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杨恭如
    我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也是一个十足的色狼,一个故意制定的偷窥计划,让我偶然见发现了意外的内容;由于家庭条件还过的去,我和哥哥在大学期间住在一所独立的学生公寓里,他年长,住一楼;我只好区居二楼了。

    事情是这样的,哥哥在学校是个散打明星,出了名的小流氓,前不久结识了一个同班的女孩,才三天就迫使人家和他同居了,女孩也只好搬到了公寓与我们同住;于是一到晚上,我经常听到那些让人欲火重烧的声音,让自己饥渴难奈;

    时间长了,我突然萌生一个奇特的想法,想看看哥哥他们是怎么做的,这个想法一出来,马上让我精神一震;于是,我立刻去电子市场买来了监视器和录影带,又借哥哥不在的时候悄悄请人给装了进去。

    连续几天,不是哥哥不在就是他的女友不在,让自己无法尽兴,但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让我看到了让我永生难忘的记录:那天有一个朋友过生日,我们一起去聚会,回去的很晚,可是我刚到公寓门口,就发现里面的灯还亮着;“都11点多了,哥哥怎么还没睡呀,平时这会他们早已经缠绵过后,进入梦乡了,难道——”我窃窃的想着,蹑手蹑脚的走到他的起居室窗外,“窗帘居然没有拉严!”我一阵的激动。

    立刻扶了上去,刚好可以看到里面的一切;“啊!——”我差点叫出声来,只见里面居然有三男两女五个人,每个人都一丝不挂的,而且他们我都认识:最里面的一个是哥哥,他的**正插在身下那名少女的**——不!

    是肛门里!这个少女正是和我同级a班的班花——杨恭如!

    中间的一个是哥哥的马仔孙月,靠近窗户的爬在地上的是杨恭如的母亲——梅艳芳,因为人长的很漂亮,所以我们都叫她梅花阿姨;最后一个是我最熟悉的一个了,他是我的偶像——高峰!

    高峰是学校足球队的前锋,身材魁梧,身体素质也非常好,是学校重点培养的体育尖子;他喜欢和自己同班的那英,那英是班里的文艺委员,歌唱的非常好,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将高峰深深吸引,无法自拔。那英也很喜欢他,所以两人很自然的成了情侣,整天出入成对,是学校公认的天做之合。

    不久之后,两个人和自然的同居了,问题也在这个时候出现了——那英是个很含蓄很内向的女孩子,对性也没有什么经验,第一次的时候,她根本不知该如何是好;

    而高峰又是血气方刚,加上以前有过不少的性经验(他是学校女生追捧的对象,和很多女同学发生过性关系,只是在和那英确立关系后才没有再做过),提出了这样那样的许多要求,又要求那英为他**,在那英惊鄂的时候,他毫不留情的扇了她一巴掌,然后开始发泄自己的兽欲,直到把精液射进那英的嘴里,才满意的躺在一边沉沉的睡了——那一夜,那英流着泪,失眠了——第二天,她对他提出了分手——自此以后,高峰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开始自暴自弃,不在去参加任何的比赛了,学习成绩也直线下降,吸烟酗酒的恶习也染上了,还经常和哥哥一起惹是生非;自从与那英分手后,他整日沉迷与酒色之中,几乎哥哥的每次行动都少不了他的身影。

    现在看到梅花淫荡的爬在自己的身前,嘴里还不停的哼哼着;这么淫荡的姿态,把他内心的那种无名的冲动再次调动了起来,他停止了在梅花屁股里的**,缓缓的拔出了粗壮的**。

    “转过身来,跪在我面前!”他用命令的口气说。然后在梅花屁股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正在享受肛门快感的梅花,忽然感到里面空了,刚听到高峰的话,马上又感到屁股一阵火辣辣的疼,她立刻顺从的转过身,跪在高峰的面前。尚未完全消退的快感让她不自然的扭动着身体。

    “你是什么?”高峰问。“我是**的母狗!”梅花淫荡的说。“好,再大声说一次!”“我是**的母狗,我是您忠实的奴仆!”

