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林志玲外传
    被誉为「全台湾最完美女人」的超级名模林志玲,刚从法国参观最新时装表演,更加获邀参加其中一个show。拥有34c-24-36魔鬼身材,天使美貌,身上穿上甚么根本都好看,有台湾人说如果志玲去选总统,一定可以高票当选,可见她风靡住台湾,甚至香港,因为她为某美容瘦身公司拍摄了一系烈性感撩人的广告,马上成为了香港男士的打飞机对象。虽然已经快将30岁,但完全看不出,各种得天独厚的优点,集于一身。

    面对这一只性感尤物,很多富豪都希望可以同佢狠狠干一次,但志玲都一一拒绝,因为他家人在台湾都已经是富甲一方,生活无忧,因此志玲的肉价亦都只是天价,有价冇市,不过在众多邀约中,志玲拒绝了一个不可以拒绝的人,令她面对着人生一个重大转变。

    突然在一天,志玲好似人间蒸发咁,消失左响呢个世上,冇人找到佢。连男朋友言成旭都在电视公开作出找寻志玲的呼吁。

    在没有灯光的豪华厢房中,志玲渐渐醒来,她爬起身摇摇头,只记得出门时被人在停车场弄晕了,志玲想了一想,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再是在停车场了,四周漆黑一片,只有前面的落地玻璃,面对住海镜,地方的主人应该是非富则贵。再向四周观看,发现一个混身肌肉,只穿上一条窄身单车裤,下体巨物的轮廓清楚突现在志玲眼前,同时他正戴着一顶飞虎队冷帽,只可以看见他的嘴巴及一双淫邪的双眼。

    志玲感到不安的同时,发现自己身上已被换上为美容公司拍摄广告时的性感三点式泳衣,「你想干甚么呀?」志玲好明显知道自己是在明知故问。

    「林小姐,我是依照我老板的order来做事的,佢叫我同你**,同埋要训练你成为一个性奴。」

    听到了「**」两字,志玲明白到她已陷入一个大危机中,她仍强行保持镇定,瞄一瞄四周,发觉厢房的出口就在身后一米多的距离,她便急不及待冲向门口了;但男人只有失笑,门是用密码锁的,志玲根本没可能知道密码逃出去。在走去开门时,志玲的**上下趺荡,那男人又冷笑起来。

    志玲开不了门慌寸大乱,死命地扭着门锁;男人已走近她身边,一手搭着她的膊,说:「乖乖地让我好妳吧,妳会很爽的。」

    「不要!」志玲大叫,一手拨开他的手,男人也不想用强,不过志玲不合作,男人也没办法了,于是便强行来个熊抱,紧紧揽着志玲的双手,禄山之爪再抓到志玲的**上;感觉很不错,志玲是个身材饱满的成熟女人,虽然有她的泳衣阻碍着,仍感到志玲那种女人的胸脯是多么的坚挺。

    当然,被人抓着的一方是绝对的不好受,志玲逐渐感到男人粗糙的指头在她的胸部上蠕动,并且不断向内加压,可是双手动不了,没法停止对方的动作,志玲n惟一用脚狠狠地踩男人的脚。哗!这可痛死他了!志玲也很识用力,竟然用鞋跟踩下来!男人甩一甩手,志玲便乘机扭身便逃。

    男人也不是完全放了手,他的鹰爪反在志玲逃走时,把她的泳衣扯破了,一双暴乳挂在标准的骨架上,配合着志玲的深呼及,的确令任可男人都要举旗致敬,志玲意识到男人眼光已打左自己引以自豪的胸前,慌忙用手掩盖,同时她亦发现男人的下体比之前又暴涨了不少。

