴三桂满嘴都酥痒、焦灼而乾燥。这时,吴三桂一股无以名状的欲火油然而生

    ,由心的深处,一直沿血管所行路线伸展着,顿时烧遍全身。

    吴三桂尽量移动着下身,让高挺的阳具去寻陈圆圆的快活源洞。陈圆圆却故意扭转着臀胯,逃避似的捉弄着,弄得吴三桂心急如焚、气喘

    不已。

    陈圆圆伏在吴三桂的上面,见到吴三桂情欲高张的模样,凭经验知道何时该进、何时该退。陈圆圆随即用她那紧闭不开地热烘烘的阴户,

    把吴三桂的阳物压倒下去,直贴在小腿上,令他的阴茎无法作怪。

    吴三桂的肉棒,一蹦一翘的要寻洞入穴,怎奈受了居低临上压制,便再有力量,也是一筹莫展了。于是,吴三桂便把搂在他细腰上的双手

    ,逐渐下移到光滑柔嫩的肥臀,开始大肆抚摸着,并不时越过股沟,寻觅到那条小肉缝。

    当吴三桂的手指接触到肉缝之际,便轻轻分开陈圆圆的微热的阴唇,在那颗软嫩小肉粒上不停捏着。不一会功夫,那肉核便被捏得肿胀起

    来,同时,肉核下面小洞内也跟着有一股温热滑溜的液体流出。

    吴三桂的手指便顺着滑溜之助,「滋!」探入湿滑柔腻的小洞里去。一霎时间,这窄小仅容手指插入的小洞,便逐渐的张大松弛开来,并

    大量向外排泄着略带粘性的水份,陈圆圆也轻轻的呻吟着。

    吴三桂把手指更往里面伸插进去,一刻不停地,极急缓有致的一进一出,并不时在她热而湿的阴户四壁上搔弄着。只见陈圆圆两颊泛起了

    桃红,额头渗出了香汗,喘息加速着,并且,她的吻也越来越紧凑、越来越热狂。

    陈圆圆的身体开始轻微的抖动,下部也起着颤抖,阴户内水份越来越如潮涌了。于是,吴三桂把两根手指同时深入,更深情地在里面抽插

    ,并忽紧忽慢地转绞着,只觉陈圆圆滑腻的阴户内,开始有了动作,继而臀部便上下挺动起来。

    陈圆圆把臀部高高的翘着,而以她那湿润润的阴户寻着吴三桂的阳物。吴三桂却以右手握住自己硕大挺硬的阳具,用那大如桃子般的龟头

    ,尽在她湿淋淋的大阴唇上来回磨擦着。陈圆圆便如触电般,浑身颤抖起来,更像八爪鱼似地,紧紧地箍抱着吴三桂,嘴里还不停的娇喘着。

    陈圆圆感到欲火焚身似的难再忍受,突然仰身,伸手扶着吴三桂的肉棒,对准阴户洞口,沉身一坐,只听「滋!」的一声,一根粗大长肉

    棒便被吞没了。陈圆圆「喔……」一声浪叫,双手便揉上自己的双峰,而且坐伏在上面一阵狂扭。

    陈圆圆就这样像磨动的扭转着,而吴三桂也可以感觉到她的淫水,出了一次又接连一次,不但把阴毛连同阴囊一齐浇了个淋漓尽致;底下

    垫着的绸缎被褥也给浇湿了一片,就像躺在水洼里一般。

    吴三桂把身子支坐起来,与陈圆圆面对面地抱坐着,如此一来便可以看到,下面正在工作得十分忙碌的情形;也可以看到她高翘的乳房,

    随这动作在弹跳着。吴三桂张着嘴,等乳房凑到嘴边时,便时而含一下、时而舔一下、时而咬一下……一边又把身子往上挺动,让肉棒更加把

    劲冲进屄道。

    陈圆圆也随着吴三桂每一次的挺动,迅速的把她的阴户向下方套下。而当陈圆圆一套落;吴三桂一挺动的时候,那密合相交的部位便不停

    发出「噗滋!噗滋!」的音响,同时也夹杂着陈圆圆「嗯嗯啊啊」淫荡的狂叫。

    大概吴三桂每一次的挺动,都能碰触到陈圆圆的花心,所以满床满褥全都被她的淫水浸遍,而她的子宫口开始了那种美感的吸吮,阴道内

    阴壁嫩肉也忽而收缩、忽而放松的蠕动着。

    忽然,陈圆圆一阵急骤地抖颤,两臂便拼命把吴三桂的颈项抱住,两片火热红唇便一拥而上,吻住了吴三桂的嘴,不停吸吮及狂咬,而阴

    道里更有一阵热潮,排山倒海似的涌出,把她的高潮快感推向更高的峰顶。无独有偶的,吴三桂也在同时射出存蓄已久的浓精!

