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彭丹——黄金恋(重口味,不喜勿入)
    说实话,彭丹除了波的确很霸和一字马了得,吸引人外,论到电影则乏善可

    陈,不过,这美女在sm方面却十分在行,号称“日不烂”,往往是施虐者先投

    降了,不过,这次可是三级明星性虐总动员,总奖金超过1000万港币,受虐

    冠军独得500万,组织者很重视,专门从日本购入大量变态工具,花了几十万

    的美金,调教大师请的是台湾女色魔田红艳,目前参加的种子排位是:

    1、杨斯敏

    2、叶子眉

    3、翁红

    4、李丽真

    5、颜千文

    6、彭丹

    7、汪永方

    8、秦红

    9、舒棋

    10、叶玉清

    11、陈雅轮

    12、钟珍

    13、邱淑真

    14、郑艳莉

    15、李莉莉

    16、徐若宣

    17、吴雪文

    18、扬凡

    19、程嘉美

    20——30、外卡10名神秘嘉宾

    另外,买高价票的观众可以出虐待的题目,并可参与节目。

    晚上11时,性虐总动员现场开播了,大会司仪报:“我们欢迎来自宝岛的

    调教大师田红艳女士……”……

    抽到第一个出场的彭丹应该说是爬着出场的,双手反绑,两膝着地,脖子上

    铁链的另一端操纵在田红艳手里,田红艳较小迷人,怎么也不会让人联想起恐怖

    的调教大师四个字。但就是这个冷酷的女人此时嘴里蹦出几个字:“今天的主题

    是黄金。”

    “什么?上来就这么heavy!”

    “少废话,王总、刘总、江总请上台,今天由你们出题目。”

    三个人一拥而上。

    田红艳的助手,两个彪形大汉手推着两车的sm工具上了台。田红艳皮笑肉

    不笑,说:“王总,您先提要求吧。”

    “那就,先灌肠吧,嘿嘿!”

    田红艳鄙夷地瞟了这个中年太子一眼,心说:真没想象力。

    “彭丹呀,从现在起你要回答我的每个问题,不然,你漂亮的小脸蛋和你下

    面的……可就难保了。说,你两腿之间是什么?”

    “没什么……”

    “错!”田红艳话刚落地,两个大汉的皮鞭就抽在彭丹的身上,幸亏今天穿

    了皮衣,彭丹刚想到这,就感到身上一凉,此时她已寸丝不挂了。

    “再说一遍!”田红艳狠瞪着彭丹。

    “是阴部。”彭丹的声音很小。

    “大声点,阴部中间是什么?”

    “是**。”

    “错!”这回皮鞭直接打在**上,彭丹疼的直哆嗦:“是**。”

    “还叫什么?”

    “阴门、**。”彭丹终于哭了。田红艳并不理会,“我说,你能不能再通

    俗点?”

    “屄,我两腿之间的地方就是屄,是你们操的地方……”此时,说完这些,

    彭丹已泣不成声,而台下却一阵骚动,台上的三个看客更是脸红脖子粗的,心怦

    怦跳。

    田红艳绕到彭丹背后,用手顶住彭丹娇嫩、呈粉色的菊花蕾,“这是什么部

    位呀?”

    “啊,不,这是我的后穴。”

    “错!”

    “是肛门。”

    “错!”

    “屁眼、大屁眼、大屁眼子。”

    “错!”

    “是粪门、屎道、后庭、屁道、屎眼、谷道……”彭丹放声大哭。

    连田红艳也没想到彭丹在皮鞭下彭丹居然想到这么多形容asshole的词。

    “到底是三级明星,知道的的确多。”田红艳说着从工具车上找了一个兽医

    用的特大号针管,足有800cc的容量,这可把彭丹吓坏了,“不、不、不、

    这我受不了。”彭丹身上又多了几道鞭痕。

    田红艳恶狠狠地看了彭丹一眼,心想:我让你这小美人在台上耀武扬威,哼

    哼。田红艳把脸转向大家笑着说:“对彭丹用冰水灌肠她会拉的快,用温水灌

    肠、用生理盐水灌肠、用香皂水灌肠又不够味,用牙膏灌肠、用牛奶灌肠、用甘

    油溶液灌肠、用醋灌肠、用酒精灌肠、啤酒灌肠、风油精灌肠、用辣椒水灌肠,

    究竟那种更好呢?”