    志玲呼吸越来越急,男人再次越来越迫近她,她便索性揽着破碎的上衣,跑向厢房的洗手间,看来志玲是希望反锁自己在内,以等待救援,但男人也不会让她得逞;正在志玲冲入洗手间的一刻,男人就扑上前,揪住了志玲的头发,志玲情不自禁大叫「救命」,又企图把男人的手扯开,在挣扎之中男人已完全取得了上风,他乘机脱下志玲身上仅余的t-back泳裤,此时志玲十分狼狈。这个最引起男人性幻想的名模,居然被困在一家酒店的洗手间内,**裸的暴露在一个男人面前,十分令其它男人羡慕。在挣扎之间,志玲整个人失了重心,跌向了洗手盆,男人就向她压下来了。

    「走……走开啊!不要……不要过来……啊……咕噜……啊……救命啊……」志志玲仍然不死心地抵抗男人的进一步动作,男人便扭开水喉,让水柱射向志玲的脸,她似乎很怕水,头不停地摇摆,又用手撑着洗手盆,避开水柱,但男人用手按着她的头,志玲根本就避无可避,而且水在洗手盆内贮成了小水塘,要把志玲押下去,整个头便浸在水中,即使是熟水性的人,在慌乱的情况下,也会感到辛苦吧。

    扯着挣扎中的志玲的头发,把她扯起,上气不接下气,急速地吸入水中得不到的氧气,便问她:「还反不反抗?」怎料志玲答到

    「我……我……不会……听你的……的……说……话……」即时间志玲的头再被按落水中。

    男人不单止要折磨她,还要趁机把她的意志打破,果然,志玲拚命地挣扎上回水面,已经顾不了头以下的身体了,一双**房在上上落落的动作中起伏跌荡,

    志玲再一次被扯上水面,水不断从她的头发流出,流湿了她的全身,连她浅啡色的**,也挂上了水珠;男人再问她:「到底还想不想反抗?」志玲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了,只能口鼻共享,尽把空气中的氧份子吸入差点缺氧的肺内;志玲不断的反抗,更加刺激起男人的**,是不是台湾人就比较掘强?男人倒有兴趣想知道答案。

    想知答案也不是难,男人的「弟弟」就可以给他答案。男人把志玲揪落在地上,没有放弃过抵抗,但也被折磨没什么气力的志玲,在地上慢慢爬动,对事态的也没有帮助了;男人先把自己的裤子脱去,实时扑在她的身上,志玲已经感到我的热棒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了,根本接触到自己的阴部,也被传了热力再自行发热了,志玲已经感到自己再无能为力反抗。

    「哈哈,不能反抗了吗?那么乖乖地享受吧,要是舒服的就叫出来啦啦!」

    志玲当然不会叫,但她始终是一个有性经验的成熟女人,被男人的**碰上了下体,志玲的阴部又怎会没有反应,分泌系统已经活动起来,**好似与志玲本身的意志相抗衡的开始流出。

    男人和志玲都形成了狗仔式,但志玲只是一只被玩弄的母狗,胸前的大木瓜已经在男人掌握之中,他根本上一手都未可以完全掌握志玲的**,双手忙碌地玩弄着这个美丽女人的胸脯上每处,志玲一时间流出泪来,心理上的痛苦比起刚才的折磨还要惨,但男人又岂会理会志玲如何想,既然有漂亮的葡萄,又为何不摘下来品尝。

    每边两只指,挟着志玲的葡萄,志玲摇摇头叫「唔好」,但她受刺激的性感点,就在男人指间发大,这始终是生理反应的一种,就正如男人直接摸上女人的**一样,会感到兴奋,男人也一样,余下的手指以及掌心,已经运力榨压志玲的**,确实充满弹力,模特儿的胸脯真的不同凡响,大幅度的摆动,志玲的**也不会变形。

    男人索性将志玲身子转过来,抱回床上,让他慢慢调教,他一手盖着志玲左边的**,右边用口吸吮她的**,一时间的刺激令志玲呻吟起来,但她很快就强忍紧闭嘴巴来,志玲明白男人的来意是为了她的身体,任何的叫声也只会进一步激起强暴者的**;但没用的,男人已经完全沉醉在志玲胸上的一对木瓜。