    「喔……啊……」两人合唱春曲般的呼应着,同登仙境。

    ※※※※※※※※※※※※※※※※※※※※※※※※※※※※※※※※※※※※清世祖一入京师,就着手建立全国性的清朝政权,也赐

    吴三桂白银万两、骏马三匹。吴三桂又为清兵先驱,进攻南明所统治的西南地区,经四川、贵州而入云南,杀明朝末代皇帝永历于五华山侧的

    金蝉寺。

    之后,吴三桂奉命镇守云南,手握重兵,强大无比,形成地方割据的局面。清廷为了笼络吴三桂,封他的元配妻子张化为福晋,令其子吴

    应熊到京师供职,并以太宗第十四女和硕公主赐他为妻。

    当吴三桂一进入昆明,便占据五华山大修宫殿,并将翠湖圈入禁苑之中。也占了永历故宫,该宫俗称「金殿」,素来有「无双玉宇无双地

    ,一半青山一半云」的美誉。

    吴三桂还在大观楼附近海中造亭,取名「近华浦」;又在北郊修建别墅和花园,称作「安阜园」,也叫「野园」。其中尽是楼阁耸峙、花

    木扶疏。并且将这些地方连在一起,可从野园乘辇入新府,又从新府改乘船经篆塘通往近华浦,直入滇池游览。

    而「安阜园」便是特为陈圆圆而修建的,不仅穷土木之工,凡民间名花怪石,无不强行劫掠,置之园中;珍禽异兽,大队侵占,除了搜尽

    云南,还派人到江南闽、粤一带购买。

    在当时的「安阜园」里,有花木千种,而且不少是花中极品。如有「神女花」,花株类似芙容,一天内能变换数种颜色,子丑时为白色,

    寅卯时为绿色,辰己时为红色,申酉时为橙色,戌亥时变为紫色;每年春天开花,花期长达数十天,然后才慢慢凋谢。

    园中珍宝器玩,可说是琳瑯满目,例如:有一大理石堂屏,高达六尺左右,屏上花纹画面,有些酷似山水木石,浑然天成,很像元代名画

    家倪钻的手笔。据说这堂屏曾派专使前往大理石场,强迫石巨村所有石工,花了近三年的时间,才从苍山里选出来的。单单为了打磨石面,又

    徵用了全云南最上好的工人,受尽无数折腾,才琢磨成屏。为此后人有诗写道:「匠工十指淋漓血,血侵石骨成丹青。」

    「安阜园」中挖有观赏水池,波平如镜,清澈见底。池旁有珠廉绣幕的画楼,相传就是陈圆圆梳妆台。

    此时的吴三桂,像夫差得了西施一样,拥着陈圆圆过花天酒地的生活,终日迷恋于「天边春色来天地」、「越女如花看不足」的日子。

    可是,陈圆圆却开始「梦醒繁华镜里花」,看破了红尘。因为她越来越认定现今的吴三桂,已非往昔了;她也知道吴三桂有窃国为君的野

    心。而陈圆圆最不愿看到的就是「兵灾战祸」。所以,尽管吴三桂有意要册封陈圆圆为正妃,都被她拒绝了。

    果然,在康熙十二年,吴三桂联合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继茂,三人联手,打着「反清复明」的大旗,并自封为「天下