    看来这天来的男人都是灌肠高手,台下一片沸腾:用啤酒、用辣椒、用汽

    油、用人奶、用硫酸……,靠,你想灌死彭丹这小娘们?……一下气氛很热烈。

    田红艳阴笑一声:“那就一个一个来吧。”

    田红艳扭过头问彭丹:“知道我为什么中午请你吃小米饭加蔬菜吗?哼哼,

    就为了让你多存点大便好给你灌肠,让你拉多点屎。”

    彭丹只剩下痛苦的摇头了。

    田红艳命令大汉找来一只特大号的窥阴器,“这叫**重垂器,专门治子宫

    下垂的,今天让我们好好看看彭丹肛门里的秀色吧。”说着田红艳把那黑黝黝的

    东西猛地往彭丹屁眼里一塞,“啊……”彭丹撅着的屁股一阵乱颤,没进去。

    “shit,你们给我按住她的大腿,往死里塞。”田红艳故意不在重垂器

    上抹润滑油,就为了达到给娇嫩美丽的三级明星彭丹破肛的效果。

    此时,两个大汉已把彭丹的屁股掰到极限,肛口肌肉已经平直了,台下男人

    们无不被这等美景吸引,有的拿起望远镜一边看还一边**,实在恶心。

    说时迟那时快,田红艳将手中重垂窥阴器死命捅入彭丹微微张开的小屁眼,

    长达10厘米的硬家伙一下捅到了彭丹的直肠尽头。

    “啊,不、不、疼死我了!”彭丹撕心裂肺的惨叫着,田红艳用力旋转着重

    垂器,然后将它张到最大,此时,彭丹的肛门开大到足有8厘米,里面什么都让

    人看的一清二楚。鲜红的肛肉、粉色的直肠壁和一坨黄色的屎锭,尽管一股臭味

    袭来,但美人就是美人,连屎眼和屎都令太子们陶醉。

    江总再也忍不住了,他一把拔出窥阴器,只听“啾”的一声,粗长的钢制窥

    阴器整个离开彭丹的大屁眼子,上面挂着一块粪渣,江总竟然一口咬住窥阴器,

    像吸可乐吸管一样吮吸着彭丹肛门里的味道。

    刘总是虐待狂,他推开江总,命两个大汉更加用力地往两边掰彭丹两个粉嫩

    的大腿,彭丹痛得不住地扭动身躯号哭着,但凶恶的刘一点不惜香怜玉,他冲着

    彭丹的屁眼吐了口唾液,然后五个手指并拢,狠命杵进彭丹的肛门。

    “啊,不要呀,我要死了!”

    就在一瞬间,刘总在彭丹的肛门内握成了拳头,他粗大多毛的胳膊又向直肠

    内前进了一寸,肛门里被刘拳头捣烂了的稀屎一点点被挤出屁眼,刘大喊一声:

    “我操死你!”手臂在彭丹的屁眼内做起了活塞运动。

    1、2、3、4、5……几百下后,彭丹突然身体向后一仰,一阵痉挛,嘴

    里吐出白沫,人昏了过去,同时**内飞溅出一标白带水。

    “我终于看到女人的第三种水了!”刘总大喜过望,阳痿多年的他突然感到

    雄风再起。而可怜的女三级明星已人事不醒。刘急忙拔出肛门内的手臂,居然没

    流一点血,“看来我已不是第一个用拳头干她的人了,这小婊子。”刘顿时很失

    望。

    “你以为她是处女呀,白痴!”田红艳推开刘总,仔细看着彭丹的屁眼,那

    已成了个合不拢的洞,一滴滴黄汤往外渗着,田红艳用针扎了彭丹的人中,她立

    刻苏醒,就在这时,只听到“噗嗤,卜……”的一声,足有两分钟,彭丹竟被刘

    总拳头操的放了个大屁。

    原来,她被拳头塞肛门后一股臭气就在直肠内生成,而成活塞运动的拳头却

    一会儿把这股气带出一会儿又带入,但总离不开直肠,等到刘抽出拳头,屁眼张

    开,彭丹又昏过去了,连放屁的力气都没了,直到此时,才大屁得出。彭丹又精

    神抖擞了,可田红艳就倒霉了,她离彭丹最近,这个臭气熏得她快晕了不说,喷

    出的一点屎浆又全糊到她脸上……

    “完了吗?”彭丹问。

    “完了?还没给你灌肠呢,刚刚是个序曲,大头在后面呢,想得美!”田红

    艳说完向彭丹望去,她看到的似乎是张期待的充满兴奋的脸。

    田红艳在sm用具里找了半天,挑出几个罐子,第一个罐子上面写着:天下

    第一辣椒油(朝天椒油),这的确是湖南盛产的著名辣椒产品,据说,连地道的

    湖南人一次都只能在菜里放几滴这种辣油,外地人闻一下都会辣出眼泪。果然,

    田红艳刚打开辣油封条,整个大厅里就弥漫着辣人的气味,三位老总眼泪都辣出

    来了,倒是彭丹看到家乡的东西比较习惯。

    这回为了省事,田红艳叫大汉用绳子把彭丹捆成w形,整个下身都暴露无

    遗。田红艳操起巨大的兽用针管满满吸了一管的辣椒油,她用针管有意地拍拍彭

    丹的屁股,彭丹只有痛苦的闭上眼,一切听天由命了。

    田红艳把针管凶狠的朝着彭丹的粪门猛地一捅,不仅是针嘴,连整个针管都

    捅进肛门了,彭丹拼命挣扎,“给我按住!”田红艳喊着,同时慢慢的推动手中

    的注射器,红色辣椒油缓缓流进美女的屁眼,800cc的辣椒油,10分钟才

    灌完,田红艳把注射器抽出彭丹肛门同时迅速拿出一只黝黑的焦木塞一下塞住彭

    丹的粪门。

    此时此刻,辣油的威力终于显出,彭丹大喊一声:“妈呀,我的屁股完了,

    屁眼辣死了,哎呀,我的肛门着火了,受不了了,疼啊、疼啊……”