    “哈哈哈哈——”“好,那主人一定要好好的对你呀!”“谢谢主人!”“现在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我来喂你吃饭吧!”高峰说着,挺着还没有完全软化的**送到了梅花的嘴边,“先尝点点心吧!”梅花看着**上点点的暗红色秽物,闻到了阵阵异味,马上感觉一阵恶心,忍不住又有要吐的感觉。“看什么看呀!

    还不快点吃点心,发什么愣呀!快!”

    高峰不耐烦的喊道。“不——不要——不要那样对待妈妈——你们来搞我吧——放过妈妈吧——”在哥哥拼命的**下才刚刚发现母亲这边情况的杨恭如,听见高峰这样对待自己的母亲,忍不住大声为母亲求情。

    “不——孩子——你不用管我——我没有事的——”看到孩子为自己求情而要求他们去折磨自己,梅花的心里一阵阵感动。“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不管他们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我都要答应下来,这样他们才不会有时间伤害我的女儿!”梅花在心里默默的想着,想到这里,她再也没有犹豫,一把抓起高峰那沾满秽物的**,深深地塞进自己的嘴巴里。

    “哦——”高峰低声的呻吟了一下。梅花开始慢慢的吸吮起来。“不——妈妈——你们放过她吧——求求你们了——我来做你们的奴隶吧——你们不要在折磨妈妈了——妈妈——快停下呀!您怎么可以这么做呢?

    ——快停口呀——妈妈——啊——”杨恭如的叫声突然停了下来,是张用菜刀在她的脸上狠狠的拍了一下,这一下打的真不轻,血从她的嘴角流了下来。

    “他妈的,叫什么叫!找死呀!”哥哥说着,抽出还停留在杨恭如肛门里的**,又狠狠的朝杨恭如的屁股上打了一下。正在这个时候,梅花突然“唔——~~~——”的一声抽出放在嘴里的高峰的**,扶在地上吐了出来。

    本来她闻到了高峰**上的秽物,就感到有些恶心,但是为了不让女儿杨恭如受到他们的折磨,她才勉强吞食高峰的**的,没想到刚吞了几下,高峰看到这样变态的场面,加上杨恭如的叫声,突然兴奋了起来,**马上又硬了很多,使劲的朝梅花的喉咙里塞了进去。

    这让本来就有些恶心的梅花再也忍受不了了,“唔”的一下吐了一地,刺鼻的异味马上传便了整个起居室。

    “操,你个老母狗,真他妈的扫兴!”满地的秽物让兴奋的高峰马上从高峰跌入了谷底,他愤怒地对着梅花的头就是狠狠的一脚,用的正是他在球场上最擅长的正脚背抽射,这一脚力道很大,把梅花踢的“啊——”的一声大叫,在地上打了个滚。

    高峰还是不解气,又在她身上揣了几脚。梅花本能的躲着,却不小心被揣倒在刚吐的一堆秽物上,沾的满手都是,她赶紧把手在地上蹭了蹭,用手护起被高峰那一脚踢中的头,却不小心将没有蹭干净的秽物擦在了脸上。看到了这一幕的高峰马上愣住了,梅花那雪白的脸上残留着的秽物让他非常兴奋,一种罪恶的想法油然而生。

    他慢慢走近梅花,轻轻的扶起她,梅花战战兢兢的看着他,慢慢的站了起来,但手始终没有敢离开自己受伤的脸。“你想不想让我放了你女儿?”

    梅花不明白他是什么用意,没有说话,但马上轻轻的点了点头。“是不是只要我放了她,要你做什么都可以?”梅花还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啪!”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了梅花细嫩的脸上,马上有五个火红的手指印在了上面。

    “他妈的,老子问你话呢,干嘛不说话,点什么头呀,哑巴了,说话!是不是!”“是。”

    梅花吓的退了一步,手还是护着脸,不过现在已经是两只手了。“好,只要你听话,我保证后面不会在伤害你的女儿!但是如果你不听话,或者是犹豫,让我们不高兴了,我就让你看着我们虐待你的女儿,听见了没有!”