    都招讨兵马大元帅」,点燃了反清的战火。

    正当吴三桂在兴头上准备大干一场时,不想却有人出来兜头给他浇了一瓢冷水。这人正是陈圆圆。陈圆圆知道此事便藉机向吴三桂道:「

    妾本是苏州歌妓而已,如今做了王爷的妃子。侍候大王也已有二、三十年了,已是荣华富贵到头了。我害怕从此长奢侈华丽下去。会遭到老天

    的惩罚……」

    吴三桂听到此处也吃了一惊,不由问道:「你……怎么说出这种话来!」

    陈圆圆看了吴三桂一眼,缓缓地说:「请求王爷赐我一间净室,我愿意身披袈裟,吃素修斋,终享天年。」

    这个请求可急坏了吴三桂:「我正想到起义推倒清朝,面南为帝,那时你也贵不可言,怎么你却起了如此的想法!」

    陈圆圆摇摇头道:「从古至今,多少人为了争帝称王,扰得百姓不得安宁,待到当了皇帝,又为了保住帝位费尽心思,有何乐趣可言?」

    陈圆圆略为停顿,又说道:「我幼年时,自以为容貌美丽,也曾有过非分之想。如今当了王爷次妃子,反而觉得那想法俗不可耐了。我看

    ,王爷多为自己着想,不如交出兵权,你我相偕隐没林下,像范蠡和西施那样泛舟于五湖,那该有多快乐?人生在世,不过区区数十年,何苦

    再开战端,称王称霸,争城夺地,致使百姓生灵又要遭受涂炭呢?」

    吴三桂静静的听了,也觉得圆圆此说法很有些道理,可是口里却说:「这是你们妇人之见!」又想到自己现在已是骑虎难下了,只好硬着

    头皮说:「大丈夫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

    陈圆圆听吴三桂说出这等话来,心知事情已无挽回馀地,不免叹息一声,垂下泪来。第二天早晨,陈圆圆又向吴三桂重申要求,执意要去

    净室。吴三桂一再的挽留,她无比伤感地说:「为时已晚矣!时光易逝,这些年来我经历了多少苦难和折磨,我已有所顿悟了,一切看透了,

    你已不是当年的吴总兵,我也不是年轻时的陈圆圆了。我再也不想回去,北国的风光也已不再使我留恋,我将留在这清冷的莲花池畔,守着青

    灯黄卷,了此残生……」

    话还未了,夏相国进来报告:「王爷,将领土卒都已集合在校场恭听您的训示。」夕阳西下,时近黄昏,在凄凉尖利的号角声中,吴三桂

    也无暇细思想,只好默许陈圆圆的要求,拖着迟缓的步伐,走向校场去。

    陈圆圆也怀着莫可名状的心情立即移居宏觉寺,跟从王林禅师,正式做了尼姑,改名「寂静」,号「玉庵」,诵经唸佛,日夜不辄,再也

    不去理会那吴三桂。

    ※※※※※※※※※※※※※※※※※※※※※※※※※※※※※※※※※※※※为了对付吴三桂,康熙皇帝亲身坐镇北京平叛。后来乾

    脆将在京的吴三桂的儿子吴应熊和吴三桂的孙子吴世霖一起处了死刑。

    康熙十七年三月,吴三桂在衡州祭告天地。自称皇帝,攻元昭武,称衡州即今天的湖南衡阳市为定天府;八月,就一命鸣

    呼,时年六十七岁。

    吴三桂元配发妻张氏、孙子吴世墦及吴世繙的妻郭氏自杀,其馀吴家男女老幼尽遭杀害,唯独陈圆圆得免于难。

    同年秋天,常智莹把吴三桂兵败,而病死在湖南广道衡州城的消息告诉陈圆圆,陈圆圆若有所思地说:「三十多年的冤孽债算是了结了。」陈圆圆叹了一口气又说:「经过这些年来他的所作所为,使我了解到他只不过是一个表面逞强,心地险诈,患得患失,反覆无常的小人;在

    我的心里,原来的吴三桂早就死了……」

    又过了几年。在一个叶落箫瑟的深秋傍晚,陈圆圆正伴着青灯古佛,手持念珠,虔诚诵经的时刻,忽然传来了一阵紧急的敲门声。常智莹

    急忙出去一看,原来是蔡毓荣带领清兵,前来查抄珍宝古玩。

    常智莹立即转身告知陈圆圆。陈圆圆不愿被军兵认出来,更担心会有不测风云,她打发常智莹从后门逃走,然后从容走到窗前,遥望着秋

    水长天,深情脉脉地自言自语说:「澄清澈底的莲花池水啊!我将永远倚傍着你……」

    陈圆圆双手合十,在「祥中祥,去中去,波罗会上有殊利,一切冤家离了身,摩阿般若波罗密……」的佛语声中,安详地跳进了池水里。

    静静的池水,泛起一圈圈波纹……

    *1343521

    *

    *343561

    **1119*34354

    *106

    中国古代美女——h系列丛书txt下载'