    田红艳实在不想听这杀猪般的惨叫,她生气的从sm车上拿起一个风油精瓶

    子,将整瓶高刺激的风油精倒进了彭丹的阴门,然后又取出一只空啤酒,瓶口冲

    下,大喊一声“去死吧”,杵进彭丹的**。

    此时,彭丹“日不烂”的特质终于显出来了,人们看到这样一幅美景:彭丹

    秀美的黑发被汗浸透甩在地板上,汗滴沿着长发流到地上与美女**里流出的淫

    水、白带一起汇成涓涓细流淌向舞台下如痴如醉的观众,而男人们的口水和**

    流出的精液以及到处可见的肮脏手纸,这一切在刺眼霓虹的照耀下分外**。

    台上三级女优高撅着的丰满屁股上,滴滴汗洙历历在目,宛如晶莹的珍珠,

    肛门与**处的两只异物让人屏息注视,仿佛那是天堂里的赞美诗,这一刻,羞

    耻已不存在,肮脏演化成美好、淫秽成了神奇。女人**忍耐力潜能的绽放足令

    征服四海的勇士汗颜,彭丹会是冠军吗?一小时过去了……

    田红艳再次回到舞台时已略显疲倦了。她走到彭丹身前踢了彭丹一脚,“怎

    么样,过瘾吧?”然后,她请王总来“开光”,田红艳记住了上次的教训。

    王总激动的上前弯下腰,用力拔出彭丹屁眼里塞着的黑塞子,“砰”的一

    声,彭丹肛门里立刻喷出一股浓烈辣人的红黄之物,噗噗噗……

    王总的可怜程度比彭丹惨得多,朝天椒油和着一坨稀屎汤足足喷了王总一身

    和一脸,又辣又臭。但王总这会儿就剩兴奋了,好像他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自

    己的偶像如此隐秘的私人之物值得珍藏。

    田红艳最后用清水冲了彭丹的屁股好半天,接着拿出另一个兽用针管,这会

    她满满吸了一筒的俄罗斯烧酒——伏特加,捅入彭丹的屁眼迅速推进,近乎纯酒

    精的烧酒灌进三级女郎的屎道,这是别人难以体会到的地狱般的感觉。何况,阴

    道里还有一个啤酒瓶呐。

    伏特加灌在肛门里的效果是很明显的,不一会儿,彭丹已经满脸通红,浑身

    象沁了油般地光亮、红润,这次粗屁塞足足塞了3个钟头才拔出来,又是一阵臭

    屁混杂着浓烈的烧酒味道,噗噗噗……彭丹屁眼里又一次开锅似的爆浆了。第一

    次灌肠后未排泄完的大便这次全部一泻而空,彭丹又翻过身屁股朝下空了空直肠

    内的烧酒和最后一滴粪便,这回彭丹的后庭可是彻底干净了。

    下面,田红艳从彭丹的**里拿出啤酒瓶,又用白葡萄酒给彭丹灌了次肠,

    不仅如此,田红艳同时还给彭丹的**和尿道都用小号注射器灌分别灌了威士忌

    和干红,三种不同性质的酒强力刺激着彭丹的下身,她真的醉透了,头一歪,人

    又昏过去了,同时肛门、阴门、尿道口一松,三种酒奔腾而出。

    等彭丹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的晚上了,自己的母亲就在身边,“阿丹呀,你

    总算醒了,看,电视里正拍卖你调制的鸡尾酒呢。”

    “什么鸡尾酒?”彭丹揉揉眼还很迷糊。

    “你不知道呀,在你喝醉昏迷的时候,田小姐说你昨晚用白葡萄酒、威士忌

    和干红调成了美味的鸡尾酒,今天正式拍卖,那位刘先生呀刚用了20000港

    币买走它呢,女儿,你真有出息呀。”彭妈妈唠叨起没完。这时,彭丹的手机响

    起……

    “喂,哪位?”

    “彭丹小姐吗?**大赛还没结束呢,你还参加吗?”

    “啊,参加参加!”彭丹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兴奋:“是田小姐吗?我下周

    还要表演,我全听您的,只要能获大奖就行。”

    “我早就看出你是性虐的好材料,你的波可能是假的,但你的下身可是太美

    妙了,你要好好准备,随时要接受我的考验。”田红艳挂断了电话。

    彭丹感到这次大灌肠的折腾,肚子实在饿了,就急忙给经纪人打了电话约她

    到铜锣湾吃撒尿虾。

    趁着夜黑,彭丹略微化了点妆就开车来到铜锣湾某记排档,确定确实没有娱

    记跟踪后,彭丹停了车走进排档里面。

    女经纪人早就到了,她看上去很不耐烦:“哎呀,大丹呀,怎么搞的,叫你

    别在内地乱接戏,怎么不听?什么三流戏都接,女警察、女艺人、女保镖、女工

    人都演,成爷很不高兴呀,尤其你那部《x部的天空》,和那个x晓伟演的,什

    么烂戏,这样公司只能让别人演《邪杀2》了,别说我不帮你。”

    经纪人劈头盖脑地这堆牢骚令彭丹很是难堪,不由想起了那天在“性虐总动

    员”上的自己。

    “发什么呆呀,喏,下周三的慈善晚会你可要表现好点,成爷就爱看你表演

    的一子马,你得卖卖力。”