    高峰走近梅花,一把扯起她如云的秀发,恶狠狠的说。梅花被他扯着头发,疼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但还是忍痛点点头说:“听见了!”

    “哼!——过来!”高峰扯着梅花的头发,把她拉到梅花刚刚吐的那一堆秽物前,“爬下!”

    梅花的头发被扯着,不敢有丝毫的反抗,但听到高峰叫她爬下,在看看地上的东西,她马上明白了高峰的用意,惊鄂的她一时竟没有动。“爬下,听见没有?”高峰见她没有动,马上又使劲扯了一下她的头发。“啊——”梅花吃痛,但还是倔强的没有动。

    “不——不要——求求你了——做什么都可以——不要这样好吗——求求你了——啊——”高峰可没有耐心听她的求饶,又是使劲的一扯,一撮如云的秀发实在手不了这样的折磨,随着她的叫声被扯了下来——血——一股火红的鲜血——立刻流了出来——“妈妈——不——妈妈——你们放了她吧——你们想怎么样——都对我来吧——不要再伤害妈妈了——我求求你们了——”杨恭如看到他们这样的凌辱妈妈,已经泣不成声了。

    “对呀,你不说我倒是忘了,刚才我好象说过,如果你不听话,或者是犹豫,让我们不高兴了,我就让你看着我们虐待你的女儿!梅花,你不至于这么快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吧?”听到了杨恭如的喊叫,高峰托起梅花的下巴,皮笑肉不笑的说。“既然这样,我们就让你的女儿来代劳吧!”

    高峰说着,推开梅花让孙月拦着,径自向杨恭如这边走了过来。“好,我来就我来,放开我,让我过去!”杨恭如听到高峰的话,立刻接口,说着就要挣脱我的手。“闭嘴!”

    “啪”的一声,杨恭如的脸上又挨了一记重重的耳光,哥哥一把把杨恭如推倒在地上,转身对走过来的高峰说,“高峰,你好象忘了这里谁是老大了吧?

    连我的女人你也想随便支配,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被**冲昏了头脑的高峰这时才突然清醒过来,慌忙地向愤怒的我不停的解释:“不——不不——老大,我不是哪个意思——你听我解释-”“不用了,你什么都不用解释,我知道你一直以来都不服我。”哥哥说着,一步步走到高峰身前,“实话告诉我,是不是!”“老大,我——”“说实话!”

    “是!”“那——你知不知道你说这句话的后果是什么吗?”“——”四目相对,两人无语!已经被折磨的几乎失去理智的母女,突然回到了现实中来,看到他们两个一触即发的火焰,她们禁不住一阵的高兴!“一旦他们闹起来,我们或许可以躲过这一劫!”

    不止杨恭如和梅花,就连抓着梅花的孙月也不禁担心了起来!就在这时——“啪!”哥哥的手掌重重地落在了高峰的身上,但不是脸上,而是肩上。

    这个动作让杨恭如母女和孙月都吃了一惊!就连高峰也睁大了眼睛!“好!有胆识,是我的好兄弟!”哥哥缓缓的说完这些话,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没想到我手下还真有一位将才呀!

    ——哈哈哈哈——好好好!兄弟,以后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时,高峰和抓着梅花的孙月才重重的出了一口气——而刚刚还在窃喜的杨恭如母女却好象掉入了绝望的深渊!“好兄弟,我赞成你的方法,现在由你来做主!”

    哥哥笑着又在高峰的肩上拍了拍!“谢谢大哥!”高峰连忙致谢!“你给我过来!”被哥哥推到一边的杨恭如听到了高峰的命令,顺从的走了过来,她知道一切的反抗都是多余的。“给我爬着过来!”