    红拂

    !!!!中国古代美女——h系列丛书

    第十集鱼玄机

    唐朝是中国史上最辉煌灿烂的时代,无论从政治势力或文明制度而言,可说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帝国。

    唐朝的首都长安,在这种历史背景下,自然而然地成为政治、文化与商业的中心。因此,长安里便汇集了各式各样的人,有的是来自印度

    的佛教徒;有的是来自西域的商人;更有的是怀着雄心壮志,为了赴考入仕的学子。

    当然,有繁荣富裕的光明面,必然也有灰暗龌龊的角落,这事古今中外皆然,长安也不例外。人群中除了寻求知音的诗人画家,也有不择

    手段追求势力的政治谋士;有着一群打着贵族世家,成天寻花问柳、饮酒作乐的豪绅,更少不了流落街头、餐风露宿的浪人。

    更令人觉得道德沦丧、人心不古的是,那些志学于经书的学子,读书只是为了十年寒窗后的一举成名,却没有身体力行去实践儒家的教义。考试合格的人在等待候缺补额时,总是会在平康里、北里设宴庆功或贿赂上级以求早日派职;那些名落孙山的

    士子,更是藉口无颜以对江东父老,而流连在这花花世界里。

    长安城就是如此的繁荣与复杂,为了满足不同的族群,追求不同的快乐、不同的刺激、寻求安慰或逃避现实,声色场所便因应而生,酒家

    、娼馆、妓院林立,且大部份集中在平康里、北里一带。从斗大的字识不到一篓筐的卖春妇到能歌善舞、文学兼具的艺妓,便混杂地集处一地

    ,凭个人所好,各取所需。

    这些“特种营业”的女性们,多半是妓院向穷苦人家买来的,当然其中也有为了奢华的生活,而自愿“下海”的。她们一但进入这个行业

    ,就得入籍受辖,不论分阶而居,或学习职业上的知识、才艺,都受着假母的约束及保护。

    在这种环境中,只要是容貌艳丽,再加上能诗词、善歌舞,不但可以让自己艳名四播、客来熙攘,更有机会让达官显贵帮她赎身从良,买

    回家做妻妾,而脱离生张熟魏的神女生涯。

    鱼玄机,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只是,她红颜命薄,无福消受。

    ※※※※※※※※※※※※※※※※※※※※※※※※※※※※※※※※※※鱼幼微,字惠兰,出生于长安的一个贫困家庭

    ,家长自认无力扶养而送给他人。家长认为她是属多馀的一口人,故隐称为姓“鱼”,后来辗转传送,竟然把她送入妓院

    中。

    不知老天是有意捉弄,或者补偿之意,不仅给了鱼幼微有娇美艳丽的姿容,也赋与她卓越的才华。鱼幼微凭着天赋的聪颖资质,加上兴趣

    诗书,使得她的品格因而自视高洁,也渐渐地让她养成一种侍才傲物的个性。

    鱼幼微以一首《卖残牡丹》,便道尽自己的心境。诗曰:「临风兴叹落花频,芳意潜消又一春;应为价高人不问,却缘香甚蝶难亲。红英

    只称生宫里,翠叶那堪染露尘?及至移根上林苑,王孙方恨灵无因。」

    只恨鱼幼微是生长在一女性丝毫不受重视的时代,在讲究门阀、阶级的社会里,就算她是飞出雉鸡窝中的凤雏,也不能得到可以跟她才貌

    相符配的待遇。再怎么才貌双全,令人激赏,她在众过客的眼中,也只事歌妓院里的艺妓而已。

    鱼幼微甚至把这种不满,表现在她的作品中,诗曰:「云峰满目放春情,历历银钩指下生;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