    男人右手运劲搓着志玲坚硕的**,甚有手感,看来她的纤体健美计划令她升级了;男人五指山波浪式内外加压,排山倒海的捏着志玲的**,快感也排山倒海般袭击志玲;志玲只是侧过头闭上眼,她脸红红的,忍得十分辛苦,男人几乎每一下指头按下去,志玲的呼吸就会急速一点。

    **可以后天健身而变得优美的话,那么志玲乳峰的漂亮,就是她天生的了,因为男人的味蕾完全感觉不到她黑提子哪一处是粗糙的,而且她的**在男人轻轻舔弄下,已经开始涨大,敏感非常,不断散发出成熟女人的芳香,刺激住男人的神经;男人用口把志玲胸前黑色的宝珠含着,上下嘴唇紧夹着,舌尖再度的轻挑志玲的乳峰,令志玲的**圆硬起来,志玲忍不住大叫起来。

    上身玩着志玲的双奶,剩下来的手也开始不安于份,摸着志玲的躯体往下溜,志玲已经感到下身快要被攻入,但无奈反抗不了,也理不了顾名思义只得在叫「不要」,但男人又怎会理会她,而且她的叫声也不自觉地带着一丝丝亢奋的声调,不过志玲大可以放心,男人是不会一下子就攻进她女性的圣地的。,他来的目的是为了调教她成为一个性奴。

    手先沿着志玲她的腰摸进她的私处,摸着她的屁股,第一时间已经深深爱上了,因为志玲外观上不是「箩霸」型的女人,出奇地她的两团肉竟是圆滑多肉,而且也不是松弛了的肌肉,同样有很好的弹力,手已经忍不了在志玲的两间游走,一摸再摸,甚至用力榨下去,弄得志玲「啊啊」声叫,不用看,男人经在志玲的屁股留下红印;如此好玩的屁股,一会儿一定要让「小弟」分享分享。

    被人如此榨摸,志玲显得十分痛苦,很可惜,男人完全掌握她的心理,对她说:「志玲小姐这么紧张,妳的下体很想被人玩吗?」

    男人的说话既挑逗又侮辱,「不是!」志玲睁开她的大眼睛,大声叫喊,但男人一双手在好私处附近游走。

    用手指顶顶志玲的私处,说:「咦,林小姐,妳的『妹妹』很湿啊!」志玲虽然未必听得懂男人的用词,但她也知道是什么一回事;志玲她在男人用手用口玩弄她的**时,早已经感到下身湿了,她一直希望是自己的汗水所弄成,但现在浓浓的味道,已经清楚告诉志玲和男人,这是她**分泌的**。

    志玲还在强辩:「不是!不是!」但男人的回复也不是回答她的说话:「总之要洗『头发』呀!」「什么……」志玲在思考男人的说话意思时,男人再志玲进入浴室,将她双手绑起,挂在浴帘的栏杆上,右手握着洗发用的花洒,志玲立即明白是什么一回事,但强烈的刺激已经冲击她的全身。

    「啊啊啊!哇……啊啊啊啊呀~~」

    花洒的高压水柱射向志玲的黑色丛林,连带打落在她的阴部的嫩肉上,志玲既感到痛又感到刺激,最重要是部分的乱射水柱,更打在志玲的敏感细腻的**上,加上花洒射出的是热水,令志玲倍感刺激,整个阴部都红起来。

    「停啊!啊啊啊呀……停手啊!我死啦……啊啊啊啊……」

    「洗发」不用洗发水又怎么可以停止呢!男人涂得一手都是洗发水,一关了水龙头就把洗发素抹在志玲的阴毛上;停止了水压的冲击,志玲得到十分短暂的舒缓,但很快另一种刺激又激起了,男人的指头在志玲的嫩肉上乱掏乱摸,肌肤间的磨擦,令志玲下身的体温再进一步上升,而且男人手上洗发素,混上了志玲黑森林上的积水,产生了肥皂水,不断沿着志玲大脾两侧向下流,甚至渗入了志玲的**内,肥皂水实时与志玲的「妹妹」流出的密汁混合,制造新的化学作用,一个又一个的气泡就自的她的**吹出。