    杨恭如马上跪了下去,像狗一样地爬了过去,到了母亲梅花吐的那一堆秽物前,闻到你刺鼻的臭味,虽然做了很多的心理准备,她还是有一种要吐的感觉。

    “不用我再教你了吧!还不快吃!”高峰的命令一向很及时。有了母亲梅花的教训,杨恭如不敢再有任何的犹豫,忍着呼吸用嘴凑了上去,含了一口在嘴里,却怎么也咽不下去。“还不快吃下去!快吃!”杨恭如含着泪终于吞下去了一点。

    “继续吃!”“不——不要吃——不要再吃了——孩子——让我来吧——求求你们——让我来吧——我求求你们了——”梅花的表情已经由于过度的激动而变的扭曲!可是依然没有人理会,杨恭如努力的吃下第二口,第三口的时候她有意张大了口,想一次多吃一点,好尽快吃完。

    高峰好象看出了她的想法,马上说:“先不许咽,给我吐出来!”杨恭如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所以没有动。“我说让你吐出来你听不懂吗?”杨恭如不敢在由于,只好又吐了出来。“从现在开始,不许用嘴吃,给我用舌头舔,狗都是用舌头舔的,怎么可以和人一样呢?”“好!”

    哥哥在一旁也为高峰的奇异想法而叫好。这可就惨了爬在地上的杨恭如,本想着可以很快吃完的,没想到高峰会想到这么一招。她无奈地凑下身子,伸出舌头开始像狗舔食地上的“美味”,“不——不要这样——让我来吧——让我也来吧——求求你们了——我不求你们放了我女儿了,我只求你们能让我和她一起吃可以吗?”

    梅花知道怎么求他们也是没有用的了,所以想和女儿一起来吃,好让女儿尽量少吃一点。“好,我这个人呢?没什么别的毛病,就是心太软,我同意了,后面可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孙月,放开她!”

    终于解脱的梅花终于扑到了女儿身前,马上伸出舌头快速的舔了起来,不停的吞咽声清晰可闻。这有一次刺激了高峰的神经,看着越来越少的“美味”,高峰计上心来,他走到桌子旁,拿了一个大号的玻璃杯,又走了回来。

    一边看着母女两继续舔吃,一边拿起自己已经软化的**对着玻璃杯口开始撒起尿来!“停!”看到地上的东西已所剩无几,他命令母女两停了下来。

    “主人我很喜欢你们,会好好对你们的,不可能只让你们吃而不让你们解解渴的,”说着,端着刚刚撒完的一大杯足有一今的尿说:“来,喝点饮料,这可是好东西,连主人我长这么大都从来没有喝过呢?

    看我对你们多好,谁先来?”“我!”只是0.1秒的发愣,梅花马上接了过来。

    “不!还是我来!”杨恭如也终于明白过来。“不,让我来!”梅花坚持着一把把高峰手中的杯子抢了过去,就往嘴里送。“不,快给我。”杨恭如马上也凑过去抢,却把里面的“饮料”撒出来一些。

    “你!”高峰指着杨恭如,“把地上的食物和饮料先舔干净,快!舔完了才可以帮她喝!”接着又对梅花说:“你喝完了也可以帮她舔!”

    杨恭如听到这样的话,马上伏在地上舔了起来,发出了“啧啧”的声音。而梅花听了这样的话,端起尿杯“咕嘟咕嘟”的大口喝了起来。正在这时,杨恭如突然“哇”的一声又吐出了一大堆。

    她刚才舔的时候就感觉反胃的不行,只是强忍着没有吐出来,现在一心想尽快舔完好帮母亲的忙,没想到一吞下秽物和着尿液的味道,却怎么也忍不住了。

    我看到这里,身体不由的也燥热了起来。我悄悄回到楼上自己的房间里,各位可不要以为我会错过后面精彩的内容,我可不会那么傻,我只是先回去把之前的内容补起来,要不然看得也没头没脑的。

    想着房间的声控全自动摄像机会把楼下之前和之后发生的一切都一点不漏的记录下来,我禁不住心里一阵阵激动!第二章:**与吞精回到二楼的房间里,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监视器的录影带盒,转入第二模式,然后把取出的带子插进放映机,经过一节空白,我看到哥哥和高峰他们走进了房间,然后坐在那里一起喝酒,——快进——还是没到主题——在快进——怎么回事?——我愕然!