    没错!当鱼幼微及笄之年,便在鸨母的催促、安排下初帜艳名,正市式入籍为妓,而慕名而来的文人雅士,美其名是爱其才,但骨子里却

    只是贪恋她的美色;说的是要以文会友的冠冕堂皇话,而最终的目的也只盼望能一亲芳泽。

    个性坚强的鱼幼微,心知身处于妓院中,便注定要接受男人玩弄的事实,这是逃避不了的命运。于是,鱼幼微暗自立下了一个规矩,除非

    来客的才学让她满意,才肯跟他共效鸳鸯、同赴巫山,允他成为入幕之宾;否则,就算财大势众,她也抵死不从。

    当时名盛一时的诗人温庭筠,便是在众士绅名流中首获鱼幼微青睐之人。

    温庭筠本名岐,字飞卿,太原人,善长诗词文赋,与当代诗人李商隐齐名,人们美言称之「温李」。

    温庭筠曾多次欲举进士不第,故而自怨自艾,废弃终身,藉着放纵在灯迷酒醉的生活中麻木自己。因此,温庭筠传世的诗词,多为隐寓内

    心不满的情绪,与为绮罗脂粉的词句居多,在「唐诗三百首」中的《利州南渡》与《苏武庙》中便可略见端倪。

    温庭筠的初访,让喜爱文词的鱼幼微简直如获至宝,因为他的诗名远播,人品清高,尤其是眉清目秀、温文儒雅的容貌举止,更是让她芳

    心自许。尤其是温庭筠那种怀才不遇、愤世嫉俗的心情,更让鱼幼微因同病相怜,而转生情愫,自愿以身相许。

    慕名而来的温庭筠,在跟鱼幼微促膝欢聚,谈文论诗后,不禁对她的容貌有惊艳之感;对她的文才更是赞不绝口。尤其是鱼幼微主动地提

    出,愿意让他留宿,更是让他受宠若惊、欣喜万状。

    就寝前,鱼幼微亲自铺床垫被,有如新嫁侍夫。末了只是羞红着娇颜、声若蚊蝇,说道:「奴家初侍郎君,望温郎疼惜…」语至最后几乎

    自己都听不见,便慌忙和衣躜入被窝,一颗心早已鹿撞不止,只敢面墙而卧,而羞见情郎。

    温庭筠似乎比鱼幼微还紧张、兴奋,一面解衣,内心直道:「三生有幸!三生有幸!…」上了床,伸出激颤的手,轻抚着她的香肩,凑近

    呼着浓浊气息的热唇,亲吻着她的后颈、耳根;吸取着来自少女的脂味体香。

    鱼幼微情窦初开的爱意,就在这种温柔的抚慰动作下,逐渐勾引起迷乱的情欲。当温庭筠的热唇,游移到她的唇边时,她那紧闭的心扉,

    顿时如烟消云散、匿迹无踪。她不但张嘴接纳了他的舌尖伸入挑转,更伸手纳抱,让两人的身体紧得贴得几乎水泄不通。

    温庭筠既贪婪又盲目抚摸的手,一面在鱼幼微的身上游移着,一面顺势解扣分襟,让她雪白的肌肤慢慢呈现,粉颈、丰乳、腹脐、、在朱

    被红褥的衬托下,彷佛牡丹芍药、珍宝珠玉,令人眩目、令人魂荡。

    脂粉堆中的情场老手温庭筠,也难得一见如鱼幼微这般娇艳的妓女,真如俗言:「增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瘦。」尽情的抚慰中,却如在细