    “是是,我一定。”此时彭丹脑海中竟全是自己被灌肠的情节,周三有演

    出,周末还没到呀?“性虐总动员”好棒呀。

    几天无话,周三在红墈体育馆,盛大的一年一度的慈善义卖晚会即将举行,

    组织者保良局和基督协会的人很早就来准备会场。

    为怕塞车迟到,彭丹也早早来到体育场,她把车刚停好,打开车门,突然,

    一边窜出几条黑影扭住彭丹的胳膊,嘴也被一团布堵起来,彭丹感到几只大手在

    抓摸自己丰满的**,她一直被弄进一间屋才被放开,但嘴仍堵着,手也不知何

    时被捆了起来,就在此时,彭丹看到了一张她熟悉又渴望的脸——田红艳的脸,

    嘴角的轻蔑与神秘永远令彭丹难忘。

    “彭丹,这是你的化妆间,不认识了吗?幸亏你早到,不然人们准会发现大

    明星被绑架了,现在外面没人,保良局和基督协会的人都在红馆场地里呢,所以

    你没有救星,这里是你的专门房间,没人会打扰我们,好,我们继续比赛?”

    “比赛?”

    “是啊,你不是继续参加‘性虐总动员’吗?我们随时都有比赛项目。”

    “怎么比?待会儿成爷要来呀,还有《贰周刊》的专访和拍照……”

    “少罗嗦了,我们不会耽误你的精彩表演的。”田红艳笑吟吟地看着彭丹,

    看来今天她心情很好,“你们把彭丹小姐的衣服脱了,咱们开始工作。”还在彭

    丹身上上下其手的汉子们明显感到即使隔着36e的**,仍能摸到彭丹无比快

    速的心跳,彭丹对受虐有种不可名状的渴望。

    时间距慈善义卖还有整整一个小时。

    在彭丹的化妆间里,彭丹享受着地狱与天堂的刺激,田红艳凝视着一丝不挂

    屁股高耸,向后撅着的女波神,她先用手指体味着成熟女性温软、湿润的粉色菊

    花,一个指头、两个指头、直到五指全部伸进彭丹的肛道,田红艳不由暗暗赞许

    彭丹真是个“日不烂”,不用润滑,屁眼就能容纳一个人的拳头,以前,田红艳

    以为只有性虐女王——已故的陈宝莲才能做到。

    田红艳慢慢抽出五指,把准备好的灌肠器取出,这不是一般的那种开塞露,

    而是特别制成的高浓度甘油润滑剂,一般牲口只用一只就能拉上一整天。田红艳

    这次也只带了3个灌肠剂,灌肠的过程总是缓慢而难熬的,彭丹已经习惯了,等

    到第三个灌进屁眼后,彭丹感到肚子一紧,哎呀,马上就要拉屎了,谁知又是那

    个大木塞塞进肛门。

    “让你再次领略翻江倒海的味道。”田红艳和大汉们都笑了。

    田红艳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特别的女用内裤,“这是用天蚕丝制成的超级紧身

    内裤,不管你的屁股多大,它都能紧紧箍住你的下身,一点缝隙也没有,现在我

    给你穿上,不过在这之前,彭丹应该先把演出行头换上。”田红艳说完向大汉们

    使了个眼色。

    彭丹被解开绑绳,套上演出用的芭蕾裙,这是彭丹专为这次义卖活动表演芭

    蕾舞而准备的,彭丹曾是内地很有名的舞蹈家,跳芭蕾和一字马最拿手。芭蕾裙

    是仿《天鹅湖》场景的平裙,铁丝把丝裙撑得很平,下身一览无余(当然,舞台

    上的演员是穿专用防走光内裤的)。

    还有五分钟就该彭丹表演了,田红艳迅捷地从彭丹的肛门中拔出塞子,给她

    套上天蚕内裤,“祝你好运!”田红艳一把将还发愣的彭丹推上演出场地。

    大会主持人话音刚落地:“下面是dianapeng表演芭蕾舞。”