    还是没有!——试着多来点——啊——终于,我看到孙月去开门了,然后,杨恭如和母亲梅花阿姨走了进来,“她们来做什么呢?”我狐疑的问自己。画面中——杨恭如和母亲梅花已经落座。“你们都想好了吗?”哥哥问。

    杨恭如和母亲梅花互相看了看对方,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你们为了他真的可以什么都可以答应吗?

    你们认为这样值得吗?”哥哥继续问。“你不用多说了,只要你可以放过他,我们什么都答应你。”杨恭如似乎有些不耐烦的说。

    “是吗?看你的样子好象很不耐烦似的,就这一点,我也决不会放国他,你们走吧!”哥哥说着就站起身来准备送客。

    “不不不——我没有——我不是哪个意思——你不要误会——”看到哥哥生气了,杨恭如连忙解释。“我没有误会,我很清楚,我最讨厌别人假情假意,你给我滚!”

    哥哥真的有点生气了。“不要——您不要生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您千万不要生气——我求求您了!”

    一看到哥哥真的很生气,杨恭如急的像是要哭了,“是呀——她只是着急,你——您就不要怪她了,阿姨我给您跪下了!

    您就帮帮忙吧!”梅花看到杨恭如哭求无用,一着急真的“扑通”一下跪了下去。

    看着两个自己平日里连想都不敢想的美人一个因为自己生气急的快要哭了,另一个竟然一下子跪在自己面前,哥哥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好,看在阿姨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这个条件还是要有的,不能因为我们熟就坏了规矩!”

    “谢谢您、谢谢您,您说吧,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您!”“真的吗?”杨恭如肯定的点了点头。

    “好!其实条件也很简单,你们马上就可以做到!”

    “您想要什么,您说吧!我都答应您!”“我想要的就是——”哥哥用眼神看了看旁边的高峰。高峰会意,马上走到了杨恭如身前,在她的耳边说:“就是你!”

    “啊!——”杨恭如震惊出声,向后退了一步,“不!——你——”“你可以选择,但只有这一个选择!”

    哥哥语气生硬的说。沉默——良久的沉默——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在这个时候,谁先开口,就意味着谁已经输了!

    “好,我答应你!”杨恭如终于还是忍不住先开口了,稍一停顿,她又紧接着说:“但是你们必须答应我让我母亲先离开!”“可——”

    “不!不可以这样!还是我吧,我什么都懂、也都知道,她只是个孩子,还没有——没有过什么经验呢?

    ——也——我——”已经良久没有开口的梅花在听见女儿要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拿给哥哥她们做交换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哥哥的话。“不!妈妈,您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呢?还是女儿来吧。

    再说,他们也不会答应的。”杨恭如当然是不甘心受辱的,但是她更不希望母亲为自己受苦,所以还是不答应——又是沉默——让我想起了一句话:“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大哥,我能不能说句话?”这次说话的却是高峰。“你说!”

    “我看不如这样你看怎么样:您和恭如玩你们的,我和孙月嘛——这个梅花阿姨——你看能不能——”他的意思是想让哥哥允许他们两个人玩梅花阿姨,哥哥怎么会不知道;“好!有意思,你小子有进步呀!”

    然后接着对杨恭如和梅花阿姨说:“现在我说的是最后的让步:你们母女只要能伺候的让我们三兄弟今天晚上舒服了,高兴了,明天所有的事情我可以全部给你办妥,如果同意,就这么定了。如果不同意,你们从那里来,还会那里去,全当我们今天根本就没有见过面。你们决定吧!”