    审珍宝,不敢存玩亵之心。

    鱼幼微首尝这种亲蜜的爱抚,只觉得温庭筠摩缩的大掌,有如渡暖过热般,让内心的欲火愈趋旺盛。那种肤触的酥痒,实在令人难忍,使

    得鱼幼微的娇躯在微颤、抽搐;使得鱼幼微在逐渐急遽的气息中,夹杂着细细的娇吟。

    当鱼幼微双峰上挺硬的乳尖,分别为温庭筠的手指轻捏;与唇舌噙住时,她仅剩的娇羞与矜持,顿时全被满腔的淫欲所替代。温庭筠的手

    指捏着乳尖在揉转着;唇舌夹着乳尖在吸舔着,让鱼幼微酥软麻痒难当。在一面想拒阻,却又难舍那种舒畅美味的内心挣扎中,就道尽了欲拒

    还迎、半推半就的少女心思。

    温庭筠的另一只手也不闲着,它滑过鱼幼微平坦的小腹,扫过乌密的阴毛,停驻在丰腴的大腿上,藉着抚摸大腿内侧,让掌缘轻触着早已

    湿润泛滥的蜜穴口。鱼幼微在这种上下夹攻、数路合击之下,似乎毫无招架之力,除了扭腰搓腿、淫声呓语外别无它法。

    当鱼幼微忽觉身上一阵重压,才略恢复知觉,也更清楚的感觉到,在屄穴口那根肿胀又蠢蠢欲动的肉棒,正在挤开她的阴唇户扉,直向里

    躜。

    多年来的青楼生涯,让鱼幼微知道初次的痛楚,也知道如何才能减轻疼痛。她一面柔声说道:「温郎…慢来…」一面把双腿尽量外分,让

    屄穴口扩张一点,好接纳肿胀粗大的肉棒。

    温庭筠此时似乎已经淫欲攻心,有如走火入魔了,一心只想让温暖溼润的屄穴,紧裹着他的肉棒以消欲火,哪还记得怜香惜玉、呵花爱月

    的柔情!?而且,鱼幼微门户大开的动作,更让他觉得她的屄穴,彷佛有一道强烈的吸引力在吸引着,让他的肉棒更是畅行无阻、顺势滑入。

    「啊呀…轻点…呜嗯…温…温郎…疼…嗯嗯…」尽管鱼幼微配合的动作,虽让刺痛减轻不少,但是那种屄穴口被撑开、挤入的那种不适感

    仍然强烈,甚至让她有被撕裂的感觉:「…啊…太深…入…啊嗯…温郎…太粗了…粗了…嗯啊…奴…受不…嗯嗯…了…啊啊……」

    「呼呼…惠…兰…嗯…忍着…点…」温庭筠似乎是骑虎难下了,在这节骨眼就算钢刀架在脖子上,也无法逼他抽身而退,只好一面出言安

    抚,一面轻轻地抽送起肉棒:「…稍后…呼呼…就好…就会…习惯的…呼呼…嗯嗯……」

    温庭筠的肉棒,由浅入深地缓慢抽动着,不但让自己能仔细感受着阴道里的湿热与窄紧,也让鱼幼微初开的穴口逐渐适应,进而去感觉那

    种坚硬、火热的肉棒,在屄穴里磨擦、突撞的滋味。那是一种前所未遇、难以言喻的感受,似乎是酸,也似乎是麻;既像搔痒,又像针扎。

    「…喔…好人儿…你弄死我了…我要飞了…」以前鱼幼微曾无意中听得邻房的交欢声,那些淫声浪语就像电光雷石闪现脑海,曾经疑惑的

    现在彷佛顿悟般地豁然开朗。她不但体会到那种欲死欲仙的交合美味,也不由自主地学着呻吟起来:「啊啊…温…温郎…好美…的滋味…嗯嗯

    …啊…撞到奴…嗯…奴家的…啊啊…好深了…啊啊……」

    本性使然,女性的呻吟总是能激起男性更炽热的淫欲,也总是彷佛鼓励着男性做更卖命地动作。温庭筠双手勾起鱼幼微的大腿,让她的臀

    股略为腾空、高翘,然后使劲地一阵集抽猛插,让每一次的刺入都尽根而入,让龟头重重撞地着阴道尽头。

    「啊呀…我受不了…啊嗯…温郎…啊啊…你好…狠…嗯嗯…」鱼幼微的双手压揉着自己的双乳,似乎在阻止它们的波浪放晃动,也似乎在

    压抑着翻搅奔腾的肺腑:「啊呀…太重…嗯嗯…受不…撞得太…啊啊…深…重啊啊…好酸…嗯…舒服…啊啊…我我…我…来啦…啊啊…飞…飞

    …嗯啊……」

    鱼幼微只觉得小腹下方有一团热流,就像溶蚀了一般地扩散开来,不但带着一股热潮奔涌向屄穴里,更有一股酥酸刺入脊椎骨髓,让她的

    意识逐渐模糊,彷佛身坠无底的深渊一般,而身体却仍然不受控制地在激颤着、抽搐着。

    「啊啊…惠…兰…我…我…呼呼…呵…我也…来了…啊啊…啊嗯…」温庭筠彷佛在做着困受之斗,盲目地一阵冲撞,便在咬牙切齿中射出

    一股股的浓精,一滴不剩地全注入鱼幼微的屄穴里。

    鱼幼微觉得彷佛身处烈焰熊熊的熔炉中,但却无力逃脱,甚至想动一下手指头,也需千均之力似的,只好任由那热火将她吞没………※※