    志玲也感到自己是如此的丑态百出!自己不单无力阻止强暴者的施暴,而且她本身也不能阻止自己兴奋起来,一浪又一浪的刺激,也令志玲她心跳加速,甚至差不多理性也要崩溃,好不容易才捱过了接二连三的快感,志玲不知道她还会被辱多少次。

    但志玲也没有时间思考了,一刚一柔的刺激过后,又是被高压水柱喷射阴部的强劲刺激;今次冲水时,男人甚至用手指撑起了志玲的两片**,让水柱直接打在她的**上;被异物撑开了**,志玲摇头地乱叫,也不知她是痛还是爽了,想是爽的多一点,因为重要的据点被强力冲击,志玲的叫声越来越妖媚,而且与水柱反方向的**,也随着热水而倒流出来;花洒只要稍稍移了位,不同位置的阴肉受压,志玲分泌阴液的幅度却更大,一瞬间,志玲就泄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关了花洒,将她松绑,抱回床上,看着志玲躺在床上双眼呆滞,急速喘气,胸口起伏不定,男人知时候可以好插她了!男人准备好自己蠢蠢欲动的「弟弟」,志玲她也已经无力反抗我了。

    男人把志玲的双脚大大地张开,并把她折起来,男人的**早就准备行动了,对准目标就要出击,男人的第一个目标不是志玲的**,反而是她的屁眼,刚才摸一摸,志玲的屁股就已经给男人深刻的印象,他想知道她的肉团,是否除了好摸好榨,也是好插?

    「呜呜!呜……不要搞我……呜……我……我……啊啊啊!痛死我!啊啊啊!我后面还是处女啊!」

    志玲用台语讲出上面一句说话。

    实时来第一插,志玲也实时反应:

    「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啊!我……我……啊啊呀……」过了第一下的痛楚后,志玲的脸上开始浮现亢奋,当然攻击的一方也感到兴奋,被志玲的两团屁肉紧夹着,令男人的**每一吋也感受到志玲屁道的压迫力,虽然并未享受好插她**的乐趣,但志玲的后庭插起来,比不比插前面爽。

    钻进了志玲后庭的尽头,再拉弓引箭,再度冲刺,男人可感到志玲屁股不断排挤自己的宝鎗,但在志玲后花园遇到的阻力越大,男人就知道相对地志玲受的刺激越大,她的叫声已经变得清脆;相反,志玲的前面却越发感到空虚,志玲被挑起的**令她的「小妹」寂寞难耐,在没有什么袭击之下,一度停下来的分泌,又再次活跃起来了。

    「啊啊……我……爽……我……啊啊啊……前面……啊啊啊……要爽……啊啊呀……」志玲又讲了几句台语。

    男人也无闲理会志玲的阴部了,他集中火力进攻她的屁道,志玲的肉团越是抗拒,我就好男人越起劲,志玲就越受到刺激,她的**也越旺盛,而且志玲她被折叠,阴部几乎对准了她的脸,密汁溅得她满脸皆是,间中泄出的**,更在她**时直射入她自己的口中,差点令志玲她自己咽呛来。

    男人也感到自己的**有点饱和的迹象,没有必要把能量达至最大级数才发炮,这样才可以久玩一点,他就加快抽击志玲屁道的速度,志玲她感应到男人攻击频率的转变,居然叫道:

    「插我……啊啊啊啊……快点……大力点……啊啊啊啊呀…」

    「…好死我……啊啊啊啊……」

    「那么林小姐准备好了吗?」

    「嗯!快快射我!啊啊啊啊……射入我的屁股……啊啊……啊啊啊啊啊!」

    经过第一次发射后,男人的**从志玲的屁口抽出,但依然粗大丑陋,上面沾满了精液,「他」同主人一样都在喘气,不过主人就把「他」塞入了志玲的口中。这时志玲已经瘫痪了在床上,精神散涣,似乎在回味刚才的快感,嘴巴亦不由自主的将开,为男人套玩着,男人站在床上,志玲就跪在他面前,细心地为男人**,由**开始,舌头慢慢舔干净**上的精液,一点一滴,都一丝不苟,直至整支**都套入口中。好似乎完全忘记了那支**刚插入了自己最污蔑的地方,忘记了卫生,只是尽心地舔,一次又一次套入口中弄玩,志玲自己亦不知为何自己有如此举动。

    男人亦出奇地享受着,又再一次侮辱志玲

    「林小姐,你的口技不错呀,是不是由言成旭先生训练你的呢?」

    「你根本有性奴的天份」

    男人干脆将志玲整个人压下,高高在上,然后居然当志玲的嘴巴是**,甚至是屁眼,**起来,志玲只可以发出「呜呜」的呻吟声。**了几乎15分钟,男人拔出**,上面被志玲的口水沾湿,加上自己的精液分泌物,放在志玲34c的**上,更加捉住志玲的双手,要她自己挤出一条乳沟,放便男人在自己身上前后「**」,同时男人又不放过她胸上的两点,不时用手指甲捏紧,以刺激志玲的每一吋神经。

    男人感觉自己的拍档已经在这条男人梦寐以求的沟上享受个完毕,更想有所发泄,于是男人又撑大志玲的口,将阳巨插入她口中,再**了几下,完全射在志,玲口内,志玲根本吞不下,想吐出来,又被巨物塞住自己的小嘴,十分辛苦,几乎令她窒息。男人射完之后,又一次再志玲为她清洁。

    男人眼见志玲几过近3小时的调教,已经疲惫不堪,终于昏晕过去,亦不忌心一个大美人,如此疲惫,因暂时离开了房间。

    志玲身上的3个洞口已经有两个失守了,最后一个亦不久会比这个男人奸淫,男人只是按指示要调教志玲,但背后指示他的人是谁呢?

    志玲足足睡了6个小时才在昏晕中醒过来,只觉自己下体,特别是屁股,好象被火烧过一般刺痛,自己的小嘴巴就沾满了男人的分泌物,她知道自己刚才比人一个不知名男人强暴过,她叫自己马上清醒过来,寻找逃生的方法,可是找了半刻钟都找不到。气急败坏之时,她突然想去冲个凉,可以令自己清醒一点,于是就好奇的打开衣柜,惊讶的是里面的衣服居然全是自己拍过广告的性感泳衣,根本穿与不穿都没有分别,但她亦勉强找了一件比教布料较多的来穿。

    进入了浴室,志玲发现里面甚么清洁用品都有,更加有不少香水,洗面奶等护肤品,这是刚才志玲与男人挣扎时不留意的。

    开始淋浴了,志玲首先用强力花洒清洁自己的口腔,顿时间又想起同男人**的情况,一想至此,自己的下体又不争气的流出**,志玲急忙用花洒泛清洗,但强大的水力又仿佛男人的插入,痕痒难当,一心想为自己清洁的志玲,居然在浴室用强力花洒自慰起来。

    经过一番清洁后,志玲被迫穿上那套泳衣,走出浴室,又叫她吃了一惊是,那个刚才干得她欲仙欲死的男人又坐在床上,他换了另一条紧身裤,不过依然是戴上冷帽。

    「志玲小姐,你刚才舒服吗,我看见你好似好辛苦」

    原来自己的一举一动已全被他摄入机中,志玲心感又羞又怒,再一次对男人作出反抗,那男人彷佛知道志玲的企图,有力的一支手已掐住她的脖颈,压得志玲

    要透不过气来。那男人以极快的动作拿起了床上的一条粗麻绳,抓住她竭力想要挣脱的双手,紧紧的缠了几绕。同时又用刚才志玲刚才的t-back塞住好的小嘴巴,志玲好明显嗅到那条t-back充满自己的**味道。