    ——又是沉默——一次次的沉默不但无法让我静下心来,反而让自己难以抑制的心潮澎湃,太刺激了——最后的输家一定是杨恭如母女,因为我了解哥哥,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

    果然,我正在沉思的时候,杨恭如和母亲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我答应你,希望你也要信守自己的承诺!”杨恭如说完,就开始解自己的上衣。

    母亲梅花不言不语,也只是默默的脱衣服。看着自己朝思慕想的梦中情人在自己的面前一点点展露出来,哥哥的表情由于过度的兴奋而变的通红。再看高峰和孙月,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把梅花拉到了一边,开始手忙脚乱的撕扯梅花的衣衫。

    杨恭如毕竟还是处女,连手在此之前都没有被摸过,现在却要在一群男孩子、一群男同学的面前暴露自己的恫体,还要坦然的接受别人的奸污,过度的羞涩感让她满脸通红、呼吸困难,连汗都流下来了。

    眼看着上衣已经快脱完了,大红色的乳罩暴露了出来。“喜欢穿大红色和黑色内衣的人一般**比较强烈!”哥哥突然想到了不知从谁那里听来的一句话。

    雪白的胸脯上,两个雪白的肉球浑圆而坚挺,由于杨恭如的动作而一颤一颤的,好象是要摆脱乳罩的束缚,着急的要见见这些陌生的人们。

    杨恭如的手伸向背后,轻轻转过了身,背对着哥哥解开乳罩的活扣,缓缓地褪下乳罩,虽然没能看到她那呼之欲出的**,但我相信马上就可以看到更精彩的内容了。

    褪下乳罩后,杨恭如本能的用手遮住上身,但马上意识到那是没有什么用的;所以,她的手滑向了短裙,稍一犹豫,马上把短裙褪了下去。还是大红的的!!!!!!

    哥哥的瞳孔明显的放大了。杨恭如曼妙的身姿已经展露在我们面前,那微微翘起的屁股,让人忍不住想上去摸一把,纤细的腰身、匀称的大腿、雪白的肌肤——让自己不由的欲火重烧!下身也硬了起来!

    只有几秒钟的停留,杨恭如的手马上伸向了自己最隐秘的地带,大红色的内裤褪下的同时,杨恭如羞涩的蹲下身来,双手本能的护住**,然后慢慢的转过身来。

    从她两手的包围中依然透露出来的**由于她双手的压迫而显的更大了,蹲在地上合拢的双腿根部,依稀可见的阴毛和她雪白的大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站起来!”

    哥哥的话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杨恭如顺从的站了起来,双手依然护着胸部,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赶紧盖住了私处。

    上身的两个雪白的大肉球像是终于挣脱了束缚一样,跳器了欢快的舞蹈;杨恭如慌忙的有一支手去遮住它们;

    这样,一幅美丽而淫色的画面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一个美丽的少女,有着雪白的肌肤、纤细的腰枝、曼妙的身材,一支手握住自己的**,另一支手放在自己两腿间的私处,脸上的红晕给人的感觉好象是一个纯真的少女正在通过自慰将自己送向**——太诱人了!

    哥哥也已经没有任何的言语,一步步走上前去。

    我心里一阵的激动,好戏终于要上演了!再看这边的高峰和孙月,早已经迫不及待的动刀动枪了:孙月的上衣还未褪却,下身的**却已经挤进梅花的**里;而高峰**也被梅花阿姨含在嘴里,从**勃起的程度和高峰兴奋的表情上来看,他一定是非常的受用。

    这边的哥哥已经走近了杨恭如的身前,双手已经握住了那对硕大的**,然后命令似的说:“把我的衣服脱了!”顿了一下,马上又补充道:“先脱裤子!”

    杨恭如的手顺从的伸向哥哥的腰带,她这次的速度倒是真快,哥哥的**马上挺立了出来,等她褪下裤子刚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哥哥勃起的**正好在自己的嘴边,不由的脸上又是一片绯红。“先用你那可爱的小嘴吸吸它!”

    哥哥说着,把**又朝她的嘴边靠了靠,正好挨到她的两唇之间。杨恭如不敢反抗,只好张开嘴,轻轻含了进去;“对,用力吸它!”

    感觉到了杨恭如嘴里的温热和湿度,哥哥接着说。没有任何性经验,更不要说**经验的杨恭如只好像喝饮料是用吸管吸水那样,使劲的吸了起来,两腮马上就陷了下去,却不曾想到,借着哥哥突然的向进一塞,这一吸居然一下子把哥哥的**整根吸了进去,一直吸到了她的喉咙里。

    她马上感到了一阵的窒息和恶心,赶紧把哥哥的**从嘴里吐出来,伏下身子咳嗽了起来。“不是那样吸,要像——吃过冰棒吗?要像那样,一进一出的吸吮,知道了没?”