    ※※※※※※※※※※※※※※※※※※※※※※※※※※※※※※※※鱼幼微虽然从温庭筠的身上的到爱情的滋润,甚至是肉体上淫欲的满

    足,可是温庭筠却没有能力帮她赎身,让她脱离妓籍。虽然,鱼幼微无怨无悔,但却也是无可奈何的缺憾。

    在这种残酷现实的环境下,当李亿找上门来,表明要帮她赎身,娶她为妾时,鱼幼微也不嫌他年过半百,便欣然允许。鱼幼微认为只要对

    象有才气,能疼惜她,让她能脱离神女生涯就行了,至于做妻做妾,或老夫少妻她根本不在乎,她认为朝诗暮词、夫诵妇吟,才是人生之乐。

    这李亿乃是一位风流才子,在文人界也小有名气,藉着妻家的财势,而捡个补阙的小官员当差。因此,他虽自命风流,却怕河东狮吼,偶

    尔在外偷腥,却没胆想要娶个小妾回家。

    也许是鱼幼微的美色与才气,让李亿无法抗拒;也许是李亿突然脑智闭塞不化,他竟然异想天开地想接娶鱼幼微回家为妾。这个命运的急

    转,不但让温庭筠心有戚戚焉,更让鱼幼微因此而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甚至香消玉韵的悲惨下场。只是,未来的事又有谁能预料得到呢?

    满腔惆怅的温庭筠,除了藉诗文写下愁怨,也别无它法挽回,在《瑶瑟怨》一诗中他吟道:「冰簟银床梦不成,碧天如水夜云轻;雁声远

    过潇湘去,十二楼中月自明。」含恨地看着鱼幼微琵琶别抱。

    话说李亿在接赎了鱼幼微之后,虽然有点懊悔,因为他有自知之明,知道妻子一定不会断然干休,但他也不敢向鱼幼微言明自己的冲动行

    事,只好先带着她藉口先回山西老家省亲,四处游历览景,而不敢直接回家。李亿心想走一步算一步,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

    旅途上,李亿除了对鱼幼微百般体贴恩爱外,更是经常对景吟咏,让她如沐春风、得意非凡,而不觉车舟之劳累。直到回程接近家门,李

    亿才烦怯满怀,整天闷闷不乐起来,因为他实在想不出如何安抚他妻子。

    「唉!」并卧在客栈的房间里,李亿叹道,对着枕边人说:「…有一事不知…如何跟娘子开口…」

    「夫君!有话就不妨明说…」鱼幼微似乎感受得到雷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继而问道:「…是不是跟妾身有关…」

    「嗯!」李亿点点头:「我想让妳知道一下情况,免得让妳到时候措手不及。」然后,李亿便将所有的事,源源本本地说了一遍,最后说

    :「…或许,可以辩称妳是丫环,让妳深居内院,虽然妻子心知肚明,但也不好发作,只是…如此一来,倒委屈妳了…」

    鱼幼微静静地听完,早已泪流满面了,她并不是恼怒李亿的欺骗,而是觉得李亿那份浓浓的爱意。鱼幼微激动地说:「妾身自幼即落入风

    尘中,连父母是谁都不得而知…就像是路边的贱草任人踩踏…而今蒙郎君不弃…莫说是为婢为奴…就是刀山油锅,妾身也愿为郎君承受…哪来

    委屈之理…」

    李亿闻言,只是深情地搂拥着鱼幼微,喃喃说道:「要是她有妳一半明事理就好了……」

    「夫君,莫要这么说…」鱼幼微反而安慰着李亿:「只要夫君心中念着妾身,那妾身就心满意足了…妾身会自省身份,不会让夫君为难的

    ……」

    李亿心情一阵豁然,情不自禁地凑嘴亲吻着鱼幼微的樱唇。或许是未来不可知的坎坷前途,让鱼幼微感到美景将逝,而要把握住这段相聚

    时刻,她不但热烈地回应着李亿的亲吻,更主动地帮他松解衣裳,柔荑般的嫩手还轻轻地抚挲着他的胸膛。

    李亿当然也迫不及待地,忙着脱除鱼幼微的衣裙,让她那副朝夕相处得既熟悉,又令人怀念的胴体呈现眼前。鱼幼微更是一反常态,主动

    地翻身压在李亿身上,扭动着上身,用她的丰乳去磨蹭着他的胸膛、小腹,还有正在肿账的肉棒。

    李亿哪曾消受这种既柔情、又疯狂的福份,只觉得全身有如虫蚁在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