    她只可以由喉咙中发出不规则的怪声,刺激起男人的**,好亦明白自己的扭动,会加剧男人的攻击,只好暂时停下来。自己的双手被缚,下半身不能自由活动,志玲已经不知所措,她感到那男人的身体压下来,双手沿着自己泳衣边缘摸索着,当摸到**间的丝布带时,猛地一下将它撕开,丰满而沉重的乳峰立刻脱离布块的束缚坠了下来,男人忙双手接住,那种从两手中得到的充实的肉感,让男人兴奋的揉搓起来。

    自己的**比人家玩弄,志玲拼死挣扎,但反而配合着男人对**,**的吸吮,咬弄。男人敏感的舌头察觉到志玲的**不断涨大,更加卖力去挑逗,志玲亦发出了一声声呻吟,防线又告失守了。

    男人又将舌头向下慢慢游,直到了志玲的最后一个据点。

    男人的舌头在志玲的阴部不停地舔来舔去,志玲在男人的舔弄下嘴里只能发

    出“啊啊”的声音,为了不使自己的声音被人听到,志玲居然用手掩在了自

    己的嘴巴。

    男人双手托住志玲的弯腿,让志玲的双腿向两侧屈起抬高,男人先用舌头分

    开那志玲那卷曲的阴毛,顶开那厚厚的**,顿时一股成熟女人的体味和阴部特有的气味冲进了男人的鼻腔。男人的舌头轻轻舔着志玲那暗红的阴蒂,并不时用

    牙齿轻咬着。志玲在男人的刺激下小屁股轻轻抖动,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

    「啊啊啊不要了,受不了了」志玲正沉醉在男人高超的**技术中。

    志玲的**口有如玫瑰花瓣,复杂的璧纹上已经沾满了蜜汁;两片**已充血胀大,上面的血管清晰可见,两片**微微地张合,像在喘息;稍上方,很清楚地看到小小的尿道口。男人看到那种景色,着了迷,他的脸像是被吸过去似的压在上面,把舌头慢慢探进志玲的**中,急促的抖动、进出。

    「上天如何创造出一个如此美丽的女人」

    「连下体亦精致迷人」

    面对男人的赞赏,志玲根本听不入耳,只是沉醉在性海当中。粗糙的舌头刺激着志玲嫩嫩的**,志玲的喘吸声越来越大,猛然,两条**紧紧夹住了男人的头,一股热热的粘液喷入了男人的口中。男人把志玲喷出来

    的阴精全部吞了下去,并把**周边粘上的也都舔得一乾二净,就连流到她小屁眼上的也被吃得干干净净。

    男人之后用手指按住阴部上方微小的突起,轻轻的揉起来,似乎每次的揉动都使

    得志玲的身体微微战抖,喉间也发出很恼人的呻吟声。男人接着按住阴部两边,

    轻轻一分,插入了一根手指,**内壁上红色的嫩肉立刻向两边扩开,又马上包裹住那侵入的手指,手指上那柔软、滑腻的感那男人兴奋得发狂。手指不规则的在**,时快时慢,时深时浅,志玲又在痛苦地呻吟,好似是哀求男人每一次插入都深一点,大力一点。男人用手**了她阴部好一阵,志玲再一次在痉挛中有了**。志玲两手紧紧抓着床单,皱着眉头,神情看不出是快乐还是痛苦。坚挺光滑的**剧烈的摆动着,吸引着全世界的男人。

    男人分开志玲的双腿至最大,那羞涩的**完全不管主人的思想大大的张开,男人抱住白白的两条大腿,挺起腰部,将自己早已扯得硬崩崩的**顶住**口缓缓地向里面挺进。志玲终于还是没能逃脱,**已完全的插入了自己的**,眼泪缓缓的从她的眼眶中流出,她紧闭着双眼,只是希望这场凌辱快些结束,但又期待男人对自己一次又一次的**。