    教起别人,尤其是像杨恭如这样的美女为自己**,哥哥总是那么的耐心、细致!杨恭如擦了擦嘴角,轻轻的点点头,然后又握起哥哥的**,重新放回了嘴里,像哥哥教她的那样,一进一出的吸吮了起来。

    “对!就是这样,真没想到你这婊子还学的挺快,弄的还真舒服!”哥哥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啊——不行了,太舒服了——啊——要给你了——啊——”

    是高峰的声音,梅花阿姨的口技看来真的是很不错,这么快就让高峰缴械投降了。

    高峰说着,就在梅花的嘴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梅花顺从的用嘴接着,但是没有咽,而是让它停留在嘴里。

    或许是太多的缘故吧,当高峰射完以后抽出**的时候,梅花闭起的嘴角还流出了一些。梅花赶忙去擦,却被高峰挡住了。“不许擦!都给我吃下去!”

    梅花嘴里都是精液,没有办法开口,只是求也似的看着高峰,轻轻的摇摇头。高峰正要说话,却被孙月打断了,“高峰,先帮我拿个杯子过来,要快!”

    高峰不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在桌边拿了个杯子给他。孙月仍停留在梅花**里的**迅速的**了几下,然后马上抽出来,把**放在了杯子口上,开始射精——一次、两次——九次!

    十次!!!终于完了,他居然射了十次!

    浓浓的精液总有少半杯。射完以后,孙月把杯子端到梅花嘴前,说出了一句让我泄气的话:“把那东西吐到杯子里吧!”

    梅花感激的点点头,张开嘴把停留在嘴里的高峰的精液吐进了孙月的杯子里。

    “孙月,你这是——”高峰虽然不明就里,但也没有阻止。“放心吧,你还不相信我吗?”孙月诡异的笑着说。

    然后把杯子交给梅花,示意她跪起来。梅花顺从地跪了起来,正对着孙月,不明就里的看着他。

    “把它喝了!”“我靠!

    你干嘛不早说嘛,害我差点冲了进去!”我心想;高峰也为他这个新颖的提议而不由的树起了大拇指。

    这可苦了梅花了,原以为可以不用喝了,却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她没有再犹豫,因为她知道,任何的机会都只会使她手更多的罪,所以她端起杯子,准备一口气把它喝完。“等等!”

    高峰突然却阻止了,梅花的心里一颤,知道又有什么新花样要来了。

    这一次她猜对了,因为高峰紧接着就说:“不许一口喝完,要分十次,五小口,五大口,现在开始!”只是0.1秒的停留,梅花开始一小口一大口的喝,粘粘的精液让她的嘴里已经拉起了线了,终于——伴随着一声声“咕咚咕咚”的吞精声,一杯子的精液被梅花喝完了。

    看到这精彩的一幕,被杨恭如吸吮的已经接近谢谢点的哥哥再也忍不住了,双手抓住杨恭如的头,下身迅速而有力的在杨恭如的嘴里进进出出,终于伴随着一声低吼哥哥就在杨恭如的嘴了到了**。

    被哥哥突然的激烈的撞击而惊鄂和有些窒息的杨恭如脸部已经严重的扭曲,又被哥哥湿热的精液冲进喉咙,马上就竭力的把哥哥的**吐了出来,伏在地上把哥哥的嘴里剩余的精液全都吐了出来,还是不停的咳嗽。

    看到自己的子孙被她吐在地上,已经发泄完兽欲的哥哥完全没有了温柔和大度,一把扯住她的头发,按在地上狠狠地说:“给我吃了它,把地板给我舔干净,快!”