    彭丹此时浑身都起鸡皮疙瘩,天蚕内裤把屁股箍得紧紧的,好难受,然而更

    可怕的是彭丹已经感到肛门口的丝丝凉意,超级灌肠剂真是厉害,要不是有紧身

    内裤,彭丹肯定已是拉了一滩屎了,由于超级灌肠剂由浓缩甘油制成,一般会令

    受灌者拉软便而不是拉稀。没办法,眼看着嘉宾席自己的老板成爷和《贰周刊》

    的娱乐记者正注视着她,几只照相机对着她,彭丹只有硬撑下去了。

    音乐响起,彭丹踮起脚尖熟练地随着柴可夫斯基的音乐翩翩起舞,独自在红

    馆中央旋转跳跃着。而此时,彭丹肛门里早就膨胀凸起的肛窦开始冒出褐色的气

    泡,直肠内的滚滚稀屎波涛汹涌是可等待喷发那一刻。

    彭丹还在跳,她每做一个动作都要努力提防下身的变故,汗滴淌了下来,这

    是她一生最尴尬的时刻,彭丹的动作发僵了,原来在裙下,肛门里的大便终于杀

    出重围,渗到内裤上,由于天蚕内裤是不透明的乳白色,所以,慢慢地,褐黄色

    逐渐在肛门区的部分显现。

    “一字马、一字马、一字马!”观众要看彭丹的绝活。无奈,顶着屁眼里的

    重袭,彭丹开始下腰,渐渐地两腿平叉开到极至,彭丹整个人两腿伸直卧在场地

    中心,这就是彭丹最令人观止的一字马。

    恰在此时彭丹裙子下是另一种风光:肛门肌肉完全放松,软便脱缰而出,不

    断地从紧绷着的内裤两侧缝隙(尽管几乎没有缝隙)“破土而出”,内裤中间全

    成了大便颜色,内裤紧裹着彭丹肛门里外的屎浆,然后是一嘟噜的臭屁。

    彭丹站起身时,她人已羞得站不住了,场馆里弥漫着恶臭,彭丹大腿上流着

    黄色粪渣,**也从前面流下来,突然,一声巨响:“噗!!!!!!!!!”

    彭丹的坚固无比的天蚕内裤被崩裂了,屁眼里所有的黄色大便和一切秽物从彭丹

    分开的大腿中央冲出,喷到台上,咔嚓咔嚓,闪光灯闪起,所有人都大叫起来,

    彭丹顿时昏厥过去……

    很快到了周末,彭丹又要参加“性虐总动员”的比赛了,这回组委会请来了

    三级巨星曹察里和徐锦僵来做调教师,被虐者也换成了一号种子杨思敏和目前最

    有人气的彭丹姊妹双花。

    当晚,在舞台灯光的映照下,彭丹和杨思敏一丝不挂地上台表演。

    与波神彭丹相比,号称亚洲第一美乳的杨思敏的**虽然比较小些,却更加

    诱人,洁白而细腻的乳肌比唐明皇赞美杨贵妃时用的词:新剥的鸡头肉更润滑、

    更秀美诱人,粉红色的**象镶嵌在微暗的红色乳晕上的珍珠,随着杨思敏行走

    的每一步都跳跃着,仿佛对男人的迷人邀请,整个**在杨思敏的胸部突出的恰

    到好处,真是黄金分割,让人感叹女人似乎是为**而生的,没有**的世界将

    多么黯淡和不可思议。然而,也有很多男人认为女人生就的**和肛门才是造物

    主的杰作,今天来的人就是这么想的。

    曹察里和徐锦僵两个肥高的男人凶狠的抓摸着彭丹和杨思敏的美乳,象要从

    中抓出奶水,两个美人不住的惨叫着。接着两个男人又把她们打翻在地,拼命用

    手抠挠彭丹和杨思敏的**与肛门,就象往常三级片里的前奏一样,不一会,曹

    察里和徐锦僵认为美女身上的洞都热身完毕了,于是命令她们表演自然便,谁当

    众拉出的屎最重谁就算赢。

    在发令前,曹察里和徐锦僵分别用极粗的可口可乐易拉罐整个的塞入彭丹和

    杨思敏的阴门,彭丹的**口比较大,费了点劲总算塞进去了,可杨思敏的阴门

    太窄,曹察里怎么也无法把易拉罐捅进去。

    徐锦僵急了,他一把扒开杨思敏的大腿,死命往两边掰,**口已经张到最

    大了,曹察里猛地一用力,“嘿!进去”,一下,易拉罐撕裂了杨思敏的阴门,

    鲜血流出**,曹察里再用力,易拉罐终于全都插进杨思敏的**了。

    曹察里和徐锦僵把两个女人挟到高凳上,令其在凳子上蹲好,下面摆好摄像

    机,然后宣布:“预备……开拉!”