    眼看着自己的**慢慢的挤入美丽女模特儿的**,感受着从**上传来的阵

    阵美感,男人深吸口气,一下尽根插入,他停了停,**上可感到**深处的颤

    动。

    「怎可能一个30岁的女人**还是很紧的!」他急于让自己的猎物**,开始猛烈的动作,从不同的角度深深地插入**,眼睛注视着阴部两边的嫩肉被带得出出入入,漂亮的**也不停的晃动着,男人握住**,用力的揉捏着。

    深入的**都顶在子宫口,从子宫深处缓慢的传来刺激的美感,志玲想抑制这种快感,但**壁上的摩擦使她全身战抖,已经控制不住了,她下意识地

    收缩着**,阴部内的快感化作一股电流直达脑部,分泌出更多**迎合着男人的**。

    志玲不由自主挺起腰部开始应和男人的插入,耻骨和男人的下身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志玲的嘴里忽高忽低的呻吟声更刺激男人用力的刺入,被分得很大的双腿用力的夹紧男人的腰部。他知道志玲有性感了,卖力的**着,突然之间,男人停拔出了自己的**,命令志耐转个身子,他准备用狗仔式对付志玲这头尤物,他插得更入,更帖大力,同时志玲的叫喊,呻吟就更加大,好似是对男人作出鼓励,此时志玲已忘记了自己是比人禁锢,强奸,只想男人对自己下体更大力的**,发狂的大叫。

    「噗嗤、噗嗤」的的声音,加上志玲的放肆呻吟及男人的喘气声,及肌肉拍打的「啪啪啪」声,场面十分**。

    男人又要志玲转换姿势,二人已经用了近10个姿势,男人好象在教导志玲各式各样的**姿态,及同时又试探志玲对那一种姿态有最大反应。

    女上男下,在男人的教导下,志玲开始主导着这场性戏,上下前后,开始掌握了节奏,双手按住男人健碛的胸肌,男人双手亦托住志玲在郁动中,跌荡有致的胸脯,志玲口中亦喃喃自语起来。

    二人已经干了近一小时,男人一向训练有素,不觉疲劳,但志玲亦越干越起劲,出力,比起第一次比男人肛交之后就晕倒床上,志玲有了明显的「进步」

    终于从男人**上传来阴部内有规律的收缩,她**了;男人也大声喘息着,将一大股白浊的精液射入志玲的**深处,俩人都喘着气回味着刚才的**。

    志玲被关在这里已经有两天,她天天都是同蒙面人**,在**技巧方面已被训练得十分高超,任何男人根本不可以逃避志玲。她每天都期望有男人同佢**,大大力**她的下体,用舌头舔遍她的全身。

    刚刚,志玲又被蒙面人调教完毕,当男人离开后,志玲正在做一些拉筋的动作,因为她自小已经练习芭蕾舞,双脚的柔软度很高,更可以做出更多高难度的**动作。这时的志玲已经成了一个性奴。

    突然之间,房门打开了,她以为是蒙面人要同佢「加钟」,但进入房间的居然是4个人,一个是香港某娱乐集团的老细,羊生,另一个是他的朋友,**,加上该公司的艺人部主管,霍文希,最后是志玲的老板,美容公司的老办娘,唐老师。

    4人入房以后,再个淫贼早已打左志玲硕大又坚挺的**上,至于两个女人亦在志玲身上打量,二人都惊讶志玲的身材实在太好了。志玲看见唐老师,以为救星来了,但唐老师走到床边,怒掴了志玲一把

    「死八婆,食碗面反碗底,你知不知你不肯签羊生间公司,令我唔见几多钱」

    「而家又开天杀价,要咁贵,好我就找人好好泡制你」

    「羊生,大哥,佢之后点,就交比你地了,我走了」

    志玲明白一切都是佢地搞出来,所以先可以有齐佢指广告d泳衣。佢想趁机离开,已经比霍文希捉住,

    「林小姐,我地老妯有份合约想同你倾下,不过佢地话要验下货先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