    86716615终于喘了口气的杨恭如知道母亲的遭遇,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是不可避免的,所以顺从的爬在地上,伸出舌头一点一点的舔了起来。

    刚刚才发泄完的哥哥看到她像狗一样舔食着自己的精液,发出“啧啧”的声音,微微翘起的大屁股又正对着自己的下身,马上一阵的冲动,刚刚才软下来的**又有了反应,他缓缓走到杨恭如身后,一把掰开两扇屁股,中间浅褐色的菊洞干净而诱人,哥哥再也忍不住了,**又挺立了起来,对准洞口使劲塞了进去。

    “啊——”刚刚才把地上的精液舔干净的杨恭如被哥哥这突然的一刺痛的喊了出来,毕竟她还从来没有过性经验,更不要说后门。

    我知道哥哥不插他私处的秘密,因为哥哥总是喜欢把最好的留到最后,这也就意味着后面还会有更刺激的内容。

    而静静的在一旁看着这样淫亵一幕的高峰,下身也忍不住又硬了起来,她一把推倒了梅花,扶起她雪白的大屁股,使劲拍了拍,“那两个洞都爽过了,那我就让你的屁眼也舒服一下吧!”

    梅花知道这几个人只要不发泄完,是不会放过她们母女的,所以有意识的晃了晃美丽的臀部,淫荡的说:“那快来呀,人家也想要了,快来呀,快来插我呀!”

    第三章:破处接下来后面的事就是我在楼下看到的,就不多说了,快进——刚刚把杯子里的尿液喝完的梅花看到女儿又吐了一地,一惊之下杯子掉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屋里的人又是短暂的沉默——先动的人是梅花、然后是杨恭如——做的事情却只有一个爬下来舔食杨恭如刚刚吐出来的秽物。哥哥和高峰显然对这样的结果表示满意,都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反而心意相通似的相视一笑!

    一时间,房间里除了梅花母女舔食发出的“啧啧”声,在没有了任何的声音,可这个声音,配合着母女两淫亵的姿态,给人带来的那种冲击却是那样强烈!屋里的人显然也被这样的一幕深深感染,面部的表情也渐渐变的激动起来。

    地上的秽物毕竟不是很多,那经的起她们母女这种不要命的吃法,很快,地上的秽物已经不见了踪迹,连地板也被舔的一尘不染。

    哥哥静静的看这她们,忽然一把拉起杨恭如,把她带到了谢谢旁,示意让她坐下,然后伏着已经软化的**递到了杨恭如的嘴边。不需要任何的言语了,杨恭如顺从的把哥哥的**含进嘴里,用心地吸吮了起来,有了刚才的经验,她的口技纯熟了不少;很快,哥哥的**再次挺立了起来。“转过去,爬下!”

    杨恭如以为哥哥又要插屁眼了,哭着说:“大哥,我求求你了,不要插屁眼了,真的好痛呀!”

    “那不插屁眼插那里呀?”哥哥本来是要插**给她破处的,听见她这么一说,有意调戏她,所以故做不解的问。

    “插——插那里——插下边呀——”毕竟是少女,怎么好意思当这这么多人的面说出那么淫亵的话呢?杨恭如怎么也说不出那几个字。“怎么?说不出口呀,那我来帮你说,是**吧!是不是?”哥哥继续调侃。杨恭如羞的脸又红了,但还是点了点头。

    “哈哈——好,我来了!”哥哥说着,分开杨恭如合在一起的双腿,浓密的阴毛和湿润的**马上暴露在大家的面前,哥哥用手摸了摸。“已经很湿了,是不是也想要呀?”杨恭如羞红着脸没有回答。哥哥马上扶着**对这洞口,使劲的刺了进去——“啊——痛呀!——啊——”杨恭如吃痛,大声的叫了出来。

    看着女儿被哥哥插进了**,处女的鲜血沾满了哥哥的**,梅花的心像刀绞一样,但是她实在也没有什么办法,只是默默的低着头,一个人流着泪。

    处女的鲜血刺激了哥哥的神经,把他虐待的天性再次激发了出来,他不顾杨恭如的叫喊,一次一次快速的**起来。

    破处的兴奋和长时间的虐待让哥哥很快到了**,这一次他没有再射在她的嘴里,而是直接射进了杨恭如的子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