    于是彭丹和杨思敏都用尽全身力气,张开肛门,肛门肌肉极度紧张,先是杨

    思敏的肛窦张开,可是由于**里塞了易拉罐,粗大的大便很难通过肛口,而且,

    肛门一用力易拉罐将阴门又撑裂了,鲜血不住的流,流到大腿上。

    由于杨思敏的皮肤十分白皙娇嫩,这情景激起无数男人的残虐心理,许多人

    都想“玩死这美女”。

    倒是彭丹直肠里的大便先通过了粪门,一撮屎锭被肛门括月肌挤出肛口,掉

    到了地上,很快一段段屎块下落,10分钟后,彭丹完成了比赛。但这不是比快

    而是比多的比赛,杨思敏还在努力,而且效果很好,阴门被撕裂了一大段,而大

    肠曲折的女人最终拉了一大滩褐色的屎泥,屁眼周围都糊了许多屎,点缀着美艳

    的肥白屁股。

    白、红、黄令杨思敏此局在观赏性上胜出,一称大便重量,也是杨思敏多

    (4公斤)于彭丹(3.7公斤)。

    下面是灌肠比赛,曹察里刚说完,徐锦僵问:“她们才拉过屎灌不出来呀,

    没屎可怎么办?”

    “谁说没有屎?”

    曹察里淫笑地指着地上那两滩大便。

    原来,曹察里和徐锦僵想让彭丹和杨思敏互相用自己的大粪塞进对方的屁眼

    而后再灌肠。

    两个美女无奈,只有听命了。

    彭丹先抓起自己的大便对准撅在地上的杨思敏的大屁眼子,用力塞着,杨思

    敏在低声哭泣:“求求您,把我**里的易拉罐拿出来好不好?我都疼死了。”

    徐锦僵拔出易拉罐,一股鲜血涌出杨思敏的阴门,惨呀。

    彭丹还在塞大便,不一会,彭丹拉出的粪堆都被挤进杨思敏开着的屁眼里

    了,下面轮到杨思敏塞彭丹了,哇,彭丹的屁眼这么大,原来几天的调教,彭丹

    的肛门已经合不拢了,大便塞进去就掉出来。曹察里笑笑说:“没关系,彭丹,

    你的肛门大,咱们为你准备了特殊东西,来呀,把马牵过来。”

    一匹高头大马被牵到台上,曹察里对准马的屁股就是一掌,这叫催屎掌,那

    马很快拉了一堆大粪球,足有几十斤,曹察里叫人牵走马,对杨思敏说:“就用

    马粪给彭丹屁眼灌进去。”

    “啊?不不,不要呀!”彭丹惨叫着。

    曹察里根本不理,自己抓起一大块马粪狠命往彭丹肛门里塞,灼热的新鲜马

    粪烫得彭丹屁股乱颤,不停惨叫。只塞了1/4的马粪就把彭丹的屁眼塞满了,

    徐锦僵拿了一个马捅搋子用力捅进彭丹的肛门,来回捣着,使屁眼又空了一些,

    接着又塞马粪,塞满了又捣,捣完了还塞,很快,彭丹被塞得肚子鼓成了圆球。

    “啊,我的肠子裂了,饶命吧,大哥,我弃权了!”彭丹喊完就昏死过去。

    这时,所有的马粪都塞进彭丹的肛门了。

    “不行,这样没法灌肠呀。”徐锦僵发现了问题。于是曹察里上前照着彭丹

    的肚子就是一拳,彭丹屁眼一松,肛门破裂鲜血飞溅同时,马粪球也滚出一些。

    终于结束了。

    (完)